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47章:天下处处喊杀声

快骑传檄四方,每到一处绝对惹出难以想象的波澜。
相对于石碣赵国境内,汉境这边目前爆发混乱的是一些新占领的地区,同时汉境内的胡人亦是不敢像石碣赵国境内那样肆无忌惮。
汉境之内得到传檄,边境地区原本隐藏起来的部队由暗转明,他们开始行动之后就是目标明确,谁蹦跶得最高就先拿谁开刀,也只能是采取有针对性的消灭政策,一时间很难顾及到全面。
归于刘彦的统治范围,得到传檄的区域,等于考验汉国组织力的时候到来,地方官成了次一级的角色,文官需要的是帮助军方统筹物资和调动可用人力,主导权毫不意外地落到了军方头上。
往往是快骑每到一处,檄文下达之后,各方的行动当即开始,也就出现快骑到了一处就是铜锣声响彻的时刻。
一些还没有受到胡人暴起波及的区域,听闻各地有胡人暴起,尤其是石碣赵国境内的晋人面临残酷屠杀,又得知刘彦下令斩杀敢持兵杖的胡人,震动远比想象中来得大。
“终于到了全面清算的时候了?”
“听说是胡人勾结叛乱。”
“不管怎么样,官府总算是站到了我们这一边。”
“也是……”
过去的数十年,匈奴人统治的时候没有刻意迫害晋人。到了石碣成为统治者之后,不但是从律法上明确肯定了晋人猪狗不如的社会地位和身份。
石碣统治下的中原,胡人残害晋人可以用羊皮赎罪,胡人抢劫晋人成为合法,那个时候受到压迫的晋人非但无法从官府获取公道,相反是官府本身就是蹂躏和迫害他们那些人的保护伞。
一句“内外六夷,非我军、非汉人,敢持兵杖者,斩之”的话,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理解,那些迟迟没有改汉姓又没有逃离汉境的胡人听了之后感到浑身发冷,改汉姓又融入汉国体系的胡人内心肯定是要迟疑。
现实通常就是有人得意就绝对会有人失意,古人将这个视为“天道平衡”的一种。
青州是汉国的龙兴之地,几年下来也是汉家苗裔绝绝对对的庇护之地,对于已经爆发的大乱受到的动荡最小,影响却是一点都不低。
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切身的悲惨,也只有亲身的去面对过才明白什么最值得珍惜。过了几年的安稳日子,实际上大多数都感觉不太真实,总会有一种好像是身处假象的错觉。
青州得到传檄,源于汉国对面见采取合作公社的制度,大大小小的会议也就在各处展开。
“没得说,大王要人给人,要财帛给财帛!”
“没错!大王是我们这一边的大王,绝对要支持!”
每一个村庄的三老都是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他们是新国家的既得利益者,亦是希望国家变得越来越好的那批人,能够继续改善自己的生活环境,又能够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哪会觉得不高兴。
新一轮的动员对于一直想要加入军中又没有被征召的人更是一大鼓励,他们盼了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久,铜锣声响在一处又一处的城池敲响,随后向着乡野而去,太多人有太多的热情让潮流像是一股平地而起的龙卷。
青州各处可见汇集起来的青壮,他们穿上了集训时的戎装,带着自己的武器,由村庄的保长带领下又向城市汇拢,一支支军队转眼之间形成建制。
形成建制的新军肯定不会立即开赴某个地方,他们是需要经过三个月的磨合,军队的梯次指挥链建立起来,再根据实际需要会被调动。
如果说青州人是带着热切期盼想要加入军中建功立业,徐州的情况也是类似,那么其余的郡县情况则是有些特殊。
青州和徐州是汉国的基本盘,一再梳理之后不归化的胡人不是逃就是成为尸体,兖州、冀州、豫州等一些新占领区的情况则是不同。
身在豫州桑虞,接到来自中枢的命令之后沉默良久才下令召集地方官员,他要转达中枢的指示,军方则不属于他管。
地方官在这一场风暴中的职责不比军方将校低多少,怎么来配合军方对地方的梳理,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动员出更多的人力和物力,军方对地方的胡人清洗之后又怎么来使局面变得稳定,一处处都是学问。
“中枢的命令非常明确,对于暴起的胡人一概清理。哪些地方有暴起的胡人,却是尔等消息更为灵通。”桑虞的已经不是在暗示,根本差明说觉得哪里的胡人需要清理,不管是不是有暴起都会清理。他最后笑着又说:“不妨步子迈得大一些。”
话都说得那么透彻,众人哪会有不明白的地方?一个个就开始思考,少不得是该考虑清洗胡人空出来的利益会是什么个分配法。
后面袁乔到来,他是军方这一块的主持人,带来的是由中枢下达的动员令。
“嗯。”桑虞早知道中枢的命令,有些担心袁乔不能领会,事关重大之下不得不多提几句:“豫州被光复的时间不长,真正处于有效控制的仅是一些重要城池,地方上的管理存在疏漏。”
袁乔其实是文官出身,对于一些事情根本就是心知肚明,面对桑虞的提醒恭敬回应:“动员会深入方方面面,请右丞相放心。”
动员,几乎是全面的动员,地方官梳理户籍,军方入驻组织青壮,用的是全面提防胡人有可能暴起的由头,原本难以形成有效控制的区域就那么一块一块地链接起来,成为汉国疆域里真实存在的版图,不是那种地图上归属汉国却难以有效管理的地方。
“豫州这边地处西南,离伪晋相对近。”桑虞脸上带着笑,于袁乔看来确实有些莫测高深。他停下来等袁乔消化,才接着说:“前期不妨放松一些。”
袁乔根本就是秒懂,东晋小朝廷近期没有什么动静不代表永远不会有动静,该清理的胡人是需要清理,一些可能是东晋小朝廷暗桩之类的群体也绝对该清除掉。
“风雨满楼啊!”袁乔看着有些忧虑,着实是忍不住地说:“动作太大了。”
石虎搞事情,刘彦是被动接招,不但决定国运的战役虎头蛇尾,汉国肯定也是会陷入动荡,就是不知道混乱会持续多久,混乱波及的范围有多广和多大。
桑虞无比平静地说:“该来的总归是会来,不如一次性完全清除隐患。”
袁乔无话可说,也就是新生的汉国能够有这样的魄力,再来是刘彦似乎有绝对的自信,当然也有石碣那种疯子一样的存在,要不然有哪个国家敢这么搞?
豫州是在桑虞与袁乔合力控制下按部就班地布置,兖州北部已经完全大乱,冀州那边情况还更加严重一些。
乱世对于一些人是灾难,可是对另外的某些人来说却是机遇。
程度是上党郡长子县当地的豪强。这一日他广邀同为晋人的豪强,那些人之前有交好也有敌对,胡人暴起之后种族出身成了选择阵营的标准,不是利益纠缠。
“没得选了!”程度显得慷慨激昂:“胡虏在乡野四处捕杀,一些坞堡与城寨也遭殃,再不通力合作抵抗,接下来就轮到咱们!”
上党郡处于司州辖境,司州的屠杀是从襄国和邺城向周边蔓延,消息传播不易的现实条件下,程度等人是胡人大肆屠杀那些没有坞堡和城寨自保的晋人才发现情况不对。
“襄国和邺城周边已经杀得血流成河。”斐燕同为上党郡长子县的豪强,比较不同的是他们这个家族与胡人有通婚,实际上是个混血儿。他在这一次面临抉择的时候已经站边:“汉军快骑传檄四方,各地接到传檄的汉人都在抵抗。”
说起汉军快骑,还真的就不止是在汉境之内到处传递中枢指令,他们还进入石碣赵国,用这种各样的方法传播刘彦下达的檄文。
屠杀爆发之后,各地晋人根本就属于措手不及,不但是普通百姓遭受杀戮,之前被胡人放任直流的豪强也没有了安稳日子过,甚至可以说富足的豪强才是胡人最热切攻打的。
他们聚起来是有一个前提,胡人不是小打小闹,地方上有各种胡人在对几人肆意杀戮,石碣赵军更是大举汇集壶关那边。
“以壶关为界的北面,不但地方上的胡人在杀人,军队也是加入其中。”斐燕不知道是想到什么脸色有些发白,说:“有传闻胡虏要杀光北面所有晋人。”
那是石虎要经营后路带来的效果,还真的是下令屠光能够看见能够找到的晋人,大肆的屠杀也就真只能出于石碣之手,石碣一族也是华夏历史上经营国家最不管不顾的胡虏,往后的历史里哪怕是有异族再到中原当家作主,成为实际统治者之后压迫和欺凌是有,可从未有过石碣一族的这么不顾影响和肆无忌惮。
程度在适当的时候拿出了汉军快骑传播的檄文,说道:“现实逼迫我等不得不反抗,再不反抗只能引颈就戮。再来,汉王明言杀胡有功,可以首级请赏,诸君可不要犹豫。”
檄文还真不可能只有一句话,点出主体之后就该是赏赐问题。刘彦在汉境与石碣赵国境内的檄文有两种,汉境之内是尽可能地不引起更大的动荡,石碣赵国那边则是直接开出赏格。
可不止有程度得到来自汉国的檄文,应该是说在场的人几乎是人手一份,他们不反抗会被屠戮,杀胡算是有功,功劳可以视作日后在汉国进入官府的凭证,想要直接兑换财帛或土地也可以。这样一来既是自救也能获得好处。
“只是……”谷甸同样为豪强之一,他提出自己的忧虑:“听闻北上的汉军已经在后撤,我们……近在咫尺,王师却是遥远。不如……搬迁?”
一时间,场面竟是安静下来。
长子县的豪强会商是发生在石碣赵国的各处,有些地方还稍微有得选,比如身处区域距离汉军控制区近的想搬迁逃亡。更多离汉军控制区远的人则是根本没得选,不管是愿意还是什么,想活就得抵抗,原先抵抗不是太有底气的区域,汉王檄文传抵之后情况稍有改变。
濮阳郡的国运之战中间停止,进入了给桓温所部解围阶段,刘彦此时此刻已经不适合待在前线,该是回到临淄都城掌控全局。
天下动荡无法避免,有一些事情必然要处理,重新返回临淄之后,第一次大朝会成了舞台。
“王上,对于一些人的监视肯定要有。”纪昌说的是地方和军方那些归化的胡人:“甚至一些身居高位的人也要暂时调离。”
刘彦对此已经有全面的考虑,只是之前没人在正式的场合提出来,他这个君王不适合开口。
现在,身为左丞相的纪昌明确指出,的的确确是到了刘彦该拍板的时候。
“左丞相的话有些过了。”刘彦没有表露出太特别的情绪,他沉默了良久,又询问了一下其他人的意见,后面才问:“新一轮的述职要开始了吧?”
汉国每年都有述职,官职越高的人就越需要回到中枢。这个是中枢对外派官员的一种控制手段。
纪昌知道之前说的那些话太重,会伤害真正归化那一群体的人心,但他并不后悔。
本来就是要述职,纪昌没有提的话,除非是刘彦特别点名,要不然各方面的头头脑脑肯定也是要回临淄。
震动不止是对压抑了数十年想要报复的汉家苗裔,汉境内的胡人受到的震动最大。
认真来讲,越是刘彦早归于统治的区域,胡人逃亡的现象就越严重,没有逃亡的胡人基本是给自己改了一个汉姓,甚至是有不少胡人融合进入汉国成为官员。
大朝会只谈了一个话题,结束之后刘彦是喊了一些人到了后殿。他坐下之后并不避讳,说道:“汉境之内胡人不存在优势,只是给我们添堵。不受我们控制的区域,诸卿还要想出更多的办法,不能任由汉家苗裔自生自灭。”
那一刻,在场的人只有一个感慨,身为君王的刘彦不是将目光自放在国内,完全表现出了收复天下庇护所有汉家百姓的气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