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36章:没人是傻瓜

一人满万便会显得浩浩荡荡,含战兵与辅助骑手接近三万的羽林军行走于旷野之上,远远看去占据了大片的视野,那里的轰隆马蹄声震天响,旌旗随风招展。【风云阅读网.】
羽林军是突骑兵性质,一人配置双马,骑士的辎重在行军时是交给自己的随扈携带。他们在行军期间大多数是不穿戴甲胄,骑的也会是副马,只有在外围斥候传回敌情时才会在随扈的帮助下穿戴甲胄和更换主战马。
为数三万的羽林军打头,前方间隔五里左右是分作两个集团的禁卫军,每一部都是步骑混合的一万。
禁卫军并没有辅助人员的存在,他们被派出后就是保持全副武装的模样,随时随地都能够进入到作战姿态。这个与人和马的体力有直接关联,毕竟他们明明白白就是一种“特例”。
除开羽林军和禁卫军之外,走在最后面的是一支为数五万的野战兵团。这支野战兵团中的士兵有六成是刚刚从辅兵转为战兵,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老兵只有四成。
主持对棘津作战的主将是李坛,他亦是羽林军的直属指挥官。
这一次羽林军作为攻打棘津的主力,李坛可以说是带着振奋和紧张的双重情绪,他清楚棘津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不会好打。
就是因为知道不好打,李坛才会有振奋,他的理解是君王将困难的任务交给自己,那是对自己的信任。而羽林军其实也是第一次参战,有这样的舞台不正说明君王对羽林军的期待吗?
“敌军近一段时间正在大肆后退,有消息称石宣带着大批精锐加入到朝歌战场,桓温所部面临被包围的局面。”彭达是北海郡人,加入汉军的时间算是相对晚了。他能够成为李坛的副将不是运气,加入的时间晚还能有现在的成就足以说明能力。他略略低沉地说:“又有传闻说李匡所部在锁阳城的战事也不顺利。”
汉军力求对濮阳郡的石碣赵军形成一个大面积的包围圈,过黄河北岸的两支部队先期还算顺利,目前情势却是转向对两支部队的不利。
“不管是桓温或是李匡,他们都知道深入敌境作战时刻会有被围住的可能性。”李坛年纪才二十六岁,有太多的经历在性格上显得沉稳。他严肃地说:“对我们而言,拿下棘津就是唯一。”
“情报显示棘津的敌军不下于七万,处于文石津的赵军又能随时快速增援。”彭达不得不说:“我们的目标是棘津,实际上要面对的是棘津、文石津、延津,乃至于是枋头的所有敌军。”
被指派为李坛行军长史的人是王简,他本来是冉氏秦国的尚书令。本来他是一直安静在听主将和副将交谈,到了非C口的时候才说:“是的,我们要面对的敌军数量众多,还要起到策应乃至于是为桓温所部解围的重任。”
桓温现在传递到后方的消息是一天比一天少,他连带麾下的不足五万身为朝歌战场,仅是面对曹伏所部的时候还能打得有声有色,直至石碣赵军的后续援军抵达,尤其是石宣率军加入之后,他们的状况开始急转直下。
面临实际上被包围的局面中,值得桓温庆幸的是己方粮秣和军事器械不缺,有足够的粮秣就能保证士气不崩盘,再有充足的军事器械也能尽最大的能力守住营盘,短期之内只是显得情势糟糕,却没有覆灭的危机。
汉军对棘津下手是要进行夺取,某方面来讲也是减轻桓温所部的压力。汉军的高层原以为攻打棘津需要一层一层地突破进去,事情却是有些出乎预料之外,石碣赵军正在进行全面的龟缩,黄河北岸仅是保住白马与文石津,其余地方都是主动放弃。
身为与石碣赵国的总长史,纪昌已经向需要知道的文武进行通报,认为石虎极为可能是想要以棘津作为决战场所,双方交战的场地就是围绕棘津,涵盖黄河南北两岸。
“自然。”李坛已经看到前方有一快骑逆行而来,他说:“石虎拿准了我们不会轻易毁坏那些桥梁。”
从汉宣帝时期建立的桥梁到现在已经过去数百年,它们是连接黄河两岸的主要桥梁,汉军并不是想要只拿取黄河南岸的土地,能够保住那些桥梁作为日后的军事用途肯定不会毁坏。
实际上棘津这边的那三座桥梁还不是历史最悠久的一处,是上古先秦时期秦国公子鍼在公元前五四一年,曾在晋地(陕西以东)大荔东黄河上修建桥梁。该座桥梁后面可是成为三分晋国之一的赵国攻击中山国的主要交通线,一直使用到东汉孝和皇帝(刘肇)年间才毁坏,那么就是从建造到毁坏历经了六百多年。
谁都认为濮阳郡这边的战事结束就是进兵邺城和襄国的时刻,那样就谁都卯足了劲想要有更多的作为,立下足够多的功勋。
传递军情的快骑来到李坛边上并没有下马,骑士在马背上行军礼,说道:“禀告郎将,前方三十里之外发现敌军,初步目测该有五万步骑。”
这支部队走的是沿着黄河南岸,必定是要经过白马,那么拦住去路的可以猜测是从白马而出的石碣赵军?
李坛点头表示知道,等待快骑离去,他看向了王简,说道:“长史,敌军果然还是来拦截了。”
“不会只有五万。”王简笃定地说:“看石虎近期的动作,大有直接撤往大河北岸的趋势,那么白马的敌军肯定是会主动离城。白马有八万的赵军,文石津亦是有七万,再加上近期石虎从各处紧急调过来的赵军,他们会是第一批与我们接战的敌军。”
近期不管是汉军还是石碣赵军的部队调动都异常频繁,双方想要完全掌握对方动态属于极度艰难,以至于汉军这边并不清楚黄河南岸这边具体有多少石碣赵军,那些石碣赵军又是属于什么样的货色。
王简刚才说的那些数据存在出入,例如黄河南岸早就没有那么多的赵军,濮阳郡这边的羯人本族军队已经大部分撤往黄河北岸,换防过来的是本来处于外围的杂牌赵军。
李坛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是什么样的敌军,他第一次作为一方主将会出于谨慎心理,像是发现敌军之后的第一刻所下的领命就是,派出必要的轻骑先行前往试探,主力部队依然保持原有的速度推进。
彭达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说道:“现在该是巳时三刻左右(接近十点),前方正式接触会发生在申时(中午一点到下午三点)之后。”
他们这一路合起来的总兵力有十万,去掉非战兵是五万五千,仅仅是面对五万敌军并不发怵,需要考虑的是敌军随时有援军,己方却不会有。
按照纪昌的布置,夺取棘津虽然是关键,可是想要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夺取属于不可能。原因在于石碣赵军对棘津的重视,那里早早就有大批石碣赵军驻防,后面又有龙腾卫士和东宫高力加入,想要夺取棘津不是什么突袭能办到的事情,只能依靠正面推进和水军的配合。
李坛就在问己方的舰队到了什么位置。
“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递过来。”王简默算了一下,说道:“我们距离棘津还有七十里,舰队应该是在更后面。”
实际上水路的舰队行军速度比陆上行军速度快,可是只有舰队抵达棘津并没有太大作用,应该是双双抵达才算是两栖联合作战。
汉军这边不是没有考虑过利用水路运兵而战,可长途水运会造成士兵身体不适,类似的计划也就没有进行。
李坛在后面得到新的消息,原先那支看似要拦路的五万敌军虚晃一枪之后撤了。
“他们……”李坛带着万分的怀疑,对王简说:“我们是不是该观察一下白马?”
王简当即点头:“敌军行动诡异,白马极为可能已经被放弃,是该派人前往观察。”
接下来的试探还真证实白马的敌军已经消失,石虎破坏所能破坏的工事之后丢弃了白马。不但是白马,白马以西的一些驻点该破坏也破坏,沿途完全没有了石碣赵军的身影。
“他们不放火是不想让我们提前察觉!”王简并没有因为推进顺利而高兴,反而是带着极度的慎重:“文石津那边还没有消息,但是看石虎的举动……,他们是要集中兵力……”,他的思维现在有些乱,说一半却是沉默思考起来。
李坛将消息传回后方,带着部队不断推进。
到了傍晚的时候,前往斥候传回一个令人不解的消息,那就是石虎连文石津也主动放弃了。
李坛这一路汉军位于文石津约有二十里的东边安营扎寨,他召集众将校进行会议,第一句就说:“根据汇集的消息,棘津的敌军已经不下于二十万。”
“石虎的魄力真是大!”王简是对李坛先行一礼,随后才说:“以棘津为中心,南岸周围十里之内已经成为一个大营盘,北岸的营盘范围更广。”
听到消息的人基本都是在找人面面相觑,他们得到的任务是攻取棘津,本身就带着扫平推进障碍的敌军。现在他们一次像样的交战都没有和石碣赵军打过,顺顺利利地*近了文石津,可面临的状况却是显得严峻。
前方的消息自然是应该紧急向后方传递,差不多是隔天刘彦收到来自李坛的汇报,李坛这一路的先导部队已经抵达棘津十五里之内,看到的是一座大到没边的巨大营盘。
刘彦这边汇集而来的情报有几个比较关键的地方,石虎主动放弃了濮阳郡境内的大批地皮,位于黄河北岸的两支汉军情况越来越糟糕。
“李匡那一路还好,桓温那边……”纪昌刚刚看完一些情报,苦笑说:“桓温的四万多人被接近十五万的敌军围住,敌军正在进行强攻。后面会加入攻打的敌军数量会更多,是不是我们……是臣之前太托大?”
朝歌的位置相当关键,既是能够切断棘津的后路,切不断只要桓温所部没有覆灭也能作为一个钉子。这样一来石虎卯足了劲想要消灭桓温所部成了必然。
不管是桓温所部还是李匡所部,他们过了黄河北岸是带着形成合围的任务,也是吸引敌军的主要用意,等于说一开始就要有被合围的觉悟,差别就是石虎灭掉他们的决心有多大,动用的石碣赵军有多少。
“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吗?”刘彦看着挺放松,他看着有些忧心的纪昌,说道:“看来石虎最针对的是桓温所部,是不是能够侧面说明朝歌的重要性没有评估错误?”
纪昌先是颔首,后面不免继续苦着脸,说道:“石虎果断放弃南岸,于棘津那边集中兵力固守。本来是要让谢安在决战发动后从侧翼进入战场,现在……是不是让谢安所部前往与桓温所部会合?”
谢安所部是从荥阳郡在攻击河内郡,目前所处的位置在山阳(焦作)以东,他们最快在两天之内就能抵达朝歌。
“泰安啊。”刘彦知道纪昌是真的担忧桓温所部被吃掉,那就成了第一次被全建制歼灭的汉军了。他站起来走到山川舆图旁边,点了点黄河,说道:“水路掌握在我们这一边,夺取棘津的本来用意是截断石虎后路。石虎现在跑到了黄河北岸,我们的包围策略实际上已经破产……”
刘彦的话没有说完,那边纪昌已经是满脸的羞愧。
没有错,汉国这边一直以来的作战方案都是围绕着困住石虎在进行。前面石虎没有反应,结果石虎做出反应之后异常果决,等于是围困计划破产,但并不代表所有计划都破产,至少石虎没有撤出之后远遁,不是还在棘津的北岸吗?
“棘津不是我们唯一的过河途径。”刘彦没有太多的患得患失心理,依然是保持着足够多的自信:“只要水路牢牢掌握在手中,哪里不能渡河北上?”
“王上。”纪昌估计是调整好了心情,脸上表情有点狠:“石虎显然是想要以棘津为中心,坚守一段时间后还是会放弃,要学半渡而击战例,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