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48章:好一盘大棋

饭要一口一口吃,要不然会被噎着。
路更是要脚踏实地的走,不能是专门选那种立脚不稳的地方。
汉国最近的举措有大用意,前线的汉军适当后撤不过是在进行一次必要的调整,毕竟军队的数量短期内增加过于迅速,许多部队则是常年征战在外,无论怎么样都是应该梳理一下。
“仅是留下朝歌附近的军队,继续摆出非救出桓温所部不可的架势,能吸引更多的敌军最好,不能的话……”刘彦是身处宫城的花园,与一众核心官员继续商议:“让出一些地区,胡人必定重新填补那些空白,介时便是我们再发兵北上的时间。”
汉国现在和石碣赵国的现状是互相纠缠,由于汉军分作多路出动还攻下不少飞地,那是一种混乱的体现,也是兵力使用不当。
宫城的花园占地并不大,主要是刘彦平时没有什么闲情雅致玩花草,甚至可以说他待在宫城的时间根本不多,连带那些数量稀少的后宫大部分时间也是跟着他在外巡视。
秋季时分,植物的叶子变得泛黄,大量的树叶飘落,给视野之内增添无尽的枯黄之色,看着很是有点萧索的意思。
“王上,新军调回本土平叛是应当的。只是……”纪昌拍掉在肩膀上的落叶,蹙眉说:“以五万禁卫军为主力,调配八万野战兵团,十三万兵马长驱直入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
汉军该是什么兵种就是什么兵种,胡人则是亦兵亦民,因此胡人总是动辄有数十万的军队。
以朝歌为中心的战场,汉军在那边的兵力大概是有二十一万。这二十一万中有三万多人是处于被约三四十万胡人围困的现状,同时外围是有十八万汉军又从三面围住这批胡人。
是三四十万的胡人,不是三四十万的胡兵,这一点无论怎么样都应该搞清楚和说明白。
恰恰因为是三四十万胡人,汉军外围的十八万兵马才能由将他们从三面包夹起来,仅仅是让出了邺城方向的空隙,胡人的三四十万真要是像汉国这边的正规军,想要办到肯定有难度。
“寡人还觉得拖得有些久。”刘彦对好好的濮阳郡打成这样其实是异常郁闷,他点明道:“石虎给我们制造了内部动荡,用意就是让我们退兵,他好经营和蓄积国力。我们除了朝歌战场之外的区域已经摆出撤兵的姿态,他必然以为自己的策略得逞,惑敌是惑敌,却不是真的要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再则,石碣境内的同胞也等不了那么久。”
该怎么说呢?其实除了刘彦真的在乎石碣赵国境内的汉家苗裔之外,其余人根本没有多大的重视。这个是与思想观念有牵连,出身越好的人对平民百姓越是忽视,基本是视为数字和工具,很难起到什么怜悯之心。刘彦却是不同,他有全套的民族观念。
另外的几人先后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过因为刘彦意志坚定,他们说出的话基本是附和,再根据实际情况补充一些遗漏。
当下时节是到了十月份,距离冬天的到来仅是剩下不足两个月。
按照刘彦的意思,自濮阳之战爆发到现阶段已经历经差不多两年,石碣赵国一开始就没有完全做好战争准备,拖了快两年基本是在硬撑,看胡人在自己境内的行动能够看出一点,那就是宁愿消耗人命去攻打坞堡和城寨也要筹集足够物资。
刘彦返回临淄与北线汉军在后撤同样是在做出一种假象,使不明就地的人认为汉国由攻势在转为守势。
汉国内部正在发生动荡,那是不用太过刻意侦查就能判断出来的现实,建立于这个基础之上,再有汉军在国境内不断调动平叛,以常理来看转为守势才是正常,继续保持攻势才是不正常。
经过一再的征兵,是稳定的精华区域和新占领区的全面动员,经过统计汉国的军队数量已经逼近七十五万的数字。
七十五万军队里面,含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征募的新兵野战兵团数量其实只有二十七万,各地戍卫军的数量有八万,新编的新军占到了二十万,余下则是仆从军和奴隶军。
现如今汉国想要造成转为守势的假象,处于外线的部队向后调动,新征的新军是派遣四处平叛,摆出的就是一副收缩的局势。
不断的军队调动会使人看着眼花缭乱,想要干些什么只有核心阶层知晓,更多的人是困惑加不解。
八月十九日这一天,身处枋头的冉闵一大清早就梳洗完毕,他在等待三万禁卫军的到来,同时过来的还有虎贲军。
由于汉军目前的主战场是在朝歌,之前指挥多路的将校自然也是身处现场,他们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就得到召唤,从各处汇集到冉闵的大帐后,看到的是无法掩饰振奋的冉闵,看到王猛也在场立刻猜测会有大事发生。
冉闵等该来的将校都抵达,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对王猛说:“开始吧。”
王猛是带着诏书前来,得到冉闵的示意没有拖拉,将刘彦的旨意一念,却是先宣布晋升冉闵为征北将军的任命,明确指出由冉闵率军北伐,后面才又公布了一些人的晋升任命。
“王上的旨意很清楚了。”冉闵有振奋的理由,征北将军的任命下达之后他成了汉军的武将第一人。他环视众人一圈,着重看了几眼徐正、谢安、李匡、骞建同等几个人,一场严肃地说:“今次北伐除非是接到王上另外的命令,不然是能打到哪里算是哪里。”
朝歌距离邺城从平面地图看是一百八十里,实际上肯定不止一百八十里那么短,毕竟路又不是笔直。
徐正看着意气风发的冉闵内心多少是有些郁闷,他的征北中郎将官职没动,爵位倒是提了两级。郁闷归郁闷,他却是很清楚一些事情,冉闵成为征北将军不是偶然,除开战功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原本的那些冉闵军被消耗得有些大。
冉氏秦国没有之后,原本的冉闵军被整编了八万多进入汉军,这些人并不是交给冉闵直接指挥,是分配给了谢安和桓温。桓温得了一些攻打朝歌的任务,带去的部队损员很重,冉闵一直以来没有什么闲话,中枢怎么都要给冉闵一些肯定和补偿。
该说的大局说完,冉闵再次展现出雷厉风行的一面,雄厚声点名:“谢安,李匡。”
谢安和李匡站起来执礼。
“谢安率领本部迂回北侧,断掉敌军后撤之路。”冉闵签发命令,交给张石存档,接着由看向李匡,说道:“李匡率领本部从摆出进逼邺城的姿态,虚晃一枪之后进逼长乐。”
谢安的本部有五万兵马,李匡本部也是有五万兵马。一个在西一个在东,他们最终都会向着朝歌敌军的后侧迂回,等于是成为钳子夹断朝歌敌军的后路。
“其余人等跟随本将。”冉闵说着已经站起来:“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问,没有疑惑就各回本部。”,顿了顿才补充:“骞建同,李坛,你们留下。”
疑惑肯定是有,大多数人之前是以为要全面采取守势,刚刚发生的一切却说明他们猜测错误。会议之上说的东西不是太多,仅限于这一面战场的动静,谁都会思考局势要有什么新的变化。
自种族碰撞爆发之后,骞建同最近有些复杂,他原以为自己会被调离虎贲军,要么是被调回临淄闲置,要么是调到不重要的战线,没想到那些事情未发生。
虎贲军是汉国很重要的一支武装,虽说编制只有八千,可说是绝对的精华部队也不为过,被留下的骞建同绷着脸,他觉得下一刻还待在帐中的王猛,道出君王对虎贲军的主将新人事调动一点都不会令他意外。
“石虎本人已经撤回邺城,大部分的龙腾卫士也是跟随后撤,朝歌战场的这些胡人是被遗弃掉的一批人。”冉闵看出骞建同有些不对劲却没有在意,他留下两人是有些话必须说清楚:“本将想要用摧枯拉朽的姿态击溃或是歼灭眼前敌军,大部分敌军不用过多在意,独有石宣的东宫高力需要严肃对待。”
石宣是朝歌战场的指挥,他的东宫高力算是这面战场的主力军,石虎还给留下一千五百的甲骑具装和三千具装重步兵。
“没有余热,没有试探!”冉闵铿锵有力地说:“本将要的就是一旦总攻就全力出击,虎贲军与羽林军将会成为选锋,你们不可有一丝的懈怠!”
骞建同就情不自禁地看向了站在一角的王猛,却见王猛也是看过来还露出笑容。
“严肃点!”冉闵还真就没有多想,对着骞建同一吼:“本将在训话,你分心什么?”
“这……”骞建同被一吼心不由自主就一颤,双瞳的冉闵盯着人看其实有些恐怖,不得不执礼道:“职有错,请将军责罚。”
冉闵又是一些训话,说完挥手让骞建同与李坛离开。
出了大帐的骞建同心神有些恍惚,万般奇怪自己怎么没有被调离虎贲军,甚至是得到了一个作为攻坚前锋的重要任务。
李坛与骞建同不是一般的熟悉,方才在大帐已经发现骞建同的异状不好劝导,出了大帐又只有两人在,就说:“肃孝,别想太多了。”
骞建同苦笑说:“当下时局,由不得我不多想啊。”
李坛一听霎时有就有些火大,低吼:“肃孝是在长广郡便效命于王上麾下,表字肃孝还是王上给取的。没有异心又多想什么!”
得说两人的关系是从双方父亲出使慕容鲜卑被杀开始走近,他们很清楚有现在的地位又是因为什么。是西骞柏辽与李明之出使被杀让刘彦心生愧疚心理,有了君王要刻意栽培,两人也的确是争气,现如今成了两个特别番号的主将。
由上而下,军令一层一层地传达,一些该后撤的部队也是后撤。
亲自主持指挥的石宣发现汉军有部队后撤之后找来了张群,困惑问:“汉军停止攻势,已经有部队在后撤,他们是不管被围的友军了?”
“陛下号召起了作用,汉境不稳,必然造成汉军后撤。”张群了解了一下,得知后撤的汉军数量,颇为胸有成竹地说:“腹地生乱,前线难以维持,放弃被围部队注重后方,本就是应有之意。”
“哦……”石宣将信将疑地笑了笑,说了一个新消息:“燕公那边遭遇的情况类似,冀州汉军发动一波攻势无果,主动进行撤退。”
“这就更能说明局势。”张群笃定地说:“伪王刘彦绝不允许内部动乱持续太久,只能从前线调动军队返回平叛。”
石宣到底还是年轻,见张群说得笃定,松了口气说:“那就太好了!”
他们围着桓温所部打了将近一个半月,死的人挺多却是只剥掉桓温所部的一道营区屏障,实际上是士气一再下降,石虎又带着主力部队撤离战场,导致攻势已经难再为续,还继续围住桓温所部是在硬撑,也是为了石虎布置的大局不得不硬撑。
“伪王刘彦崛起过快,根基不稳乃是事实,多年来无日不战使部队疲惫,消耗物资更是庞大。”张群说得是通常的现状,他对石宣说:“常说,一而鼓,二而衰,三而竭。现如今也该是到了汉军难再保持攻势的时候,更是太子获利大功劳的时刻。”
石宣先是一愣,然后满是兴趣地问:“怎么说?”
“为被围部队解围的援军后撤,被围汉军知晓这一情况该是如何作想?”张群显然已经有计划,笑呵呵地说:“应当让被围的汉军认清楚事实,他们之前撑着是有援军在解围,要是知道援军撤退,哪怕不能使得自行崩溃,也该是士气全无。这个士气一升一降,太子歼灭这股被围汉军就容易了。”
石宣一想,觉得张群说的话非常有道理,立刻就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