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77章:万众百姓可为兵

先是鸡头关,随后是箕谷,桓温决定招降纳叛之后,汉军在接下来的推进竟是变得无比顺利,大部分是在接受守军的投降,只有一些地段才需要进行攻克。
李氏成汉北部的守军会大部分不战而降有很多的原因,汉军入侵之后攻势太快太猛多少是占点因素,最为主要的是李奕的反水。
李奕之所以反水的理由相当简单,他的身份足够高,清楚李氏成汉目前的状况,长久的内部动荡,新王等位之后已经不止发生一次叛乱,大多数真正为国的文官和武将被杀,整个李氏成汉已经没有多少国之干城,有的就是像他这种投机分子。
一个没有用更显得愚蠢的国王,由投机分子组成的国家高层,没有外部威胁的时候迟早也是会在搞得天怒人怨之后被百姓推翻,有外部威胁又外敌实力强大时被攻灭属于理所当然。
作为太保的李奕决定弃暗投明,他在鸡头关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只是设下一个局就杀死了关隘都尉,苻安一死守军立刻被他掌握在手里,下一刻就是开关投降。
箕谷的争夺过程也没有太复杂的地方,李奕带着穿上李氏成汉军服的汉军一路上十分轻易夺取了大部分的关城,仅仅是夺取箕谷主要营盘才发生激战,不过因为李氏成汉的部队实在无法从快速激变的情势中回过神来,主营盘的争夺看似激烈却无法改变什么。
元朔四年的四月份,突在最前面的汉军仅是距离南征二十七里,他们乔装打扮是李氏成汉部队的装束,刚刚从褒斜道出了山区,面对的是位于南郑前方一个叫黄沙的小城。
黄沙就在褒斜道的出口六里不到,位处褒水东岸十里范围之内。作为蜀汉时期建立的城池,它原本是作为军事要塞,长久的历史长河不间断地流淌中逐渐变成安置百姓的普通城池,一度又一度的兴与衰中演变。
作为在北部抵挡汉军的主将昝坚,他在黄沙小城布置了八千的守军,毕竟黄沙就位处褒斜道出口不远,该位置的重要性在蜀汉时期已经显示出来,要不然也不会建城。
因为李奕的反水,不但是身在南郑的昝坚不知道战事发展,黄沙的守军也根本就不清楚前方的情势怎么样,伪装了的汉军数量并不多,有李奕的手令很轻松让黄沙守军打开城门。
把守城门的李氏成汉士卒是带着满脸的疑问,蜀地的平均身高也就一米六左右,倒是一些关中移民普遍是在一米七以上,不过李氏成汉是一个氐人政权,导致李氏成汉在征召兵源的时候是优先选择同为胡人的族群,大多数胡人的个头是一米五左右,身材相对高大一些的晋人很少会被征募。
中原的汉家苗裔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七,汉军的士卒就是中原的汉家苗裔,他们离得远的时候还没有显得多么突兀,双方接近了比较下来就会变得非常明显。
“动手!”
就像是前几次那样,都是身高的差距让伪装在接近之后出现巨大漏洞,导致的是压根就无法完全依靠伪装进入城内,只能是在城门处直接动手。
厮杀开始,不同语言的喊杀声响彻,是从城门蔓延到城池之内,数量少的汉军在控制城内之后开逐渐向内突进。
黄沙爆发激战,没有进行伪装的汉军出现在站立城头可以看到的区域。
以山区为背景的地平线那边,是先出现一杆杆的旌旗,一道漫长的黑色影子移动着向前,是有足够多的士卒才会形成一大片的黑影。
有一句话叫望山跑死马,望城同样会跑死马,不过这一路的汉军受于栈道的因素并没有多少骑兵,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的城池,想要短时间之内抵达却没有那么容易。
“安心吧。”刘锐是跟随部队一边小跑一边说话:“林峰带去的都是选锋,必定会牢牢控制住城门。”
没有错,刘锐所部再一次被挑出来用作前锋,林峰是刘锐用习惯了的军侯被派去夺取黄沙的城门。
每一名汉军士卒都是在小跑,他们还需要跑上六七里地才能抵达黄沙,前方有七百多的袍泽正在浴血奋战。
黄沙真的是一座小城,常驻人口不会超过一万,大部分是羌人和氐人,处于少数的是杂胡和汉家苗裔,八千守军入驻后让城池变得非常拥挤。
北面城墙爆发激战,动静之大很快就传遍全城,守军当然是立即赶往支援,百姓的反应无法逐一述说。
老实头就是居住在黄沙城内的一个汉家苗裔,他家有六口人,一个媳妇和三儿一女,最大的儿子已经十九岁,最小的闺女才三岁。
关于汉军要打过来的消息早就传得沸沸扬扬,更早些时候胡人发动种族仇杀的消息也早就有了,李氏成汉国境内相对于中原那边的种族仇杀情况并不严重,那是因为蜀地很早以前就是多民族共处的现状,再来就是李氏成汉的统治阶层对种族仇杀并不感兴趣。
战争爆发期间任何发生在身边的动静都会显得异常突兀,老实头是手拿菜刀躲在门房后面,听到一阵不大的拍门声却仿佛听到了炸雷。
老实头的本名叫李老实,他十九岁的大儿子和十七岁的二儿子是拿着农具靠在墙壁上,岁数更小的儿女是被媳妇搂着躲在里屋。
几声不大的拍门动静让这一家子几乎每个人都是浑身一震,作为当家的老实头更是差点将菜刀劈向看着并不结实的房门。
“老实头,是我啊。”
声音听着有些粗里粗气,出声的人有些小老百姓一样黝黑和粗糙的皮肤,那张看着憨厚的脸庞此刻显得有些兴奋,别人都叫他老张头,全名张三。
老实头是从门缝里瞅外面,看到人也不开门,闷声闷气地回应:“兵荒马乱不躲灾,跑来做什么。”
门外的人可不止老张头,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熟悉的街坊邻居老家伙。
“先开门。”老张头又在继续敲门板,似乎还略略喘着粗气,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地说:“王师杀来了,咱们为小伙子搏前程的日子到了。”
老实头知道老张头说的是什么,中原种族仇杀的动静太大,胡与汉厮杀起来可以说是血流成河外加伏尸百万,想不知道都难。大规模的种族仇杀之下,新崛起的汉国之主开出赏格,赏格不止是针对中原胡人,中原周边的国家也能干掉胡人拿着首级去汉境请赏,黄沙小城还真就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汉人弄死仇家胡人砍头拧着跑掉,导致的是没跑的汉人受了不少罪。
为小伙子搏前程的话很直白,要是汉军没有杀来,他们只要不死只是受欺负可以忍一忍挨罪受活下去,反正数十年就是那么活下来的。可是现在汉军杀来了,趁乱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是一回事,比较重要的是杀胡能够获得赏赐,不该为家里赚几亩薄田,不去为小伙子可能加入汉军而拼一把吗?
“咿呀”声中门打开了,几个人涌进了不大的房子。
“王师杀到这边,那就是前面的关隘都被攻下了。”老张头那张憨厚的脸上既是紧张也是兴奋,颤着嘴唇说:“阿六看到王师宰人就跟玩一样,肯定能攻下这座城。”
老张头嘴巴里的阿六其实是黄沙的郡县兵队率之一,是一个胡汉混血儿。这个混血儿在战事爆发后选择的是跑,溜回家中脱掉那身蓝色战袍,再溜到邻居老张头家里一阵鼓动。
“真的杀来了?”老实头的手在抖,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家里的老大和老二,吞咽一下口水:“要真的是换成咱们自己人当家作主,赏赐田地和官都是真的……那咱们就拼一把?”
似乎是在遥相呼应一样,阵阵的吵闹和厮杀声突然就传过来,那是有手脚更快的百姓已经在动手。
从老实头家中涌出七八人,他们看到的是一片混乱的街道,平时显得老实巴交的邻居拧着五花八门的玩意当武器互相混战,是汉人和胡人在血拼。
汉人看到汉军打过来,是觉得头顶上的天要变了,要鼓气勇气为自家挣点什么。他们会互相联络互相勾结,凑足一定的人数开始寻找机会。
胡人得知汉军杀来,太多的传言可能都不真实,却是相信汉军会清洗胡人,又是担忧又是害怕肯定想要活命。逃跑成了大多数胡人的选择,跑的时候还得拉帮结伙。
两支不同阵营的人突然在路上遭遇,第一刻有可能是错愕和愣神,双方大眼瞪小眼那么一小会,是谁最先向对方冲去已经没有必要考究,厮杀也就是那么开始。
“弄!”老张头声线带着颤音大呼:“弄死他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城内开始大范围地爆发厮杀,先是非军队之间,守军反应过来之后调动镇压城内汉人,没过多久守军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又自己杀了起来。
刘锐率军赶到地头的时候,他上了城楼向城内看去,一道又一道的烟雾从城里四处飘向天空,视线可及范围到处是搏杀的场面。
“城里的百姓自发性杀胡了。”林峰没有亲自参与厮杀,身上没血发型没乱,一手按住腰间的剑柄,一手捧着头盔,咧嘴笑着说:“守军也自行打了起来。”
黄沙守军会自己打起来,是先前一些投降了的人联络伙伴反戈,再来是守军中的那些汉家苗裔站到了父老乡亲的一边。
汉军不断从城门挺进城池之内,他们现在要干的是扑灭反抗者,出人联络那些起义的人。
下午时分,黄沙城内的厮杀声已经完全停止,城头飘扬着的是汉军的旌旗。
袁乔的身影出现在黄沙时,刘锐那边已经将事情给搞清楚。
“百姓的赏赐自然是要核实统计,用最快的速度将赏赐颁发下去。”袁乔有赏赐田地相关的权利,只不过该是到手后的那一批无主田地,而无主田地一般是被弄死了的胡人原来持有。他向刘锐问:“派出斥候了吗?”
黄沙距离南郑仅是二十里不到,一路过去山区还是占了大部分,要到南郑七里范围之内才有一片小范围的平原。
“派了。”刘锐还是第一次与袁乔面对面说话,态度显得非常恭敬:“第一批斥候已经有回报,南郑那边先有大约一万五千的敌军出城,外出四五里之后又掉头回去。”
袁乔仅仅是发出“呵呵”两声。
南郑有五万的李氏成汉守军,昝坚派出一万五千驰援黄沙是很正常的举动,除非是他确认黄沙失守,要不然后面又撤回去则显得很不正常。
袁乔的判断是昝坚的心理压力巨大,甚至是昝坚都没搞明白汉军怎么会那么快出现在黄沙,庞大的心理压力再加上对局势的无法掌握使昝坚选择了最为保守的策略,那就是宁愿放任黄沙守军也不愿意进行任何冒险。
【看来这一场是赢定了。】袁乔脸上的表情将内心的想法表露出来,看得一旁的刘锐也是露出轻松的笑容。他发现刘锐在笑,收敛一下情绪,说道:“选出几个突出一些的代表,本官要亲自给他们颁布赏赐。”
阿六成了英雄,大多数参与起义的百姓皆是讲之所以反抗,是阿六从中进行联络和组织,至于是不是真的完全没有什么关系。
袁乔看到的阿六是一个年纪二十四岁的混血儿,实际上只要阿六自己不说,与汉家苗裔没什么区别的相貌根本看不出是个混血,而阿六是在第一时间自己说了出来。
“小人血管里汉人的血更多一些,一颗心也是完完全全地为汉家儿郎而跳动。”阿六的态度显得非常卑微,一见袁乔就推金山倒玉柱地拜倒,说话是在唱的语调:“一早就有投奔王师的心思,现在总算是如愿了。”
袁乔是表面上却满满都是威严,一边听一边颔首,其实却是被整得一愣一愣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