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30章:重议国策

攻赵、御燕、盟凉、驭代、和晋是谢艾向刘彦所提的汉国国策,刘彦听后立刻就将之决定为执行方针。
在攻赵上面,汉国从辽东回转青州之后一直在做,几年之间先后爆发大战四次,小战则是数之不清,双方战争造成的伤亡绝对超过三十万人,石碣赵国那边仅被汉国俘虏的战俘数量就多达七十万,而汉国的奴隶大部分就是在与石碣赵国交战中的俘获。
汉国与石碣赵国没有和平的可能性,哪怕是石虎愿意承认刘彦目前从石碣赵国那边获得的占领区,哪怕是石虎还愿意多割让一些领土,刘彦也不会与石虎达成什么和平协议。
“我们的宗旨是光复中原,进而恢复汉家所有旧有疆域。”刘彦没有去谈恢复汉家旧有疆域之后的事情:“石虎派遣使节团过来,一是赎回姚弋仲来整合羌族为己所用,二来是争取备战的时间。”
谒见列国使节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当天的见面绝对谈不上什么愉快,汉国这边没有给石碣赵国和慕容燕国什么好脸色,对于其他国家的态度亦是谈不上多好。
刘彦就是要列国明明白白知道一点,汉国根本不怕举世皆敌,汉国不存在心虚,汉国更不可能因为外部谁的意志而产生什么动摇。他的强硬非常有必要,南边从东晋小朝廷身上获取了大声,西边的战事没有半点吃亏的模样,北边的战场也保持对峙,国内民心士气正是大涨的时候。
很多时候思想和士气能够决定一切,例如很多刚刚开国的国家在一开始能够高歌猛进地开疆拓土,就是因为思想和士气达到顶峰,干起什么事情来都心有底气,有信心就决定心气有多高,心气一高干什么都不会发软。
那股心气一过,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进入停滞期,国家长久地保持防御姿态,日时长久国内矛盾越激烈越多,矛盾还难以向外发泄,免不了国家是要呈现颓势,接着国家走进坟墓。
历史无数次说明一天,不是哪个国家都能像春秋战国、炎汉、李唐、赵宋有中兴的机会,以上的中兴也就曾经的炎汉再持续走向辉煌,李唐和赵宋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能够在我们这一代解决的,千万不能想着要留给后人。”纪昌一直认同一点,国家的民心士气只能升不能降,国家也只能开疆拓土而不能进入停滞期:“一旦我们想要安稳,很多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刘彦没有掩饰地击掌而庆贺:“泰安是一个明白人。”,他看了几眼其余人,站起来在军帐内走动,复道:“我们的国力可以支撑继续大战下去,将士想要建立更多的功勋,民间祈盼国家能够变得更大好有更多的土地。开疆拓土是全国的意志,只要这股意志继续保持下去,哪怕是历经灾难也能保证国势不颓废。一旦我们这些经营国家的人想要安稳了,那就是国家进入停滞的开端。”
“《司马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易》曰:‘君子以除戎器,戒不。夫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昔吴王夫差好战而亡,徐偃王无武亦灭。故明王之制国也,上不玩兵,下不废武。《易》曰:‘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桑虞摇头晃脑地说了一阵,笑嘻嘻地说:“对大汉而言,汉家旧土未复,天下亦不止有汉家旧土,生命不息开拓不止才是堂堂王道。”
早期的“天下”是指中原,后面加入了闽越、南越、桂越,再来是有了朝1鲜半岛,随后西域进入了视野,等待一个叫卑弥呼的人出现又添加倭列岛,然后交趾、夜郎和天竺、身毒、贤豆(都是印度)也进入了所知范围。
刘彦喜欢自己的臣工知道天下不止那么一小块,他更加希望的是国家一开始可以弱小但视野和格局一定要高,可不能制定的目标仅仅是光复汉家旧土就没有了盼头,那么等待某天真的将汉家旧土全光复就该等待国家进入停滞期或是内耗期。
君王和左右丞相先后表态,其余在场的九卿不免也要发表看法。
笼统来讲,汉国并不害怕战争,相反是汉国热爱战争。汉国就应该从战火中崛起,将战火带到各处使子民与土地都归于己有,真正地做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御燕的既定方针不变,战线以辽东疆域和高句丽南苏城为准。”刘彦对慕容燕国从来都是心存忌惮:“慕容鲜卑的战场不比大汉少,他们与代国、高句丽、扶余国都在交战,地方上有段氏鲜卑和宇文鲜卑,甚至是曲沃人也在添乱。我们陷入大战,他们却是陷入泥潭,短期之内双方更多的是互相牵扯。”
“大汉完全可以耗得起。”吕议信心满满地说:“王上从各个属国抽兵加入高句丽战场,代王亦是被迫将兵力转调东面与燕国对峙。大汉仅是需要提供必要的兵甲器械以及粮秣,燕国却在不断消耗兵力与国力。”
要说起来,汉国的那些属国军队真心不怎么样。
高句丽目前的军队都是紧急征召,八万军队中老幼占了多数,历经惨败之后心气也不高。若不是再不拼命就要亡国,再来是慕容燕国挖了高钊的祖坟和俘获老母,高句丽实际上也是堪忧。
百济和新罗被迫调兵北上与慕容燕国交战,他们不会拿真正的精锐去拼,作战欲望也不会高到哪去。
倭列岛上的那些属国更糟糕,倭人平均身高也就是一米四,要不是他们有汉军撑腰有点狠劲,一帮不比孩童高多少的倭人到了战场恐怕是搞笑多过于壮声势。
“就是耗呗。”桑虞轻轻松松地说:“耗的时间越久,死的人越多,对大汉就更有好处。”
刘彦责怪似得瞪了桑虞一眼。
桑虞说的那些一点都没有错,甭管是消耗慕容燕国还是高句丽等等那些国家,对于汉国来说都是属于有利。问题是,道理是那样的道理,说出来则就显得有些阴毒。
接下来,由刘彦带头,众人又合计了一下关于盟凉、驭代、和晋的事情。
张氏凉国的情况比较特殊。这是一个除非被东面国家威胁,要不然不会轻易调兵东进的国家,他们更加喜欢的是不断西进。
目前张氏凉国已经被迫调兵东进,原因是苻洪在陇西郡和北地那边不断壮大,张骏必须要压制苻洪变得强大。这一次张祚出使,主要目的就是与汉国达成协议,例如汉军重新控制秦地,双方合力消灭苻洪这个势力。
“与凉国结盟的事情不用讲。”桑虞看得非常明白:“西凉是汉家旧土,亦是在大汉收复之列,仅仅是目前不好直接明示。与凉国结盟等于是承认这个国家的存在,哪怕不为这个仅是为凉国蛇鼠两端,结盟亦是无从谈起。”
说到底,张氏凉国还没有否认是东晋小朝廷臣属的问题,他们与汉国这边一开始是要同等地位的结盟,搞出了一个什么“三王同盟”。
“三王同盟”是在冉闵去除国号之后成为笑话,刘彦也从来没有承认有过什么“三王同盟”的存在。
张骏一直奉行的是以东晋小朝廷为正朔地位,等待刘彦向司马一家子的正朔地位发起挑战,张骏还派过使节前往建康朝觐,派来汉境的却是以使节身份。这样一来的话,不管是从绝对不能承认张氏凉国这个国家的存在说起,又或者是不愿意背上先结盟后翻脸的问题,汉国与张氏凉国结盟真的存在巨大难题。
“谢艾所说盟凉是出身使然。”纪昌没有什么顾忌,径直说:“从他本心而言,是觉得凉王从未有过亏待,而他要转投王上麾下,必然是要为凉国做最后谋算以作报答。”
也就是纪昌了,换做其他人这样说的话,刘彦哪怕是不表态而心里有想法。
“当然……”纪昌话又回转了一下,说道:“谢艾不知道汉国现状,更不知道王上志向,也许是眼界所困才有盟凉的策略,建议盟凉未必是私心。”
这一下刘彦就玩味地看向了纪昌。他的印象中,纪昌一直在保持作为一个无话不谈不怕丑话的忠臣存在,没想要会有前一刻说丑话,下一刻又兜回来的时候。
“丑话臣要说,也必须说。无非就是一种猜测。”纪昌没有半点隐瞒,一副完全是以国事为重的模样,说道:“王上现在还倚重谢艾率军在草原作战,方才的话不要传到他的耳朵。”
“说起来,没想到谢艾善于统兵。”桑虞笑嘻嘻地问刘彦:“王上之前就笃定谢艾能干?多员战将没派,独独派了文风甚重的谢艾。”
刘彦莞尔笑笑不需要有任何的解释,就如同他目前在培养王猛也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释一样。
众人说谢艾也就只是一个插曲,再谈了那么一阵子也就散去。
吕议走出军大帐特意逗留下来,没有多久纪昌和桑虞果然一同走过来。
“孙绰连连求见,事关和晋大局,却要有一个步骤。”纪昌双手别在身后,看着像是有些傲慢:“言之有章程了吗?”
桑虞则是在整理刚才屈膝跪坐后折了的衣摆皱纹,含笑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纪昌,对吕议笑着说:“晾了三天,估计名帖都不止一次发到左丞相那边去了。”
吕议没觉得纪昌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原因是纪昌对谁都这样,并不是完全针对于他。
“和晋是国策。”吕议斟酌了一下,又说:“褚裒这人有偌大名声,却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桓温俘虏了他,他不止一次尝试自杀而没有成功,可见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人。这样的人留在大汉没有用。放回去,一来能够减缓与南边伪朝的紧张,二来也能让他继续去坏事。”
“虞有次无意中听王上说起一个笑话。”桑虞没说就自己在‘哈哈’大笑:“就是那个什么‘水太凉’,也不知道王上是自己想的故事,还是从哪里看来的典故。从褚裒为人来看,不正是‘水太凉’里面某个人的缩影?”
刘彦在这绝对要大喊冤枉,他说的那个“水太凉”的故事与褚裒完全就不搭边,褚裒是想干事情干不了,“水太凉”里面那个就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放是要放的。”吕议肯定也听过‘水太凉’的故事,以至于脸上也有了笑容:“议认为放褚裒这一件事情上,大汉可以从南边伪朝获得大利益,就是不知道能够做到哪步。”
平常苟不言笑的纪昌这个时候也在笑,就是笑得有些冷。他必需要说明一点:“疆域上不用要求,紧要的是商事往来,再则是确保伪朝能够安安分分。”
吕议在等的就是这一句,现在对东晋小朝廷索要土地也许可能办到,可是从某些方面来讲也断了让东晋小朝廷安安分分的可能性。
这一次汉军大举南下只有一个用意,不是说要从东晋小朝廷身上获取多少疆土,仅仅就是东晋小朝廷蹦跳得高了,需要一棒子将东晋小朝廷敲个半身不遂。
那一棒敲得是够狠了,尤其是桓温俘获褚裒更是让东晋小朝廷丢大了脸,按照估计目的已经达到,汉国没有要真正灭亡东晋小朝廷之前,渡过长江大举攻伐的事情不会干,那么再过度刺激东晋小朝廷就显得过了。
吕议得到明确答案已经可以按照目标执行。他回到自己的帐篷,得知今天孙绰又求见了多次,孙绰是在刚才离去。
“安排一下。”吕议细想了一下,吩咐:“明日辰时三课接待孙绰。”
秘书郎刚要唱“诺”,却是吕议没有说完。
“需得与孙绰明说。”吕议满脸厌恶地补充:“若是那个叫刘惔的家伙出现,那可就是什么事都别想谈成。”
长江以南的疯子多,不顾大局而只重视自己的颜面的更多。这个在全天下真心就不是什么秘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