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51章:总觉得时不待我

李坛一直以来仕途极为顺利,可以说是没有遭遇有什么坎,年轻之下难免气盛,不经意间就得罪人了。
朝歌战场是以石宣带着东宫高力和羯人本族人马撤退,杂兵看到他们离去之后已经出现逃亡现象,桓温所部一反攻几乎是立即击溃。
一场击溃战并没有给桓温所部带来多大的战果,仅仅是杀死三五千人和俘虏两万七千多。这个与桓温所部的疲劳度有关,他们受到包围的时间太长,部队是轮换厮杀的状况,再来是他们没有多少骑兵,取得的战果也就相当有限。
最后的决胜阶段不尽人意,一个月又十九天的打下来取得的战果却是极大,可以统计的数据是消灭八万以上的敌军,他们的损失则是丧失近三万战斗力,可以统计的己方阵亡士卒为一万四千零七人。
后面冉闵亲自到来,通报说谢安与李匡已经按照计划行事。
可以得知的情报是,谢安拦住了撤退中的石宣余部,双方在朝歌西北方向四十里左右的地方进行交战。李匡所部也有遭遇敌军,汇报上来的是碰见的敌军都是一小股一小股,数量挺多。
李匡遭遇的石碣赵军就是从朝歌战场崩溃的那批,失去建制的石碣溃兵当然就是一小股一小股,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包夹,大部分向着目的地继续进发,留下少部分部队对石碣溃兵进行招降。
谢安那边的战况怎么样还没有新的消息,冉闵的命令是让李坛率领本部前往支援,又安排老部下马愿率领一万轻骑作为策应。
羽林军是突骑兵性质,一人三马很适合作为支援力量,得到命令的李坛乐呵呵地离去,没有看到桓温那不善的眼神。
冉闵又下了几个命令,大概是趁这个方向的石碣赵军崩盘,部队不停下休息,该尽可能地推进。
等待各自部队开拔,冉闵特意进入桓温所部的营中,观察下来能够发现这是一支非常疲惫的部队,伤兵营里面的受伤将士数量更是众多。
“你们打得艰苦。”冉闵游走于伤兵营,一些人的名字还能够叫得出来。他出了伤兵营对桓温说:“不会过多久就会有王上的旨意传达。”
桓温对目前的大局势是两眼摸瞎,有意询问却见冉闵态度冷淡,按耐了下来。
冉闵态度冷淡是因为自己那些老部下的状况太惨,他无法对君王有什么态度,只能是对身为主将的桓温心生埋怨。
朝歌战事结束,援军来得匆忙去得也快,桓温有心留意了一下,北上的军队数量该是有个十三四万,各种骑兵的数量达到八万,步军方面携带的攻城器械很足。
大概是北伐兵团全部北上后的一个时辰,王猛带着刘彦的旨意抵达,随行的少不得是一些犒劳物资。
王猛带来的旨意有两封。
第一道旨意是,对桓温以及众将士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依然充满斗志的作战进行封赏,该提升爵位的提升,该升官的也升官。
第二道旨意是,命令桓温所部成为北伐兵团的预备队,让他们就地进行休整。
“秘书郎。”桓温对王猛的印象很深,两人却是没有什么交情。他先招呼了一声,后面行礼问道:“可否讲讲近来发生的事情?”
王猛可不敢托大,没有太迫切需要完成的任务,耐心对桓温讲述近来所发生的事。
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石虎挑起了种族仇杀,汉境之内虽说是胡人四处暴起,但因为汉国早有准备,胡人的暴起动静看着挺大,却不足以有什么颠覆。
“北边消息不断传来。”王猛有着明显的悲痛,说道:“石碣境内的晋人各自为战,被杀戮得非常严重,越是往北的地区越惨。”
桓温对王猛特别指出“晋人”这个称呼其实是一种郁闷的态度,东晋小朝廷现在完全成了笑话,晋人的这个称呼也等于软弱。
“王上派出快骑传檄,组织各地抵抗。”王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是一声叹息:“暂时并未有新的消息传回,希望情况能够得到改善。”
桓温才不管胡人怎么对谁发起屠杀,他希望了解的是战局的发展,耐心快消耗完时,王猛总算是说到了相关的部分。
“这边的进军和退却是为了拉伸敌军,亦是造成我军要撤退的假象,好利用时间落差和敌军的心理变化,来一个出其不意的袭击。”王猛说的那些已经实现,事实也证明计划有效果,就是没能在朝歌这边歼灭石碣的本族主力部队。他说出了桓温最想了解的话:“王上编制北伐兵团,以征北将军冉为主将,得到的命令是一直向北。”
【看来胡人暴起对腹地的影响真的有限?】桓温对这一次专门组建北伐兵团有着万分期待,想道:【该尽快将本部休整完毕!】
王猛那边却是在说关于冀州方向的战事。
冀州战场已经僵持快两年,吕泰所部是以漳水为线,在河间郡和渤海郡与石斌的边境军团、慕容格的鲜卑骑兵进行对峙和拉锯。
近期冀州战场的反复出现得颇多。
吕泰所部为了策应石碣境内的汉家苗裔发动了一次跨河攻击,该是石斌的边境军团没有预料到才措手不及,给吕泰所部杀进了章武郡腹地。
石斌前期是想要放开空间,让吕泰所部足够深入,好切断吕泰所部的后路,直接在章武郡境内打一场围歼战。
吕泰所部在石斌有意让开空间的情况还真的是杀得足够深入,他们一路上干得最多的就是收拢愿意难逃的同族。这样的举动让石斌发现后,石斌是刻意驱赶晋人奔着吕泰所部而去,吕泰所部收拢的百姓越多行动就会越迟缓,对石斌围歼吕泰所部更加有利。
“王上调动船只从渤海入内陆,被石斌发现之后,双方在漳水的章武河段爆发激战。”王猛不太清楚过程,简短地说:“直至战斗结束,冀州救出的百姓约有十七万,军队折损了将近两万。”
这一刻桓温是在想着:【这种不划算的事情可不要发生太多。】
“期间慕容格有向漳水南岸发动进攻。”王猛见桓温怔怔出神,以为桓温对冀州方面的战事感兴趣:“既然吕郎将北上,漳水怎么会没有新的部队入住,却是慕容格遭遇到埋伏……”
桓温才不愿意听冀州那边的战事,随口搭了几句话,问道:“今次北伐,只有我们这一路?”
王猛刚刚还在讲慕容格遭遇埋伏当机立断留下尾巴断后撤退,一听桓温的问话,苦笑说“猛只是秘书郎……”
秘书郎的官职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中层以下,三公九卿都有搭配至少一名秘书郎,王猛这个秘书郎却是直接服务于君王。
桓温见问不出个所以然,相对耐心地与王猛闲扯,还是王猛看出他在应付主动告辞。
王猛离去,于大帐附近游弋了有一会的条攸才进去见桓温。
条攸这一次没有与冉闵会面,他这么做其实是在避嫌,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面对冉闵。他在最危急的时刻有过不少的徘徊,甚至都想过投降石宣,是在最后坚定了立场。
“长史来得正好。”桓温对条攸颇为热情,招呼坐下却没闲话,直接说:“本将的意思是,部队需要在两天之内休整完毕。”
条攸脸上闪过错愕表情,他们被围了将近两个月,部队可以说是异常的疲惫,休整个两三个月也算绝对正常。他知道桓温是一种迫不及待想要建功立业的心思,是用命令口气而不是商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濮阳之战未打先散,我们身负的任务变成孤军吸引敌军来围。”桓温满是感慨地说:“我们坚持四十九天,后面落了个埋怨。”
李坛说那句不中听的话时,条攸也是在场。
“不知道长史是如何作想,本将却是感到异常恼火。”桓温还真的就是一脸的怒容,还指名道姓地骂了李坛几句,后面才说:“为山九仞,本将却是不想功亏一篑,既然石宣是从我们这边逃走,就该由我们将他们消灭!”
“王上已经颁布封赏旨意和进行犒赏……”条攸斟酌了一下,不太确定地说:“包围被解除,又有封赏和犒赏,将士们的士气还算高昂,只是疲惫难以一时解除……”
“长史啊!”桓温用着高昂的语调说:“将被埋怨的事情散布出去,本将就不相信众将士不想争口气!”
条攸想着:【得了,为了立功完全就是拿李坛当靶子。不过却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被桓温拿出当靶子鼓舞本部干劲的李坛,他率军北上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就咬住了石宣的尾巴。
跟随石宣一块要撤往上党郡的不止有东宫高力和羯人本族,有相当一部分是羌族、氐族、匈奴组成的部队。后面这些三族武装是出于张群的一个心思,主要是怕汉军来追,有意带他们一块走,被追击时也好有殿后部队。
按照张群的本意,他是万分拒绝石宣撤往上党郡而不是回邺城与石虎合在一处,可石宣是铁了心思不去见石虎,那又有什么办法。
石宣这一股部队算起来绝对倒霉,军队广派侦骑(斥候)一般是在本部三十里之内侦查也是起到预警作用,他们是不知道朝歌西北部有谢安这么一支汉军,等待知道的时候朝歌那边已经有骞建同和李坛的本部进驻。
张群劝石宣转往邺城方向,石宣是真心怕被石虎弄死坚持己见,毫不意外地撞上了谢安所部。
李坛率军北上之前,谢安所部和石宣本部一直是在进行游弋战,也就是一方想尽办法想要突围继续向西北部撤退,另一方则是死咬着不放,双方已经是不断换马骑乘进行了一整个白天的追逐。
“俘虏?”李坛根本不想停下来歇息,问题是坐骑受不了。他催促部下赶紧喂食战马,随口说:“咱们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俘虏就丢给后面的马愿所部轻骑。”
羌族人自姚弋仲战败被汉军俘虏之后心志就直线下降,讲明白点就是羌族对上汉军会没有打就先心虚,打不过也不会死撑,是会接受招降。
氐族人的情况只比羌族人要好上一点点,他们的总领袖去了陇西和北地,中原这边的氐族人处于一种群龙无首的现状,惯性地为羯族人卖命,没有了总领袖的约束存在缩手缩脚现象,不是那么敢拼命。
朔方的五个匈奴大部族还被拓跋代国摁在地上猛揍,匈奴人现在该是心气最虚的一个种族,中原的匈奴人数量少不说,大部分的分布也是很散。那些分散在汉境的匈奴人有了骞建同这个标杆后,更是干脆自主汉化。
李坛这一支汉军往往数十个人就能够俘虏数百个羌族人、氐族人和匈奴人,造成的现象就是汉军比较瞧不起俘虏,一两万的俘虏敢用两三千人盯着。
马愿率军到来,看到两多万的战俘只有两千人看守,李坛的本部却是不见踪影。他得知李坛将战俘丢给自己,苦笑对部下说:“安排一下……”顿了顿,才又说:“李郎将敢安排两千看守两万,咱们再加个三千人凑足五千,押回朝歌还需要快马加鞭赶回来。”
站在一旁等待交接的羽林军军侯李均赶紧说:“不是啊,我们得到的命令是交接之后,立即赶上大部队。”
“……”马愿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他是俾将,李均是军侯,两人差了两级,可李均是羽林军编制,虽说没有掩饰不悦,嘴上却无法多说什么。
原冉氏秦国已经全面并进汉国,除开冉闵的一些家臣,大多数成了汉国的官方体系,他们基本是选择低调做人,尤其是对跟随刘彦崛起于微末的那批人会更加谦让一些。
“不好意思啊,马将军。”李均满满都是歉意地说:“军令不可违背,等待战事结束,均摆酒请客以谢今日谅解。”
马愿这才心里好受一些,毕竟自己将身段摆得低一些,可情绪还是会有的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