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15章:这不是真的

看情况,东晋小朝廷对于汉军突然发动攻击是一种猝手不及的模样,可明明是他们挑衅在先,为什么会认为不会遭受攻击?
王龛带出去一百二十余艘战船仅有十余条返回,他们万分狼狈地进入京口水寨之后,汉军战舰竟是尾随而来,于水寨之外不断发射带火的大小弩箭,很快就将京口外围引燃。
殷浩是京口晋军水师的都督,之前有接到来自汉军的战书,知道战争已经无可避免,没有想到的是汉军说开打就打。
“其余的船只呢?”殷浩看着被熏黑的王龛,怒发须张地吼:“不要告诉我全被击沉了!”
王龛看去不但狼狈并且满腹惊恐,答道:“遭受突然的袭击,我军是没有防备遭遇偷袭,舰队被打散了。”
水寨前方的汉军舰船似乎是在越聚越多,天空的箭矢没完没了的落下,那些木质的工事冒着大火和浓烟,炙热似乎是要将水给煮得沸腾。
烟雾太大太浓,风势飘忽不定,由里向外的视线被遮挡,使殷浩和王龛等人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他们比起搞清楚汉军来了多少舰船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赶紧敦促互相勾连的船只分开,务必空出一道让大火无法蔓延的间隔带,要不京口的水军舰船可都要完蛋了。
“朝中诸公究竟是作何想法啊!”王龛根本没有梳洗,不但是身上的额衣服,连满头满脸被灰烬弄得乌黑,他苦涩声道:“之前让抢先攻击不干,让停止操练不允许,他们难道以为汉军真的是泥捏的吗?”
殷浩知道王龛是想要推卸责任,他本人也该为京口的损失找到一个可以推卸责任的借口,要不就等着被撸掉官职进行流放吧。
负责扬州防务的是协商,等于是包括京口在内的晋军都是其幕府建制之下,他接到来自京口被袭的报告后,可以说刹那间是懵掉的情况。
当时谢尚正在招待王羲之与孙绰,更有不少南方著名诗人以及书法家前来,他们听着竹乐之声,畅饮着兰陵美酒,亵玩着美丽而又年轻的美姬,俨然就是一副东晋世家子玩乐时最普遍的场景。
这位精通音律、善舞蹈、工于书法、擅长清谈、为人风流的名士,也就是谢安的从兄谢尚,他知道事情大条了,汉军发动攻击让之前“汉军不敢来攻”的谎言破灭,他们这一系会显得异常愚蠢,庾氏一族恐怕又有了翻身的机会。
之前,不管是庾冰还是庾翼,总之是庾氏一族主导朝政的时候,汉军虽然是时常挑衅却没有公然做出过攻击行为,庾冰更是虎口夺食从汉军那边夺取了新蔡郡、汝阴郡、汝南郡,应该算是东晋小朝廷十数年来首次的光复旧土。
现在,庾冰刚刚故去,庾翼领导下的庾氏一族遭受谢氏与褚氏为首的一帮人打压。又是他们主导着对汉国采取进攻姿态,还信誓旦旦地认为汉军被牵扯在中原战场,有会影响国运的濮阳之战,更有势弱的冀州之战,乃至于是辽东也要防备慕容燕国,不会南下。可现实很残酷,汉军竟然发动强有力的反击了!
硬要那一句话来形容谢尚此刻心情的话,那就是他完全的懵逼了!
谢尚完全有懵掉的理由,京口的晋军遭受攻击不会是结束,一定会是汉军大举行动的开始,而晋军虽然摆出了进攻姿态,但东晋小朝廷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进攻计划,一切都是在虚张声势,要是汉军大举发动进攻,他是该顶上,还是……
“仁祖,此时此刻怎么能去关注杂事呢?”王羲之是点墨挥笔,一篇书法又是完成。对他这种文人来讲,玩乐的时候哪怕是天塌地陷都算是杂事,只有小伙伴们互相尽兴才算是应该的:“来来来,且看某这篇文章。”
还真有一大批人凑过去,无不是赞扬王羲之书法又精湛了之类的话,不少人在夸奖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喂自己一包五石散。
的的确确,不管是西晋还是东晋,文人骚客一块快乐的玩耍怎么能少了嗑药这一行为,那会是一件很不文人、很不贵族、很没雅趣的事情。所以咯,有点身份和地位的人一块聚堆,谁好意思不嗑药?
可能是五石散的药力发作,也能是被吓的,总之谢尚不但是额头连全身都冒出冷汗,他有些恍惚地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夸奖的王羲之,又看向了站在一旁靠在珠子上的孙绰,耳膜里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太阳穴一鼓一鼓的。
他们玩乐的地方是曲阿北面郊外的一处山边亭子,亭子周围被布帆给全面遮挡了起来,那是为了防止风势过大。
北边的天空似乎是被乌云所笼罩,可是看着不像是自然气候形成,孙绰已经盯着北面看了很久,有一下没一下地抿着手里的那杯果酒。他转身看向谢尚,吃了五石散本来就会发汗,以至于看到谢尚脸上满是汗水也没有多想,是看到谢尚很突然地摊到在地上才发觉事情不对劲。
那些围着王羲之的人根本没有发现谢尚倒了,他们一派火热的气氛在哄抢王羲之的书法。而王羲之是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看众人哄抢,脸上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矜持。
“仁祖?”孙绰走过去半蹲在谢尚旁边,笑呵呵地问:“何至于此?”,他还以为是五石散的药力有些猛,将谢尚给药翻了。
谢尚的眼珠子转动有些慢,涣散的瞳孔聚拢之后突然一把抓住孙绰的小腿,嘶哑声道:“京口遇袭了。”
“哦。”孙绰其实没有听清楚,先是应了一声,之后呆了呆,反问:“什么!?京口遇袭???”
谢尚会这样是人在遭受重大打击之后,心脏的供血有些跟不上,产生耳鸣和脑子发懵的症状,严重一些就是中风。他大大地喘了几口气,努力地用手支撑着成为坐的姿势,说道:“是的,汉军先攻打我们出去操练的水军,后面袭击京口。”
孙绰完全呆住了。他脸上是震惊和感到难以置信,嘴唇一直在抖动却没有能够说出哪怕是一个字。
另外的那些人可算是发现谢尚和孙绰的异常,许询最先走过去,后面跟随着几个人。
许询与王羲之、孙绰、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可是许询有一点比较不同的就是从不担任什么官职,喜欢游乐于山水之间的同时,善析玄理和找人一块吟诗作乐,是长江以南清谈派的领袖之一。
“咦?”王羲之抬手指向了北边的天空,诧异说:“没有听说近日会下雨,怎么天上被乌云笼罩?”
大口喘气有一会的谢尚已经缓过来,他大声说:“不是要下雨,是汉军发动突然袭击,那是京口被焚烧而出现的烟雾。”
一大片的惊呼声在亭子内响起,说什么的都有,大部分是在痛骂汉国,主要还是破骂刘彦,只是骂声里面也仅是“不当人子”、“竖子”之类,更难听的没有出现。
在长江以南,尤其是以文人骚客为主,无不是将突然间冒出来并且强势崛起的刘彦视为比胡人更加可恶的野兽,理由是刘彦没有招揽过大儒,并且非常无礼地对东晋小朝廷的正朔地位发起了挑战。
直至刘彦战胜姚弋仲,长江以南的文人骚客对刘彦的评价才得到稍微的改观,那是建立在刘彦击败姚弋仲所率近四十万人的前提之下,可以说是一种畏惧。
后面李农率领三十余万的乞活军投降,文人骚客们一边是羡慕又一边是恐惧,他们可以将刘彦一再获胜视为已经彻底站稳脚跟,大多数不再谈论刘彦的出身或者什么,想要安静地观望局势,各个家族裂出分支前往汉境寻求出路却是频繁和勤快了许多,其中就包括王羲之和孙绰的一些旁支。
一场欢乐的宴会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多数人开始发呆。千万不要以为他们是在忧国忧民,那纯粹就是五石散的药力开始发作,使他们从精神上进入自己的幻想或是妄想之中。
五石散药力发作的时候,使他们看去一个个脸色苍白,好像脸颊还会一抖一抖,面部表情各型各样,少不了又是一阵发疯似得手舞足蹈。
汉军攻击京口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四方,那是随着一声又一声的铜锣声从北向南传递,所过之处就是有点身份的人一片哀嚎,倒是升斗小民露出茫然的表情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京口已经完全陷入一片火海,桓温是乘坐在战舰之上,远远地看着正在燃烧的水面,对着袁乔说:“继续投放火油。”
是的,汉军是装载火油过来,用漂浮在水面的网弄起一道输送渠道,再利用水纹将油倾泄到京口水寨之内。
油比水轻,水面燃烧会引燃一切可以烧起来的东西,木质的战船当然是最好的燃烧媒介,油的猛烈很快就会席卷整个京口水寨,不但是火势冲天,连带烟雾看着也要覆盖整个京口的天空。
“水寨内的战船该是有八百左右?”袁乔对于攻击晋军战船不会有什么愧疚感,他们这种世家子更容易接受个事其主的现实。他看着桓温说:“除去先前袭击击沉的一百余艘,该是有接近五百艘落网之鱼。”
桓温在思考的是要不要登陆,而似乎登陆的军队少不起作用,他们这边又没有足够可以登陆的部队。他问:“若是登陆五千人,会起到什么作用?”
“五千?”袁乔大概能够猜测出桓温是怎么想的,他说:“吓一吓对面那些人可以办到,可是向内推进风险太大。”
长江南岸这边,东晋小朝廷可是建立了三十里的纵深防御带,似乎驻军也有个十来万?哪怕是晋军再不能打,汉军想要突破并夺取纵深,没有来个五万以上的汉军根本就办不到。
“那还是算了。”桓温也不坚持,他对舰桥室大吼:“转向,前往豫州!”
攻击京口只是要歼灭东晋水军主力,达到彻底掌握长江通航权的目标。而似乎他们好像是办到了?仅仅是五百余艘落网之鱼,面对三千以上的汉军舰船躲着来还不急,哪怕轻易冒出来。
在前方一些位置的伏伟,他得到提醒才看向桓温乘坐的战舰,那里有旗手在不断打着旗语,说是他们马上要启程前往豫州,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伏伟自己去拿主意。
江都这边是以舰队力量为主,长期以来也就是驻扎八千岸基部队,伏伟已经知道船舰的人员不会登陆作战,仅仅是八千部队能干的事情是有一些,可是绝对不包括攻击东晋小朝廷的大纵深防御带。
“烧,继续烧。”伏伟成为江都令以来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痛快,他又对自己的长史陈家巨说:“尽可能地统计战果。”,顿了顿,又是想了想,补充道:“要是发现落水的晋军,尽力进行救援,我们需要大批的俘虏。”
陈家巨也算是老资历了,是刘彦进军东牟郡的时候跟随蔡优一块举族投效。他笑着颔首说:“已经救起不少,就是他们都被吓坏了。”
说救起的是第一次袭击的那批东晋水军,可不是京口这边。
对于京口晋军的水师士卒来说,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比较幸运的是在停靠状态没在船上,汉军火烧京口是烧毁了船只,可晋军的人员损失远比想象中来得少。
火势太猛太大,白天的时候还只是浓烟滚滚向天,到了夜间远在百里之外的建康看向东北侧,可以看到那边的云层被火照亮,得知京口水军覆灭消息的小朝廷一众人等,目瞪口呆有之,更多是抱头进行痛哭。
“还没有完的。”谢尚得知京口已经没有救之后是乘坐马车赶回建康,没有半点停顿直接入宫,见到了何充,也见到了褚蒜子,更是见到了被褚蒜子抱在怀里的小皇帝司马聃。他如丧考妣地说:“京口不会是汉军唯一的攻击处,比较危险的是国丈驻防的三郡之地。”
到现在东晋小朝廷可算是了解汉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更能猜测出刘彦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那没得说了,汉军肯定会进攻晋军这边占便宜的三郡之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