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58章:利益决定立场

吕议是在泰山郡的奉高城见到的庾翼。在他与庾翼见面之前,庾翼辗转了相当多的地方,一些名胜古迹去的比较多,少不得是要到一些城镇与村庄,看着真像是带着家族后背游历,没有带着什么政治目的。
汉国最为繁华的地方是在青州,相对繁荣的地方不是拥有临淄都城的齐郡,是位处半岛边上的长广郡。
作为刘彦的崛起之地,长广郡哪怕原本没有什么历史也会变得拥有历史意义,庾翼的下一站本来是要到长广郡,主要是去烈士园那边,问题是随行的一些人认为不妥,才转道泰山郡。
吕议见庾翼是在汉军大批南调的背景之下,北线的冉闵耗时两个月之后攻克了石碣赵国曾经的都城襄国,石碣赵国割让幽州给予慕容燕国导致本来应该南调的吕泰兵团趁势而上。
“征北将军现在邺城解救三万汉家女子,又在襄国救出两万。”吕议脸上带着悲愤,说道:“她们是被吃剩下的人。石碣造孽不止于此,他们北迁遭遇追击竟是驱赶我们的女子入河,漳水下游被尸体堵塞为之断流!”
历史上亦是发生过同样的事情,石碣北撤幽州期间带着十万汉家女人,她们是被作为“两脚羊”的军粮,不但吃且夜间进行奸1淫,由于被冉闵军追赶甚急,石碣将这一批没有吃完的女子转送给了南下的慕容鲜卑。慕容鲜卑嫌弃她们是拖累,就将近万汉家女子驱赶入河尽数淹死。
“胡虏之最新罄竹难书!”庾翼本来是屈膝归罪,豁然而起之后满是愤慨:“倾江河之流,此恨难以洗清!”
“征北将军上书中枢,请求屠尽羯人,我王已经欣然应允。”吕议杀气腾腾地说:“邺城与襄国戮四万。此后凡是羯人,遭遇便杀无赦。”
不止是汉军自己在杀羯人,受到刘彦许可之后,冉闵还向各族进行悬赏,以羯人的首级可以可以用羯人首级来汉国方面换取不被杀死,甚至是可以用羯族人头来换取物资。
在种族仇杀的大背景下,汉国允许诸胡用羯人的人头来保平安,但凡是白皮肤或鹰钩鼻的人皆数倒了霉,不但是要被汉人追杀,各族也大量出现游猎羯族人头的部落。
汉国新一轮的举动很明显是要专门针对羯族,亦是在进行分化瓦解的动作,先完全灭掉白皮肤、绿眼睛、金头发的这一批人,再来近一步清理不属于归化的那一批胡人。
要说长江以南有没有纯粹的种族主义者,庾氏一族绝对要算上其中一家。他们在长江以南的时候就十分卖力地清理诸越和诸蛮,对长江以北的主张也是清算诸胡,于一帮苟且偷安的世家面前真算是一朵奇葩。
奇葩现在可还不是什么贬义词,作为奇葩的庾氏一族势大的时候团结了不少同样激进的人,但也仅限是做到这一步,无法去为九品中正制中那些不入流的家族或百姓多做一些什么,毕竟激进是一回事,想要颠覆九品中正制的唯一性必会遭受围攻。
季节已经进入到冬季,北边的诸多地方已经开始下雪,泰山郡近来是迎来了连绵的小雨天气,陷入沉默的吕议和庾翼坐在庭廊看着外面的细雨蒙蒙。
随着时节的变换,北线各处的战事会进入停缓期,冉闵统率的北伐兵团暂时止步于清漳水一线,谢安所部屯驻于壶关南面的封田,趁着石碣赵国和慕容燕国交接而北上的吕泰所部在巨马河一线布置防线。
“青州、徐州、兖州、冀州已经全部归于大汉所有。”庾翼刚才是在脑海中刻画汉国的版图,他语气缓慢地说:“司州大半为汉境,豫州仅剩南部……”
吕泰所部攻克章武郡的同时,冉闵的偏师轻易攻克了无兵驻防的巨鹿郡、长乐郡、武邑郡,后面吕泰所部转调向西亦是轻易拿下高阳郡和博陵郡,短短的三个月不到汉国的版图增加了一大片。
“汉家确实又有要重得祖先之地的迹象……”庾翼既是高兴也是心情复杂,低声道:“真是可歌可泣。”
“不是迹象!”吕议笃定地说:“汉家旧土必将全面得到光复,使汉家天威的荣光重浴山河。”
庾翼再次沉默,汉家旧土的范围很广,不止是中原。
西汉和东汉时期的版图大到可怕,北至草原漠北一线,南至大海,西抵西域诸国,东到极寒之地,那是华夏历史到目前阶段最辉煌的两个皇朝。
“汉军南下了。”吕议觉得是时候将话题摆在明处,他觉得庾翼北上大概也是为家族未来,说道:“不知道庾公可愿意参与到盛世之中?”
庾翼面对吕议身为汉国九卿之一的身份直接提问有些措手不及。按照他的想法,双方才是第一次正式会面,有什么事情也该是一步一步慢慢来,里面还需要商讨诸多的利益纠葛,等待庾氏一族表示愿意纳入汉国体系,双方再商讨怎么互动,不该是谈都没谈直接摊牌。
汉军的南下难以掩饰。
先有桓温出现在许昌,后面有总数七万大军抵达,其中的三万大军开入关中,另外四万由桓温亲率开拔向荆州北部。两路大军的目标非常明显,其中一路是要先取关中之地再入汉中,荆州北部的这一路是由东向西,两路并进征讨李氏成汉。
有了桓温这边的动作,徐正更是现身在彭城。
徐正已经被册封为征南将军,他携军二十万,徐州长江北岸的江都进驻四万,豫州方向的汝阴郡进驻十万,另外的六万在江夏郡以北的南阳郡屯驻。
汉国这边的动作让东晋小朝廷发生了不下于十级的地震,尤其是后面由东海进入长江的舰队几乎可以用排山倒海而来去形容,谁还不清楚汉国是动真格要入侵长江以南。
东晋小朝廷的水军在元朔三年遭遇重创,仅是八个月的补充也仅是恢复一部分的实力,他们没敢将水军直接布置在长江沿线,是将舰队停住点弄到了扬州的巢湖那边,怕的就是再来一次被汉军不计战船损失的逼近火烧水寨。
长江天险在双方水军数量差距过大的前提下没有给东晋小朝廷上下带来多大的安全感,由国丈褚裒牵头,征讨大都督谢石带头附议,又有大批同一阵营的世家响应,长江以南在发现汉军大批南下的同时广肆征兵。
豫州一战期间,褚裒的北伐军团丢进去四万,等于是东晋小朝廷没有了五分之一的正规部队,后面由各个门阀世家一同补充再次形成二十万正规军的规模。
褚裒提议在生死攸关的当口,晋军应该扩编到五十万,褚氏一族为了起到带头作用将家族的两万私兵尽数归纳到小朝廷的正规军体系,有点像是哼哈二将的谢石亦是拿出两万私兵,其余家族在七拼八凑也聚众十一万。
庾氏一族因为当家人庾翼北上,没有他的点头庾氏一族在轰轰烈烈的转私为公中没有什么表示,连带庾氏一族的政治盟友也是噤声状态,惹来了口诛笔伐,听闻王羲之还特别作诗讽刺庾氏一族。
看汉国这边摆出的阵势,三路大军几乎全是布置在东晋小朝廷的必守之路,比较诡异的是能够直接威胁建康的那一路汉军却是最少。
谢石上任征讨大都督之后,他是领兵进驻寿春,一方面还在八公山修筑防御工事。
寿春在面对北方有大军南侵时十分重要,历史上无数次大战就是从寿春周边开始,一旦南方军队无法守住寿春,后面的战事基本上就是要被高歌猛进到长江沿线。
东晋小朝廷目前在长江以北的领土并不多,尤其是荆州北部失守之后,突出部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郡,可以作为军事要地的地方也就是寿春和江夏。
“南方四百万人口,聚众五十万差不多就是极限了。”吕议对东晋小朝廷那边的动向了如指掌,目前东晋小朝廷已经有了三十五万,要是庾氏一族与另外的世家一条心还能再加上十五万,说明门阀世家的恐怖性。他见庾翼长久不搭话有些琢磨不透,说道:“五十万大军看着挺多,大汉却不止一次与数十万大军对上,次次皆是以获胜而告终。”
东晋小朝廷真能聚众五十万兵力?庾翼对此表示极度的怀疑。他以前的身份和官职注定了一点,长江以南不说是了如指掌,可掌握的也能有个七八分,真要是长江以南团结一心的话,原有的二十万正规军的基础上再加个十五万可观战力可以办到,再多就是完全的凑数。
“兵不在多而在精。”庾翼被吕议打了个埋伏,压根不可能一时半会表什么态度,甚至可以说庾氏一族该怎么选择也不完全由他。他再次沉默了一小会,才说:“南方水网和山林密布,与之中原大不相同。”
要说北方是以骑兵来作为主力,南方的战争就是步军来作为主力。南方的水网和山林真的太密集了,骑兵受地形的限制太多,有了地形限制再加上城镇密布,汉国真入侵长江以南的话,东晋小朝廷不会去打什么野外的决定性战役,会根据地形来严防死守,亦是会依靠一座座城池来消耗汉军。
打同为一个族群的国家与打胡人真就不是两回事,汉家内战的残酷性更高一些,那是城池攻防战会波及平民,毕竟一城之中不止有守军,城内百姓也会被要求上战场。
“中原血流成河,以苗裔守护者自居的汉王,会像是在中原那样,于南方大造杀戮?”庾翼缓缓地站起来,走到了屋檐边上伸手接落下的雨水,回头看向依然屈膝跪坐的吕议,说:“汉国强盛,北线战端不止,西边征讨成国,又要南下入侵,有些自大了。”
这一次换成吕议沉默不语,汉国从一开始就是多线作战,曾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此感到忧虑,偏偏长久下来还真没有吃亏什么大亏。
“不说还要重取关中三秦之地。”庾翼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提醒什么,说道:“三秦之地有凉州军与苻洪在混战,汉军入关中恐怕无法抽身吧?”
被庾翼猜中了,汉军重入关中比较轻易地推进到长安城,可是要再向长安城以北推进的时候却遭遇到了羌族和氐族联军的抵抗,又有张氏凉国摆出的严防死守,的的确确是有被牵扯进战局的趋势。
一旦入关中的汉军无法抽身,桓温手头的兵力就会去掉差不多一半。李氏成汉近些年是有些不断找死,内乱不止还不断对外用兵,可要说桓温能用四万军队灭掉李氏成汉,先不谈桓温自己不敢保证办到,汉国中枢的大多数人绝对是带着怀疑态度,也只有刘彦对心怀信心。
“以某一己之见,汉王该做的是修生养息。”庾翼有那么点诚恳地说:“哪怕要打,也不该是多线作战。”
吕议对庾翼越来越捉摸不透,再次安静下来。
汉国方面对庾翼的北上有诸多的猜测,首先就是庾氏一族在长江以南遭受打压,认为庾翼北上有入汉的意思,再来无非就是在这一次汉军南下之际待价而沽。
目前的话,吕议与庾翼接触下来,发现庾翼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看着是抽身事外的态度更明显一些。
吕议本来是打个前哨,一旦庾翼有站在汉国这一边的意思,接下来绝对会得到刘彦亲自的礼遇接见。问题是吕议与庾翼接触下来没有什么成果,那么后面的事情就没有了必要。
一次接见之后,庾翼继续游览山川风光,吕议回到临淄。
“这么说,我们的猜测错了?”刘彦是在后宫花园接见的吕议,花园里面没有花,有的是一片冬季来临后的万物蛰伏。他背负双手缓缓迈步,走到一处庭榭才停下来,说道:“世家……有世家的利益,我们不会保留世家的利益。”
吕议是在回来的路上想到这一点,汉军的南下必然会打破长江以南旧有割据,要是汉国不保证世家利益,那些世家唯有拼死,哪怕如庾氏一族这样的家族也不会例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