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74章:各自的心理阴影

桓温抵达第一道关城之时,刘锐的这支前锋部队已经连续攻下四个关城,攻下第四个关城的刘锐所部因为损失和疲劳程度被迫进行休整,由黄旅转换成为前锋继续向前打通道路。
李氏成汉在得知汉军有入侵意图的时候,他们是玩命地在任何便于坚守的易守难攻地形建造防御工事,一般是建造一个关城切断道路,于关城附近的山体上建设山寨。
汉军这边并不清楚李氏成汉建设了多少拦路的防御工事,他们是用了十一天的时间连续攻克四道关城,自然还有沿途一些山寨屯兵点之类的工事,刘锐所部的四千人最后仅是剩下八百战力,他们配合友军所取得的战果除了占地之外,杀死的敌军数量该是有六千余,俘虏两万余。
“这么说,成国的国主李势是动员能战的青壮参战?”桓温看了报告,沿途的敌军越是往后成份越是复杂,他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女墙的石块,问:“蛮人站在成国那边?”
南蛮并没有建立国家,是以比较原始的部落形式分散,曾经出现过一统蛮山的部落联盟(就是孟获那时代),分裂之后再也没有强力人物可以再次整合南蛮。
因为是各不互属的部落,南蛮内部的仇杀情况其实很严重,就像是各部落一些成年仪式的一种猎头活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导致的是南蛮的整体数量一起多不起来。
南蛮有和李氏成汉对抗的部落,自然而然也有归附李氏成汉的部落,李势在面临汉军的入侵时,的确是向一些归附的南蛮部落发出征调,汉军遭遇上南蛮属于正常情况。
汉国实际上已经视李氏成汉为冢中枯骨,没有灭掉李氏成汉之前就已经针对南蛮有相应的解决方案,有着十分明确的民族倾向,那就是不吝惜也不讲究仁慈的遇到一个就干掉一个,杀到南蛮颤栗和恐惧,使南蛮对汉军有足够深的印象,再来采取其它措施。
“咱们已经耗费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袁乔一边说话还会一边咳嗦,脸色看着稍微有些苍白,那是近期气候很怪,大雨小雨轮流来,来得快去得也快,山区的昼夜温度反差大且极为潮湿,给得了风寒。他拿着一条丝巾擦了擦鼻子才继续说:“夏季山区蚊虫多,我们不知道瘴气是分布在什么区域。”
汉军的入侵行动开始之后,前进的脚步从未有过停止,由陈仓出发的汉军进入李氏成汉的疆域后一直在攻城拔寨,可因为李氏成汉布置的防御节点太多,推进速度上面真的快不起来。
“部队的伤亡很大。”桓温是站在关城的石料城墙之上观看四周,谷地就是被两座山体包夹,能清楚地看到两边半山腰的山寨:“沿途类似的防御工事太多了。”
袁乔手头有详细的数据,至于目前为止汉军已经阵亡两千两百,因为有重伤员伤势不治的关系死亡数量还在一直增加,而他们仅仅是向前推进了十五里,距离出了山区还有将近二十里。
“彦叔,咱们只能一个又一个强硬地攻克过去。”桓温没有给予前锋招降纳判的权利,他就是要血腥的攻伐来打击李氏成汉的信心,只有汉军表现出足够的强硬和战斗力,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小李氏成汉的抵抗意志。他毫无动摇地说:“成国的统治阶层已经腐朽,瓦解掉基层的抵抗意志就是从根本上灭掉这个国家的最好方法。”
袁乔曾经也不止一次研究过李氏成汉,他知道桓温说的那些完全正确,就是心疼部队的损失。他需要知道桓温要做到什么地步。
“南郑!”桓温抬起手握成了拳状,铿锵有力地说:“攻克南郑之后就是转折点。”
袁乔暗暗计算了一下,以目前的伤亡程度,打到南郑汉军起码会有五千左右的阵亡人员,而他们这一路仅是有三万战兵,那就是六分之一的人阵亡,还没有算上会出现的伤势损员情况。
由关中南下的汉军一路艰难且坚决地攻城拔寨,位于南郑的昝坚手里面汇集了太多的坏消息。
李氏成汉建造那么多的关城和山寨,他们乐观地认为会将关中方向的汉军阻挡在栈道那一边,哪怕是汉军真的很能打也该是能够坚持上个两三年。
“错了,估计错了。”昝坚右臂重重地砸在案几上,狰狞脸部表情:“之前的估算是,一座关城起码能够坚持三个月以上,汉军却是用十一天就攻克四座关城,沿途的山寨也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前方的战事发展对于位处后方的昝坚等人来讲,他们只能是从一些汇报的文字上延伸出更多的想象,不可能对战事的过程有足够多的了解,唯一清楚的就是汉军都是依靠强攻取得战果。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已经知道结果,那就是汉军是在用摧枯拉朽的姿态挺进,必然会心生一种汉军远比想象中强大的感觉。
王嘏是李势的侍中,他被派遣到南郑是为督战而来。
知晓从关中南下的汉军会走栈道,实际上李氏成汉内部有过烧掉栈道的声音,是昝坚主张留下栈道并且在汉军进军方向广建关城和山寨。这个也是汉军攻势远比昝坚想象中更猛更快,让昝坚恼怒又羞愧才会事态的主要原因。
昝坚事先的想法非常简单,汉军可不是只窝在关中,豫州和荆州也有汉国的疆土,那么汉军想要攻打李氏成汉可不是只能从关中方向而来。
相比起汉中进攻李氏成汉只能走栈道,汉国在荆州的疆域进攻李氏成汉可以选择的道路更多,那么李氏成汉为什么不在对己方来说更有优势的战区和汉军打,是到那些不占太大地形优势的地方拼?
“前将军稍安勿躁。”王嘏是个看去很斯文的人,不但长相斯文,说话的声音也是不紧不慢,声线还显得略略磁性:“将军选择在对我们有利的地方打,自然是正确的。”
的的确确是没有什么错,之前不少人是附和昝坚的谋略,甚至认为哪怕是汉军不走栈道也该千方百计的吸引来,只因为那边的地形真心是对李氏成汉有绝对优势。
要说有什么错的话,那么只能说是负责防御的那些守军着实是太没有用了一些,占尽了天时和地理,甚至可以说在人和上面也有全面的优势,就是汉军远比想象中更能打。
王嘏是监军的身份谁都清楚,他现在扮演的却不是与将校对立的监军角色,更像是一个代表君王来给众将鼓气的抚慰使,满是鼓励地说:“还有八处关城,沿途也有山寨和兵堡,更有对防御有绝对优势的地形,我们可以将敌军牢牢抵挡住的。”
那条谷地很长很弯曲,出了谷地只有一片很小的盆地,哪怕是走出盆地还有作为拦路虎的鸡头关,就是过了鸡头关也有一个箕谷,哪怕是箕谷没了最后也还有一个阳平关。
昝坚不止一次研究过相关的地形,可以阻挡汉军的关隘和险地多到不像话,对于李氏成汉来讲真的没有比那里更据有优势的战场了。
就是那边失守对于李氏成汉也不是绝对的致命,还有南郑可以固防一下,说难听点就是南郑也失守的话,想要进入蜀地还得过剑阁这个雄关。
知道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吗?剑阁就是这样的地形存在。所以不管汉军是从褒斜道、连云栈道、驼谷道、子午道还什么其它什么道路,只要是由北向南就绝对无法忽视掉剑阁的存在,只有攻克了剑阁才算是真的打开进入蜀地的大门。
王嘏不但是斯文人还是个口才非常不错的读书人,一连串的道理讲下来不但昝坚平静下来,连带众多的将校也是重拾了信心。
昝坚恢复了冷静,一些事情却不是思想上的安定能够扭转,他不得不再讲一个坏消息:“前方发回战报,已经发现汉军出现床弩、车弩、抛石车等等的攻城器械。”
“怎么会呢?”王嘏是吃惊又感到十足的迷惑,讶异地说:“不管是走哪里,除非汉军能飞,不然狭窄的栈道无法运输那些攻城器械吧?”
“可以先拆分,到了地头再由能工巧匠组装。”昝坚觉得自己总算比王嘏聪明了那么一点点,严肃说:“汉军远比我们想的更加狡猾,也足以说明他们进攻的意志之坚强。”
王嘏听得一阵愣神:“……”
拆掉运输到了地头再重新组装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不过因为刘彦的存在让汉军有更加便利的方法,那就是系统农民可以建造建筑物进行生产,等同于作弊。
关中南下的汉军是三万,随行的一些辅助人员仅是七千,等待相关的攻城器械加入之后,攻城拔寨的速度突然加快,之前攻克四座关城需要十一天,后面变成一天就能拔除掉一座关城,算上必要的行军耗费十三天第一支汉军抵达鸡头关城下。
鸡头关实际上是三国时期蜀汉和曹魏常年激战时建造,那是发生在第二次岐山之战,建造之后是作为蜀汉军队对曹魏军队的常驻关隘。
“他祖宗的。”刘锐是在忍不住地骂娘:“地形险要不说,竟然还有一条关键性的河水!”
鸡头关的位置很特别,它既是褒斜道的出口,也是连接着连云栈道,等于是又一个两处栈道的结合处。
鸡头关,位于褒城镇北,关口有大石状如鸡头,故名鸡头关。有诗曰:“秦蜀此咽喉,地系汉家终始远;风云护祠宇,灵昭阁道往来人”。
汉时期,在今陕西褒城鸡头关下修栈道,经过横亘在褒河南岸耸立的石壁,名为“褒屏”,曾用火煅石法开通了长14米,宽3.95~4.25米、高4~4.75米的隧洞,就是著名的石门,内有石刻《石门颂》、《石门铭》纪其事。
褒河(古名黑龙江)位置鸡头关口之下,褒斜栈道即在鸡头关下,沿褒河经石门而过。烽火戏诸侯中的周幽王宫湦之妻,褒姒就长在鸡头关下,褒河水边。
刘锐等人不止是看到了褒河,也看到了石门,更是咂舌地看着那些高耸入云的峭壁,山体之上不会缺少林立的怪石。
汉军的到来让鸡头关守军既是吹羊角也是没命地敲打木鼓,声音在峡谷之内不断地回荡,可能是声音太大的关系竟然有石头不断从山体之上滚落,它们砸入湍流急旋的河水之中泛起一阵阵的水浪。
补充兵源之后,刘锐这一部又再次成了全军的前锋,是由四千恢复到该有的五千,士卒的身影位于栈道和一些可以立脚的地方,差不多全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异常险峻的地势。
汉军来的方向不需要渡过湍流急旋的褒河,他们甚至是有多条可以向鸡头关冲锋的道路可以选择,只不过除了石门那一条之外,其余道路弯弯绕绕非常复杂且全部是暴露在关口的箭矢射程之内。
“峭壁几乎是直立……”刘锐在下意识地吞咽口水,他们一路上攻城拔寨没少被从山上丢下的石头砸,那叫一个惨。他眯着眼睛努力观察,一边说:“只有少数看着像是待人的据点……”
鸡头关附近的峭壁可不好爬,这个才让鸡头关有足够的驻防价值,除非是有足够的技术开掘不然也难以使人立稳脚,汉军一阵观察下来,峭壁上是有李氏成汉士卒的身影,不过看着数量并不多。
羊角声和木鼓声依然在被鼓捣出来,后面加入了李氏成汉大批士卒的呐喊声,只是听不清究竟在喊叫什么鬼玩意。
“休息、休息……”刘锐这一次不敢冒然发起攻势,他呼唤来斥候营的军侯,吩咐:“先探勘周边地形,着重查勘有没有可以绕到鸡头关后面的道路,探清楚峭壁上面有多少敌军,收集的石头数量是重中之重。”
军侯林峰重重地点头,尤其是听到石块的时候下意识就抖了一下脸颊。
讲真心话,这一批汉军真的是被从山上丢下的石头给砸出心理阴影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