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24章:膝盖中了一箭的谢石

“谁?”桓温正在查看自己的劝降成果,另一边袁乔也是在做同样的事情。他挑了挑眉头:“广阳的张弥?”
都是长江以南的世家出身,基本提到某个地点也就知道是什么品的世家。
广阳是在新安郡管辖地界,自报出身时带地名一般就能确认是出自中原或是长江以南。而现实情况是,东晋小朝廷虽然是建立在长江以南,问题是南方土著世家在“定品”的时候一般是比较低,反而是那些从中原逃命到南方的世家“定品”时普遍比较高。
南方土著世家常年被那群“衣冠南渡”的世家压制,导致的是东晋小朝廷内部其实是分成三个部分,北方世家、南方世家、庶民。
南方土著世家不得志的比较多,像是吕议出身江夏世家却早早出去寻更好发展只是一个缩影,刘彦攻占整个青州以及向外扩张之后,要说长江以南是哪个群体蜂拥到汉境,绝对是以南方土著世家居多。他们会这么干纯粹就是被逼无奈,于东晋小朝廷注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那么尝试一下去汉境当个从龙功臣什么的也未尝不是一种出路。
袁乔会特别提到张弥,是因为张弥乃新蔡守城晋军的东面指挥,之前攻城汉军发动进攻时,发现这一面的晋军指挥档次明显要高于其余三面。
“放弃城墙段,于城内层层设立阻击线,便是出自张弥的主意。”袁乔看着还是很欣赏张弥,又说:“相对于其它城墙指挥,他所率晋军表现出来的韧性也是最高。”
桓温立刻来了点兴趣,新建立不久的汉国自是有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以桑虞为首的一批中原家族,以王基为首的一批降将出身,再来就是吕议和桓温分别作为领头羊的南方出身之人。
“怎么,他要反戈?”桓温原以为攻下城墙就算是结束,结果很是出乎意料还在持续攻防,要有什么手段能够立刻取胜绝对愿意尝试:“还是什么?”
“张弥已经被那位国丈闲置了。”袁乔扬了扬张弥亲笔手书,讥讽地说:“那位国丈采取了张弥的主张,却是卸磨杀驴。张弥手里只剩下五百余私兵,他在联络同为南方出身的世家子,言明要归附我们。”
桓温却是有一点怀疑:“守城手段是出自张弥手笔?”
“他是这么说。”袁乔在点头:“以乔来看,大约是现实如此。”
“那个国丈……不愧是国丈。”桓温脸上也是出现嘲讽:“大战当前有良将不用,竟然是采取建议而进行闲置。身为国丈似乎不需要抢功吧?”
这个也是袁乔所不理解的地方,褚裒身为主帅,麾下不管是谁立下什么功劳都有这国丈的一份。
桓温狐疑地说:“是不是什么陷阱?”
“乔也有相关的疑虑。”袁乔话是那么说,脸上表情却是雀雀欲试,他做出沉思状,过了一小会才说:“现如今表示归降的人不少,大多是以世家出身的将领居多。”
从汉军围城开始算起,汉军攻打新蔡已经有三个多月,时间上来算还真不算太长。新蔡守军失去城墙优势是发生在十天之内的事情,可汉军也没有能够在城墙上站稳脚跟,总体而言还是一场僵持中的烂仗。
失去城墙的新蔡守军士气肯定是会遭受打击,有人开始想要归降正是出于城墙的失守,毕竟华夏历史上的城池攻防战,讲的就是对城墙的争夺,城墙失陷基本上就代表城池失陷。
问题在于一点,汉军是让新蔡守军放弃了城墙段的坚守,可汉军面对的是一道新形成的障碍线,短期内攻防两军是在那道障碍线来回拉锯。应该是这样才会让守城的晋军恢复了一些信心,褚裒又有足够的守城意志没跑才让晋军能够坚持下去。
“做多种准备吧。”桓温放下手里那一叠的归降信,沉闷地说:“首要是,成功在城墙处站稳脚跟。”
一叠归降信?看来眼见情势不妙在寻找退路的人并不少,甚至还有褚裒那些所谓的知交好友,但桓温基本上看不上那些文人。文人手中没有兵权,归降也就是吆喝几声。
袁乔认同桓温的决定,战局发展到这一步已经算是非常快速,哪怕出现新蔡守军失去城墙依然坚持的意外,可是无论怎么看战局的胜败已经锁定,差别就是会耗费多少时间。
作为汉军指挥的桓温变得沉稳下来,身为晋军主帅的褚裒却是陷入一种焦躁之中。
“诸君!”褚裒相貌还是非常出众,要不也会生出一个能够当皇后的女儿。他没有了沉稳的气度,是焦急地问手底下的那一批人:“四面被围,城墙不足守,新建工事我军与敌军来回拉锯,应该怎么来改变现状?”
应该说褚裒还是保持着清醒,不是说对情势完全抓瞎,是对情势有足够的理解。他用着无比期待的目光扫视下方的众人,却见一个个看着是在冥思苦想,却是没有人开口说些什么。
东晋小朝廷其实并不缺乏人才,诡异就诡异在人才很难有发挥才智的地方。再来是社会环境造成可以培养出大诗人、大书法家、大画家,类似的什么文人骚客基本还都占据高位,对于军事有足够能力的人却远比不上能吟一首好诗的文人。
现如今的文人骚客早不是西汉、东汉或是东汉末年战乱的那些前辈,东晋小朝廷能够作为谋士的文人哪怕是有也不会在新蔡,那个叫物语类聚和人与群分,褚裒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吟诗作对和嗑药的人,身边聚集的当然是有共同爱好之辈。
东晋小朝廷那边对于军事什么的有爱好的人……别说笑了,他们和褚裒不是一路人。因为庾亮理智北伐,再到庾冰和庾翼不断增强军事,懂军事的人是跟随庾氏一族居多。而庾氏一族正在面临清算。
褚裒见没人说话立刻急了:“倒是谁吭一声呀!”
还真有人应景地嘴中发出“吭”的一声,出声的人还笑嘻嘻地看向褚裒,后面又看向周遭的人,脸上表情甚是有趣和得意。
一阵的嘻嘻之声就随后出现,过惯了散漫的人,他们疯狂的行为没少干,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在情势不利的现状下嬉闹,传出去怎么也能够得到一个“处于险境而浑然不俱”的美名。
要说神经病会不会传染,接下来的一幕充分演示了出来。有人带头,然后各种学鸡鸣、学狗叫、学猪、学驴、学蟋蟀……乱七八糟的声音就充斥着大堂,让真的急到不讲什么雅趣的褚裒脸色变得锅底一般黑。
武将群体中,他们看着听着那些病发了的文人,一些是面无表情,一些是蹙眉以对,少不得是有人觉得有趣。
作为文人领袖之一,褚裒暴怒之下还要保持风度,他基本也知道一切都是自己交友类型的错。他藏在长袖中的手已经成为拳状攥得紧紧,甚至是不断抖,是手和脸颊的皮都在抖,一个脏字都骂不出去。
【或许去问张弥会好一些?】褚裒念头刚起又自己掐熄灭:【不行!老夫是堂堂国丈,亦是那竖子的上司,应该是由他眼巴巴地来认错,来讨好老夫,老夫或许会原谅他。】
这个时候,有传声校尉来报,他进来大堂之前已经听到那些“乌烟瘴气”的怪声,进来后看到是一帮疯子,可也算是让褚裒有了让那些人闭嘴的机会。
“禀告主帅!”传声校尉恭恭敬敬地单膝行礼,说道:“南侧汉军似乎发生内讧,攻击部队已经撤下。”
褚裒听了先是大喜,而后又将信将疑:“内讧?”
传声校尉就真的是一个传声的人,不会有自己的判断,只是将前线发生的事情如实禀告。
刚好褚裒就受不了那些知交好友战时发神经,比较严肃地扫视了一圈,点了几个人的名,要亲自前去查看一番。
南面的汉军是不是发生内讧不好得知,然而褚裒带人来到可视距离内时,他们发现原本还真是没有了汉军的身影。
接下来就不止是南面,西面是第二个汉军停止进攻的区域,随后仅仅是东面的汉军还在发动攻势,连带北面的汉军也撤了回去。
【发生什么情况?】褚裒不傻呀,汉军突然三面撤退,理所当然会思考:【南边的援军来了?还是汉军真的发生内功?】
晋军与汉军交战那么久,至少是知道汉军扫荡周边,还不知道搜罗了多少战俘用来在攻城战中消耗。
褚裒那么一想下来,再根据亲眼看到汉军对待战俘异常苛刻,是有点相信汉军那边发生内部暴动了。
相信归相信,褚裒却是极度为难应该干点什么,结果是他没想出来应该怎么办,又有人来报,说是西面有友军突破汉军的重重堵截进城了。
是真的有晋军这一方的人成功进城,来的是谢石派出的敢死锐士,将近五百冒充汉军的轻骑损失惨重突破重重截杀和堵截,仅仅是十人不到成功进入新蔡城内。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褚裒没忘记城门被堵死的事情,他用着万分怀疑的目光看那状态凄惨的疑是友军:“别告诉老夫是从城门冲进来的!”
谢石派出敢死之士,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什么,属于谢氏私兵的人一个都没有存货,进城的是地方豪强那边的人。
“国丈……”一个精瘦却是看着剽悍的中年人,他说:“在下乃是北宜春亮氏族人,奉谢侍郎—建威将军之命,冒死前来禀告国丈。”
侍郎前面还要加上“黄门”两个字,黄门侍郎在东晋小朝廷是一个镀金用的官。而振建威将军要是在西汉或者东汉还是一个职权很高的实权将军,到了东晋小朝廷时变成用来安置显赫世家子的杂号将军。
“谁?谢石奴?!”褚裒依然狐疑,他看着身穿汉军服侍的那些人,问:“可有什么凭证?”
要真的有凭证也会是在谢氏私兵身上,谢石怎么可能交给不熟悉的地方豪强武装人员,结果是历经千辛万难的那些地方武装有一个算一个全懵逼了,甚至有两个身受重伤的人直接给昏了过去。
城内的褚裒在困顿要不要相信来人真的是友军,城外的桓温却是在发火。
“混账东西,是嫌弃命长啊啊啊!”桓温说的是真有奴隶兵暴动的事,他近乎是咬牙切齿地怒吼:“杀掉,杀掉,统统杀掉!”
刚才还真就是进攻中的奴隶兵突然杀掉监视的仆从军,问题是奴隶兵要过去投靠晋军的时候,晋军先是用箭雨招待,后面更是惊惧之下不管不问反正就是杀。
袁乔立即劝道:“仅仅是十天不到就有两万奴隶兵葬送在进攻之中,该是他们认为无论如何都会死,所以……”
“也罢。”桓温极力压制怒气,他将手先是握成拳状,两手相捏就是一阵骨骼的响动,后面也不知道是被气笑还是真笑:“没想到会有贼子冒充我军,还给他们突进了城内。不过这样也好,估计会让那个老乌龟相信不会有援军到来,失去理智的老乌龟怎么也该尝试突围了吧?”
桓温这边有着美好期盼,褚裒那边陷入了深度迟疑。
关于长江被封锁,南阳郡被汉军攻占,等等一些消息再次进入褚裒的耳朵。这一次他是相信,原因在于那些地方武装人员能够将当地说得十分详细,他就是因为这样才确定来的不是汉军死士。
“不会有援军了啊?”褚裒像是丢了魂一般:“怎么可能呢?老夫是国丈,是当今朝廷皇后的父亲,是陛下的外公,他们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老夫殉国而不派援军!”
由于没有什么保密意识,相关传闻先是文人骚客大嘴巴乱传,最后当然是传得人尽皆知。
褚裒懵了足足一天,醒过神来总算不再是一个迟钝的人,是果决地进行突围,结果才刚一下令要突围,片刻之后新蔡城内的守军竟是士气崩溃,张弥等等一批人趁势反戈,一直被压制的城中居民亦是凑热闹。
应该是在新蔡失守和褚裒被俘后的第七天,由于桓温的手段,导致谢石才得知新蔡那边发生了什么。他是一脸发白,万分惊惧地呢喃:“那样说,新蔡的失陷是我造成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