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19章:初生牛犊不怕虎

谢石与许多自小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又生活质量优异的少年郎一样,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罢,他对于汉军真的是一点都不发怵。
已经成功地预料到汉军会来登陆,连汉军登陆的地点都猜中,要说起来谢石应该是处在一种自信心爆棚的阶段。
白天阻击汉军进行登陆没有成功并未让谢石的自信心遭受打击,那是因为他发现登陆的汉军仅有一万,自己带来的正规军和家族私兵合起来却是有近一万六,虽说是折损了近千战力,可晋军的人数上依然是比汉军多出五千。
“我们还有地利与人和!”谢石面对自己的副将谢平让退却回到新息城池是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还没有交手就要退却,打击己方士气不说,平白浪费将汉军赶下江的机会就不止是可惜!”
桓温率领的汉军是从长江登陆,因为没有渡口的关系是大船换小舟的登陆方式。
汉军登陆之后有在搭建渡口,不过渡口绝对不会是一夜之间能够建立起来的东西,尤其是需要的渡口绝对不止一个,那么花上个至少三四天肯定是要的吧?
谢平并不是谢氏的血亲族人,就像很多的门阀和世家会有那种数代人效命的家生子一样,他就是谢氏门阀中混得最好的那种家生子。
登陆后的汉军并没有建设营寨,是在前沿处设立一些木栅栏以及拒马并布置防御兵力,大部分的汉军是待在土质松软的河滩边上。
晋军在河滩内陆大约五里左右的区域早早就建立好营寨,他们又事先布置好了防御工事,谢石怎么都觉得自己可以将登陆的汉军重新赶下江去喂鱼。
汉军想要建立渡口自然是需要寻找树木进行砍伐,可他们发现河滩附近稍微粗大一些的树木早被清理,想要砍伐树木需要深入内陆。
“有点意思。”桓温脸上是带着笑容,对袁乔说:“谢氏的家族传承有不少关于兵事,谢安和谢石这一脉是被作为武将培养,看来谢石也得到了一些真传。”
长江是一条非常长的水系,可以说除了一些两岸是山体的地方,其余基本都能够作为登陆点,差别就是大船可以直接靠岸或是需要用小舟分批登陆。
“谢石猜对了汉军的登陆点还算有迹可循,毕竟三郡之地的长江沿线的城池也就那么几个,具有被汉军攻击的城池数量就更少。”袁乔同样是对谢石有些赞许,说道:“猜对登陆点并且提前布置好,确实是有点为将之材。”
袁乔和桓温同样并不觉得有什么压力。战争打的是硬实力,很多时候猜对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给攻击方制造一些麻烦,真正较量的却是两军的实际战斗力。两人都是出身晋军系统,对晋军有多少战斗力心里有数,对家族私兵的战斗力有没有期待感也心知肚明。
长江以南的门阀只有四个,世家多不胜数,真正要说能打战又能有打胜仗的却是没有多少。庾氏门阀的家族私兵该是第一序列,甚至会比正规晋军强上不少,像是谢氏、桓氏只能说是排在第二序列,没落后的王氏和正规晋军是第三序列,余下的各个家族私兵排在最后。
“战马会游泳,不要渡口直接从船上弄一批上岸。”桓温觉得自己需要给那个小家伙好好上一课:“数量凑足三千之后,直接突击敌军薄弱处,吸引晋军出寨而战,步军随后推进。”
袁乔只是颔首,他刚才就想要提出类似的建议。
大白天光线充足,晋军安营扎寨的地方也有地理优势,很快就发现江面上的动静。
骑兵一直都是晋军的短板,那并不是地理位置造成的原因,毕竟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也是南方国家,可楚国为什么能够成为万乘之国?事实证明南方并不是无法培育战马,差距就是后面以南方为基业的王朝没有找对方式。
谢石是堂堂的门阀子弟,外出任将带的家族私兵先不谈是不是精锐,可是装备上面绝对是一顶一的好。他麾下一万五千人中是步军占了绝大多数,却有接近一千四百的骑兵,按照装备划分来判断算是突骑兵。
“河滩地面松软不适合骑战。”谢石发现河面上有大批马群立刻知道汉军想干什么,他满怀信心地对谢平说:“汉军果然是会借骑兵优势寻求突破,却不知道本将的另一条计策已经达成。”
东晋小朝廷失去了中原,一些传承并没有因为土地的丢失而消失,比如强弩的存在,甚至是还有一种被称呼为八骏弩的床弩。谢石手里面就掌握着六十架的八骏弩,而国丈褚裒那边的数量其实超过三百架,倒是李迈那边一架都没有。
八骏弩所指的是一种拉弦张力需要用八匹马(牛)的床弩,它是晋军绝对的犀利武器,一般是作为固定守城或是装载战船来使用,野战的时候因为八骏弩太过庞大不好运输。
汉军那边正在列装骑兵,少量人和马都装备板甲的突骑兵,更多的是只有骑士身穿皮甲的轻骑兵。
晋军这边在谢石下令之后开始摆弄八骏弩,每一台八骏弩由十二个晋军士卒来进行操作,它们被推或是畜力拉到谢石认为汉军会进行攻击的位置后方进行隐藏。
谢石除了安排八骏弩之外,还集中起了手头所有的骑兵,更是调动了一千的具装重步兵、两千弓弩手和一些必要的轻步兵,打算给汉军来一次当头棒喝。
双方都在进行战争准备的同时,作为最先上场的两军斥候已经进行激烈而又频繁的厮杀。汉军斥候当然是要摸清楚晋军的底细,晋军斥候则是作为阻击方,双方的鲜血洒在了一处处。
战局的真正开启是在汉军组织起了三千骑兵之后,他们分为三队成为一个三叉戟的阵型突出,后面是四千的各种步卒。
谢石发现汉军没有集中一处突破有些失望地对谢平说:“看来本将故意暴露的薄弱区没有成为汉军的主要突破点,八骏弩只能针对汉军的一部了。”
河滩的土质确实松软,马蹄子的每一次踩动都会陷进去半尺左右甚至更深,想要快速的移动起来只有到达土质相对坚硬的地段,导致的三千汉军的行动略略有些迟缓,可以给晋军足够的时间来调兵遣将。
“那小子还是欠缺经验啊。”桓温看着晋军方向,某些地段会有一些显得非常突兀的灌木丛:“就是不缺胆子,竟是将八骏弩运用在了野战。”
认真而言,不管是桓温或是袁乔,他们怎么可能会忘记晋军有八骏弩这一犀利床弩的存在。
谢石已经站立在高耸的巢车之上,看到推进中的汉军骑兵速度缓慢,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容。他在想着,是不是该让其余部队做好出击准备,等待击溃汉军骑兵就从军营大举杀出,直接将立脚未稳的汉军赶下江。
同样站在巢车之上的谢平却是脸上难掩忧虑,他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谢石不同,年龄上有更多的阅历,从军时亦是有更多的交战经验,再来是清楚盛名之下的汉军恐怕不会好对付,想要一举驱赶或是逼入江中很不现实。
“小主人,汉军的舰队还在江边。”谢平不止一次的提醒了,眼见战事就要开打,再次劝说:“哪怕是能击溃试图突入内陆的汉军,我们的部队追击到汉军战船远程攻击可达距离,恐怕……”
“休再乱我军心。”谢石当然没有忘记汉军舰队那强悍的远程攻击能力,他满脸坚毅地说:“一旦击溃来攻汉军,我军必然士气大振,介时士卒勇气十足,正是用命卖力厮杀的时候。”
作为谢石按照的一处陷阱,那一路的汉军骑兵很快就将要抵达八骏弩的射程范围之内,他们抵近到接近三百步时,一阵阵苍凉的号角声响起,随后先是两侧的骑兵向外围散去,前导的骑兵则是卖力起踢起马腹或是拍打马屁股。
“八骏弩的射程并不一致,最远可达二百五十步。”桓温手里正拿着单筒望远镜在观察晋军,已经看到那些原本用草或是树枝叶盖起来的八骏弩露出那庞大的身躯:“应该是有五十台左右,每台一次发射三枝长槊,约两百个呼吸(大概四分钟)可以发射一次。”
袁乔对八骏弩的相关数据当然也是了然于胸,他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转后看向河滩区域,说道:“这片地形对我军来说太过拥挤,无论如何在天黑之前是应该扩展地形。”
“彦叔过于谨慎了。”桓温亦是放下单筒望远镜,像是饶痒痒似得摩擦着下巴的胡须,有那么点森然地说:“既然开战,自然是以击溃那小子的部队为目标。”
“……”袁乔有些发愣,他们才刚来好不好,全军将士乘坐了接近一个月的船,战马也还没有重新适应陆地,不由蹙眉:“会不会太冒险了一些?”
桓温笑而不语。他觉得袁乔这人有时候就是谨慎过头,晋军有床弩,汉军有车弩,派骑兵上去就是吸引谢石的全部注意力,用以掩盖隐蔽在推进步军中的那些车弩。
前方,露出真实面目的八骏弩已经在发射,它们的每一次发射都会闹出一阵很大的弓弦嘣动之声,射的也不是传统的巨弩,是一种长槊。
所谓的槊类似于矛和棒的混合体,前端是尖锐且锋利的扁长矛头,靠后一些的位置是一圈圆滚滚带有尖刺的钝器。这一类的兵器最开始其实是力大者用来作为步战的兵器,后面出现在骑将身上。必须说明的是,敢在骑马作战在时候使用马槊的话,绝对是一顶一的猛将,一般人可玩不转这兵器。
六十架八牛弩的骑射就像是战鼓被擂响一般,声音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百八十杆长槊在天空响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它们在飞射的同时,后面又八百强弩兵发射的弩箭亦是追随而上。
无论是什么远程武器从发射到命中都会有一个飞的过程,冷兵器时代的远程兵器可不是如枪械一样听响的瞬息之间就能抵达。在晋军发射八骏弩和强弩之后,汉军有大概四个呼吸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位置,一瞬间就是骑兵与骑兵之间尽可能地拉得更松散一些,但是保持向前推进的态势。
长槊与弩箭前后落下,刹那间带起了人的闷哼与战马的哀鸣,更是少不得一些没有命中目标的武器与地面产生的沉闷声响。
“敌军作战经验……很充足啊!”谢石此时此刻只感到失望,一切只因为晋军的远程攻击造成的战果比意料中要少非常多。他转头看向谢平,下令:“你亲自去指挥步军,定要牢牢地将敌军抵挡住!”
谢平口中应“诺”,低下脑袋的脸上是更为明显的忧虑神色。他其实是在想:【兵书是一回事,实战又是另一回事,小主人太过托大了。】
汉军骑兵并没有如包括谢石在内的晋军将士所想的那样直接突击,他们抵近到晋军工事约有百步的时候是向两侧让开,露出了抵近到二百八十步左右的汉军步卒。
站在巢车之上的谢石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是在那三叉戟阵型的汉军骑兵身上,虽然是有发现汉军的步军在抵近,可是脑子是一种下意识忽略的状态,直至他看到汉军的步阵中突然冒出密密麻麻的黑点升向天空,下一刻耳朵才听到一阵剧烈的“哗哗”之声。
“举盾!”谢石下意识喊出声,下一个举动是继续喊:“骑兵出动!”
晋军的装备肯定是要比胡人的武装好上不止一个档次,前阵的晋军士卒在谢石没有喊出声时已经举盾准备迎接箭雨的覆盖,一面面的盾牌还都是镶着铁皮的大家伙,可不是完全木材或是蒙皮弄出来的玩意。
晋军的骑兵是看到巢车之上的将旗信号才出动,他们当然没有可能是迎着箭雨而上,是从其它的方位出击。
“搞什么啊这是?”桓温看得一脸的懵,问袁乔:“他们主动出营寨了?”
袁乔表示自己也搞不懂谢石的指挥是什么套路,竟是要放弃自己的防御工事优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