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25章:今时不同往日

桓温将新蔡失守和国丈被俘的锅丢给谢石当然是在挖坑,原因是东晋小朝廷现在是以谢氏和褚氏两个门阀为首,褚裒倒霉了而谢石还在逍遥也许能够给谢氏和褚氏造成间隙,那样的话对于汉国来说是一件好事。
新蔡攻下并不算完,汉军接下来就是拿出全力席卷周边,对于地方豪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攻,直至南阳郡那边的汉军有回转,收到来自奉高王令的桓温才重新召集麾下将校。
“王上命本将接管南阳的我军,与当前本部回合后,大军开赴北方进攻陈留郡。”桓温有着一种难以压制的兴奋劲头,他也没打算掩饰,大笑着说:“介时本将会统率接近六万大军参与濮阳之战。”
攻夺南阳郡的汉军是整编自冉闵军,他们出发时是八万,攻击南阳郡的过程中折损掉一些,留下两万人留守南阳郡,余下的四万开拔向新蔡郡与桓温本部会合。
进攻三郡之地的汉军本部有三万,战事爆发之后三万汉军基本是作为督战使用,直至新蔡城被攻下也仅是折损千人不到。
“彦叔会留在三郡之地。”桓温说的是来自刘彦的命令:“作为三郡都督继续清扫地方豪强。”
二十万仆从军在征战三郡之地时折损众多,袁乔手底下会有一万汉军本部,余下的是接近十四万的仆从军外加九万多的奴隶军,他们将负责在西北面继续威胁东晋小朝廷。
除开袁乔这一部分外,徐州方向是以江都为主要屯兵点,等于是漫长的边境线分成了两个部分,由袁乔和伏伟分别从西北和东北方向压制东晋小朝廷。
汉军在三郡之地消灭和俘虏的东晋正规军应该是有三万左右,将世家私兵和民伕算进去合计是九万。东晋小朝廷的正规军拢共也就二十万,等于是在三郡之地折损掉差不多六分之一,要是连带损失的水军则更多。
四个月左右的时间,汉军可以说是狠狠地给了东晋小朝廷一次重重的教训,却不知道东晋小朝廷会是退缩还是选择爆发。
桓温很快就等来了南阳方向的部队,他让部队停下来休整三天,亦是了解那些原本是冉氏秦国的将校,随后开拔行军。
国丈褚裒与诸多被俘的人,他们被桓温安排将会押送前往刘彦所在的奉高,一直是到抵达奉高时,刘彦了解到褚裒在途中至少六次尝试自杀没有成功。
时间进入到春季末尾,长江以北所发生的的事情才传回长江以南,由于多是民间的道听途说,可以说信息上以撰记居多,可以肯定的是国丈褚裒真的被俘,连带军队也成建制被消灭。
有传闻说,东晋小朝廷的皇后褚蒜子听到消息后在朝堂上直接昏了过去,被她抱在怀中不到两岁的小皇帝摔在地上大哭不止,引得在进行的朝会是一片混乱。
东晋小朝廷的官至中书监、骠骑将军、录尚书事,封都乡侯……也就是另一个辅国的人,何充。他在朝会上亦是昏厥,醒来后却是染上大病。
褚蒜子和何充一块不能理政,东晋小朝廷一度陷入停摆和混乱之中,汉军会趁势渡江进行灭国之战的言论一度甚嚣,危机时刻还是谢尚站了出来。
谢尚的举动是与庾翼尝试和解,甚至是请带病中的褚蒜子出面,小朝廷亦是一通官职给弄到庾翼头上,问题是庾翼以戴孝为由推辞官职。
守孝不为官是从西汉就传下来的习俗,守孝有长有短,长可以是十来年,短怎么也要三年,变通一下三个月其实也行。
庾氏一族前一刻还在被以谢氏和褚氏为首的那些人打压,等待褚裒完蛋,东晋小朝廷的情势变得极度不利,倒是想起了庾氏一族的好,然而以庾翼为首的庾氏一族早就下令决心淡出官场。
谢尚求不来庾氏一族的支持,后面发现长江尽管是被汉军掌握,可汉军并没有渡江南下的趋头,他们一众人在漫长的商议中决定大肆建设防御纵深,一方面派出众多的使节团前往各国,少不得是要派人务必赎回被俘的国丈褚裒。
将国丈褚裒赎回去是东晋小朝廷上上下下的共同意愿,不止因为褚裒是当今皇后的父亲、小皇帝的外公,主要是因为谢氏不想独大,连带其余门阀和世家也害怕谢氏独大。
汉军之所以发动对东晋小朝廷在长江以北的进攻,还不是出自晋军有北上的趋势。桓温率军攻下三郡之地,南阳郡那边也重新夺取,给东晋小朝廷留下的是荆州那边的突出部。
谢尚比较担心汉军会不会连荆州的突出部也吃掉,他命殷浩率军屯驻寿春,以寿春为中心布防淮南局部,同时又命令王龛率军进驻江夏郡,摆出了严防死守的阵势。
大概是在桓温率领大军北上时,袁乔开始了自己的恐吓行动。
袁乔主要是摆出大举逼近寿春的姿态,有那么点像是要一举攻下东晋小朝廷在长江以南的所有土地。他率军抵近寿春百里之内,孙绰后一脚到了。
孙绰带来的是小皇帝司马聃……呃,应该说是褚蒜子、何充、谢尚等等真正做的人,他们商定后写的一封诏,同时这封诏因为东晋小朝廷没有传国玉玺盖章的关系,还是一份“白板诏”。
诏书一般是君写给臣,单独是“诏”的时候可以理解是由皇帝背书的一份国书。
袁乔当然认识孙绰,两人应该说还非常熟悉。袁乔接待孙绰时并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礼节上绝对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就是规格上远远没有达到孙绰的期盼,只因为袁乔是以私人方式接待,并不是出自国与国。
就如同汉国成立后东晋小朝廷不承认那样,汉国不承认东晋小朝廷的存在,双方在官方上都是在称呼对方时加上一个“伪”字,那么国家与国家的邦交又从何谈起?
孙绰带的诏当然不是要给袁乔,是给远在奉高的刘彦。孙绰会先找袁乔是考虑到之前的私人友谊,期盼袁乔看在友谊的份上在睦邻友好上面帮忙尽点力。
“乔以私人接待正是出自于此。”袁乔笑得非常温和,他看着屈膝跪坐在对面的孙绰,继续说道:“中原胡虏未灭,本不该同族相残,奈何有些人就是喜欢生事。”
孙绰脸上表情很尴尬,他有许多可以反驳的语言,问题在于东晋小朝廷现在是势弱的那一方。他沉默了一小会才说:“彦叔率军前来,是要……”
“奉王命,征讨不服。”袁乔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脸上带笑,微微昂起头:“倒是兴公所来为何?”
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是太好了,要不以孙绰的脸皮还真的不好突兀说明来意。他行了一礼说道:“却是有求于彦叔。”
平常时分袁乔其实是一个谦谦君子,他无声回礼,保持倾听状。
孙绰很快就娓娓道来,倒是没有说褚蒜子和何充的事情,主要是提长江以南民不聊生,会民不聊生主要是汉军的攻伐,最后表示东晋小朝廷很愿意和汉国和平共处,希望袁乔看在出身长江以南,看在往昔的情分上向汉王刘彦多多美言。
“兴公……”袁乔满满都是为难地说:“大汉与石碣赵国正在大战,本就不想南下,是南边的那个朝廷一再咄咄逼人。”
孙绰很不爱听这话。他再是个浪漫诗人也不是聋子瞎子,之前汉军可是一再挑衅晋军,先拒绝以齐国和齐王为号,甚至是发出正朔上的挑战,认为说到底还是汉国挑事。
立场上的不同,主观上也就存在不同,孙绰刚刚开个头却是被袁乔给截断。
“我王并不是下克上,亦不是造反!”袁乔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是万分的严肃:“乔与兴公有私交,却听不得如此颠倒黑白的言论。”
孙绰先是梗着脖子,后面又耸拉了下去,说到底现在东晋小朝廷真的怕汉军南下,想硬真心的硬不起来。
“我王称什么王,国号是什么,与南边朝廷何干?”袁乔说这个的时候底气十足,他拍了一下桌子,让孙绰吓了一条,又说:“正因为乔出身长江以南才知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朝廷,浪费了多少次光复中原的机会,又是何等的互相扯后腿。现如今我王要光复中原,使汉家苗裔不再受胡虏暴虐对待,南边朝廷却是忘记血仇,忘记了还有千千万万同袍生不如死,死后想要一抹黄土掩埋都难,与石碣胡人结盟?”
孙绰被说得有些无言以对,虽说是匈奴人刘渊干挺了西晋朝廷,可东晋小朝廷就是继承西晋,石碣胡虏取代了匈奴人建立的国家成为中原霸主之后,石碣赵国没少南征攻打东晋小朝廷,双方无论是从疆土的争夺还是数十年的血战来看,说是血仇就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现在不讲“国家与国家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是讲“仇恨就是仇恨”那一套,以价值观来讲东晋小朝廷与石碣赵国成为盟友真的存在道德和道义上的缺失,东晋小朝廷也是顶着巨大压力,被人那么一提连反驳的语言都没有。
“乔现在是我王臣子,是大汉的三郡都督。”袁乔摇着头对孙绰说:“若兴公这一次来是要乔为南边朝廷利益,还请兴公不要再提。”
孙绰被堵得一腔难受,他是世家子,自然是清楚世家的那一套规矩,也就是分家之后各效其命,一开始没有提的时候就觉得是在为难人,只是被要求尝试一下,要不谢安、桓温等等南边出身的人也是在汉国,谢尚、桓云(桓温兄弟)怎么不写信或派人去说项?
带着失望离去的孙绰,他是走谯郡路线,一路穿过梁郡、高平郡、任城郡、鲁郡才进入泰山郡。
一路上,孙绰这支东晋小朝廷的使节团看得的东西很多,汉军大肆对地方豪强的清洗,各处是战后的痕迹,少不得要提来回往来的汉军。
抵达奉高的孙绰第一时间请求谒见刘彦,请求是提了上去却没有后文。
汇集到奉高的使节团并不止东晋小朝廷这一支,张氏凉国、李氏成汉、拓跋代国、高句丽、百济……甚至是慕容燕国的使节团都在。
汉国一年半之内消灭和逼降的部队太多,声势比之前更大,尤其是汉军在南边号称歼灭晋军十万,真真实实地攻取了除开荆州局部之外的晋境,濮阳郡那边的战事也看不出有一点落於下风的模样。国势显得强盛,那么各国肯定是要有所行动。
“燕军不是在攻打汉国在辽东的疆域吗?”袁乔听闻以刘翔(慕容皝的长史)为首的慕容燕国使节团在奉高感到讶异:“他们怎么来了?”
东晋小朝廷与石碣赵国、慕容燕国已经结盟,三方互有常驻使节在对方那边,消息的传递上是会有迟缓,可三方发生了什么并不难得知。
慕容燕国是出动六万人攻打汉国在辽东的疆域,双方是从平郭(现代盖县西南)开始爆发战争,打了三个月战线才向西南推移不到十里,现实情况是慕容燕军被汉军堵住。
辽东那边的战事并不显得激烈,主要是慕容燕国启动了第二次对高句丽的征讨,另一方面是扶余国有死灰复燃的趋势,再来就是拓跋代国那边袭扰慕容燕国西北部有些严重。
那支在袭扰慕容燕国的当然是拓跋秀的嫁妆部队,由于仅仅是万余人的关系打不了什么硬仗只能是袭扰,果然也让慕容燕国与拓跋代国的关系更加恶劣。
后面还有孙绰更加意外的事情,那就是石碣赵国的使节团是在他们抵达后的第四天也过来。
石碣赵国使节团的正使是非常有名的高僧佛图澄,副使却是麻秋。
得知消息的孙绰感觉上好受了许多,之前那种会出卖盟友的负罪感消失,心情上也开始变得非常不错。他屡次请求谒见都被拒绝,后面估计是文青病又犯了,丢下正事整日游玩泰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