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69章:邺城之内

邺城之内的道路两旁依然是站满了欢呼的百姓,他们身上没有什么盛装,极为多数的百姓看着甚至显得非常落魄,脸上看着也是一面菜色,神情却是很激动。
刘彦其实是知道会有那么多的百姓肯定出于官方的安排。
这是一件很显然的事情,百姓没有得到通知怎么知道君王会来,就算他们知道君王要来而前往围观也不会得到允许。再来是没人担负得起出现意外的责任,保安措施官方也要事先进行预案和演练。
作为一座曾经石碣赵国的第二重要城池,邺城的大道还真的有进行严格的规划,宽度约是六丈左右,尽管并非完全笔直却似乎是贯通了整个城池?
靠近城墙的道路两旁看着空旷,那是必须的缓冲地,不允许出现房舍或是杂物,以免战时建筑或是什么物体被引燃演变成为无法扑灭的大火。
离城墙大约两百步之外开始出现建筑,大道两旁是一些两层高的茅舍,路边甚至栽种着整齐的树木。
也就是道路两边的建筑物显得有规划一些,除此之外的其它地区显得东一个西一个,看一些小路的分岔与纵横,可以想象出该是个怎么乱法。
欢呼声很大,喊的口号也显得比较复古,是“王上万年”这个先秦之后已经消失的口号。要说的是“万岁”这个口号目前还不是单独为君王所有,那是有明一朝才被单项指标的限定。
场面有些时候是应该出现,有万众百姓空巷出迎会使被迎接的人感到愉悦,同时百姓自己也会在热闹中产生快乐感。
刘彦的到来,百姓迎接之后会有一些载歌载舞和吃吃喝喝的活动,皆是由官府进行组织和提供物资。
中原的汉家苗裔很久没有出现过什么盛大的活动,胡人禁止汉家苗裔进行一些传统节日,有的就是压迫再欺凌,年青一代对于汉家有什么传统节日早就模糊,老一辈更多的是不敢触碰胡人设置的禁忌。
随着汉军光复一个又一个郡县,汉家传统节日肯定是要回来,就是不能奢望近些年能有多么热闹或是富足的场面,只能是等民间的生产恢复和感到真正的安全,节日才会有节日该有的模样。
“襄国解救的女子也是安置在邺城。”冉闵说的是从石碣那里解救出来的全部汉家女子,总数量达到了十七万这个恐怖的数字,大多就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他“呵呵”笑着说:“是安排在宫阙群。”
刘彦知道这件事情,将那些女子安排在宫阙群是得到他的允许。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少让人误会,比如说要全部接纳那些女子开一个大到没边的后宫,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骂上一句“荒1淫之君”。
被石碣掳掠的女子并不完全是少女,许许多多是别人的妻子,在她们被汉军解救之后,很多家庭前来要求讨回。一开始官方是只要能够证实女子真为其家人就让迎回,后面却是发生一些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女子被接回的事情也就暂时停止,少不得又让刘彦被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骂。
“那些是可怜人。”刘彦所知道的,被石碣掳掠的女子就没有什么好下场,语气冰寒地说:“活着的是侥幸没有被折腾死和吃掉。”
石碣对待晋人就是采取两脚羊的理念,男人被杀被吃,女人不但要被杀被吃还要被**。所以说作为一个汉人,日思夜想灭掉石碣全族绝对属于正确。
“王上,是不是重新让人接回她们?”冉闵首次显得有些惆怅,说道:“她们的家人闹是一方面,宫阙庞大是需要人手照顾,可粮食也真的消耗得有些多。”
刘彦并没有开一个巨大后宫的想法,是一些人作为男人没有自知之明和懦弱。
女子被掠并不是她们的过错,她们的经历却被当成罪恶,那些无法保护她们的男人因为她们所遭遇的经历进行责难与惩罚,给了不幸的人再加上更大的不幸。
事实就真的是那样,不但上演着一个民族的弱小与悲哀,还显示出丑陋的一面。一些男人在面对胡人的时候不敢反抗只能逆来顺受,可他们对已经遭遇不幸的自己女人却显得威风八面,全然没有想过是他们无力保护才使自己的女人遭遇不幸,将一切过错都推到遭遇不幸的女人身上,显得极其卑劣也是实实在在的懦夫。
“愿意走,自然是可以跟着亲人走。”刘彦一想起一些人的作为就恼火,说道:“若是不愿意,给找些活做,使她们能够自力更生。”
也是相当多被接走的女子没有得到安慰与安定,反而是遭遇更大的不幸,不但让刘彦恼火,她们自己对于被接走也产生恐惧心理。要不然官方不让走,压根就没有进行约束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没有女子自行离开?
汉国有的是方法安置类似的人,不管是以集体农庄的方式,或是干脆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再与人结成连理生活下去,总有保存那些遭遇不幸女人尊严的活法。
刘彦来邺城并没有要进驻宫阙居住的想法,没有将宫阙烧掉已经被民间传得沸沸扬扬,再有安置那么多的女子在宫阙群更加甚了不好的言论,他要真的住进去可就坐实那些说法了。
邺城有包含着山,石虎在选择建造宫阙群的时候是将城内的山作为主要修建地,远远看去就能看到位于青山之中的楼宇、章台、宫殿,可见规模之大。
“只是修建了十分之四五。”冉闵有自己到过宫阙,他甚至想过在里面居住,幸亏是被自己的家臣劝阻下来,用着难明的语气说:“都是民脂民膏修建起来的,里面异常富丽堂皇。”
很远就能看到一片明黄之色的瓦砾,其余是红色与黑色的墙壁为主调,要是离得近了就能看到一些墙壁上很讲究地有雕刻墙,都是一些胡人围猎时的场面。
刘彦哪怕是要去宫阙游览也不能是一来就去,因为一些言论存在的关系更没有可能大张旗鼓。他会在城内游逛一圈,依照汉家的传统接见一些老人进行慰问亦是尊老,随后就会再次出城进住营盘。
这个年头能够活到长寿并不容易,除开战乱之外就是饮食和卫生的关系,冉闵等人是寻了许久才找到十来个超过六十岁的汉家老人。
早些年间的华夏有一种习俗,那就是款待老人时进行露天饮宴,饮食未必是要多么的丰富和奢侈,要表现的是对老人的尊重,听取活得久了的老人进行各种唠叨和提出一些看法。
刘彦接见老人是在城中的一处广场,该处事先已经垒砌了一座高台,是很普遍的一种土台子。土台高也就是一丈左右,地面铺上一层地毯,摆设上案几和坐圃,中间弄了个三足鼎和香案,香案上会放置一些果品和一些文轴,少不得是要有一炉香。
在传统的汉家社会中,活得久了就是一种资本,不但可以随时随地见当地的官员,还能对官府怎么治理地方提出建议和进行干涉,真要是惹到了他们,凑足足够的人数到都城要求见君王,但凡是爱惜自己名声的君王都是要见。所以说,汉家江山下的老人真心是轻易惹不起,在乡可以横行霸道(非反义词),面见君王连一郡的郡守都能弄得罢官丢职,甚至可以引起一场由上而下的杀戮。
不知道多少目光的围观之下,刘彦频频向十来位老者敬酒。在老人的各种述说中,他时不时会“哈哈”大笑一声表示愉悦,有时候则是会露出愤怒的表情。
能后活到六十岁以上的人,他们都是出生在西晋年间,历经过同一苗裔的各种内斗和内战,再有司马一家子不断引胡人南下。
根据一部分老人的讲述,一开始不管是什么胡人来到中原都是小心做人,那个时候虽然是国家刚从东汉末年的各诸侯国内战中走出来,可是胡人对待汉家后裔还是有很大的敬畏之心。
胡人对汉人的敬畏之心是由西汉孝武皇帝出塞北击匈奴开始,一场汉匈之战打了一百三十余年,打得那个叫惊天地泣鬼神,随后西汉年间尽管是历经不少内战和混乱,问题是在对外战争的时候一直保持强硬和获取胜利。
胡人对汉人的畏惧保持了很久,哪怕是新朝之乱和黄巢之乱,胡人也不敢轻易南下瞎掺和。由刘秀建立东汉,东汉在一开始的时候匈奴人蹦跶得非常厉害,由于是历经大乱东汉政权在面对削弱版的匈奴时竟然是采取守势,一度让胡人有抬头的迹象,最为明显的就是不但匈奴人蹦跶,连带东胡后裔的鲜卑人和乌桓人也会在东北蹦跶。
东汉对胡人没有西汉孝武皇帝之后的完全强硬,刚柔并济之下总算是压下匈奴和乌桓,对于鲜卑、羌和南蛮、诸越则是显得有心无力,不过因为西汉时期打下的赫赫军威也使胡人不敢小觑汉人。
东汉末年汉家苗裔不断自己作大死,董卓乱政时期汉家苗裔就显示出衰弱趋向,最为明显的就是司隶地区沦陷于各种羌的手中,燕地一部分也是被鲜卑人占去,甚至是河朔区域也完全被胡人夺走。
三国并立时期,曹魏一面要应付内战又要在北线重新收拾胡人,应该说在对外战争中曹魏没有丢人,乌桓打着打着没了,南匈奴重新乖乖做人,各种羌躲避曹魏兵锋逃往高原,甚至是西域都重新被曹魏控制;相应的是蜀汉在内战期间也不断发动对南蛮的战争,又打又剿又抚,很不容易地震慑住南蛮,不过南蛮的反叛依然频发;东吴面对的是南蛮与诸越,这个老孙家的国度与曹魏完全没得比,就算是与蜀汉相比起来都不显得怎么样,东吴与南蛮一直拉锯到亡国,亡国之后诸越都没有被收拾服气。
胡人心气开始变大是由司马一家子各种武装胡人开始,被武装起来的胡人被带着参与汉家后裔的各种内战,哪能不发现汉家后裔的虚弱。
胡人真正崛起是在司马一家子自己发生八王混战之后,刀子还是司马一家亲手交到胡人手中,不但司马一家子的皇帝被抓去给刘渊提夜壶,江山也沦陷大半。倒是早就形成气候的各个世家非常利索,他们眼见胡人要肆虐直接卷铺盖来个“衣冠南渡”,到南方继续当自己的上品家族。
刘彦可以听得出老人们对晋国朝廷的怨念不是一般深,不但说的时候脸部表情咬牙切齿,说话的语气也是各种恨意。
旁听的人是随着老人的讲述有不同的情绪波动,胡人肆虐不止是听闻还是亲身经历,晋国朝廷的没用由事实来摆明,那些所谓的上品家族逃窜之后继续富贵逍遥,被丢在胡占区的百姓沦落到连野兽地位都不如的地步。
“天子来了好哇!”颤颤巍巍的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对刘彦进行鞠躬,颤着声线断断续续说:“汉家天子再临,是咱们自己的人,就不会有胡人继续肆虐了。”
刘彦还没有称帝,算不上是什么天子,不过看老人的称呼可以理解为一种期盼。
会不会发生自己人欺负自己人的事情先撇开,站立于近处的各个官员听到“天子”两字基本两眼放光。
汉国现在已经光复完整的青州、冀州、兖州、徐州,豫州、司州、关中也光复了绝大地区,并州和幽州甚至也打下了一些郡县。汉军四处出击没有显示出虚弱迹象,南北两支汉军面对胡人一点不怵,光复汉家全部的旧土谁都觉得只是时间问题。
“是该考虑称帝的事情了。”纪昌的声音压得很低,眼睛也没有看身侧的桑虞,继续说:“名正才能言顺,南侵之前称帝,正朔之争才能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目前称帝的其实不止东晋小朝廷一家,石虎是在元朔三年也重新称帝,不过要与东晋小朝廷展开完完全全的决战,先称帝再打看起来也是有些道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