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29章:没一个正常人

刘彦在收服那些属国的时候,过程上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高句丽被慕容燕国征讨了一次,丸都城轻易被攻克,高句丽王室的美川王陵墓被挖,连带的高钊的老母周氏亦是被慕容皝抓去,经济和人口的损失难以计算,光是高句丽军就折损近十四万,然而高句丽全国才多少人口。
慕容燕国第一次征讨高句丽之后,百济和新罗开始对高句丽落井下石。百济方面近期全国之兵北上,恰时逢汉军登陆朝1鲜半岛,虽说有汉军的这个插曲,可百济并没有停止北上的步伐,一路攻取高句丽城池十数座,掳掠的财帛和人口众多。
新罗亦是不甘寂寞。新罗本来是与百济、伽揶在作战,百济北上之后新罗先击败伽揶随后也跟着进攻高句丽。
当时的汉军是一种坐山观虎斗的姿态,等待高句丽真实是招架不住了才出兵拿下东汉时期的带方郡和乐浪郡,甚至是在后面慢慢侵蚀了百济的提奚郡。
有那么一段时间刘彦一直都在朝1鲜半岛用兵,是拿朝1鲜半岛上面的高句丽和百济来锻炼新军,三方混战的时间持续了两年,汉军这边耗得住,高句丽最先耗不住臣服,后面百济也跟着称臣。新罗是等待高句丽和百济先后臣服于汉国之后,汉军入境伽揶轻易击破三部,等待汉军的兵锋临近新罗边境才臣服。
作为朝1鲜半岛上最大的三个国家先后臣服于汉国,汉军的下一个练兵对象就成了伽揶。
伽揶是一个六个部落的联盟国家,先前是作为百济的小弟,与倭列岛上的各国亦是有着扯不断的关系,那么汉军对伽揶动手理所当然就将倭列岛上的各国牵扯了进来。
三年之中,汉军是以轮换的形式不断在朝1鲜半岛用兵,因为是带着练兵性质根本没有下全力,可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朝1鲜半岛的各国心惊胆战,发展到中原爆发大战之后,各国的一些重要城池实际上都有汉国的驻军,臣服的各国也要出兵听从刘彦驱策。
刘彦对待那些属国是按照复古形式,也就是按照春秋战国时期的法子来,册封原有的那些国王作为诸侯,等于是各国国王成了刘彦的下臣,各国原本那些大小领主也是成了刘彦的臣下臣。
“封建”形式的安置大小领主对于中原这边来讲是复古,可是对朝1鲜半岛来说才是当前潮流。恰恰也正是因为这样,汉国在兵锋足够的前提下要消化朝1鲜半岛才显得更为容易,搞到现在都开始在从制度上来进行融合。
至于说在朝1鲜半岛上传播文化之类那是不需要汉国操心,朝1鲜半岛包括倭列岛之上,他们的文字本来就是取于中原,任何一个上层不会汉字不会汉语可是一件极度丢人的事情,汉国需要做的就是加强民间的汉化。
都已经到了国体和制度要全面像汉国靠拢的地步,可以想象汉国对朝1鲜半岛的各国控制力是怎么样。事实上刘彦虽然没有将伽揶这个国家灭掉,可伽揶根本就是完全为汉军所掌握,本来是要作为跳板入侵倭列岛,后来中原战事爆发也就搁浅了下来。
作为属国没有自己的外交权力,刘彦更进一步地控制了属国的官员任命权,接下来就该是让各国成为汉国的郡县,那个却是有些急不来。
南苏原是得到示意才跳出去与阳裕争执,说的无非就是慕容燕国入侵高句丽的事情。
高句丽在慕容燕国第一次入侵撤退之后,他们先是尝试在旧有的丸都城附近修建城池试探慕容燕国的反应。当时的慕容燕国正忙着将宇文鲜卑完全灭掉没有去管高句丽的小动作,慕容燕国发动第二次入侵高句丽的理由却是认为国土被侵略。而慕容燕国所谓的国土被侵略,指的就是高句丽重新进入丸都城地界。
真实情况是高句丽在慕容燕国第一次入侵之后早就元气大伤,是征集全国青壮才又弄出一支八万人的军队。高句丽再次面临慕容燕国的入侵,是在丸都城那边抵抗了一下就退到南苏城,后面慕容燕国又攻伐汉国在辽东的那处半岛疆域,慕容燕军分兵之下高句丽总算是守住南苏城,就是情况上显得非常不妙。
“弹丸小国,打就打了!”阳裕的心情早就异常糟糕,他万分轻蔑地仰着脸看着南苏原,说道:“不但要打,打下之后还要屠城。”
南苏原无论表现得多么愤慨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他索性就推金山倒玉柱似得向刘彦的方向拜倒,口呼:“王上,请为小臣做主啊!”
一直在看猴戏的各国使节脸上表情各有不同,他们此时此刻在观察刘彦的脸色,发现刘彦一直含笑。
“自然是要做主的。”吕议才是那个应该说话的人,他挑衅地看向阳裕,一样是仰起了脸:“大汉已经下令三万部队北上,亦是集结各属国军队,他们现在该是已经抵达南苏城下。”
吕议口中的各属国当然是百济、新罗、出云、九州……等等的那些,三万汉军必然是主力,各个属国的军队加起来也会有个八万左右,的确是能和进攻南苏城的四万慕容燕军好好较量一番。
一直都在专注倾听的各国使节,他们听说有三万汉军会帮助高句丽抵抗慕容燕国的入侵,每个人多多少少是带着一丝的怀疑或是震惊,一切都是源于中原这边正在爆发大战,汉国是以一国的实力在对抗石碣赵国、慕容燕国、东晋小朝廷,本以为汉国手中的兵力应该枯竭,没想到还能拿出余力去援助他国。
不是没有人算过有多少汉军。
濮阳战场那边是有八万汉军,冀州战场是有五万,辽东战场有四万。这三处合起来就是十七万。
豫州方向已经出现的汉军更多,谢安麾下三万,桓温麾下六万,更有袁乔统率接近二十万,那么光是豫州的汉军合起来就有二十九万。
徐州方面,水军不算的话,长江沿线的驻军少说有三万。
除开各个边境,国家内部肯定是要留驻军队,是多少则是很难算得清,稍微推测怎么也不会少于十万以下。
奉高这边有多少汉军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先前有多少不重要,目前奉高却是汇集着近七万大军。
林林总总地加下来,各国无不是愕然,是汉国青壮真的多,还是刘彦在穷兵黩武?浮出水面的汉军竟然有六十万左右!
好吧,其实不是那么算的,比如袁乔麾下的二十万中,九万是奴隶兵,仆从军接近十万,汉军本部也就是一万。再例如各国猜测汉国腹地有十万,事实上也就是接近四万,还都是新征召起来的义务兵。桓温麾下的六万,其中的四万人是收编自原冉氏秦国。
汉国的战兵部队经过一再增加才有八万,余下的接近二十万只能算是辅兵一级,再来的四万就是禁卫军,合起来就是三十二万军队。
以汉国的自由民二百八十多万来组建起一支二十八万的部队,十比一的比例的的确确算是有些穷兵黩武。可那不是没有办法吗?再则是汉国的年轻层和男女比例不正常,例如二百八十万自由民中的青壮男子就占了一百七十余万。
在外人看来,建国只有五年的汉国有六十万大军不是最重要的,他们好奇而又惊异的是汉国的国力是怎么支撑下来,又或者说是能够支撑多久。
刘彦召见各国使节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首次见面肯定也不是谈正事的时候。
一开场就是拿阳裕开刷,汉国表现出来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现在慕容燕国想要和平也没有可能了,既然已经开打就来个不死不休。
汉国的态度表现了出去,石碣赵国那边的佛图澄在不断“阿弥陀佛”,麻秋则是脸色异常阴沉,可要说在场谁最揪心当属东晋小朝廷那边的人。
“绰着实不明白啊……”孙绰对着刘惔满分忧心忡忡地说:“假设他们的国力真有那么强,我们没有做好开战准备,那该怎么面对汉军的南下?”
刘惔当然也是长江以南的官宦世家,他还是一名娶了司马皇室公主的驸马。不过驸马不驸马是次要的,他最有份量的身份是名士,亦是长江以南清谈派的领袖之一。今次他是作为副使来到汉境,存在感一直不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刘惔看去无比的淡然:“惔介时必然弃笔从戎,与贼军死战。”
两人在窃窃私语,却是听到有人招呼,看去却是一个看着笑容可掬的人。
要说无论是在什么场合时常保持微笑的人也就只有桑虞,他笑吟吟地拱手问候了几句闲话,后面才说:“贵方的来意王上已经知晓,来日可找时间慢慢商谈。”
孙绰和刘惔来汉境最大的任务是将国丈褚裒给赎回去,那几乎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们看到桑虞的态度,再听话中的意思,不由自主地愣了愣之后,两人既是诧异又显得惊喜。
褚裒对于东晋小朝廷来说就是脸面,甭管褚裒是怎么败,丢掉多少疆土和损失多少人马,最最最要紧的是身为国丈的褚裒不能一直当俘虏。
与保持脸面相比起来,丢多少疆域和损失多少人马都可以是次要,汉国这边有要放人的意思,怎么不让孙绰和刘惔惊喜万分。
事情有解决的可能性,心情上立马就显得不同,孙绰和刘惔却知道现在不是开口的时候,后面一直保持着笑容。连带一直被爱理不理的张祚又能压低声音与孙绰交流文学,刘惔也是加入进去。
一直在“阿弥陀佛”的佛图澄继续当一尊佛像,一直被刻意怠慢的麻秋却是按耐不住。
本来汉国要继续与慕容燕国死磕让麻秋很高兴,汉国表达出要与东晋小朝廷和解却是不容麻秋没有表态。
“晋国与赵国是互交国书的盟友。”麻秋不对谁发怒,对的就是孙绰,尤其是见孙绰一直与人交头接耳,对象还是张氏凉国的张祚,内心是更加不爽,说话有些不经过脑子:“两国有盟约,理当共同进退。”
麻秋是要向孙绰发难,说的那些话却不免令人误解。前一刻汉国表现出要放过东晋小朝廷,下一刻麻秋要求有共同待遇,岂不是说石碣赵国也被汉国给打怕了?
孙绰本来就觉得有些对不住石碣赵国,被麻秋那么一阵对兑感到心虚没有多想,他刚要说点什么场面话解释,话没有说出去却听到了明显的哗然声。
石碣赵国要寻求和平?这可是一件大为出人意料的事情。刘彦是在石碣赵国境内建国,五年之间攻下整个青州,随后又攻取整个徐州,兖州、豫州、冀州乃至于是司州都在点燃战火,斗这样了石碣赵国还要和平,是不是代表石碣赵国已经不行了?
“哦……”桑虞一副诧异的模样,慢斯条理地问麻秋:“贵方是来请降的?”
麻秋原本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先是听到哗然声,又听见桑虞那么问,呆了呆霍地站起来:“小朝廷要降,那是小朝廷。某可没有说大赵要请降!”
孙绰亦是愕然了一下,东晋小朝廷也不是要请降,他欲言又止了一下决定不开口,说什么也要先把国丈褚裒捞回去,后面的事情后面解决。
刘惔却是不干了。他面对麻秋,一副诧异的表情,斯斯文文地说:“麻将军,话不能乱讲。我朝什么时候说要请降?”
麻秋立刻乐了,嘲讽似得看向桑虞,说道:“得咧,原来是误会。”
“汉军无故侵略我晋境,杀死杀伤无数,乃是虎狼作为。”刘惔不顾孙绰一直打眼色,很是正义凛然地环视了一圈,后面是看向了刘彦,一副不屈的作态:“在下方才有言,若汉军要南下必将上阵。”
刘彦却是在问纪昌:“这个脑子有病的家伙是谁?”
纪昌有事先做过了解,对刘彦说刘惔有病是万分的认同,没病刘惔就不该是这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