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80章:国已不国

晋室衰弱,可是天下间的读书人尤其是世家依然大部分视之为正朔。理由其实简单到可怕,那是由屁股来决定脑袋思想的一个定律,屁股坐在哪里可以得到更大更多的利益,天然上就会进行靠拢。
一度有那么个时候,在读书人的各种观念下,入主中原的胡人也将晋室视作正朔,胡人是占了晋室的地奴役晋人,一方面又对晋室的册封很感兴趣,结果是但凡有点身份的胡人大多数是晋室册封的官员,也就拓跋一族对这个才没有什么兴趣。
汉国的崛起有一段时间令天下的读书人有些无所适从,直至汉国表现出不待见老牌世家,汉军每到一地必然重新洗牌,等于是逼迫那些世家提前进行站队,要么是牺牲家族利益融合进入汉国,再来就是使用各种手段阻扰汉国对版图的吞并。
中原的人会对汉国的强劲崛起更有直观印象,封闭的蜀地对汉国大多是来自道听途说,蜀地的世家知道汉国很强,可是他们对于汉国有多强没有亲眼目睹,保证家族利益的前提下必然是要挣扎一番。
在常璩和龚壮的观念中,东晋小朝廷才是比较强大的那一个,他们哪怕知道新晋崛起的汉国打得石碣赵国退避只剩下两个州,也不愿意承认汉国的强大。他们就是听说东晋小朝廷已经虚弱到一定份上,也只会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根深蒂固的判断,那就是东晋小朝廷依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还有一点,今一次入侵李氏成汉的汉军合起来只有六万不到。这个数量真心让常璩和龚壮无法感受到强大的一面,哪怕是汉军一路攻城拔寨而来,那也只是说明李氏成汉的军队太弱。在他俩的世界里,强大的国家用兵起码就是该十万以上,少于这个数量都不算强大。
李氏成汉的汉中郡显得岌岌可危,类似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宕渠郡。
从巴东方向入侵李氏成汉的殷浩所部,他们受于雨季的关系暂时停顿下来,常璩和龚壮还没有能够亲眼看一下汉军的兵锋。
“子伟是在野……”常璩称呼着龚壮的表字,一脸殷切地说:“便由子伟前往建康,如何?”
常璩的正职是散骑常侍,副职是李福的幕僚,很明显是无法脱身离开李氏成汉前往东晋小朝廷。
“也好。”龚壮答应得十分痛快,说道:“壮走都江堰入灵渠的水路。”
蜀地的世家其实不多,最有实力的蜀地世家与东晋小朝廷的世家相比起来也就是到二流的阶段,众多的世家在汉国入侵前已经形成共识,李氏成汉注定要亡就引晋军入蜀,常璩作为一个有名望的人,一些事情是由他亲自主持。
后面常璩和龚壮又谈到了一些事情,该怎么来出谋划策让李氏成汉的军队竭力抵抗汉军,为晋军的入蜀争取更多的时间。再来是两人不得不谈到关于王嘏的事情,与两人相同的是王嘏也是投降派,不过王嘏并不是“哈晋派”,是站在保住李势一家子的立场上。
李氏成汉目前的投降派真心不少,尤其是解思明、马当、等等一些国之干城冤死之后,看不到国家未来前提下,谁都有属于自己的心思。
王嘏与常璩交情不错,最近的一封来往信件中提到了汉军的进军速度,给了常璩很强的危机感。
龚壮是在隔天就出发,他在水路辗转了一个多月,倒是相对顺利地荆州转走陆路。他觉得奇怪的是,沿途看不到晋军水师,倒是汉军的舰船经常能够遇到,而汉军设立关卡仅仅是进行一些排查,登记身份之类的就放行。
荆州给予龚壮的印象很矛盾,各地百姓似乎丝毫不关心即将爆发的战争,世家层面上则是一派紧张。
“唔?”龚壮入了荆州一定是要找熟人,到了地头虽然被好生安置却没能见到该家族的家主:“长生去了长沙?”
很明显“长生”是某个人的表字。
招待龚壮的是张家的家老,也就是管家。管家认识龚壮,知道与自己的家主是知交,解释道:“国丈在全面动员,所有世家皆要出力。”
龚壮一路都是在急赶快赶,接触的人不多,信息上面仅限于社会底层,知道东晋小朝廷在备战,还真不知道已经到了所有世家都要动员的地步。
身份层次不同,龚壮矜持地没有询问管家更多的事情,内心里少不得却是急切想要了解东晋小朝廷究竟是面对什么样的危机。
主人不在,女眷当家,客人暂时的落脚没问题,可是长久借住则会显得很不像话,龚壮短暂停留了一天就重新启程。
再次花了半个多月,龚壮抵达了长沙,他刚刚进入长沙郡地界立刻发现到处都充满紧张的气氛,道路之上随时随地能够看到各种武装人员,晋军士卒和家族私兵还算比较寻常,可是看到越人和蛮人也能挟枪带棒大摇大摆地乱晃悠则就不太正常了。
李氏成汉是一个氐人政权,可是对于蛮人的防范远要比对汉家后裔要高得多,同样的是东晋小朝廷对诸越和蛮人的防范也一点都不低。这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管诸越还是诸蛮都属于“浪漫自由”,代表着根本就不服管束,时不时还要没事找事地乱闹腾,对于这样的人不严防那就奇怪了。
一直被严防的诸越和诸蛮,他们竟然能够携带兵器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对于东晋小朝廷来说相对重要的长沙郡,龚壮不得不感到吃惊。
龚壮来长沙是要找友人,他不能就那么出现在建康,哪怕是去了没有人引荐也见不到足够份量的人。
目前东晋小朝廷处理国政的是太后褚蒜子,国丈褚裒和征讨大都督谢石主管军事,蜀地世家最想接触的是谢石,一切只因为谢氏怎么都是四大门阀之一。如果无法接触到谢氏门阀,那么王氏门阀、庾氏门阀、桓氏门阀,乃至于是张、顾、陆、朱这四个早在东吴时期就是大世家,等到了东晋时期也是一流世家的家族也行。
想要让晋军入蜀,需要有东晋小朝廷足够份量的人出面,他们这些要将李氏成汉卖个好价钱的世家人士也才能得到足够的回报。
龚壮非常认可常璩判断,只有同样出身的人才会有共同的语言。而他也相信东晋小朝廷不会任由李氏成汉这么一块肥肉被汉国吞了,只要蜀地世家邀请东晋小朝廷肯定会派军入蜀,到时候蜀地世家作为内应,晋军怎么也该比需要一路攻城拔寨的汉军更早攻入成都。
每一个城池都会有城门,想要入城自然是走城门处,正思考得入神的龚壮以及一干随从刚刚靠近城门,前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发生了什么事?”
“有百姓与蛮人厮打。”
“为什么厮打?”
“听闻是蛮人糟蹋了百姓的细君。”
不止是一个百姓和一个蛮人在厮打,是至少三四十个百姓与十来个蛮人在搏斗,看模样百姓是来自同一个村庄,蛮人从刺青图腾来看肯定是来自同一个部落。
接近五十人的厮打很快就引得城门处一片混乱,城头之上先是出现喊叫声,后面鼓声响彻了起来。
龚壮尽量靠近一些观看,不管是百姓或是蛮人已经被晋军给围了起来,地上躺着几个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模样应该是城门尉的军官出现,中年军官大手一挥要全部抓回去,却有一个老人被搀扶着越众而出。
“蛮人和越人在乡野里又偷又抢,当官的说是为了要借助蛮人抵抗汉军,咱们要忍着。”老人一双浑浊的眼眸盯着城门尉,想要加大音量却是中气不足,用着一口含痰的声音厉声道:“小偷小摸忍一忍也就忍了,细君被糟蹋了报官求不到公道,那就咱们自己来讨回公道!”
城门尉脸颊一抽,要是面对青壮一巴掌甩过去,哪怕是拿剑柄砸也没什么,面对老人却不能那么干。他是一脸为难地说:“那些事情不归我们管。在城门聚众械斗……,严重可以视同造反。”
蛮人也有人越众而出,先是“叽哩哇啦”不知道用蛮人语言说些什么,后面用蹩脚的汉语说:“我们是来帮忙的,平日吃喝没着落,只能自己动手找吃食。听说北边的胡人可以任意凌辱汉家女人,不但能睡还能吃掉,我们睡一个汉家女人又怎么了,又没有吃掉。”
城门尉刹那间脸色和猪肝一样,手紧紧地握住剑柄在喘粗气。
“北边的胡人快被杀绝了!”老人身边的一个半大小伙子,他挥舞着手里带血的镰刀,大喊:“汉军杀死了两三百万胡人,很快……”,话到这里被老人一记拐杖敲了一下小腿,只剩下“哎呦”的喊疼声。
围观的人非常多,拥挤得城门外的人进不去,城门里的人出不来,原本的喧哗声却是停止了下来。
整个长江以南估计也就一些生活在深山老林的人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汉国那边陈兵长江沿线,东晋小朝廷竭尽所能地调兵布防,一场大战到了春季就要开打。
就是东晋小朝廷的压力太大,能调的部队都调到北边,南边可以说只是留下最低限量的郡县兵,先是乡野里频繁出现诸越和诸蛮活动的身影,后面各大小城池也有诸越和诸蛮的人在晃悠。东晋小朝廷拿出的方案是暂时无视诸越和诸蛮,甚至应该收买来作为抵抗汉军的力量,对待诸越和诸蛮肯定是强硬不起来。
官府要放任诸越和诸蛮,受苦的就是百姓这一个群体,只因为不管是诸越还是诸蛮都真的文明不到哪去,他们才不管那只鸡或哪条狗是谁家的,不能偷就抢,吃进肚子里了又有人来讨要,信不信拉泡屎捧着丢过去就算还回去?
对于诸越和诸蛮来说,东晋小朝廷的放任和拉拢不会让他们产生什么感恩戴德的心理,相反是会在胡作非为又没有遭遇惩罚之后会更肆无忌惮,官府不做主百姓只能是自发性地寻找公道,发生在长沙西门的百姓与蛮人拼斗并不是单一事件,各处各地百姓与诸越、诸蛮的冲突只能说越来越多。
通常野蛮人是拿野蛮当做有趣,尤其是见被侮辱的人只能气得浑身发抖而没有动手,他们会更加尽兴地尽兴各种羞辱人的表演。
不知道是围观人群有人喊“打死他们!”,还是之前参加拼斗的百姓在喊,一声之后就是有人回应,渐渐现场响彻浩大的那一句:“打死他们!”
喊是在喊,可是暂时还没有人真正动手。
现场很快就出现一幕,该是诸越的赶紧抱团,该是诸蛮的也是互相靠拢,群情激奋的百姓推挤着向那些聚成堆的诸越和诸蛮挤过去,但也就是挤过去而已,忌惮满腹武装的晋军士卒在场没有动手。
“哈,哈哈哈!”满脸是刺青的蛮人原本还是很紧张的,可是等了一会也就是被语言恐吓,真正动手的就没有一个,令他觉得百姓只是声音大,满是得意地说:“就睡汉家女人了,睡了还有你们的兵保护,来打我啊!”
其实,蛮人该说的是晋家女人,但不管是胡人还是蛮人、越人对“汉”的印象最深。
瞬间,百姓就是看向晋军士兵。
城门尉也找不到是被气还是被吓浑身都在抖,他比较突然地抽出战剑,脸上是屈辱到了极致的表情,有点语无伦次地大吼:“大不了躲进山里等汉军过来……管上峰有什么严令,老子现在就想弄死他们!”
一阵欢呼声中,愤恨的百姓放开顾忌最先动手,晋军士卒是有些加入有些则冷眼旁观,倒是城门尉非常悍勇地扑了上去几阵手起剑落。
被随从和武士团团保护在中间的龚壮呆了,百姓的愤怒和怨恨,诸蛮和诸越的嚣张不可一世,晋军一些将士的疯狂,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能够出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