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46章:豪强啊……豪强

交战的兵马说是数千,但两三千人是数千,八九千人也是数千,以张运的见识来讲其实看不出具体的人数,只知道一片尘土飞扬之中满满都是人影。
厮杀的场面看去颇为混乱,是混在一块拼杀,不是那种军阵对军阵。这种模式的厮杀只说明一个问题,双方要么都是不会结阵的杂牌,要不然就是双方仓促间撞上。
“都混成了一块,不好联络。”张运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相对理智地说:“我们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安静待在树林里不要暴露,等待厮杀有了结果再现身。”
崔云为人是颐指气使了一些,可并不代表傻,认同地应“是”,脸上却是难掩喜悦。
阳平郡方向的汉军是近期才大举北上,他们不是大兵团的推进,是将兵团拆散成为数个部分,北进并不是为了打下多少疆土,是中枢得到有大批汉家苗裔南逃,示意各条战线的汉军尽可能地接应。
平恩附近的汉军算是反应速度相对慢的一支,像是河内郡这个西北方向的汉军早就采取行动,乃至于是冀州方向的吕泰兵团也从守势转为攻势。
中原正在发生规模难以形容的种族屠杀,对于汉国这边来讲其实是能帮多少算是多少,真正考验汉国的是境内越演越烈的暴动。
张运和崔云并没有离去,他俩隐蔽起来观看外面的厮杀情况,很多的东西是看不太懂,但至少能够从双方旌旗的移动上来判断出优劣势。
这一股正在与石碣赵军交战的汉军仅有一千,由军侯云路率领。他们出现在这里是成功逃亡的人汇报,知道这一块区域的屠杀现象严重,军队才紧急做出措施。
云路这一千的汉军轻骑只是前导,主要任务是咬住正在后撤的石碣赵军,后面和周边同样作为前导的还有更多汉军。他们连夜突进之后咬住的是从平恩城撤退的石碣赵军,一千汉军与将近七千石碣赵军爆发的交战该是有个一刻钟左右?
“看!”崔云抬手指向了西南侧,那里的可视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移动的黑影:“是胡人,还是汉军?”
受于信息的约束,中原的汉家苗裔根本不知道汉军已经北上,他们的认知中依然是中原……至少是司州处于胡人的绝对控制之下,那么发觉有另外的军队到来可就不免担忧。
张运脸上表情有些僵硬地说:“该不会是胡人……”,后面那个“吧”没有发声出去,那是正在交战的双方发生了新的改变。
云路麾下仅有一千轻骑,他们咬住撤退中的石碣赵军也仅仅是咬住,要说能够包围困住真是大话。
石碣赵军的想法不难猜测,是发现来的汉军数量不多,想要依靠绝对的人数优势尝试歼灭这股汉军。从战局来看,石碣赵军没有留下后备部队,还真的是全面压上。
有新的部队出现,外人无法判断来的是谁,交战双方却是能够做到大体心里有数,毕竟附近有没有友军是在事前就明摆着的。
崔云惊喜地说:“胡人想要撤退。”
的确,与云路这一支汉军交战的石碣赵军在不断吹响号角,先是小股的石碣赵军骑兵脱离战场,后面上演的是石碣赵军的骑兵丢下徒步的同伴,连带犹豫都没有撇丫子就跑,逃的路线是向北,立刻就让张运呆住了。
战场的正北侧就是张运等人躲避的树林,树林的左侧一处是坡地,右侧灌木丛并不少,胡人的大股骑兵是向着右侧而去,可看着有三五百骑兵可能是慌不择路奔着树林的方向过来了。
崔云原本还是惊喜,看到有胡人骑兵奔着树林而来,小脸是立刻煞白。
“走,走!”张运脸上表情万分的严峻,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声音听着有些发颤:“回去,约束人不要随意跑动,能够厮杀的人动员起来。”一边跑,一边又说:“我会派人联系王师,告诉他们你在这里。”
崔云只顾着跑没有说话,她却听出张运话中的意思,逃绝对不能逃,应该组织防线,然后向汉军求援。
战场上的厮杀停止之后,风势将飘扬的尘土吹散,视野变得清晰之后,可以看到战场上零零落落地散着人与马的尸体,看数量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仅是两三百。
其实也对,战场上的游动战打起来声势浩大,云路的兵力却少,只会是选择咬住拖延,来来往往地箭矢招呼,绝对不是爆发全面的短兵相接,要不他们就该自己陷进去。
来得不止有一股汉军,是从几个方向先后来了四个曲,真正抵近战场的只有一个曲,其余三个曲是迂回向石碣赵军逃跑的方向。
正在停歇休整的云路正与赶来的蔡进交流,话没有说几句却有麾下的一名屯长过来。
“军侯。”泉七看着有些匆匆忙忙,人没靠近已经在大喊:“树林里跑出几个百姓,说是他们挡住了一股胡人。”
云路与蔡进得到的任务除了是当前导之外,就是尽可能地接应更多的逃亡百姓。他俩眼神交汇了一下,看着也就是想要公事公办,却不想泉七靠近之后又压低声音继续往下说。
“来的人说树林里有崔娘娘的……”泉七咽了一下口水才将“亲族”两个字说出去,后面还算没有昏了头脑,补充道:“职特别问过,入了林子的敌军数量该是在三四百,也已经派斥候进去。”
娘娘这个称呼可不是满清的专利,真实情况是从西汉就开始有,一般情况下特指皇后,其余后宫称夫人。时过境迁那么久,一些称呼不再那么讲究,社会环境也一直在变化,到了现如今娘娘就是泛指君王的后宫妃子。
那一刻云路和蔡进再次对视一眼,同样是愣了一下,能够从对方眼里看到惊喜。
不是单纯势利眼什么的,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公事公办的同时能额外立下有好处的功勋,更加积极一些是肯定的事情。
还算是云路和蔡进理智,他们尽快着急却没有贸贸然率军入林,是等待进去的斥候出来汇报,确定里面的情况才率军进入。
汉军进入深林不远就看到一伙人,他们被几名汉军领着接近。
这一伙人看着万分的狼狈,领前的几个人看去比较突出,尤其是身为女性的崔云最为显眼。
“那股胡人是有发现他们,不过并没有停留,是逃窜到树林更深处。”泉七刚才是亲自入了林子,带着人找到了张运、崔云等人。他靠近云路,压低声音说:“那名细君是巨鹿的崔氏女。”
云路只是“嗯”了一声没有特别表示,他看向蔡进,问道:“收兵?”
华夏的军事传统上讲的是逢林勿进,毕竟森林的视野有限,无法一目了然地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很容易遭遇埋伏不说,军队入内被围住给放火才是真正的糟糕。
崔云的的确确是崔氏女,而崔氏这个家族可以说非常庞大,主家是位于乐陵,旁支则是散落在各州郡,其中以冀州的旁支最多。
得说的是,崔云所在的家族就是乐陵崔氏的一个旁支,还是司州地界相对比较重要的旁支,她与崔婉接触的次数并不多,要说起来一路上强调身份就是知晓人心,有一层汉王妃子亲族的身份怎么也该受到更多的重视,从张运等人尽心尽力保护也看出效果。
云路和蔡进想要搭点门路,却是不会表现得太过,一路上甚至就没有和崔云有过什么交谈,对张运则是表现出足够的重视。
“这么说,你们是从曲梁一路逃过来?”云路看着精悍的张运,眼神里多少有些耐人寻味:“带着那么多人,还能一路有惊无险过来,挺不容易吧?”
张运知道眼前的这个汉军军侯是个什么意思,是想要知道崔云更多的信息,他正想要有什么发展,结识两个汉军的军侯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有意奉承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云路和蔡进在张运说话的时候不断用眼神交流,大体上是更加相信崔云的身份,却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而了解更加北边的情况。
“惨啊!”张运满脸的悲切:“胡人爆发得相当突然,说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是在发现临近的城寨被攻击,才认真了解周围情况……”
胡人最先动手是针对各处城池内的晋人,那些家中越是富裕的晋人就越先遭殃,其中不缺乏一些有官身的晋人,后面才蔓延到城池之外,没有坞堡或是城寨栖身的晋人在遭遇屠杀的时候不是死就是逃,胡人是杀无可杀抢无可抢才会对攻打起来有难度的坞堡和城寨下手。
“我们之前还以为又是平常的打草谷,是等待铁家被攻破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张运口中的铁家是曲梁县那边最大的晋人豪强,他说:“铁家的坞堡那么强都能被打破,我们只能是选择逃亡。”
一县豪强之所以是豪强,不止是因为掌握的土地数量多,还是丁口多、存粮多、铁器多,以前胡人只要类似的豪强有按时交税是放任不管的态度。
胡人这一次先挑油水多的豪强下手不是没有理由,是前线的石碣赵军物资匮乏到顶不住了,急需得到新的物资支应。这样一来的话,攻打物资多的豪强也就成为必然,哪怕是死的人会多一些。
“胡人是抓人驱使,逼迫被抓的人攻城。”张运说着是嚎哭了起来,一个看着精悍的大男人痛哭的模样令人有更多的感触。他抹了一把脸,将铺垫很久的话说出来:“小人等,请求能够加入王师,为父老乡亲报仇!”
云路都不知道自己是多少次与蔡进眼神对视了。他们是看着不太起眼的军侯,可正因为是中层军官的身份能够接触到更多的基层,不止一次面对逃亡来的豪强,大多数豪强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想要加入汉军。
逃亡的那些豪强心里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失去了家业,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家族都需要有新的发展,那就没有比带着家族部曲参军之外,更直接的重新复起方式了。
汉国还真就有做过相关的预案,各路汉军事先得到明确的指令,可以视情况就地接纳逃亡青壮为兵。
并没有太复杂的原因,接纳逃亡的青壮进入军队,一方面是考虑到控制力,控制起来能够更有效的监督,有利于更好更快的进行融合,再来就是真的需要更多的兵源。
徐正率军北上,进驻平恩的时候才得到关于崔云的汇报。
“唔?娘娘亲族?”到了徐正这个身份地位,比起下面的人来讲不用做一些没必要的事情,比如想着什么门路。他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些进入军队的地方豪强:“素质都是非常优秀啊!”
知识被垄断的年代,平常老百姓大字不识一个,缺乏知识也就难以成为人才,也就各大家族因为底蕴的关系才能教育出一帮知识分子,再来就是有一定底蕴的地方豪强能力强一些。
讲实在的,徐正就是一个地方豪强的出身,汉国有着太多太多类似的人,他们不但支撑着军队的指挥链,地方治理上也是离不开这些人,导致的是根除豪强无从说起,差别就是自己人和不是自己人。
不会只是刘彦统治下的汉国面临这样的情况,更加不是一朝一代有相同的事情,除非是知识不再难以获取,要不然天生带着优势的群体必然存在。
“是啊,咱们又能有一批不错的种子。”钟兴放下手中的花名册,说起了其它的事:“中枢已经传来明确的命令,三天后必须撤离。”
说起来,曲梁已经足够靠近襄国,徐正率军突进到这个地方,该掩护更多的同胞撤离已经办到,威胁襄国的机动也达成,成功逼迫石虎从朝歌方向调兵回防,为桓温所部脱困制造了有利条件。
徐正“呵呵”一笑,看得出来是多少有些心里不甘,毕竟他们真的是足够接近襄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