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39章:意料中的崩溃

远,可以追溯到原始人时期,人先是学会利用棍棒,而单纯使用棍棒的人与学会在棍棒上绑上尖锐石头的人争斗总是输,绑了普通尖锐石头的人与绑了黑曜石的人拼斗还是容易输。这个可以理解为作为灵长生物的人类,在初步工具利用上的一种进化,既是追求锋利。
一直是到冷兵器时期,青铜会被铁所取代。材料科学的进步不再只是材料上的优劣,还是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的一种进步,例如刀、枪、剑、戟、盾、弓、弩……等等武器的出现,使得人与人的拼杀不再只是讲究勇气和格斗技巧,倾向于更加依赖组织与协同。
历史的发展哪怕是到了热兵器的出现,讲的依然是谁掌握了更犀利的武器就能够在战争中获得更大的优势,尤其是远程兵器的进步过程更加能够体现出来。
不是热兵器的年代,哪一支的军队掌握的武器射程更远、频率越快、威力更大,占据的优势就会越多越明显,汉军使用的远程武器全面优于石碣赵军,游动战上或许比较难以体现,阵战上面却是优劣会无限地放大,导致的就是处于劣势的那一方只能被动挨打。
冉闵所率的这支汉军并不需要发动近战冲锋,他们单纯地依靠大批量且大威力的远程武器,就可以像是剥橘子一样一次又一次剥开石碣赵军的防护层。
双方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属于激斗,一方利用远程武器优势尽情打击,另一方武器比不上出去又难以有效冲锋,成为一方攻一方受的表演。
九天之中,汉军步步推进,石碣赵军只能是步步退却,一进一退之下战场向前延伸了接近四里。
空间不断减小迫使石碣赵军无法再在南岸摆下那么多的军队,麻秋不得不将部分守军调往北岸。
不……麻秋不是单纯地调动守军撤退,他还需要调动后方的部队来替换士气无比低落,似乎是到了崩溃临界点的那批人。
难以反攻只能被动挨打对于防卫营寨的石碣赵军来说,他们要是有足够的组织度和服从性还能坚持,可是胡人从来不讲什么组织度,一般是依靠残暴的压迫强行驱使,麻秋真的害怕麾下的士兵因为承受不了而发生溃逃,又或是更加干脆地暴乱。
汉军进入到原本属于石碣赵军的营寨范围,回收了之前发射的箭矢以及石弹,反复再被利用于对石碣赵军的打击之中。
对汉军造成麻烦的是那些死掉的尸体,推进速度快遭遇的尸体还算新鲜,一些长久没有处理的尸体已经腐烂。汉军这边不得不专门从后方要求送上一批奴隶,用来移走战场的尸体,后面尸体会被全面焚烧,后面那些奴隶亦是被冉闵下令弄死烧掉。
干掉一些奴隶罢了,冉闵可不会觉得是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只知道那是一种合理的“工具”运用方式,比让自己人承受可能染病的风险要妥当得多。
对于冉闵的做法汉军这边没人有意见,甚至不少将校由于冉闵的做法有了更多的认同感,发现这一点的冉闵感到开怀,使得冉闵有找到更多同类的欣慰感。
“不是谁都能像我们啊!”冉闵对目前正在进行的战事其实并不感到满意,他更加喜欢的是实打实硬碰硬地冲杀:“九天之中发射的弩箭超过四十万,当今之世哪个国家能像我们这样?”
心情很好的冉闵最近话很多,逮住谁都能聊上几句。他对看着前途很光明的李坛更使有意结交,遇上的时候会聊上很久。
随着不会一再推进,虽然是一直有在回收利用,损坏的弩箭却也有近七万,不用说发射之后难以再次利用的车弩弩箭。
李坛对冉闵的感官比较不错,听那么讲就说:“发射出去的箭,它们都是带着强大的动能落下,磕碰会造成折断现象,威力越大的箭就越容易折断。”
想要玩大规模大批次的箭阵,还真的不是谁都能玩得起,需要的是强大的生产力支撑,毕竟不光是要消耗箭矢,工具的重复使用也会造成损坏,例如仅是在九天之中汉军这边就有两千多部劲弩因为频繁发射出现损坏情况。
劲弩是由多种零件来组成,制造一部劲弩过程和时间远比想象中更大和困难,数量少或许没有什么,数量一多就是对国力和生产力的考验,有许许多多的国家哪怕是掌握劲弩的制造技巧也难以大批列装。
东晋小朝廷其实也掌握劲弩的制造技术,虽说是在射程上和威力上与汉军的劲弩没法比,但东晋小朝廷就真的是有这类技术,可晋军的弩兵并不多,仅是有七千左右。
明明有强弩制作技术却只编制七千弩兵,不是东晋小朝廷不知道强弩的威力,是他们的工匠数量有限无法完全用在对强弩的制造上,更是无法承受强弩对弩箭的消耗。
真真实实的情况,完全就是依靠人手工制造的年代,技术人员需要用在方方面面,哪有可能长年累月地专注专门用在一个地方。这个就涉及到了生产力的利用,也就是纯粹的人手划分问题。
“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有大汉的生产能力。”李坛对这一方面看得更为透彻,他说:“大汉是全面倾向于服务战争,拥有……唔,不好解释的一批生产人员,民间也是编组专门负责某个战争物资的生产,其余国家哪怕是组织能力上成熟的伪晋,他们不像大汉,也是学不了。”
令冉闵赞叹的就是这个,汉国真的就是一台机器,方方面面都是在为战争服务,像是连国家的具体运作体系都没弄明白的胡人国家就是属于不懂得利用人力,懂得利用人力的东晋小朝廷则是没有那个执行力。
刘彦统治下的汉国,归功于一开始的人口登记和划分,再来就是类似于集体公社的制度,哪些人是能干什么和应该干什么在编组的时候就已经分配完毕,充分被利用的人力资源,再加上拥有逆天的系统,造就的就是一台恐怖并且精密的战争机器。
汉国这台战争机器已经运转了三年,支撑着高速的开疆拓土,之前诺说只是在生产力上的大规模应用,近一年却是对兵源的抽调上面。
“新一批的部队很快就会到位?”冉闵看着战场,己方部队没完没了地发射各种远程利器,石碣赵军只能是承受打击:“有多少?十万?”
其实冉闵知道确切的数字,他只是赞叹汉国对人力资源的利用。
汉国现在杂七杂八的人加到一块,直接参与交战的部队数量已经有六十万,那还是三百万人的基数在利用。
要是将近期开疆拓土涵盖进去的那些人一起算进去,汉国的人口已经逼近千万,冉闵稍微想一想汉国对人力的利用,想到很有可能千万人口可以抽调出人手武装起两百万的部队,浑身的鸡皮疙瘩就不由自主地冒出来,并且是喘上了粗气。
“啊?两百万!”李坛有些傻眼,他可不知道冉闵脑海里在想什么突然说这个。他却也是感到期待,不过得说明一下冉闵所不知道的状况:“中枢现在拿地方豪强没有太大的办法,恐怕短时间内是无法充分利用新的人口。”
“杀啊,逮住一批就是杀,不怕就杀到他们怕。”冉闵觉得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石碣就是依靠杀来统治,去趋势各族服从。”
李坛就情不自禁地看向了石碣赵军那一方,那些被石碣强迫到战场上的人正浑身战栗地躲在各种可以躲的地方后面,想道:【就这种利用方式,除了驱使上战场送死,还能干什么?】
阵阵的哗然声从石碣赵军的方向传出,远远看去众多的黑点向后方涌去,那是实在承受不住压力的石碣赵军崩溃后逃,哪怕是有羯人督战杀人也无法阻止。
冉闵本来还以为又是石碣赵军的一场例行崩溃,起初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态。后面他发现事情似乎不是那样,没有功夫在与李坛闲扯,是命令己方近战部队发动攻势。
一直被动挨打的石碣赵军能够承受九天,那是因为羯人的督战够狠,但是人的承受能力从来都有限,面临真正崩溃的群体可不止是够狠能够阻挡。
九天来,汉军的远程打击首次停止,先是有汉军轻骑从数个方向发动冲锋,随后又有汉军的步军涌入石碣的营盘,他们并没有遭到有组织的抵抗,石碣赵军是忙着逃向各处可以过去北岸的桥梁。
到处都有人在跑,边跑还会从嘴巴里发出仿佛野兽一般的嘶吼,那是一种害怕到一种程度才会出现的声音,人就是不管不顾地跑动着和推挤着,哪怕前方就是汹涌波涛的河水,他们就是人挤着人像下饺子似得掉下去。
麻秋是在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就抢先撤到黄河北岸的营盘,他此时此刻是手足冰凉地看着前方的惨况,河岸边上的人推挤着落水,几处桥梁上也是一样的情况。
“南岸的部队完了?”贾坚是石碣赵国的殿中尉,也就是石虎的宫阙守门人,来到棘津战场是为了传达石虎的命令,没想到一来就是看到这样的情况:“你、你……快想办法啊!”
“哪有什么办法啊!”麻秋哭了,是真的哭:“部队完全乱了,汉军又趁势发动攻势,南岸要全丢了。”
完全被动挨打的石碣赵军在两三天前就有崩溃的迹象,要不麻秋也不会搞起换防驻守的法子,他所没有想到的是新调动上去的那批部队承受能力比之前那些要更差劲。
知道这一下事情大了的麻秋泪流满面,他现在的心情极度惶恐,还不知道石虎会怎么炮制自己,心是完全乱了。
贾坚看着精神崩溃的麻秋有些同情,说出不该由他说的话:“要不……赶紧放火烧掉浮桥,然后将其余三处烧不毁的桥梁堵死?”
“对对对,就这么干。”麻秋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前方部队全面崩溃,后方的部队也遭受影响难以组织有力反击,是最应该防止是汉军趁势杀到北岸……”
棘津这边的黄河南岸,约有七万左右的石碣赵军自行乱起来之后,什么建制什么组织完全乱套,人人想的就是怎么逃到黄河北岸,后方能够过河的地方挤满了想要逃命的人,前方的人却是要面对杀来的汉军屠宰。
冉闵和李坛事先是有设想过石碣赵军崩溃该干点什么,等待石碣赵军真的崩溃却发现远比想象中更乱。
“我们的推进速度……有点慢。”李坛了解前方战况,满满都是诡异地说:“少有抵抗的敌军,可是乱窜起来杀得太慢,喊让他们投降也没有成效。”
“可不是嘛,不说是人,哪怕是猪,数万那样乱窜……”冉闵本来还挺兴奋,发现实情之后也是感到郁闷,他说到一半却看到前方冒出了浓烈的黑烟:“敌军放火烧桥?”
在麻秋的命令下,羯人本族士兵用着密集箭矢可以杀出一片空地,不管不顾地将火油倾倒在河岸边上的浮桥上面,火把一丢立刻是燃烧起来。
浮桥本来就是用舟船来作为浮力,结构也全是木材,燃烧的速度不快,火势也没有那么大,宰人的羯人本族士兵一退,从南岸沿着浮桥溃退的石碣赵军又涌着上去,他们是一路跑一路下饺子似得落水,然后不管不顾冲进大火中,在浮桥被烧毁之前还真是有不少人哪怕是浑身被烧伤也冲到了岸边。
想要堵住另外三处桥梁的做业却是遭遇难题,浮桥的宽度窄小用弓箭不断覆盖可以清空一片空地,三处桥梁却是宽度有些大,再来是这三处桥梁走起来可不会晃来晃去,密集箭矢清空多少后面就是涌上来多少,被射死的人尸体堆积成山也会有活人爬着继续涌,哪怕是有工具想要堵也运不上去。
从天空俯视战场,南岸这边是一片彻彻底底的混乱,北岸那边的石碣赵军也是产生混乱,再看汹涌的河水里面全是扑腾的人影,更多的是向下游不断漂浮的尸体,可真叫一个惨不忍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