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44章:敢持兵杖者,斩之!

整个世界就是一座残酷的丛林,猎杀与被猎杀从来都是经久不衰,演示着强者与弱者生存的生态。
人类是比较特别的灵长类生物,有着比动物更高的指挥,欲望上面必然也是多样化和强烈。动物的猎杀是为了获得食物,相反是拥有智慧的人类一些行为上面显得莫名其妙,先是诞生群体,而后形成阵营,开始了永远不会停止的杀戮。
种族间的互相竞争一直存在,伴随着的是不同阵营之间的流血,那么种族间的屠杀过去存在将来也会一直上演,不同种族之所以能够和平相处只简单的是因为摆不平对方。
“王上,或许只能是稳固大河沿线的占领,难以大肆北上了。”纪昌看着黄河北岸,那里有着大好的河山,说道:“境内胡人必将暴起,腹部不稳前线必然被影响。”
几个新占领的边境郡县已经开始在乱,像是冀州那边的吕泰就多次向中枢发回信函,各地豪强形成勾结不断攻击和破坏他们这一路大军的后线,虽说是军事物资能够保证,可是后方不断被袭扰之下真的影响到了前线的战事。
王基向中枢的汇报相对直接,言明后方的混乱已经让军中出现不稳情绪,请中枢决定派出新的部队稳固后方,要不然恐怕前线要遭受难以避免的局部崩溃。
冀州的两个重要指挥人物都认为战局在向不稳的方向发展,中枢不得不严肃且认真地思考该怎么来进行动作。
汉国不止有冀州这么一处战场,战事最为激烈和涉及范围之大的地方是围绕濮阳郡的黄河沿线,刘彦就真的应该思索是不是该进行必要的战线收缩,来处理内部的麻烦。
“谢安的部队已经进入汲郡,冉闵的部队已经渡过大河抵达北岸站稳脚跟。”刘彦知道是该进行一些举措,说道:“先将桓温所部捞出来,尽可能地在那边的战场消灭更多的石碣赵军,然后再来解决内部的问题。”
辽东那边的战事也没有结束,但是辽东是最不会受到影响的地方。那里之前异常荒凉,不存在什么本地豪强,有的是刘彦一再从中原迁移过去的人口,不管是石碣赵国还是慕容燕国都没有做文章的余地。
中原这边的情况十分复杂,青州一地经过长久的经营和梳理,可是依然没有全面清理地方大族和豪强。这个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任何一个阶层都没有可能被完全清除。
值得刘彦庆幸的是自己不用太复杂地判断人心,他近期一再详细观察脑海中可识别敌我的地图。
青州那边的情况十分稳定,显示的标记不是绿就是白,难有红色。这个州是汉国的发迹地,亦是汉国最为重视的大后方,刘彦不止一次发现敌对就立即清理。
一样是全面占领的徐州,越是靠近长江以南显示的就越复杂,绿色当然是占据绝大多数,白色占了大概三成,红色却也有个一成左右。总得来说,徐州的情势并不显得多么糟糕。
除开青州和徐州这两个基本盘之外,其余地方的形式就显得相当糟糕,石虎没有号召各地胡人反抗汉国之前,那些地方的红色标记就不少,石虎有了动作之后原本的一些白色标记变成了红色,要是能够观看刘彦脑海中的地图,用一句“江山是如此多红”来评价一点也不为过。
丝毫不开玩笑的讲,经过数十年的时过境迁,中原真心是胡人处于上风,能够发展得起来的且拥有实力的绝对多数是胡人。
“胡人在中原经营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是白经营呢?”纪昌明明白白地说出事实:“他们拥有各项优势,晋人想要活命就得依附,一层卷着一层也就壮大。我们不正是感到投鼠忌器,才希望在对石碣取得大胜之后,挟大胜之威再来处理他们吗?”
刘彦明白这个事实,他更清楚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历史上冉闵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真的号召杀胡,爆发后的晋人直接将石碣从数十万杀到不足一万,可是没了石碣还有其它胡人,不但是鲜卑、匈奴、羌族、氐族,杂胡更是杀不绝,才有了后面一直到隋唐时期中原的胡风严重。
隋文帝杨坚努力了一辈子才堪堪又让汉文化成为主流,可遇到了李唐这一家子来折腾,中间还是有狠人武则天来了个武周帝国,可后面李氏皇族再次掌权不但把自己折腾死,连带胡风也是到了北宋才被遏止。
“寡人还以为可以一次性灭掉石碣……,却是形势多变。”刘彦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情,略略带着失望说:“按泰安的意见来办吧。”
“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刚者易折,上善若水。”纪昌竟然也读《老子》?他此刻心里还是非常欣慰,劝情绪有些失望的刘彦:“稳重者才能谋国,知晓进退与伸缩方能持久,古人所说的中庸无外如是。”
刘彦其实不喜欢中庸,但他应该知道掌国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什么都任着性子来搞,相反对于正确的建议哪怕再不喜欢也该接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汉军并没有表现出要偃旗息鼓的姿态,相反是表现出一副不管腹地发生什么都要强势北上的架势。
源于不想对前线指挥造成心理负担,中枢的决定并没有外传,加快了征兵速度的同时,新征募的士兵表面上依然是往黄河沿线调动,暗地里其实是隐秘向情势最为严峻的郡县移动,以至于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显得再正常不过。
前方各级将士卯足了劲的同时,桑虞来到了豫州的陈留郡,他第一时间见到袁乔,道出一些没有外传的隐秘。
“什么!?”袁乔是在一个月前从寿春前线退兵,麾下的仆从军和奴隶军屯于雍丘、襄邑一线。他现在是一脸的震惊,问道:“恐防不稳???”
“是。”桑虞少有严肃地说:“前方各郡县已经爆发地方混乱,绝对不允许成建制的部队有什么乱子。”
早期是有二十万的仆从军,一再消耗之后的数量还有个十一二万,他们主要是羌族人,余下是杂胡。
奴隶军的来源更为复杂,是征战过程中清扫地方豪强和部落,少不得是有投降后的晋军。
“当前要务,不动声色地解除仆从军的武装,选好地方进行封闭式的监控。”桑虞一再强调:“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接触外部的机会!”
袁乔慎重地应命,迟疑着问:“那么……奴隶军?”
“甄选。”桑虞没有多余的话,直接说:“相对起胡人,晋人有争取的必要。晋人与我们同文同种,吸纳起来更多轻易,或许这一次少不得要用他们来进行平叛。”
话说到这个份上,袁乔已经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性。他之前所有的轻松完全消失,甚至是带着一丝的惊疑,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会演变成为全面的胡汉仇杀吗?”
“也许会更复杂。”桑虞是高层,了解的事情更多,说道:“大汉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国家,过去吸纳的胡人并不少,一些人经由自己的努力爬到了高层,中成以及基础实际上也是不少。”
其中的代表人物是骞建同,他这个匈奴人现在可是虎贲军的郎将。其余一些早期就投入刘彦麾下的胡人也并不少,像是苏乐完我不也成了北海郡的郡守。
“王上的意见是,哪怕真的是全面的种族仇杀,官面上也绝对不能明示。”桑虞了解刘彦的顾虑,他也有自己的看法:“杀,是不可能全杀光。不杀又不行,只能是国与国的区别,敌与我的区分,不能是单纯的种族差异。”
刹那间袁乔立刻就舒了口气,苦笑说:“是啊,怎么可能全杀光,也是杀不光的。”
桑虞含笑点头,内心里却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表面文章只是表面的文章,真正杀起来的时候并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今次少不得是要杀个血流成河,要是在汉国身居高位的那些人也有异动,清洗亦是在所难免。
石虎仅仅是鼓动就给汉国造成了严峻的麻烦,想避免根本无从避免。汉军没有停止北上的动作,导致他现在还以为自己白干事,可实际上汉国现在就是在虚张声势。
“那个……”袁乔迟疑问:“是不是有必要武装那些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豪强,使他们成为我们平叛的助力?”
“不!”桑虞干净利索地拒绝:“有前车之鉴!不允许出现被允许的地方武装,任何武装只能是军队建制之内。”
很早以前类似的话题就在高层有过交流,东汉末年针对黄巾军的剿灭,汉灵帝给开了一个口子,允许地方武装自保,结果是造就出一帮大大小小的民间武装团体,甚至是允许地方官府募兵也演变成为群雄割据。有这么一个不远的例子在前,刘彦以及中枢高层脑子坏了才会再来上演一次。
总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事实也证明有这样的说法完全有道理,刘彦这边在按部就班地计划着和准备着,地方上的奏报却搅乱了步骤。
“河内郡和河南郡果然控制不住了。”刘彦扬了扬手中最新送来的奏报,对帐内众人说:“胡人全面暴起,无差别杀戮所有能够看到的非胡人。”
汉军占领河内郡和河南郡也就是发生在三个月之内的事情,后面迫于战局的演变当地驻军不得不开拔离开,留在两郡的只是少部分的卫戍部队。
所谓的非胡人在不久前应该称呼为晋人,汉军攻克之后纳入汉国统治范围再次成为汉人。汉国对于改晋归汉的群体肯定是照顾得更多一些,是从社会地位到生活环境的全面改变,问题是短期内新纳的汉人还无法从思想到内心得到改变。
“很快就会蔓延的。”纪昌这个左丞相要是能哭绝对是该痛哭,他是铁青着脸:“当地驻军数量不足,仅是能够庇护周边百姓,尽可能地剿灭能够消灭的胡人,但情势俨然已经失控。”
中原的汉家苗裔真实数量真的不太好说,不管是匈奴人建立的前赵,还是羯族建立的后赵,关于人口普查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干过。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胡人的数量一直都在增加,胡人还处在有利的社会地位,汉家苗裔却一直以来是受压迫的阶层,尤其是石碣成为统治阶层之后汉家苗裔遭受的压迫更严重。
刘彦的脸色当然好看不到哪去,声音不由自主也就大了一些:“朝歌那边什么时候能够解围?是冉闵在拖,还是真的拿石碣没办法!”
身为君王,刘彦那样说的话已经显得很重,纪昌不太喜欢冉闵,可不能不为冉闵说话。
“王上。”纪昌比较公正和客观地说:“五官中郎将已经很尽心尽力在为桓温所部解围,可他们面对的是为数接近四十五万的敌军,更有相当的羯人精锐。”
冉闵除了本部之外还将谢安所部和李匡所部给整合进了指挥体系,战场的范围涉及到了汲郡、魏郡、顿丘郡、阳平郡,桓温所部被大量敌军包围在朝歌战场,冉闵本部主力已经没日没夜在强攻枋头,谢安以及李匡也竭尽所能地在向朝歌进军,战局的进展其实已经不慢,差别就是战场之外的情势因为各地胡人暴起显得极度糟糕。
“河内郡和河南郡只是开始,其余郡县必然也会形成水火之势。”纪昌咬了咬牙,建议:“王上,还是抢先动手,不但是军队,地方上的百姓也号召起来,共同来面对这一场胡人的反扑。”
刘彦还是挺郁闷和无奈,局面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很多事情一旦有个开头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浩劫已经开始,无从避免而起。”刘彦本来还是站着,一屁股给坐了下去,脸上变幻不定:“下发诏书:内外六夷,非我军、非汉人,敢持兵杖者斩之!”
……分…割…线……
本来还想着写两章,结果这一章花了太长时间,真心不好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