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33章:为国而谋

文官历来讲渐进求稳,武将则是崇尚锐意进取,那是不同职责所带来的不同思想。
对话管理地方的文官而言,没有比不做错事更好的事情了。他们激进或可得到政绩,可是激进也代表着冒险,一旦出错会影响到自己的仕途,大多数文官秉承的就是不做不错多做多错的理念,更喜欢依靠熬资历来步步升迁。
武将则不同,他们讲究的是攻击姿态,面对军事亦是没有稳中求胜的说法,任何战争都意味着要冒险。如此一来的话,武将必然是更有冒险精神,亦是更喜欢掌握主动,而不是被动的去接受结局。
刘彦本身的意愿是更加倾向于出兵邺城或是襄国,被三个核心文官一说稍微有些动摇。那是纪昌等三人说的道理很实在,消耗和对峙的局面在濮阳战场对汉国有利,明明是己方有利又为什么要冒险呢?
从整个天下大势的出发点来看,濮阳战场僵持太久对汉国却不是一件好事。
目前汉国和慕容燕国是在抢时间,一旦汉军没有能够快速光复中原,解决完麻烦的慕容燕国必将南下。
哪怕是汉军能够在濮阳战场取得大胜,介时慕容燕国才不会管什么盟友不盟友,必然是会向崩溃中石碣赵国的幽州乃至于是冀州动手。
到时候的可能性是汉军因为需要休整或是其它原因难以大举北上,是不是要眼睁睁地看着慕容燕国轻易攻取幽州,再进兵冀州?
纪昌、桑虞、蔡优肯定是有思考过类似的问题,他们这样都依然倾向于维稳,估计是觉得没有一个妥善之策。
果然就听纪昌说道:“大汉新立,有过多次大战已经打出声威,却是没有一场可以使天下列国侧目的战争。国与国之间的对抗在于心气,有心气则能无往不利。濮阳之战会是一场决定国运的战争,恰恰因为这样更该堂堂正正击败石碣,使天下群雄知晓大汉的军威。”
桑虞点头认可,说道:“羯族能够统治中原依靠的便是声威。调动敌军也许是能够在运动战中击败石碣本族军队,可是……也增加他们逃离的可能性吧?”
桓温急切解释:“可以在清水与淇水拦截……”,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桑虞截断。
“大汉没有勘探过那些水系,怎么知道是不是能够让战船通行无阻?”桑虞不是针对桓温,他是针对一个可能会导致错误的战略调整:“目前大汉应该做的是继续布置,清扫濮阳战场周边,决战时突然收紧口袋一举包围石虎主力。”
“王上。”纪昌非常深重地对刘彦说:“只要能够对石碣主力形成包围,能够将之歼灭哪怕是付出大代价也是必做之事。”
刘彦有点理解了,核心的文官要的是国家的威势,看的不止是一场战争的胜败或损失多少。
冉闵和桓温在面面相觑,他俩估计没有猜测到会遭遇那么大的阻力,看样子刘彦还被文官给说服,不由心生失望。
后面刘彦依然没有正式表态,聊一些其它的事情,王辇上的文武先后告退。
“景略。”刘彦闭目养神了很久,重新睁开的时候看向安静屈膝跪坐在角落等待召唤的王猛,问道:“你听了个全程,有什么想法吗?”
王猛行了一礼,说道:“回我王,臣以为左右丞相以及治粟内史所言为稳重之策。”
话题和想法是刘彦率先提出,王猛这么答有一定风险。
王猛却是不想可能会被责怪或埋怨而不说真实想法,他见刘彦没有露出不悦表情,继续说:“大汉从国力上全胜于石碣。石虎有了停战进而备战的想法,可见战局越是僵持对大汉更加有利。”
刘彦是没有把握抢在慕容燕国解决自己的麻烦之前先解决石碣赵国,稍微提了一下。
王猛却说:“辽东为苦寒之地,慕容鲜卑常年栖息该处。汉军兵源来自各处,大多不耐寒冷。若真有可能发生慕容鲜卑背盟攻取幽州进取冀州,大汉与燕军在冀州或是幽州交战,是不是对大汉更为有利呢?”
也许纪昌、桑虞、蔡优就是类似的想法,倒是刘彦没有将地理位置的气候给考虑进去。刘彦是出身于现代,那时候保暖什么的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现如今却是不同,真要讲士卒耐寒能力给思考进去。
当夜全军扎营,冉闵与桓温相邀前去求见纪昌。
纪昌像是早知道冉闵和桓温会来一般早早备下了茶宴。
“丞相。”桓温心思完全不在宴席之上,没聊几句闲话立刻引入正题:“大汉的敌人并不止石碣一国,能够速战速决,好能应付余下列国。”
冉闵放下了茶杯目光正视纪昌。
“自然是不止石碣一国。”纪昌没什么心思多纠缠,只说:“恰恰因为不止有一个敌人,才更加应该稳重为上。”
桓温并不放弃,劝道:“当前是大争之世,列国奋博向上之心浓烈,都是在抢时间。时间对大汉亦是重要。”
“历来只有实力不济的一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兵行险着。该冒险的是赵军,大汉没有冒险的理由。”纪昌不为所动,严肃地看了一眼桓温,后面看向冉闵,说:“石碣是中原霸主,不可小觑。”
对于这点冉闵倒是非常同意,能够成为霸主的没有一个是偶然,可他依然觉得突进邺城或襄国会全面改变战争走向。
“现在胜势在我。”纪昌有那么点警告的意思,说道:“大汉是一个从险境中崛起的国家,发展到如今堪堪有堂堂正正的大国气象。大汉需要在与石碣的较量中打出声势,是以堂堂正正姿态击败石碣乃至于是歼灭,不能让列国认为这一场国运之战大汉赢得侥幸。你们可明白?”
冉闵和桓温开始不吭声了。他俩之前还真没有想过类似的问题,一个想要不折手段地快点灭掉石碣赵国,另一个要的是凸显自己的能力。
纪昌眼神锐利地不断扫视冉闵和桓温,铿锵有力地说:“大汉需要大国气象!”
现在纪昌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确,不管是言语还是脸色都带着明确的警告,冉闵和桓温要是不想将纪昌得罪死,他俩就应该闭嘴。
三天后,王辇抵达了范县。
范县距离濮阳城从平面地图看是接近二百里,离廪丘则为六十里。
濮阳之战的主战场是在濮阳城与白马城中间的地带,双方却不是只在那边交战,战场范围是以濮阳城为中心的方圆两三百里之内,那么范县也能算是处在战场前沿了。
到了范县之后,冉闵一众将校先后拜别刘彦前往各处战场,桑虞转道南下前往豫州,蔡优是需要赶往徐州,吕议则是要前往寿春战场。
有了冉闵抵达前线,徐正带着部队护送一批伤兵来到范县。
濮阳之战的耗费的时间已经有小半年,双方几乎是每天每夜都在爆发大大小小的交战,互相的损员并不低。
“惨烈。”徐正得到谒见,两人是在营盘中军大帐见的面。他没有经过特别的休整和梳洗是显示出疲惫状态:“臣过来之前,第二次韦城之战才结束,护送的伤兵就是韦城之战受轻伤的,重伤只能留在濮阳城。”
其实算起来汉军这边的医疗条件绝对是当世最为优良,除非是真的无法救治或残废,要不然因伤死亡的数量并不是太严重。而其余列国的医疗条件几乎没有,受伤的士兵得不到有效救治因为失血、伤口发脓、发烧等等会死去很多。
“赵军近期逐渐变得疯狂,龙腾卫士以及高力军出动的频率一直在增加,两军伤亡比例已经开始呈现出对我方不利的趋势。”徐正苦笑了一下,又说:“第二次韦城之战是由臣来指挥,亲眼看到敌军的龙腾卫士以甲骑具装和具装徒步士卒结阵冲锋,竟是硬生生地突破我军的盾阵。”
汉军的盾阵与犀利弓弩箭阵在阵战上一直是一项杀手锏,往昔可没有被硬生生突破的例子,听徐正说石碣赵军竟然从正面打破,刘彦脸上有所动容。
“幸亏是具装重剑士顶了上去,以重大伤亡硬生生地顶住,要不然……”徐正少有的露出惊惧的神态:“要不然被正面突破,再有两翼敌军轻骑侧击……”
刘彦印象中的徐正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还是第一次见到徐正会露出恐惧的表情,可见当时的战况是有够危险。
汉军也有自己的具装重骑,原先是三千,后面增加到五千,番号叫虎贲军,不过这支军队目前还没有加入战场。除了虎贲军之外,随着冉闵归附带来的三千甲骑具装,汉军之中的具装重骑数量已经有八千。而整编自冉闵军的具装重骑也没有在濮阳城战场,先被桓温带去梁郡战场消灭孙伏都所部,目前是在济阴郡境内休整。
刘彦可以理解为战局又再一次产生变化,之前可以视为一场小半年的热身,直至现在才是显示出一些将要决战的迹象。
现实情况是随着季节来到秋季,战马养起了膘有足够的负重能力,石虎麾下龙腾卫士的具装重骑到了适合上阵的时间。不但是具装重骑兵,任何骑兵都是类似的情况,之前动用不过是一种无奈之举,还不知道要废掉多少战马。
战马真心不是那么容易伺候,掉膘掉得严重基本是半废,体力不支的时候强行使用也会减少服役周期。所以说历朝历代的胡人都是等战马养好了膘,是在秋高马肥的时候才会大举出动。
刘彦详细地了解了一下近期的战局发展,得知濮阳郡之内的汉军已经下降到不足四万,他沉吟了良久依然没有调动军队进入主战场的打算。
“臣听闻我王有意奔袭邺城或是襄国?”徐正是用着疑惑的语气在说:“这一策略必然会使濮阳郡境内的敌军产生慌乱,对战局有利呀?”
刘彦已经暂时压下攻击邺城或襄国的念头,那是后面又与纪昌等人详谈了一次,利弊之类的事情该说完已经说完,只是看了一下徐正没有搭那个腔。
徐正没有多余的心思,他纯粹就是没话找话说,又汇报了一些情况就告辞离去。
【泰安等人的想法不能说有错,确实是需要大国气象,至少是展现出无可置疑的军威。能在濮阳战场重创乃至于是歼灭石碣主力,邺城和襄国,乃至于是大半个中原都能够轻易攻取。】刘彦缓缓站起来,他刚要出去走走,人到帐帘边上却是外面传来纪昌求见的请示,不得又回到主位,看着进来的纪昌,问道:“泰安风风火火是为了哪般?”
“安石攻克荥阳了。”纪昌难得是一副笑脸的模样,喜悦地说:“这样一来就断绝了石虎撤往洛阳方向的可能性。”
也难怪纪昌高兴,汉军的舰队正在大举从黄河东边向西面行进,目的当然是要封锁住石虎的退路,谢安攻克位于濮阳战场西面的重镇荥**有很大的战略意义。
“荥阳……不是有麻秋率领数万赵军把守吗?”刘彦还是知道荥**体是什么情况的,惊奇地问:“谢安是怎么用这么短的时间拿下的?”
是怎么拿下的并不重要,不过纪昌对谢安可是异常赏识,详细讲一下也就有必要,至少是该让刘彦了解谢安的军事才能。
刘彦对谢安的认知是来自于史书的印象,要说赏识那是一定的事情,没有想到的是年纪轻轻的谢安就有了那么高的军事才能,毕竟历史上谢安主持“淝水之战”的时候已经六十二岁,现在的谢安才二十五岁。
“麻秋……”刘彦也知道麻秋这个人,他略略感到好笑地想:【历史上麻秋就是一个“名将制造机”,是用麻秋的惨败来承托别人的强大,没想到这一次不是谢艾用麻秋来刷战绩,是谢安。】
另一边的纪昌还在兴奋地谈战局的发展,他的意见是包围圈等待舰队到来就会形成,接下来汉军最应该攻取的地方就只有一个,那地方叫棘津!
……分…割…线……
连续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昏昏沉沉,怎么都调整不过来。叹气、叹气、叹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