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26章:僧人的冒头

现在的泰山是将后世的五岳完全算进去,不会缺少能够游览的风景,最为出名的不是看什么日出,是众多的瀑布。
孙绰本来是想要去汉国建设的炎黄庙看一看,却是得知那边被完全封锁,非大祭司时期不得进入。
炎黄庙的建设还在进行,每日都会有运输队伍将各种物质艰难地运上去。外间有传闻,说刘彦建设的炎黄庙会包括三个主殿和二十八个副殿,除开供奉三皇五帝时期的伟人之外,连带华夏文明中对族裔有过特殊贡献的人也会供奉。
“那就不止是祖庙那么简单了。”孙绰的这个称呼才是官方的名称,他远远地看向了前方,那里漫山遍野都是人,开挖和建设的规模非常大:“听闻汉王只是在原本的广固城稍微修建宫城?”
都城是整座首都的名称,宫城却是独立部分,早期先秦和西汉、东汉在建设宫城的时候可不是处于城池的正中央。
实际上早期的宫城形状和范围不会固定,甚至郊外的也会设立某个“苑”,比如西汉时期的上林苑,或是始皇帝时期的阿房宫,它们不处于城池宫城范围却也是宫城的一部分。
到了后面……应该是从北宋开始,宫城才被城池“包裹”,值得说的是两宋的宫城没有强制连接,一些地方是混居着平民。这个在历朝历代可以说并不多见,亦成了“弱宋”的明证之一,也就是竟然对待平民那么人性化。
刘彦的一些作为确确实实令人看不懂,任何统治者都非常重视宫城的建设,甚至是称王之后会第一时间来建造自己的陵墓,可他一直都没有将宫城的建设当回事,算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个另类。
“汉王所谋甚大,要不然你们也不会那么忌惮。”支遁这个僧人是孙绰此行伴随而来的友人之一。他被公认的高僧,亦是一位诗人、书法家、玄学家,与孙绰、王羲之等等有名文人都是好友。他拨了一下飘到额头的发丝,笑着说:“汉王图谋大事,你们却是善于内耗,不能比哟。”
发丝?支遁这位高僧还真的是有头发的。他随意地扎了一个大马尾,可能是扎的时候没有注意,导致一些发丝松散开来,山风有些大也就乱飘了。
现在的僧人也就是从远方而来的那些会有一个光头,像是龟兹人佛图澄就是这样。而其余东土的僧人则是各异,像支遁这般的,还有像吴进会削成一个平头,沙门并没有要求所有僧人都必需是光头。
沙门除了不要求必须剃光头之外还不禁荤腥,甚至是僧人想要娶妻生子什么的也并不禁止。会这样主要是沙门前期传播的时候发现一点,知道要是禁止事项太多根本就难以在东土传播信仰,采取了“慢慢来”的策略(后面也证实了正确性)。
支遁是僧人嘛,完全就是以“不在五行内”的心态在看待世事,恰是因为这样调侃起来没有任何的压力。这一次他来到汉境,主要是想要观察一下汉境之内有没有沙门的传播土壤,短期之内没有太多的答案,关于汉国重视军事倒是看得比较清楚。
一行人走着走着却是被一股胡人给堵住。
拓跋孤也不是故意带人堵住孙绰等人的去路。他们一样是长久没有能够谒见刘彦,着实是够无聊和没事干,有人提议游逛泰山也就付之行动。
石碣赵国、慕容燕国、李氏成汉、张氏凉国……等等都有向东晋小朝廷称臣,独独是拓跋代国没有过向东晋小朝廷称臣的经历,双方一直以来也没有进行过官方接触,可以说是完全的陌生。
被堵住去路的孙绰等人尝试沟通,拓跋孤得知被堵住的是东晋来的正使似乎也没有什么想法,两支队伍很快就错开各走各路。
“现在聚在奉高的人真是多……”许谦依然是作为拓跋代国的副使,他很是感慨地说:“有一个算一个都来了。”
拓跋孤来汉境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由于拓跋秀那些嫁妆不断袭扰慕容燕国,导致慕容燕国与拓跋代国的关系变得既是紧张又是恶劣,他们做责怪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想要的是得到该有的补偿。
拓跋什翼健实际上是无比的恼火,原本拓跋代国想要的是闷声发展,逮住机会扑上去占便宜。若是拓跋代国无法在石碣赵国身上占到便宜,他们会将注意力专注在匈奴诸部身上,可由于与慕容燕国的关系变得紧张和恶劣,拓跋代军却需要调动向东面,以至于拓跋什翼健的算盘落空了。
与其余的人一样,拓跋代国的使节团来到奉高之后根本不得刘彦谒见,倒是拓跋秀有接见过拓跋孤,可那一次并没有谈出一些有成果的东西,倒是因为拓跋孤的一些埋怨惹来拓跋秀一阵怒吼,致使拓跋孤心情非常郁闷才来到泰山游逛。
“正在爆发战事的濮阳战场没有像之前各国所想的那样,赵军没有摧枯拉朽,汉军也没有狼狈溃败,双方在白马与濮阳中间来回不断拉锯,随着汉军解决完南边的晋军,情势开始转向对汉国有利。”拓跋孤是北部大王,身份和实力仅次于拓跋代国的国主拓跋什翼健。他关注天下局势,又说:“汉军兵少都能坚持,接下来援军会源源不断出现在濮阳战场,要不赵主(石虎)也不会派来使节团。”
对于石虎派遣使节团到汉境,可以说造成的震动远远不输给那一次冉闵的举国归附。各国是将石虎的这一次行为视作石碣赵国要走下坡路的开端,不由会更加看好汉国。
“佛图澄要在奉高开法会的请求被拒绝了。”拓跋孤对石虎会派一个僧人来汉境是一种极度意外的情绪,他说:“与吴进不同,佛图澄是温和的沙门中人。佛图澄反对太过压迫晋人,赵主派他来汉境……”
都在猜测石虎想要搞什么,对于猜测说要停战的言论不少,也有人猜测是要搞一些什么阴谋。
石虎亲率大军在濮阳郡,十八万羯人本族大军的出动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要知道羯族现在也就接近六十万,石虎弄了十八万青壮出征,那就等于是倾巢而出的姿态。石虎一开始应该觉得会轻易消灭汉军,然而事态的发展不是那么回事,考虑到不伤“国本”进行一些妥协也是选项之一。
“那些与我们又何干?”许谦蹙眉说:“汉王拒而不见,公主又……又那样。我们想要获得应有补偿,可能……不那么好办。”
拓跋孤刚想要说话,一个气喘吁吁的人却是出现。
来人十分干脆,说:“汉王统治列国使节,马上要进行召见。”
下一刻,不但是拓跋代国这边的人,得到消息而又在泰山游玩的其余各国使节,他们都是匆忙下了泰山。
奉高并不是什么大城,长久的战乱之下城池也显得破败,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口。
在刘彦将行辕设置在奉高之前,奉高是破败而又显得荒凉。
等待刘彦的行辕设立起来,奉高的城池其实也没有得到修缮,不过相对之前肯定是要变得更为热闹。
“他们应该是在猜测紧急召见想要干什么吧?”刘彦正在更换衣服,毕竟召见各国使节可不能是穿常服。他拉了拉衣摆,笑着说:“晾了那么久确实是要见一下的。”
刘彦的左侧站立着拓跋秀、崔婉、张兰,右侧是纪昌、桑虞、蔡优、吕议。
汉国的武将,尤其是高级武将都领兵在外,中枢的文官还是近期才汇集奉高,要不之前可是都在各地。
冉闵、徐正、桓温、谢安、李匡等人是在西面战场,涵盖了豫州和兖州,甚至是司州局部也是战场。所以说濮阳并不是西面的唯一交战地,是将周边数百里方圆都卷了进去。
以吕泰为首的一批人是在冀州战场,开春之后他们与石斌和慕容格的军队围绕漳水,在章武郡、河间郡、渤海郡来来回回地拉锯。
谢艾是在草原带着拓跋秀的嫁妆部队袭扰慕容燕国。
袁乔自然是在荆州那边干活。
辽东那边则是由李洪、司宏壮、魏骏驰等人统筹着与慕容燕军交战。
目前的刘彦与刚开始的时候稍微有差别的是,麾下文臣因为长江以南的士人大批投靠不再缺乏地方官员,武将方面却是怎么都不显得足够。
出巡的话,刘彦也是有选择性地带一些后宫佳丽。所谓的选择性是考虑到政治关系,说白了还是侍寝导致身怀身孕的问题,君王让后宫的谁怀孕,前后顺序对国家很重要。
此时此刻的那批文官,他们会时不时不留痕迹地看向崔婉和张兰的小腹,两女是先后有了身孕。
张兰是兰陵张氏女,兰陵目前是在东晋小朝廷的统治范围,兰陵张氏是少有的坚决嫁出嫡女的长江以南世家独一个,不像其余世家在发生“泰山事件”之后打了退堂鼓。
刘彦换好了冕服是将人都带到偏厅,坐下后看向了从草原回来不久的吕议,开口问:“大略知晓拓跋孤是来干什么吗?”
吕议在回答之前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拓跋秀,目光转到刘彦身上,先是一礼才答道:“燕军多处作战的前提下,慕容儁统率五万燕军进驻令支城。拓跋孤该是来抱怨……然后寻求补偿。”
慕容儁是当今慕容燕国国主慕容皝的第二个儿子。慕容儁不像慕容格被慕容皝厌恶,是一开始就非常得慕容皝的喜欢,亦是慕容燕国下一任国主的热门人选。
“补偿啊?”刘彦没有什么特别情绪,他甚至是转头对着拓跋秀笑了笑,后面才问:“应该有什么补偿吗?”
吕议就是知道刘彦会这么问才会事先偷偷看拓跋秀。汉国的众臣都知道一点,那就是刘彦对拓跋秀的宠爱也许会比其余后宫嫔妃更多一些,幸亏的是刘彦多少还知道轻重,拓跋秀也是一个理智的女子没有胡来。
恰恰就是因为拓跋秀作为汉国统治者的一名妃子太合格了,导致的是汉国众臣真说不了什么坏话,对待拓跋秀的娘家拓跋代国在一些行为上也会出现缩手缩脚的情况。
拓跋代国并不是什么强国,拓跋什翼健前年(公元344年)在交恶慕容燕国之后,慕容皝以自家女儿死因不明还派遣大军讨伐,结果是拓跋什翼健想都没想带人跑了。
拓跋什翼健对慕容一家子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他在面对慕容鲜卑的时候也不是第一次未战先逃,逃着逃着逃到黄河边上的一个地方,夯土筑城给建设了一座城池取名盛乐,盛乐就成了拓跋代国的都城。
这个时候拓跋秀在皱眉头,她见拓跋孤是自己的主意,原因是猜测出拓跋孤想要干什么而去阻止。她对拓跋孤说得非常明白,作为娘家人的拓跋代国别想要把什么龌蹉主意打到大汉头上,应该做的是紧抱大汉的粗腿,吃点亏不算什么,拓跋代国应该想的是将来。
“大王。”拓跋秀不得不说话,她说:“不惩戒代国的三心二意就是最好的结果。”
拓跋什翼健是有在暗地里与石虎进行沟通,双方一度在谈类似于互不侵犯条约之类的东西。拓跋代国是在要继续对匈奴诸部动手的情况下欺骗石碣赵国,应该说对汉国也存在什么三心二意,再来是拓跋代国不是汉国的属国,理所当然拓跋什翼健要干什么也不需要获得刘彦的许可。
拓跋秀那是在摆正自己的位置,她那么一说,没看到纪昌等人都露出了尊敬的眼神吗?
“还是要补偿一下的。”刘彦用着询问的口吻:“要不……免除一些债务?”
吕议迟疑了一下,他看向了纪昌,纪昌却是保持面无表情的模样,又看向了拓跋秀,拓跋秀则是在皱眉。他最后对刘彦说:“实际上代国……已经没有欠大汉多少债务了。”
这一下倒是刘彦愣神之后才一拍额头:“也对,他们已经用战马和牧畜做了偿还,要不谢艾哪来的粮秣袭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