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16章:等等,我吟首诗。

绝对是实情大条了,不但是谢尚与朝中诸公是这样觉得,连带身在新蔡的国丈褚裒发觉陈郡方面有大批汉军开拔南下,怎么也都该清楚战事要起。
“多少?”褚裒看着很镇定,一切只因为他还不知道东晋小朝廷在京口的舰队损失惨重,更不知晓桓温已经带着一支数量庞大的舰队西向豫州。他问自己的副将李迈:“多少步军,多少骑军?”
李迈的出身当然是东晋小朝廷的世家,东晋小朝廷中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世家出身,要不怎么可能有官身,通常都还会是贵族,以乡侯的数量最为庞大。他接到的消息比较模糊,用着猜测的语气说:“该是有六七万,前导是骑兵可以确认,后面是多少步骑需要等待斥候近一步探查。”
新蔡郡和汝阴郡以北的环境跟淮南那边绝对是两个样子,大一些的水系也就是颍水和汝水,不存在密布的水网,是地形平坦的平原地形。在东汉末年的诸侯混战中,曹操曾经是以骑兵为前导,近乎是风卷残楼一般地击溃袁术的守军,一路直扑到汝南城下。对待盘踞汝南的张绣,曹操也是以骑兵为前导,同样非常轻易就直扑汝南城下。
褚裒多多少少还是有查阅过一些地理志,听到李迈说汉军的前导是骑兵,有那么一瞬间内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
“比较奇怪的发现是,来的汉军服色不像以往那么统一。”李迈还不知道汉国整顿起了接近二十万的仆从军,他用着怀疑但是期盼的表情说:“来的会不会根本不是汉军,是……一些暴动的民间武装?”
褚裒不傻,是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在看李迈,深沉地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管来的是谁,谨慎为上。”
“末将这就亲率大军前往鲖阳?”李迈看着褚裒略略有些迟疑:“只是该带多少合适?”
褚裒还在继续沉吟,他觉得最首要的是向建康中枢那边求援,次要的是搞清楚来了多少汉军,现阶段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
真实的情况是,作为前导的是五千仆从军骑兵和三百汉军骑兵,五千三百人全部都是轻骑,他们受命进逼固始,于新蔡郡和汝阴郡的交汇处建立桥头堡。
因为褚裒的小心为上,前导的汉军骑兵仅仅是经过一场小的战事,也就是临时打造云梯让仆从军下马攻城,付出约有六百人的死伤就攻克仅有三百人防守的固始。
固始离新蔡约是百里左右,离鲖阳是六十里,离汝阴则是一百一十多里,等于是拿下固始并建立进攻前沿基地的汉军,下一步打哪里都会显得非常便利。
“便利是便利了,固始却是一个四战之地。”李匡是率领一万汉军本部制约十万仆从军从许昌南下,他对桓温的命令当然会执行,可不代表没有困惑,可不会将困惑表现出来:“按照主将的命令,接下来我们还应该到处频繁出击!”
桓温的命令非常直接,就是逮住那位国丈的部下狠狠地打,直至那位国丈做出一些有效的反击或是防御,要不李匡所部就一直是进攻姿态。
【希望如主将所言,褚裒是一个反应非常慢的人。】李匡一边在书写军令,一边思考着:【褚裒反应过来之前,也许应该尝试攻取汝阴,断掉晋军与寿春方面的联系。】
褚裒现在的名声还是相当不错的。他被认为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为人也足够的谦和与有礼,似乎还是一个知兵的文人?
看褚裒驻守三郡之地时的布防,以及数个月来表现出来的平稳,李匡不感到忌惮其实就会显得自大。不过,李匡尽管是心里有疑虑,对于桓温的命令却要一丝不苟地执行,甚至还要做得更好。
固始失守并没有让褚裒感到多么紧张,应该说前沿的那些布置有什么损失他都不会觉得可惜,会紧张的是汉军中的胡人太多。
“十一万,一万汉军和十万胡虏!”褚裒和许许多多的南方文人一样,对胡虏有着一种好像是出自内心深处的恐惧。他看着李迈,说道:“竟然会有十万胡虏?那该是多少骑兵?”
李迈却说:“汉人不会允许胡虏拥有太多的骑兵。”
也对,曾经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废柴司马一家子,他们为了内斗武装胡人却遭到反噬,不管是刘彦还是汉国的谁怎么都该吸取教训?至少褚裒和李迈都是这样想的。
接下来的情况有些让褚裒反应不过来,攻取固始的汉军没有停顿地四处出击,导致的是求援书和警告书像是雪花一般地“飘”向新蔡,他已经非常努力地想要发现汉军的主要攻击方向,可怎么都琢磨不出一个觉得可信的想法。
是直至晋军伺候向新蔡汇报,说是有约五万的汉军出固始向东南而去,褚裒和李迈才确定汉军的主攻方向,更进一步的推测得出汉军要攻击汝阴城。
“很明显了!”褚裒搞清楚汉军的主攻方向之后看着很高兴,对李迈说:“汝阴就坐落在颍水边上,吾已经向建康求援,很快寿春方向就会有援军到来。”
寿春是东晋小朝廷的军事重镇之一,长期驻守三万以上的晋军,更有着数量还算多的舟船。随着东晋小朝廷要摆出向被进攻的姿态,寿春的驻军被增加到六万,大批的世家私人武装也是处于长江沿线。
褚裒的想法很简单,长江以南不缺乏能够曹船弄舟的人,他和谢尚俨然已经成为长江以南世家的领袖,不但可以调动寿春的守军,还能抽调长江沿岸的世家私兵。这样一来的话,他们或许可以用新蔡和寿春方向夹击冒进的汉军。
抱着美好的想法,褚裒和李迈开始进行出击准备。
要认真地说起来,褚裒这一次的表现可算是“突破自我”,必须清楚地了解一点,原有历史上他作为北伐统帅可是出了名的“以静制动”。
褚裒原有历史上的“以静制动”就是,甭管敌军干什么,反正就是我什么都不干。(囧)
从固始到汝阴的平面地图距离是一百一十余里,实际走起来却不可能是走直线,考虑到需要绕路和避开一些不适合行军的地形,李匡所部要走的路程绝对超过一百七十里。
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步骑协同推进的话,每天走个五十里算是能够保证还有应付突发状况的战斗力,赶一些来个日行百里则是会使士卒疲惫战斗力降低。
李匡决定相信桓温对褚裒的评价,也就是褚裒是一个什么都反应慢一拍的人。他果决地来了一次日夜兼程,凌晨出发是到当夜就兵临汝阴城下。
汝阴城就是汝阴郡的首府,该城之前是石碣赵国与东晋小朝廷对峙的前沿,应该是石碣赵国少有的一处建设城防的城池。
“城墙高约四丈,看不到浮于表面的防御工事,可以看到城墙没有明显的豁口。”李匡很嚣张地亲自来到汝阴城下的箭矢射程之外,是在城头身穿白色战袍的守军士卒指指点点中对着城池评头论足。他的身后是开始安营扎寨的营盘,周边更有仆从军没完没了地伐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说:“连夜打造攻城云梯,明天下午尝试一次攻击。”
王表(王鸾义子)点着头,笑着说道:“看守军仓惶亮起火把的模样来看,他们对我们的到来是一种吃惊的态度,的确是该趁早发动进攻。”
李匡并不是很喜欢王表,原因是王鸾在徐州失守后跑去了邺城,王表这个人相对也显得圆滑,简单点说就是他觉得王表这个人很假。
从李匡夺下固始,再到汉军四处出击,直至汉军兵临汝阴城下,时间也不过才过去七天。
七天的时间里,李匡应该说是做到了兵贵神速,汝阴城内仅是驻防原有守军万余,就是不清楚城内居民会不会站到东晋小朝廷那边帮助晋军守城。
走长江水道要从汝南郡登岸的桓温,他接到战场汇报的时候,舰队是到了寿春不远的河段。
东晋小朝廷的水军在京口损失惨重,经由长江水道一路西向的汉军舰队途中有零零星星碰上一些晋军战船,桓温的举措是碰上了要么击沉要么俘虏,连带遇上的民间渔船也是同等待遇。
“李偏将进兵汝阴城,第一次尝试进攻之后,未果,留下虚兵。”桓温将手里的情报递给老哥们袁乔,带着十足的欣赏又说:“他带着大军转到西南,直扑从原鹿出发要驰援汝阴城的两万晋军(含世家私军),打了一场埋伏战。”
袁乔已经看到了关于后面的战报,李匡干的算是比较典型的一次围点打援,虽然说没有能够全歼从原鹿出发的两万晋军,可是斩首三千余和俘虏近万,称得上是一场值得赞赏的战例了。
“大汉人才何其多也!”桓温其实还是有点意气风发,他作为这一次的南征主将,麾下的军队数量可是有近二十三万,虽说其中有二十万的胡人仆从军,但他觉得要是在东晋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统率二十多万大军的机会。他评价道:“李匡是微末出身,早早跟随王上四处征战,做过一郡都尉,是上一任的江都令。只要他在这一战中表现不俗,来日必将前途无可限量。”
袁乔还是比较认可地点头,后面才说:“那位国丈派出援军却被埋伏,接下来是会继续率领大军固守新蔡城,昂或是率军退往汝南?”
“他可承担不起丢城失地的责任,为了名声也不会狼狈逃窜。”桓温与褚裒其实不熟,可长江以南的世家圈子就是那么小,多多少少还是会互相研究一下,大略会知道某个谁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判断道:“该是会尽可能地收拢军队,全力固守新蔡与汝阴。他自己待在新蔡,由李迈去防御汝阴。”
袁乔立刻就笑了,他看着寿春所在的位置,用着深沉的语气说:“已经被伏击一次,寿春的后方援军不北上,褚裒不会再从本部分兵支援汝阴城了。”
寿春绝对是一座大城,晋军除了在本城大量屯兵之外,于东北方向的八公山也设立一座营盘。
桓温这支舰队其实已经是过了八公山的位置,之前能够看到江边的情况,那是慌慌张张要布防的晋军。
现在,他们能够用肉眼看到寿春城,那里升起了黄色和红色交汇的狼烟,可以听到阵阵的鼓声,亦是可以看到城头招展的旌旗。
“留下三百舰船封锁这片河段?”袁乔已经估算了很久,为了稳妥起见,不得不建议道:“过寿春后,我们直接插入颍水,行水路前往与李匡所部会合?”
桓温之前是想要直接从汝南登陆,他要用舰队携带的一万汉军本部直接登陆,用出其不意的姿态直接拿下新息(既是汝南首府)。他之所以会想着这么干,不是多么的小觑褚裒,也不是觉得新息好攻,纯粹就是迫不及待要完成任务,随后去参与濮阳那一场旷世大战。
一想再想,桓温决定还是按照之前的想法,对袁乔说:“褚裒想不到我们会从后方登陆。为了抵御李匡所部,褚裒必然会从后方调兵北上,新息会形成绝对的空虚,正是拿下新息,形成三面包围褚裒行辕所在的好机会。”
袁乔默默点头不再说话,他很清楚一旦桓温决定要干什么根本不容易改变。
在新蔡城,李迈不断劝说褚裒,说是不能再被动地迎接汉军的打击,要不然外围的据点一个又一个的失去,新蔡城和汝阴城很快就会成为两处被孤立的孤城。
褚裒看着依然是不紧不赶的模样,甚至都还有空登高望远,面对不断劝说的李迈,他是保持沉吟的姿态,良久之后才回头苦笑着说:“酝酿了半天,吾竟然是酝酿不出诗意?看来心是乱了。”
那一刻,李迈脸上的目瞪口呆的表情非常之明显,他都不知道该佩服褚裒镇定自若如斯,还是该说些什么才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