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62章:局外人眼中的不同

元朔二年开始,长江以南就一直是不断有人渡江北上。
北上的人并不完全是世家子,还有一些在南方失去了土地的百姓,他们认为北方有一个新兴国家正在崛起,觉得按照以往新兴王朝的惯例应该是会分田,期望获得属于自己的土地才离开家乡前往中原。
长江以南没有自己土地的百姓非常多,“衣冠南渡”之后的南方一再进行洗牌,家大业大的一些家族尚且扛不住,没有任何话语权和自保能力的百姓又能怎么样。导致的是大片的土地被南迁的北方家族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拿取,家破人亡者不知几何,沦为拥农给人种田更多。
根据汉国官方的不完全统计,自元朔二年到元朔三年底,南方涌向北方的百姓数量超过八万,大抵是被就近安排在徐州各郡。
汉国这边没有执行分田,除开原来就拥有土地的人,任何人获取土地的渠道只能是参军入伍。
在元朔二年期间,参军入伍能够获得土地的政策还没有执行,新征的数十万新军士卒是在元朔三年被安排归乡时,得到了一些政策补偿。
汉国给予退伍士卒的补偿是,愿意接受官府安置能够获得五亩土地,想要回到家乡的人只能获得两亩土地。这样的政策之下,绝大多数的退伍人员是选择接受官府安置,仅有少部分人回到原来的地方。
从南方北上的百姓,他们获得土地的愿望落空,想再回到长江以南则不现实,只能接受汉国官府的意见,那就是为官府耕种土地,收获分配是官府得五成,他们能够留下一半。
汉国官方对土地的严控并非没有理由,现阶段却不是专门用来防止什么土地的大规模兼并,是在刻意培养一批有产者,使有产者成为国家的中坚力量。
应该说汉国除开官府持有之外,没有什么一家有数万顷或数十万顷土地的家族存在,拥有土地最多的桑氏也仅是三千倾的土地,那还是桑氏一族在汉国制定相关土地政策时,原本就拥有地契。
要是短时间内不会南下,汉国是该执行一些吸引移民的政策,问题是汉军随时可以南下,那还从长江以南吸引移民做什么,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恰是因为不论在什么季节都是有人北上,汉国的长江舰队并没有进行什么封锁行为,仅仅是在内陆有一道道的关卡。
北上沿路的关卡不是为了阻止谁北上,是对北上的人进行必要的监控,其实就也是对奸细的一种必要威慑。
近期长江沿线的汉军已经确定会专门制定登岸地点,谢道韫一行数十人是赶在政策执行之前抵达长江北岸。
江都附近的汉军是一种外松内紧的姿态,谢道韫等人要是直接北上,入了内陆四五里就会遭遇关卡被拦下进行必要的登记,少不得是会被搜查一番之类的事情,但凡有点什么不对劲的行为将会被拘留起来。
“真的是上红下黑啊!”谢道韫对有数十名汉军围过来并不感到紧张,她相反是一种很有兴趣的态度在说:“传闻炎汉戎装就是红搭黑,很是有正朔的模样呢。”
晋军的戎装是战袍为白色,要是在搭配一些稻草、布柳之类的简直就是一支在给谁服丧的全军缟素部队。
其实不管西晋还是东晋,按照五德之说的话,他们是属于金德,那么军队的战袍的主体颜色应该是黄色。晋军会选用白色战袍不是黄色犯了什么忌讳,关于明明是金德的两晋为什么会是白色战袍有比较多不靠谱的说法。
谈到晋军的战袍为什么是白色,其中之一就是说因为中原沦陷晋军才以服丧的白色为战袍主体颜色,然而从先秦一直到南北朝,服丧该穿的是黑色才对。
关于军队缟素的说法,是到了非常流行的明朝才大量描述,而明朝家那么写是根据当时的社会习俗。
“郎君?”侍女谢兰见有汉军围上来已经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很是紧张地说:“您还有兴趣对他们的戎装评头论足,不该是想怎么糊弄过去吗?”
为什么不称呼公子?一切只因为现在还是一个阶级异常鲜明的社会,公子是公侯之子不能乱叫,那么延续从西汉到目前称呼的郎君就十分合适。
江明是这队汉军的队率,他实际上是长江以南的丹阳人,选了个好时间北上之后入了汉军,参加过曾经的彭城之战,后面还监督仆从军与奴隶军与国丈褚裒统率的晋军打过,后面被安排到了江都汉军的序列。
丹阳在东汉时期是一个精兵出产地,通常是受雇佣给人打仗赚钱,到了诸侯混战时期尤其被各诸侯所喜爱。丹阳出雇佣兵的历史早就随着改朝换代而结束,一些祖上的武艺却是被传承下来,江明能当上汉军队率就是因为有着一身不错的武技。
“你等何人!”江明其实已经看出这是一伙女扮男装的队伍,他的语气听着也就不是那么严厉:“不知道军方重地不可随意靠近吗?”
“听你的口音,是丹阳人吧?”谢道韫还真的不知道紧张是什么,不顾侍女头子的拉扯,靠近江明再问:“什么时候加入汉军,待遇好么,现在是什么官,有遭受歧视吗?”
连续好几个问题让江明略略感到错愕,他能看出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小细君,还是那种出身非常不错的细君,好奇怎么会带着一帮佩剑侍女北上,却不是该有好奇心的时候。
“快些离去。”江明并不显得凶恶,就是很不耐烦,摆着手:“再不走可要抓起来严加拷问是不是细作了。”
“汉军都这么凶吗?”谢道韫更加来了兴趣,又是连串说:“是不是只有凶巴巴才能打败胡人。南方的士卒看着都是软棉棉,难怪打不过胡人。”
江明手底下的一名什长将手中的长枪尾部锤在地上,凶恶地说:“小细君,不要自找麻烦。”
“还真的很凶,看来是这样子没错了。”谢道韫由于心情非常不错,俏皮地眨着眼睛沉默一小会突然说:“你们想不想要一场富贵?想要的话,可以带我前去找你们的大官。”
有巡逻任务的汉军没少听过类似的话,都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南方世家子到了长江北岸,遇到巡逻汉军就通常会来那么一句,动不动就是什么富贵之类的玩意,想的是直接找到汉国方面的高层自荐。
江明上上下下看了一下谢道韫,又将视线转到那些一看就是男扮女装的侍女身上。他见过自以为是的世家子不少,一些看着彬彬有礼的寒门士子也有,还是头次碰上这么一支怪异的队伍。
人会说什么话通常是带着底气,敢蒙军队的人不会太多,看谢道韫那一副自持什么的模样,江明陷入犹豫之中。
“真的,真的,会是一场……”谢道韫是身穿一身白色有金色镶边的武士袍,双手比划着巨大的圆圈:“……好大的富贵!”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头,可以远远地看到江都周边建设于野外的汉军营盘,因为是路边不远的关系也能被道路上的行人看到。
谢氏一门敢放谢道韫北上,暗地里必然是会安排一批人看顾,他们因为是暗中保护的关系行踪必然显得诡异或是鬼鬼祟祟,那么被汉军盯上就成了必然。
在暗中保护谢道韫的谢氏武士,他们见到谢道韫被汉军围起来已经非常紧张,少不得是要时刻准备冲上去保护谢道韫。他们不对劲的举动惹来了汉军士卒的注意,没有其它举动之前反而是被团团围了起来,连带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也是遭到牵连。
直至谢道韫发现道路那边的不对劲,江明都还没有什么表态。她嫌弃地看着还在犹豫的江明,抬手指向道路那边,说道:“那些人是我家派来暗中保护的侍卫。”
江明当然知道一些人出门会前呼后拥,尤其是以长江以南的世家最喜欢讲究排场,不过那又关他什么事情。他是不搭理谢道韫,摆着手对着麾下吼了声“走”,抬脚迈步走得很是利索。
“真的是一场好大好大的富贵!”谢道韫的声音很脆,她翘家出走之前就想得很清楚,北上不认识路,随行的侍女看着没有谱,那就没有比直接找上汉军,让汉军保护着前往临淄最合适的选择。她见江明走得很干脆,又见家族派来暗中保护的那些武士要被逮起来,跑到路边找到带队的汉军屯长,直接说:“我要见你们的大官。”
“贵女……”谢彪是按照保护谢道韫武士的头领,他满是羞愧地呼了一声,单膝跪地请罪:“给您惹麻烦了。”
说起来,谢氏的这些人压根就不会与汉军起冲突,被带走询问成为必然。他们相信自己道出来历,有谢安那边的情面最多也就是受一些皮肉之苦。
彭勇还没有从谢道韫的那句话中回过神来,突然一下子道路上的四五十人全部单膝跪地请罪,让那些一脸慌张或是莫名其妙的人变得非常明显。
这个年头任何一个家族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标记,人群之中就有人认出武士兵器上的标记,一声“谢阀武士”立刻道出单膝跪地请罪那些武士的来历。
“谢阀?”彭勇了然,面无表情地命令士卒将人全看守起来,走到谢道韫前方不远上上下下看了看,闷声道:“你们也一起走。”
就这般谢道韫一伙大约六七十人被带到汉军营盘,关了一天一夜之后,先有一名校尉来确认身份,后面惊动了江都令雷蒙。
雷蒙本来是蓬莱郡的城尉,后面转调野战军团,立下不少功勋后成了江都令。他会被惊动的理由很简单,是过去询问的校尉被谢道韫一句“我可是会成为你们君王妃子的人”给弄懵了,上报到了他这里。。
江都是一个军事重镇,第一任江都令李匡现在已经是一名郎将,第二任江都令伏伟成了宫城殿尉,可以想象雷蒙也会有一个好前途。
江都令算起来可以是汉国军方的中上层,得知一些消息并不困难,雷蒙是知道谢氏的的确确重谈婚事,谢道韫亲自出现就显得不简单,由不得雷蒙不重视。
“对,就是您理解的那样。”谢道韫在面对雷蒙的时候还是很轻松,她甚至是微笑说:“我有些等不及了,就自己跑过来咯。”
雷蒙对这样的一个世家女是一种懵了的态度,觉得无比大胆的同时,似乎也感觉很是荒唐,可不管是什么样的想法,君王一刻没有拒绝婚事,身为臣子就会有顾虑。
一次谈话谈不出什么,关那是绝对不能再关,做出一些必要的限制后,不是太重要的地方却能让谢道韫自由行走,从此之后江都汉军营盘经常能够看到谢道韫闲逛的身影。
谢道韫是对汉军有着绝对的好奇,她出身门阀对兵事并不陌生,对于能够压着胡人打的汉军十分仰慕,很喜欢待在一旁观看汉军进行操练。
汉军的操练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军官下达命令,士卒无条件地服从,没有耍起来眼花缭乱的武技。
“真的好刻板呐。”谢道韫并不觉得枯燥,对谢兰说:“晋军操练的时候,看着花样众多,汉军只是强调纪律,也许就是这样的差别才有了两支完全不同的军队。”
在谢道韫前面发生的是一幕军官让冲进水渠的画面,冬天本来就冷,进入水温比空气要高一些,可是下水之后再上来被风一吹肯定会使人冷到颤栗。
汉军操练也是有关于个人武技,什么兵种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一切是讲究战阵实用为主,见不到什么花俏的地方。
“可惜他们不让去水寨,要不然就可以好好看看战船有什么区别。”谢道韫用着无比感兴趣地表情说:“希望北上的路上能够看到更多,不止是看汉军,还要看汉王是怎么治理国家,是不是传说中只是穷兵黩武不顾百姓死活的君王。”
没错的,谢道韫就是想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长江南北究竟是有什么地方不同,为什么汉国可以一再击败胡人,而晋国却一直被胡人压着打。
……分…割…线……
很少写到汉国的民间,想用谢道韫北上视野描述一下,要是不喜欢请提示,及早跳过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