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60章:有才,任性

北地不是雪就是雨,长江沿线的气温虽然稍有下降却仍然是一片的风和日丽的景象。
汉军大肆南调,两个同出一族的国家转向即将发生军事碰撞,南北情势变得异常紧张,长江以北到处可以看到活动的汉军,长江以南亦是差不多的情况。
徐正从彭城来到汝阴郡的长江边上大营,汉军营盘距离寿春该是有四十里左右的下蔡,受于山地视线的阻隔并无法互相遥望。
寿春周边的水系挺多,现有从豫州方向而来的颍水,再有横切而过的淮水,更有直接在寿春城边不远的肥水。这些水系最终都是汇集到寿春西南方六十里之外的芍陂,它是一个沼泽类型的湖泊,占地范围非常广,里面听闻有不少的水贼。
汉军摆在寿春这边的兵力是南征之中的最多,达到了十万大军的数量。谢石进驻寿春,含寿春原有的四万守军,这个方向的晋军该是有个六七万众?
“要将城池内的百姓算进去。”徐正近期正是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刻,他大马金刀地坐在只是支起顶棚的虎头椅上,右手按着剑柄,左手抚摸着下巴的胡须:“征民为兵,固守城池皆是如此。”
长江以南的城池要比长江以北密集非常多,那是种族生活习惯所形成的局面。长江以南不但城池多,郊外的村庄亦是非常不少,与之中原很少有暴露旷野的村庄是两个模样,而中原之所以野外少村庄是因为胡人不断肆虐。
“寿春沿线与丹徒沿线相似,晋军不断打造纵深,形成长度极大的防御工事。”李匡有当过江都令,是亲眼看小朝廷一点一滴从无到有建造出夸张的防御纵深:“他们还引水入内,深挖地洞制造泥潭,满布陷阱之类。”
上一次袁乔率领仆从军和奴隶军威逼寿春,大战压根没有开启,一些局部范围的交战却是频发,遭遇到最大的麻烦并不是晋军的抵抗,是密布水网带来的麻烦。
这一次徐正的南征军团不但是要面临密布的水网,又有东晋小朝廷刻意胡乱开掘导致溪水横流造成的泥泞地,如李匡所言还有不知道多少的陷阱。
目前虽然是冬季,大战不会马上发生,战前的阵地侦查却是一分一刻都没有停止。汉军斥候进入到晋军控制区,损失在与晋军厮杀上的并不多,陷入一些沼泽地和尖刺陷阱造成的损失可要多得多。
“他们就没有想过要在野外摆开阵势与我们交战。”丁毅面带不屑地说:“想的是怎么依靠城墙的保护,躲在龟壳之内与我们纠缠。”
这一次南征之战,汉军方面没有奢望来一次痛快淋漓的横扫,十分清楚打的就是一场攻城拔寨的战争,南下的汉军就是以步军为主,骑兵在南方能够起到的作用有限,自然是要再配上相应的内河水军。
东晋小朝廷的水军数量庞大,除开有长江水师之外,他们在各条水系也有自己的郡县水军,像是芍陂那边根据侦查就有一支约三四百舟船的晋军水师。
汉军抵近到寿春北侧四十里,晋军依然是龟缩寿春城内和躲在不远处八公山,徐正一方面不断演武操练士卒,另一方面不缺乏从周边征集民伕的动作。
徐正征集民伕并不是用来保证后勤线,是想要逐步平掉东晋小朝廷搞出来的纵深。
晋军不是龟缩不出吗?那他们搞的那些东西就成为无人看顾,汉军在前面进行稳固推进,后方就是挑担掩土的民伕。
周边百姓对于被汉军征集要说不担忧属于不可能,他们发现汉军没有要驱赶他们做蚁附攻城的意图,仅仅是干一些粗活,一日之中还供应两餐,后面根本不用汉军主动去征集民伕,是百姓口传口呼朋唤友前来,为的就是能够有一日的两餐。
天下战乱不断,尤其是豫州方面从元朔二年开始就是战场,没有足够安稳的环境就无法生产,百姓要躲避战乱更是无法进行劳作,实际上百姓早就开始在吃树皮、草根等等能充饥的东西。
身在寿春的谢石不是愿意眼睁睁地看着汉军不断摧毁攻势掩埋陷阱,他还是比较有意向出城而战,来自建康的命令却严令严防死守不得出城。
东晋小朝廷的国书由郗愔前往临淄呈上,接手国书的是汉国典客吕议。国书是呈交,郗愔非但没有得到半点回音,甚至是该有的邦交礼仪都没有被执行,唯一一次见到汉国的高层就是在呈上国书时见到的吕议,此后就是一直被晾着。
没有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郗愔本来是要离开临淄,带着一些册封的封赏到汉境各处活动,他刚刚收拾东西要迈出门却发现宅子已经被汉军封锁,交涉得到的回复是,汉国正在商讨回应国书,请他留在原地静候。
郗愔被变相的软禁,倒是庾翼的行动通行无阻。
庾翼没有求见刘彦,他到临淄只是停留一日就出城,带着家族后辈转到长广郡,前一次要去烈士园没有达成,既然随行的一帮人已经到了临淄进行安顿,那他显然是非去烈士园一行不可。
谢石对于大战临近前大量世家子北上,甚至是有世家家主亲自北上,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态度。谢奕重谈与汉王亲事其实是出自他的手笔。
世家的行事方针从来都很复杂,谢石是东晋小朝廷的征讨大都督没错,他亲率大军正等着与即将南侵的汉军交锋,可是不妨碍他为家族留一条后路。哪怕是面对汉军的强势逼近,依然无法妨碍他极度关注汉王那边是否有什么回应。
“令姜是一名美丽女子,多少人求之而不得,弟弟无需过多忧虑。”谢万是谢石的四哥,官拜左校尉,口中的令姜就是谢道韫。他捂着手里的酒樽,说道:“不知道安石现在是在哪。”
谢裒有六子,最为年长的是谢奕,次子谢据早卒,再来就是谢安、谢万、谢石、谢铁。按照东晋小朝廷的九品中正制定品,谢氏一族就是上品家族,家世决定了一家子的嫡系男性基本想当官不难,谢氏中人却并不是人人愿意当官,如迟迟不入仕的谢奕,本来不想当官的谢安,倒是谢石对当官很感兴趣。
谢氏一族的谢道韫在长江以南是一名名声很广的才女,通俗一些的说法就是想要求娶的人能够从长江排队到建康,与之门当户对的人选亦是不少。
大概是在咸康六年,王羲之就在一次酒宴中试探谢奕的态度,想要让谢道韫与王凝之定个娃娃亲,那个时候谢奕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王羲之所在的王氏家族实际上从那个时候就当谢道韫是王家的媳妇。
有了王氏家族的主动,没几岁大的谢道韫与王凝之时常一块玩耍,按照本来趋势两个小家伙也就那么青梅竹马下去,直至后来共结连理。
今次谢氏一族却要将谢道韫纳给刘彦,事先还没有与王氏一族进行沟通,等待王氏一族得知消息的时候,东晋小朝廷这边免不得是要上演大戏。
王羲之不久前逮着庾翼大骂特骂了一番,以他绝世书法注定会让骂人文章传闻后世,暴出谢氏一族有女嫁君王戏码,原本在建康的王羲之先去找到谢奕,没有谈出什么结果又启程赶到寿春。
谢石是在一次例行的军事会议上被突然出现的王羲之打断,背景是冬季来临时的汉军根本不消停,由下蔡方向向南推进了十里,距离重兵把守的寿春仅剩下三十里不到。
文人发作起来可不会管什么军国大事,王羲之一出现就是怒气冲冲的模样,满是威严地扫视一众文武,后面死死盯着略感错愕的谢石和谢万两人。
“各自回到本部,等待下一步会商。”谢石先让众文武出去,才站起来迎向王羲之,满是疑惑外加不解地问:“逸少,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怎么一副风尘仆仆,又是满心愤怒?”
说到底,谢氏一族对王氏一族真没有做出过什么承诺,定娃娃亲的事情也就是王氏一族一厢情愿,谢石在面对王羲之的时候是有足够的底气。
定亲在世家之间的手续很复杂,互相交换生辰八字只是之一,还要进行必要的纳礼和采礼,双方的家族长辈更是要互交红帖才算是正式定亲。谢氏与王氏没有做以上的任何一个步骤,按照常理王羲之在谢石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时候,尽管是满肚子怒火怎么也发作不得。
王羲之却是何人?他是天下闻名的大诗人、大书法家、大玄学家,被人尊重和奉承习惯之后,很多事情是感到理所当然。
“征讨大都督是以为王氏没落,可以任意欺负了?”王羲之可是曾经长江以南最大门阀的子弟,尽管王氏现在在四大门阀中是垫底,可影响力与实力依然不可小觑,拿这一次王氏随随便便拿出两万私军充任正规军就能看得出来。他瞪大眼睛看着谢石,毫不客气地抬手一指,怒道:“谢氏想要留条后路无可厚非,却是拿王家媳妇作伐,有些欺人太甚了吧!”
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看来,大诗人、大书法家、大玄学家的王羲之就该是一个温和儒雅之人,可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是人,而人就该有脾气,没有犯到的时候可以高高挂起,事关家族荣辱的时候圣人也会有火,
谢氏一族要说没有将王氏一族的怒火考虑进去绝对是在骗人,谁不知道谢道韫是一名才女,还是那种令人垂涎万分的世家女,大美人人人喜欢,又有早些年前就造成那不是误会的误会,面对王氏一族的怒火谢氏有自己的取舍。
天下大势要说明朗,那真的是变得很是明朗。新生汉国很快就要光复中原,呈现的是一个军事强国的姿态。再看汉军四处出击一点都不吃力,多线作战从未呈现疲软,可以想象汉国最差的情况也是控制中原绝大多数区域,会成为举世之强国。
东晋小朝廷面对汉军大举南下是一种心里没谱的心态,看着是要拼死抵抗,可要是汉国显露出愿意保证世家利益的态度,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这种复杂心理下,可不止谢氏在寻后路,王氏一族也有自己的动作。
“逸少稍安勿躁。”谢石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他不想彻底撕破脸,比如捅出王氏一族有子弟北上的事情。他请王羲之就坐被拂袖拒绝,笑容不改地说:“不说定亲并非真实,您知道令姜从来都是自己拿主意……”,拖了一个尾音,软中带硬地说:“兄长宠爱令姜,令姜所求者,便是兄长必然应允之事。”
“胡说!”王羲之反驳道:“凝之与令姜自小两小无猜,视之为未来伴侣,此乃天下皆知之事。”
这件事情上面倒不是谢石完全胡说八道,谢道韫对于从无到有的刘彦着实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石碣赵国不断溃退的情况下,她仅仅是被家族长辈一问,就答了一句“能与此等英豪相伴,好过与之软弱之人共处”,给了长辈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什么天下知不知的。”谢万原本不想开口说话,见王羲之才是咄咄逼人的那个,沉不住气就说:“令姜与凝之是玩伴,却没有其它什么关系。”
王凝之今年才十一岁,并没有取表字。谢道韫与王凝之的关系是玩伴,要说谢道韫对王凝之有什么好感则无从谈起,相反身为才女的谢道韫对显得极其平庸的王凝之该说只是玩得好,还是那种想躲没地方躲的玩得好。
“汉军逼近之际,谈论此事不妥。”谢石有意缓和气氛,收敛微笑,严肃地对王羲之说:“儿女私情在军国大事之前先放一放吧?”
王羲之像是怒极反笑,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马上就要是亲家了,汝等还能以军国大事为重?”
那一刻谢石脸色很难看,更加年轻气盛一些的谢万就直接骂了一句“不足谋”。
“谢安是伪汉大将之一了,谢家有女马上是伪王妃子,谢氏少不得是有一场富贵荣华。”王羲之冷笑着再次拂袖,走之前撂下话:“家门收入之事,绝不甘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