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72章:素质不行,地形来补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益州是一个多山多岭地形,大山遍处难有可以立脚之地。多山造就了众多的山谷,哪怕是当地人都不清楚哪一个谷道能够畅行,又是哪一个谷道会被阻挡去路。
山是多石的山,许多山的石头是裸1露在泥土之上,一些石头甚至看着很大并且奇形怪状,更有好像稍微一触碰就会掉下山的巨石,偏偏无论怎么碰巨石就是掉不下去。
从关中进入关中的路其实还算好走一些,桓温所率的汉军计划中是走秦时开辟的旧道,一路走连云栈道,另一路走褒斜道。
连云栈道是秦惠文王嬴姓、赵氏、名驷伐属时期建立,当时的秦国丞相张仪和秦军大将司马错就是率领秦军从连云栈道南下,先入汉中再攻蜀地。
褒斜道早期就存在,到了秦惠文王时期进行一定的扩建和修缮,主持人是当时的秦国丞相张仪,后面还发生一件比较出名的事情,那就是范睢入秦走的就是褒斜道,后面范睢一朝有权就任性还专门对褒斜道进行加工。
不管是连云栈道还是褒斜道,事实上到了楚汉相争时期就被烧掉,背景故事可以从“刘邦烧栈道”里面找,一直是刘邦出川期间栈道才又进行修建,也可以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故事里面寻找到相关信息。
刘邦成功出川之后,为了联系蜀地、巴地、汉中和关中的联系,没有荒废掉对几个栈道的维护,一直是到西晋时期栈道都还能使用,像是李氏成汉、杨氏仇池拉人建国也是借用几条栈道从关中迁徙人口。
两路汉军是在细雨蒙蒙中出发,全军身穿蓑衣和头戴斗笠,士卒的身影从山的这一头一直连绵到不知道几座山的那一头,一路上遭遇栈道断裂之处还得停下来修复,行军的速度并不快。
栈道的很多地段就是依靠着悬崖,期间更是有不少的河与溪,稍有不慎不是掉落悬崖就是跌入流水,因为过去狭窄的关系自然不可能驱赶马车,辎重是由人背和牲畜驼。
两路汉军的行军速度都不快,走了二十多天双方的前锋在栈道的交汇点相遇,他们面对的是早就做出防备姿态的李氏成汉守军。
李氏成汉的第一个固守点就是在连云栈道和褒斜道的交汇点。栈道到了这里实际上已经不再是悬崖峭壁或是临近河、溪,是从高处直接进入谷地,两边是青绿色的茂密丛林,谷地看去狭窄且山体看着倾斜度很高,的确是一个固守的好节点。
刚刚到来的汉军是有四千左右,他们一眼看去看到的是一座用石头砌成的关城,高度该是有个两丈左右,看石头的颜色关城该是修建不久,城头之上飘扬着李氏成汉的旌旗,站立着密密麻麻的士兵,耳朵里听到的是发颤的羊角吹号声。
谷地宽度有限,并排而立的人数难以超过一百,那么也就是说道路一次只允许不超过百人并排冲锋而上。
不但是显得狭窄,地面看着也是不平整,众多大大小小的石块和细细的石粒堆满了路面,想要组成严密阵型的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刚从栈道下来的汉军看去非常疲惫,他们远远地停下来,该吃干粮的吃,该喝水的喝,现场吞咽声和喝水的“咕噜”很频繁,少不得是有甲胄、盾牌、兵器的磕碰声。
站在关城之上的守军,他们看起来要忙碌非常多,大批的士卒来来回回搬来檑木和石块,站在女墙边上的是三个纵队的弓箭手。
城关后面,喊叫声和应答声太多导致听上去很乱,士卒凑成堆也是一片低声细语,声音太多听着就变成“嗡嗡”的汇集。
“终于来了。”杨续就是李氏成汉这座关城的城尉,他早就得到通知会有汉军前来,收到消息的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是高度备战。他站在关城,一手按着腰间的剑柄,另一手按着石头做的女墙,眼睛看着远处的汉军,对自己的副将说:“严防死守,不使一个汉卒攀上城头!”
无名关城有李氏成汉的两千守军,之所以是无名的关城,那是不止有这么一座,后面还有十多个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关城,只是坐落的地方不相同。
一阵苍凉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声音之大可以在山谷中来回响彻。
汉军有了自己的动作,那是不知道多少汉军士卒散开进入山林,过了一小会就能看到树木不断倒下。
栈道狭窄难以通行,自然不可能携带攻城器械,甚至是云梯之类的东西也带不了,只能是临到地头再动手建造。
不知道多久之后,又是一阵号角声,制作完毕的登城梯被汉军士卒带到最前方,没等关城这边的李氏成汉士卒看清楚有多少,一些手持大盾的汉军士卒开始列队,他们低吼了一句什么,沉重的脚步声开始整齐地响起。
“塔盾兵开路,强弩兵紧随而上。”刘锐出身冉氏秦军,被收编之前是个偏将,成了汉军之后从军侯干起,历经朝歌一战升职为校尉,负责主持前锋作战。他嘴角勾了起来组成残忍的笑容,说:“攻城之时,强弩漫射为上,先将守军的士气给打崩。”
沉重的脚步声一直在靠近关城,并不是肩并肩整齐列队推进,那是受到道路上石头的影响。他们抵近到距离关城约一百八十步就停下,后面的梆子声大作,随后就是弓弦不断嘣动的响声,一杆杆弩箭脱离劲弩被发射而出,经由半空的飞跃落下。
关城之上,由于汉军没有抵近到弓箭射击范围之内,李氏成汉的守军是引弓而箭不发的状态,他们秉着呼吸在等待,等来的却不是汉军的一拥而上攻城,是密密麻麻的弩箭发着尖锐的呼啸落下,刹那间彼此起伏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蜀道难,难进也难出,李氏成汉拥有天然的防守优势,大多数军队常年窝在蜀中没有与外敌接战的经验,很明白地说就是对新晋崛起的汉军了解并不足够,布置防御时不免是带着传统思想,忽略掉了汉军强劲的劲弩。
一波之后又是一波,每次是有一千左右的劲弩在同一时间扣动扳机被发射出来,一次就是一千支弩箭的覆盖,很快关城那边可以作为弩箭受力点的地方插得密密麻麻,城隘之下和之内更是落满了弩箭,少不得是被射死的守军尸体布满了地面,没死的守军不是躲避就是乱跑乱窜。
“看着怎么比赵军差那么多?”刘锐不是在傲娇,他满是鄙夷地看着乱跑乱窜再被射翻的李氏成汉士卒,说道:“赵军起码知道密集箭阵之下乱跑会没有命。”
李氏成汉的士卒其实也知道乱跑乱窜会没命。人在恐慌之下想什么是一回事,身体会做什么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那就是为什么人被吓住的时候明明想要动却动不了的主要原因。他们就是控制不住要跑起来窜起来,还得嘴巴发出惊恐的喊叫,不这么做比死还难受。
汉军的箭阵覆盖持续了大约两刻钟,关城之上看不到站立的人影也没有停止射箭,是塔盾兵继续向前推进,强弩兵一边推进一边发射还向两边让渡一定的空间,让抬着云梯的袍泽能够前进。
新建造的攀城梯还非常湿润,它们是被用绳子绑出阶梯,一些枝叶甚至都没有清除干净。
一个又一个攀城梯在数人合作之下抬起重重地砸在城墙上,随后看着灵活轻便的汉军士卒开始攀登,哪怕是已经在攀登后方的强弩兵也没有停止发射弩箭,只不过射击范围是越过关城向后,很像是一种火炮渐进覆盖,主要就是干扰和阻隔后方的敌军。
小豆子应该是第一个成功登城的先登,他是用牙咬着战刀后背然后双手扣着石墙跃上女墙,刚站稳看到的是身体缩成一团躲在女墙后面的一个敌兵,跳下女墙的时候在半空已经用手拿起原本咬在嘴上的战刀,落地之后想都没想一刀劈过去。
身躯缩成一团的李氏成汉守军当然看到汉军士卒登城,他是瞪大了眼睛,眼眸里面满满都是惊恐,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面容稚嫩的汉卒跳起来、落地、挥刀,眼里出现了一片的血色,之后永久地陷入黑暗。
小豆子一点都不可怜吓呆然后被杀死的敌兵,战场之上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上了战场并且冲锋,那个时候不需要有其它的想法,反正竭尽所能地弄死战袍跟自己不一样的人,有过多的思想是在寻死。
躲在女墙后面的李氏成汉守军并不算少,是人挤着人就那么缩成一堆,攀城而上的汉军士卒是看到之后没有任何犹豫挥刀就上,不会存在什么怜惜或仁慈。
刘锐看了几眼己方十数名士卒抬着巨木在撞城门,又看了看关城之上,入侵李氏成汉的第一次交战,似乎是远比之前想的更加轻松?
城门是在一声轰然巨响中倒塌,随后是一拥而上奔入城门洞的汉军士卒,很快激烈的喊杀声在城内出现。
城墙之上属于李氏成汉的旌旗一个又一个被砍掉换成汉军旌旗,黑底红字书写一个隶书的“汉”字旗面在随风飘动。
杨续是在第一时间就退到了后方,他现在是站在谷地一侧的山腰,有那么点目瞪口呆外加无法理解地看着关城的方向,那里一身蓝色的士卒正在被上红下黑颜色的士卒淹没。
“不对啊……”杨续能够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干涩:“打蛮人的时候,不是挺能打吗?”
李氏成汉是一个氐人政权,他们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一件事情,与南蛮的交战远会比中原那边多,而李氏成汉在收拾南蛮的时候要是正面交战其实很轻松,怕的是南蛮依靠复杂的山地打游击。
固守这一处关城的李氏成汉士卒,该是有六成左右是从后方的南蛮战场调来北面,杨续严重能征善战的部队面对汉军时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以至于脑子一片空白。
得说一下南蛮,并不纯粹是蔑称,就是一些用草叶子遮身,手里拿的不是纯粹的木棍就是帮着尖锐石头的野人部落,除开少数的头领压根就没有什么金属武器。
李氏成汉多少是文明社会的一员,有组织、有建制和兵器占优,与无组织、无纪律和处于蛮荒时代的南蛮打,打的还是正面交锋,胜多败少好像是理所当然吧?
现在李氏成汉的强军遇上的是另一个比他们组织度、纪律性更好和兵器、甲胄等等更加完善的汉军,很像是角色被互换了一下,被教训该怎么做人也是自然而然。
杨续很快就正视双方的差距,没有咬牙死死地想要守住关城,更没有进行反扑,是尽可能地保存兵力,让部队撤了回去。
慌乱中的李氏成汉士卒,他们没有得到命令之前就已经溃退,是被汉军逮着一路掩杀,直至交战地到了山寨边上,汉军才不得不退去。
关城的易手比任何人想象中的更快,只不过这并不算完,那是夺取了关城的汉军立刻发现谷地两侧的半山腰还有山寨。
就是山寨,建立在半山腰之上,可以上去的是弯弯曲曲又狭窄的小道,倾斜度看着并不好攀爬。
汉军进行尝试性的试探,仅仅是稍微靠近山寨那边就射来密集的箭矢。
山寨有高度优势,有了高度就能掌握弓箭的射程优势,两边的山寨居高临下可以占尽优势使用弓箭封锁谷地,汉军哪怕是有强弩也要进入到守军射程才能反击。
“小道无法组成盾阵推进……”刘锐很努力地在观察地形,观察下来觉得这里的守军很聪明,一见关城不足守就放弃,保存更多的士卒退到山寨。他对斥候下令:“查探一下,有没有其余道路可以进攻山寨。”
斥候自然是领命而去。
这个时候天公很不作美,刚才明明还是风和日丽,可是转眼间竟然阴云密布,第一滴雨落下,一瞬间就是倾盆大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