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78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大风起兮云飞扬,而风总会先是东风压倒西风,没有多久西风突然又压倒东风,还可能是东南风、西南风、北风、南风……反正就是之类的变幻无常。
人同样善变,向强者的那个群体靠拢是唯一不变的个性,弱者除了被同情之外就是被抛弃,李氏成汉与汉国一比就是弱者,对于李氏成汉没有太深感情的人随时随地都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奔向更为美好的未来。
黄沙小城一失,南郑完全暴露在汉军的兵锋之中,桓温抵达黄沙小城原本只是想要小憩一下就赶往前线,本来应该在前线的袁乔却是留在黄沙小城,两人有一些话需要进行交流。
“这么说的话,王上开出赏格会是我们更轻易攻灭成国的助力。”桓温是一种非常感兴趣的表情,后面却是假兮兮地问:“只是百姓的伤亡……”
有相关数据表明一点,黄沙小城里面有大约四五百的百姓在汉军杀来之后爆发起义,而黄沙小城的汉家苗裔含有汉家血统的混血儿最多也就两千多人,他们爆发出来的热情让袁乔感到吃惊,寻思着后面攻打有民居的李氏成汉城池是不是也能鼓动城内的汉家苗裔里应外合?
别说桓温没有思考过类似的计算,他那一副假兮兮的模样分明就是不想扛锅,原因是身为汉王的刘彦并不希望百姓伤亡惨重。
“……”袁乔知道桓温是什么意思,他默默地说:“这是职的意见。”
行军长史的责任就是出谋划策,能更好的完成目的什么手段都能建议,有必要的时候还得为主将扛锅,袁乔现在就是表示会扛锅。
桓温换上了矜持的表情对着袁乔拉着长音“嗯……”了一声,随后示意亲兵准备出发。他潇洒离去,袁乔会留在黄沙小城布置。
元朔三年时期,刘彦向天下各处广派快骑四处传檄,相关内容袁乔一字不漏完全记住。留在黄沙小城的袁乔需要默写出来,转由他人来进行抄写,随后向任何可以抵达的地方传递。
李氏成汉是一个氐族人主导并统治的国家,人口构造上面氐人却不是大多数,羌人是氐人的副手族裔,处于社会第三阶层的是汉家苗裔,杂胡与南蛮处于社会的最底端。
汉国在攻伐李氏成汉之前必然是有相关的研究,数据上面无法做到完全的准确,大略估计是李氏成汉国内的人口分布该是氐人和羌人占到了两成、汉家苗裔占到了三成,其余的杂胡与南蛮占五成。
从李氏成汉的人口构造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汉家苗裔的数十年之间成了少裔,这个还是氐人和羌人有从关中和荆州迁徙汉家苗裔过来的前提之下,可见过去数十年汉家苗裔的生存环境是如何的恶劣。
袁乔是从黄沙小城看出一个特点,被压迫久了的汉家苗裔需要一个宣泄口。
社会矛盾需要释放,没有比汉军征战时期被释放出来是最好的时机,总好过等待汉国将益州纳入统治范围之后再爆发出来,袁乔有足够信心认为中枢知道这一点,相反是得失之心和爱惜羽毛的桓温忽略掉了。
是个人都有野心,冉闵的野心是想要封王,桓温的野心是想要成为军方巨头之一,其余的人也都有自己的诉求,袁乔的野心是进入可以参与国家层面决策的中枢。
忙碌了一整个白天之后,袁乔用了晚餐躺下休息的时候在想:【大汉当前的形式下文官之路远比武将难走,只有另辟蹊跷了……】
夜间,南郑的北面是一片仿佛白昼一样的场景,那是汉军营盘之内有太多的光线。
在平地驻扎的汉军,营盘占地范围非常广,是那种先是一小片,随后慢慢扩大的模式,给予南郑守军的心理压力远比一开始营盘就很大的冲击来得更大。
“他们在干什么?”昝坚无法看清楚六七里外的景物,哪怕那里的光线异常充足。他努力眯着眼睛还在看,问王嘏:“可瞧出了一些什么?”
李氏成汉的中书监王嘏与东晋小朝廷的一个人同姓同名,东晋小朝廷的那个王嘏是王导的曾孙、王琨的儿子。
王嘏看着有些心神恍惚,没听清楚昝坚在问什么,反而是说:“汉军这么快就兵临城下,着实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说的什么话?”昝坚心生不悦,他的责任是固守南郑,身为军队主将与监军能这样聊是共处还算不错,可不想身为监军的王嘏说一些丧气话来影响军心,当即就说:“累了便去歇息吧。”
“汉军能够这么快打到南郑,不会是因为他们着实能打,肯定是发生了另外的一些什么。”王嘏还是没有看出昝坚的不悦,满是忧虑地说:“估计是前方……”,后面的一些话没有说出来,比如前面的人不战而降之类,话被昝坚截断。
“来人。”昝坚很努力掩饰怒气,吩咐:“监军累了,需要安安静静的地方休息。”
左右的人是迟疑着靠近王嘏,还是王嘏自己迈动脚步才跟随其后。
走了几步的王嘏又停下来,对昝坚说:“将军应当谨慎防备内部。”
昝坚哪会不知道相关的道理,鉴于王嘏是监军的身份,强制押下去已经是等同造反,不好过于强硬,耐着心性重重点头,看着王嘏的身影消失在城楼走道拐角才又将目光转向汉军营盘。
汉军的营盘前方燃烧了众多的篝火,是相离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燃烧大火的篝火堆,为营盘前沿提供了充足的光线,使李氏成汉的斥候、探子之类的人物很难靠近营盘,不能靠近当然也就无法探清营盘内部的情况。
实际上此时此刻的汉军的确很忙,士卒连夜去到附近的树林砍伐木材,营内的工匠一刻不停歇地打造相关的攻城器械,甚至是系统农民快速地建造一些建筑物。
“南郑城墙高度三丈?”桓温没有待在中军大帐,是被一帮亲兵护卫着走动在营区四处查看,比较重视的是正在打造攻城器械的这一片。他正在拍着一辆冲车的墙壁,木头发出了厚实的声音,目光打量该是有三丈左右的冲车,用着满意的语气说:“冲车就是运载士卒攻上城墙,只能过高不能太低。”
按照冲车的高度和体积来看,一辆冲车绝对能够容纳二十人以上,里面的构造是分为三层,每一层都有一面厚实并装的木地板,成为“Z”字形的阶梯是在中央位置。它的底部是一些全木的圆形轱辘,数一数两排各自四个,也就是由八个圆形轱辘来作为承重。它的后面是一片空旷,另外三面钉装上了木材墙壁,一些工匠正在为墙壁钉上蒙皮。最顶上看去有一个可以倒扣的咬齿,它被平放下去能够紧紧地咬住女墙,里面的士兵可以经由长方形的通道杀出去。
华夏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事实上人类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战争史,中原这边的战争史通常是围绕着攻城和守城,长久的历史里面对于攻城器械的利用累积了足够多的知识,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用于进攻或是防守的器械。
正在打造攻城器械的那批工匠干得相当卖力,不止是因为待遇良好,还是汉军从残暴的石碣赵军那边将他们拯救出来,有良好待遇外加有救命之恩没理由还偷奸耍滑。
抵达南郑城下的汉军其实只有两万不到的样子,不是桓温不愿意有更多的部队,是一路攻城拔寨损耗了一批,沿途的一些地点也需要留下部队驻防,能够用于攻打南郑的军队也就只剩下了那么点。
自古以来攻城讲究的是兵力肯定要比守军多,通常是认为攻城远会比守城伤亡更大,没有优势兵力能不打肯定不要打,问题是桓温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
熟读兵法的桓温对于“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这一句话有相当的了解程度,可是他又认为兵法是死的,运用兵法的人是活的,活人就不能被死道理给困住,要真的完全依照兵法战争根本就不用打,他们也不会出现在南郑城外。
西汉和东汉有一个举世的公理,那就是“一汉当五胡”被普世认可,说明白点就是一名汉军可以抵上五名胡人,那是汉人兵锋最为锐利的年代。
桓温不但读兵书也读史书,西汉和东汉的汉军在兵甲器械上全优于胡人,真正有“一汉当五胡”的自信的来源却是与异族的战争中用胜利堆叠而来。他没有到汉国之前是怎么样不太清楚,到来之后汉军屡次与异族交战,伤亡对比总体来讲是七换一以上。从数据上来推论的话,是不是说当前的汉军要比两汉的汉军更剽悍?
其实不是那么算,该分析西汉和东汉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胡人,当前的汉国又是面对武器装备相差距到什么层次的胡人,不过桓温才不管那么多。他知道南郑城内有五万守军,甚至昝坚可以发动城内居民参与守城,但以他的算法两万汉军战斗力在平原可以抵上至少十四万李氏成汉士兵,就是城池攻防战上面两万汉军也能抵上六万以上的李氏成汉士兵。
城外的汉军营盘一整夜就没有安静的时候,各种“丁零当啷”的动静响了一夜,凌晨时分密密麻麻的炊烟飘向了天空,一阵阵的蒸馒头香气和各种肉香借着风力飘向了南郑城。
一夜没有休息的昝坚鼻子在抽动,他从香味里面闻到了很多种的类别,光是陆地肉味就能闻出牛、羊、猪三种,闻着还有些孜然、姜、花椒的味道。他比较纳闷的是,怎么闻着还有海产的味?
美好的味道会让饥饿的人口中泛出唾液,肚子会控制不住地发出“咕噜”的动静,那是人所无法控制的一种生理反应,值班值了一夜的南郑守军就在频繁地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太多人的肚皮发出动静,以至于昝坚听着就是连续的一大串“咕噜”声。
南郑的守军在凌晨时分也在造饭,士兵的主食是黄豆、黑豆、红豆之类的豆类,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粗粮,战时会分上一碗的杂碎汤,而杂碎汤是动物内脏、骨头、碎肉再加上一些各种菜叶子。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守军士卒其实早就习惯了半生不熟吃了会经常放屁的豆子,能有一碗杂碎汤也会产生满足感,可是闻着汉军那边飘来的各种食物香气,内心里的郁闷感别说有多重。
桓温是用单筒望远镜发现城头守军的动静,那里的守军士卒一边吃着各种豆子一边张望,他吩咐:“将各种食物弄到守军能够看见的位置,量足一些,气味更浓厚一些。”,顿了顿嘴角先勾起来,又说:“再让一些嗓门大的士卒喊话,城内的人尽可以出来共食。”
手法很粗白,甚至可以说很幼稚,历史上许许多多的将领都用过这么一招,通常对于被困断粮的敌军很有用。
南郑守军尽管吃得差,可是城内并不缺粮,桓温纯粹就是尝试一下,也是在进行恶作剧。
昝坚看到汉军在城头视线范围摆上那么多的食物,的的确确是感受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幼稚感,看到那一整只的烤全羊、烤全牛、烤全猪还是忍不住会皱眉。
身为将领对于各种美食肯定能吃到,那是身份带来的便利和特权,士卒却不会有那样的待遇。
城头的守军大多停止吞咽各种豆子,大多数是怔怔出神地看着远处的各种“烤”,闻着空气里面十足的肉香气。
“哈哈哈!”昝坚在一阵大笑,他必需得说点什么:“汉军主将是三岁孩童吗?竟然将全军最好的食物摆出来,自己是在营帐吃糠咽菜吧!”
感谢石碣赵国的一再失败,大量的牛和羊缴获让汉军的伙食一直是非比寻常的丰富,不过这个时候桓温还真的是稻米饭配菜,没吃别的什么肉。
军旅生涯上面,将领吃肉很寻常,可是想要吃新鲜蔬菜可就不容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