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22章:老夫稳得很

如果可以,包括桓温在内的所有人无不是希望能够前去濮阳郡参加那一场注定会是旷世之战的战争,而不是说待在外围干一些虽然有意义却很难被关注的事情。
濮阳之战肯定会名留史册,哪怕是一场干巴巴的消耗战也会,一切只因为那是一场会决定国运的战争,后人会根据真实的作战经历再加上一些凭空的想象,演义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
桓温内心的急切是表现在行动之上,他下令除了包围新蔡的七万部队之外,余下全部出去扫荡周边。
哪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剿灭战,不分是什么族群,檄文一到只有两个选择,或是归顺,或是抵抗。
汉军的大行动从新蔡为中心在席卷而出,先前做好的一些标示也终于起到作用,那是先打掉认为实力强和名声大的一些地方豪强作为杀鸡儆猴,用以震慑另外一些弱小者。
困守新蔡的褚裒先是得知有至少十六万汉军兵临城下,过了两天又发现城外的汉军仅是剩下七万左右,他一直在苦苦思索应该要有什么对策,诗是酝酿了不少首,可是应该怎么来展开军事行动却是一筹莫展。
“都说说。”褚裒看着可没有什么大祸临头的模样,他是用着无比镇定的语气在问:“可有什么破敌良策?”
大堂之内,右侧是屈膝跪坐着好几排文士,一个个看着很是有那么点道貌岸然的相貌,他们有一些是晋军任职的文人,不少是过来找褚裒快乐玩耍然后被困在新蔡的大书法家、大诗人、大画家等等;左侧亦是屈膝跪坐大约二十名将校,他们毫无疑问都是长江以南的世家出身,光看长相其实不缺有威仪之辈。
面对褚裒满怀期待的询问,不管是文还是武,他们第一个举动是找熟悉的人面面相觑,随后是统一看向了褚裒,就是没一人吭声说点什么。
之前,不少人给过褚裒建议。
例如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提出建议“放开一路,引汉军南下,调动兵力合围”,这个建议被褚裒的“以静制动”给否决掉。
新蔡周边的外围据点一个又一个被汉军扫除时,又有人建议“所有据点就地坚决抵抗,新蔡的晋军移师与汝阴中间,以新蔡、野外营盘、汝阴成为一个掎角之势”,毫无意外再次被褚裒的“以静制动”给否决。
好嘛,是等待汉军大举进兵汝阴,褚裒总算是按照自己的心意接受了一个建议,那就是将能够收缩的兵力全部调遣到新蔡,来一个集中优势兵力固守一点,等待南方援军抵达。
现在,除了新蔡之外,褚裒所知的是只有汝南郡还有晋军存在。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桓温已经从长江登陆,攻克新息之后又打下褒信,桓温北上的同时是王朴借力在横扫汝南郡其余城池。
这个就是困守一城带来的信息不平等。城池完全被封锁,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依靠自己的想象力去猜,能不能蒙中完全就是看运气。
恰恰就是因为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势,褚裒一问,甭管是谁都答不出一个所以然。
褚裒见没有谁搭腔也不气恼,他甚至还有心情露出笑容,笑了一小会才说:“汉军一直没有攻城,显然是知晓新蔡城池不好攻。我们的粮秣充足,大家可以慢慢想。”
那一刻,大堂之内不止一个人在心中赞叹褚裒的气度,比如什么镇定自若,或是处变不惊,总之是觉得很有大将风度。那么一想之后,原本因为举城被围而有些着急的人,他们莫名地感到一阵心安。
正事谈完,按照魏晋的社交习惯,褚裒很是尽责地准备宴会,等待食物、水酒、五石散,包括美姬、伶人等等玩物上场,一场围城中的狂欢上演了。
魏晋的社交习惯用简单的一些形容来概括,曹魏时期是世家发展到了顶峰,奢靡在上层社会形成风气。到了司马1晋国时期,西晋依然是曹魏的社交习惯,到了“衣冠南渡”之后,变成社会精英分子屡次北伐恢复中原无望之后的一种自暴自弃,认为除了醉生梦死来发泄自己的报国无望之外,没有更好忘却烦恼的方式。
桓温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在干什么,他在干的是尽可能地寻找新蔡城的薄弱之处,一天又一天的逛下来,讶异地发现褚裒将新蔡真的变成一座坚城。
“城内拢共有多少人?”桓温发现新蔡并没有连接城外的水渠,他问:“城内大概有多少口水井?”
李迈是被带着溜达,他面对桓温的提问,很老实地回答:“除却军队之外,城内有大概四万居民。水井……没有具体计算过,该是有数百?”
认真而言,汉国和晋国的战争可以说是一场内战,双方不会去做出虐待降将降俘的事情,被俘之后想要使其效命其实难度也不是太大。李迈却是没有归降,他会回答是出自一种桓温待他不错的份上。
“那位国丈事先准备了多少柴火?”桓温觉得这个问题很关键,他笑吟吟地看着李迈问:“这个应该就清楚了吧?”
李迈默默摇头,过了一小会才说:“我离开之前新蔡守军没有收集柴火,离开之后就不知道了。”
桓温一直在考虑强攻的胜算,再来是强攻己方会折损多少兵力。
新蔡的城墙是四四方方的形状,高度约有四丈,城墙之上能够发现安排有八骏弩,晋军不会缺少强弓和劲弩,真要强攻起来肯定是要损失惨重。
按照平常的军事常识,面对一座坚城最好的方式就是围而不打,依靠围困来断绝对方的粮秣,可是任何一场围城战都要耗时日久,恰恰是桓温所不愿意看到的。
新蔡这边是在围困观察与被围困和观察中度过,外围的战事却是爆发得十分激烈。
汉军本部是监督仆从军对那些不愿意归附的地方豪强发动进行,因为是挑实力强的地方豪强来杀鸡儆猴,仆从军的胡人对于攻城并不拿手,那么攻击坞堡的难度肯定是大。
大肆攻击地方豪强对于汉军来说也不是没有副作用,那就是原本中立的地方豪强对汉军的态度转向敌视,等于是桓温下令攻击地方豪强迫使更多的人投靠到东晋小朝廷那边。
新蔡郡和汝阴郡的情况传到了汝南郡,汉军大肆攻击敌方豪强的消息让谢石相对轻易地说服大批豪强,差不多是汉军的攻击矛头转向汝南郡时,谢石包含收拢的溃兵和敌方武装,手里竟然凑出了一支约有两万人的杂牌部队。
到了这个时候,谢石已经知道新蔡郡和汝阴郡的情况,对于长江被汉军舰队严密更所的消息也是得知。他很清楚长江以南的晋军水师没有夺取长江控制权之前,那位国丈望眼欲穿的南方援军根本就不可能北上。
还有另外的信息,比如被收编的冉闵军,他们是在约一个月之前对南阳郡那边下手。这样一来的话,就谢石所知的情况是,汉军不但在与石碣赵国血拼,更是做出大举入侵晋国的举动。
“真是强大啊!”谢石经过打击之后看着变得更为成熟,他对投靠自己的那些地方豪强说:“不过也正是因为汉军四处开战,证明他们到汝南郡的军队数量不会太多。”
投靠东晋小朝廷的地方豪强都有各自的理由,主要原因还是汉国对地方豪强显得比较苛刻,例如汉国会进行最为详细的人口统计和登记,仅是这一项作为就足够要了大多数地方豪强的老命,勿论还有其余举措。
汉国开战的地方确实太多,消息不是那么闭塞也大多是知道濮阳之战会关乎到汉国和石碣赵国的命运,那么双方不拼命肯定不可能。
就是因为知道濮阳战场那边的重要性,不止一个地方豪强认为汉军根本不可能耗费太多的兵力或时间来对付他们,大多是觉得拖一拖会迎来改变局势的机会。再则,他们还有另外一种打算,比如濮阳战场那边是汉军获胜,介时出卖同为豪强或是东晋小朝廷也是一种立功手段。(类似伪军摇身一变成为革1命1战1士)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桓温从下令清缴地方豪强,到新蔡城外的汉军营地已经聚拢起约有五万的战俘,他在大举围困新蔡的第四十六天总算是下达了第一次攻城命令。
一直在醉生梦死的国丈褚裒,他得知汉军有攻城举动时,前一刻是与一帮知交好友在嗑药,带着昏昏沉沉的思维,是被搀扶着来到桓温将旗所在的城墙面。
“这个竖子按捺不足了!”褚裒的脸色潮红,那是五石散发挥药力的前奏。他对着左右大喊:“我们有高耸而又坚固的城墙,有犀利的守城器械,有万众一心的将士,汉军必将碰得头破血流!”
先是将校和一众文人给褚裒面子发出欢呼,随后是晋军守城士卒被带动着吆喝,再来是战鼓加入齐鸣,看着新蔡城还真的有点士气高昂的样子。
张弥是一个杂号将军,与之褚裒等等很多“衣冠南渡”的世家不同的是,他出身地地道道的南方世家,得说实话的是从北方“衣冠南渡”的世家和南方土著世家一直都存在矛盾,是南方土著世家被北方迁移来的世家打压的现状。
“主帅,看模样……”张弥本不想说话,刚才众多世家子开宴会他是被排除在外,内心是老大不爽。文艺在于城内的所有人已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不得不提醒:“即将发动进攻的那些人,是周边被强迫过来的百姓?”
褚裒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他就是“唔”的一声,闭上了眼睛。
情况不对劲的人不止褚裒一个,刚才参加嗑药宴会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显得相对诡异,不是被搀扶着闭眼,就是像疯子那样手舞足蹈着乱跑,给原本很严肃很紧张的气氛增添了一种……妖异?
阵阵的擂鼓声中,桓温下令进攻,片刻是有接近三千被仆从军强迫上前的乌合之众奔跑向新蔡。
应该说被俘之后押来新蔡城下要当炮灰的那些人是奴隶军,他们之中近乎于什么族群都有,以至于不管是穿着打扮或喊“杀”的语言都比较混乱。
发动进攻的奴隶军除了登城梯之外什么攻城器械都不存在,他们亦是不可能有着精良的兵器或甲胄,连带盾牌也是粗制滥做的拼装木板,跑到城头晋军弓弩手的射程之内时,城头守军发射远程攻击武器,是八骏弩、强弩、强弓一块发射,箭矢落下的一瞬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守城晋军本就占据高度优势,他们还有着相对精良的器械,不断的箭雨覆盖之下,三千奴隶军连靠近城墙一百五十步都没有,死掉两三百人之后转身就逃。
大马金刀坐在高台之上的桓温看到奴隶军折损一成就溃退皱了皱眉头,他闷闷地下令:“督战队先警告射箭,不返身向城池杀去,那就全数射死。”
袁乔张口欲言,没来得及说话桓温已经下令,只好是什么都不说。
战场上就出现了那么一幕,奴隶兵先是被守城晋军劈头盖脸地射得崩溃,他们在往回跑时又是被仆从军警告射箭,警告无效仆从军立刻覆盖,后面是轻骑出动尽情杀戮。
那一幕幕看得城头的晋军士卒一阵阵汗毛直立,亦是让奴隶军那边出现哗然之声。
营寨内的奴隶军哗然和躁动没有换来什么好事,哪里的声音最大就是被箭矢一阵射,出现有组织的抵抗则是被分割剿杀。
“彦叔。”桓温的气质看着有些冰冷,他抑郁地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奴隶兵。”
袁乔的回应仅仅是点头表示赞同。他其实是觉得桓温近来是越来越浮躁,杀性也是一天又一天的看涨,那当然是因为其余战场传来的新消息,比如谢安率军击败了孙伏都已经正式加入濮阳战场,攻击南阳郡的友军也完成目标开赴濮阳。
眼看别人一个又一个去干自己渴望能够参与的事情,桓温却是被拖在原地动弹不得,要说有多么压抑,那就多暴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