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64章:人得有盼头

传闻在炎汉期间广陵是一个足足拥有八万人口的大县,纺纱业十分发达不说,多少也能算是一个鱼米之乡。
现在讲炎汉,讲的是东汉不是西汉。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炎汉不得被提起,先由曹丕篡汉伊始,到了刘渊建立伪汉更是成为禁忌,少不得是因为晋国小朝廷的自卑使然。
按照史书的记载法,因为有了西汉和东汉,后面还出现一个匈奴人建立的汉国,要是刘彦真的光复汉家旧土使汉国再强盛下去,有了西汉和东汉两个刘氏汉帝国在前,一样是刘氏的刘彦这个汉国真不太好称呼。
“有次听王上闲聊时谈起……”王猛用着略略迟疑的语气说:“会记载成为第三帝国?汉第三帝国。”
王猛是和谢道韫在城中散步,随行的有高平和一些汉军士卒。
几天前下了一场大雪,地面和屋顶上布满了白雪,街道之上看到最多的是清扫门前白雪的人。
“帝国?”谢道韫是一个有读书的人,她很明确的知道帝国两个字带着什么含义,不止是一统中原就能称帝国,也不单单是强盛可以称帝国。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回过神来才说:“那不止要光复汉家旧土,西域也要重新夺回,乃至于……。”
其实还要再加上在战争中战胜另外一个帝国,之前的西汉是拿匈奴帝国开刀,延续西汉的东汉是在实力上有帝国的规模可并没有对外取得什么帝国较量之间的胜利。
东汉对外战争比较重要的有四场。
东汉为了稳固西汉时期设立的玄菟郡、乐浪郡与高句丽、朝鲜、秽、貊、貉、沃沮等民族有过不少较量,东北最大的对手是乌桓、鲜卑,最成功的一次是打服乌桓,其余各族实际上只是震慑,设立了乌桓校尉。
再来是东汉对西汉打剩下的南匈奴,可前期是以长城作为依托与之对抗,后面是用消耗和拉拢政策才使匈奴进行名义上的臣服,设立匈奴校尉才稍微有些控制力。从南匈奴时不时会南下打草谷来看,东汉对南匈奴的掌控力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西汉末年在西北遗留问题的是各种以放羊为生泛称羌人的一个族群,东汉的军队长期与羌人进行局部战争,东汉最为强盛时期陇西郡都全被羌人占去,后面设立护羌校尉不但没有起到正面作用,相反是使局势更为恶化,才有了后面的百年羌族生乱,直至段杀神(段颖)使用杀戮手段才算是稍微慑服诸羌,不过后面东汉自己又玩脱了,董卓生乱期间诸羌甚至杀进司隶直逼长安。
东汉对外战争最成功的一次该是对南方,也就是吴郡、会稽、南海、合浦、九真、交趾、郁林等各郡。不过偏偏这一次并没有算在对外战争的四场大战中,理由是诸越和交趾的那些人连称为敌人的资格都没有。
对西域的光复之战才是被认可的“四大之一”,但是比起西汉时期的掌控力度来讲,东汉对西域的掌控连曹魏时期的力度都不及。
“以上可以看出,汉王想要的汉国并不是中兴之后的那个(东)汉,是开国高祖皇帝直系后裔的那个(西)汉。”谢道韫走着走着停下来,她看到了路途上认识的阿六,显然阿六也发现了她。她抬起手远远地打招呼,后面对王猛问:“可以过去看看吗?”
王猛习惯性地看向高平。
高平无声点头。他们还没有接到新的指示,谢道韫在广陵城逗留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
广陵城是一座正在复苏的城池,城墙前任县长有带百姓进行过一些修葺,王猛接任之后也是第一时间注重城墙的修复。会这样是现在的百姓普遍没什么安全感,有一座看上去牢固的城墙会使百姓更加心安一些。
城池之内的建筑物基本是茅屋,少有能够看到屋顶是瓦砾的建筑,除开城楼之外同样没有一座超过两丈高的房子。
城中百姓大概是有三千来人,他们平时栖息在城池之内,到了干农活则是到郊外。
根据谢道韫一两天逛下来,广陵城之中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商业,也就是不存在市集之说。她不确定是因为下雪没有开市,还是城中真的没有市集。
阿六当然看到了谢道韫,他并没有认出换上一身白色长裙的谢道韫,对于谢道韫和自己摆手打招呼有些发愣。
“阿六。”谢道韫笑嘻嘻地再次打招呼,指着对面的屋子问:“这是你家吗?”
现在的城市规划没有那么严格,城中仅有一条主要道路是呈现笔直状态,其余的道路是看房子的坐落而有改变。房子看去并不整齐,看着就是东一座西一座,房屋密集的地方要是陌生人迷路的可能性比较大。
阿六家的房子非常普通,道路旁直接就是墙壁,一扇并不大的门仅是有用草编织的栅栏掩着,看着是没有什么窗户。
“我啊。”谢道韫指着自己的小鼻子,说道:“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的。”
“是你……”阿六手里的扫帚不止怎么地掉了下去,看得出他非常惊讶:“你是……是……”
现在的谢道韫与穿粗麻衣的时候判若两人,一身主体为白色却有红色镶边的长裙,肩上还有一套看着名贵的动物皮毛,脑袋上套着一个毛茸茸的帽子,再加上背后有一条黑色的披风,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极为富贵。
“我可以进去吗?”谢道韫话是那么说,实际上她已经走到门边退开栅栏抬脚走进去:“黑漆漆的,空气也好闷。”
急促的脚步声随后而入,那是三四名手里按着剑柄的汉军士卒入内,他们进入之后是成一种半扇形的分布站立,刚好是将谢道韫保护在中间。
阿六懵了一些才跟着进入,进去后直接呼唤“娘”,里屋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从里屋走出来的妇人无法从相貌上判断出岁数,她穿着一身传统汉家妇女会穿的粗布襦裙,手里有一个看着像是梭子的东西。一出来看到屋里那么多人,她先愣了一下,才说:“来客人了?”
阿六这个时候已经走到墙壁边,只听一声僵硬的什么响动,木板门窗被推开之后屋里才有光线。
“婶婶好。”谢道韫看到了妇女手里的梭子,笑嘻嘻说:“婶婶在织线吗?”
“嗯,啊?是在捣腾机子,织线得等开春有麻。”妇女手里的梭子的确就是织线用的,她完全适应黑暗,看到一身贵女装扮的谢道韫有着莫名的紧张,再看屋里有一看就是士卒的汉子却露出了微笑,扭头对阿六说:“张罗一下。”
阿六应了声“哎”,推开了后门出去。
屋里的人可以听到一些东西挪动的声音,由后门向外看是一片不大的园子,正对面还有一间什么房屋。
谢道韫还真忘了,她进来的时候没有听见“嘎吱”声,那么妇女怎么可能是在织线呢。
冬季万物蛰伏,织线需要麻,广陵城内的居民有原来的本地人,更多是从长江以南投奔而来的人。阿六这一家就是新来不久的南方人,前一年没有参与劳动,不会有产出,是由阿六受到官府的雇佣修整城市得到一些粮食度日。
有了光线之后,可以看清楚屋里的物什,东边的墙壁边上有几口缸,一些钉在墙壁上的木板上摆着一些坛坛罐罐。看不到桌子或是椅子,一切只因为现在桌子和椅子并没有流行,案几就是桌子,坐圃就是椅子。
地面上直接就是泥土,长期被踩踏的关系看着并不平整,不过能够看出并没有什么杂物。
大婶对汉军士卒有着莫名的热情,对一看就是贵女的谢道韫则是显得极为冷淡。她在问士卒一些问题,话题是围绕着国家有没有再次征兵,或是近期会不会有什么需要人手的徭役。
过了一会阿六重新入屋,手里捧着一个热腾腾的陶土罐,先是放在边角又出去,再次回来是拿来了一些竹杯。
“烧热腾了的,是烧水。”
阿六对要求喝煮过沸腾的水印象无比深刻,不理解什么叫生水有寄生虫容易使人生病,是在服徭役的时候军方这么要求,一直想要参军入伍也就牢记这一习惯。他麻利地倒水,一个又一个双手捧过去,轮到谢道韫的时候看着有些迟疑。
谢道韫并不迟钝,没人给服务就自己动手,导致的是阿六既是尴尬也是手足无措。
“大婶,我们只是路过。”共侨虽然是士卒,可他也是一级爵位的公士,右胸的战袍上既有一块铁质的徽章表明这点。他知道大婶的热情是为什么,见到大婶眼神的热切,想了想说道:“徭役应该是会比较频繁,您家娃儿不缺活干。”
“这就好、这就好……”大婶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给大王干活有的吃,还有粮食可以拿。大王是好大王,官府是好官府。”
谢道韫被刻意冷落得很是不舒服,她倒不至于发作什么,却是没有了原来的兴致,礼貌地行礼就退了出去。
王猛并没有入屋,是站在街道上看着清扫白雪的百姓,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他见谢道韫出来,能看出谢道韫好像很不悦。
“之前还聊得好好的……”谢道韫不开心也有失落:“以前在南方,下乡时遇到的人是这样,来到北方也是这样……”
社会有阶级,有些阶级就是被用来敬而远之,身在局中觉得莫名其妙,也有乐在其中的人。自古以来百姓就对权贵有着天然的疏远,毕竟靠近了未必有好处,惹到了却随时会被整得家破人亡。
王猛对谢道韫说的话只是付之一笑,他事先就知道谢道韫穿成这样根本无法接触百姓,只是关系不近无法提醒罢了。
“走咯,走咯。”谢道韫情绪转变速度有些快,她走前还对出门站在边上的阿六摇手,溜达了一小会突然对王猛问:“百姓见了您会亲近吗?”
“……”王猛就是从百姓中来,成为官员之后很清楚很难再与百姓打成一片,苦笑说:“没有畏惧,猛就感到很知足了。”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远去。
阿六看着那俏丽的身影久久没有转头,等待谢道韫的身影完全消失后,他转身却看到自己的娘亲那一双满是仇恨的眼神。
“你爹,你大兄、二兄,全是死在南方的富贵人家手里。”大婶是黄氏,她非常严厉地对阿六说:“黄六,你要牢牢记住,南方那些大家族是咱们家的仇人。”
别问他们这一家怎么知道谢道韫出身南方家族,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长相和气质不一定有迹可循,可是从装扮特性上绝对能看出端倪。
“娘……”阿六想要说刚才那个细君看着不像是坏人,相反是看着非常美丽,可他不敢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只能应:“孩儿知道了。”
“你岁数小,没法子去参军。”大婶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失望的表情,低声念叨:“听他们讲近期会有很多徭役,你得求老叔多帮忙……”
大婶口中的老叔是这一片街坊邻居的保长,是一名因为残废退役了的汉军士卒。
汉国大部分地区采取的是合作公社制度,目前逐渐在转向正常的社会体系,为了安排众多因伤退役的将士,是编制多少户有一个保长,保长负责转达官府的一些消息,征发徭役也是由保长来确定名单。
“大汉服徭役是一件好事。”大婶喜欢唠叨,唠叨之中有着明显的殷切期盼:“去服徭役吃的喝的都是官府的,服徭役次数多了还能被优先挑选入伍。你这娃儿年纪不够,该多多出徭役,日后好容易加入军中。成了大王的兵就有五亩田,有了田好讨一门媳妇,能立功给子孙挣一份功业……”
阿六一边拿着扫帚清扫白雪,一边听着自己的娘亲唠嗑,内心里有期盼,更多是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