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81章:好一阵歌舞升平

一个国家的强盛、虚弱、衰亡都会有一个过程,往往可以从社会的结构,包括百姓的生活状态和质量上,等等的一些事情上体现出来。
李氏成汉是因为统治者各种脑抽加速了国家的虚弱,有外力来进行入侵的话,不会超过三波的抵抗就会从内部自行瓦解。而瓦解的过程可以从以前的历史得到借鉴,无非就是一帮奸佞之臣兴风作浪,弄死了一些真正为国的干城,导致非常多的聪明人寻找后路,连锁的效应当然是让国家走向灭亡。
“观史而知兴衰”这句话还没有人说过,但是大概的句子估计是存在的。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就像很多人明明知道做什么事情是错误,问题还是去干错误的事情。
龚壮如愿寻找到了自己的友人,他的友人叫张良,与留侯同姓同名,是零陵那边的望族之一。
零陵张氏要是按照东晋小朝廷的划分属于三流家族,而像是零陵这种偏僻的地方,存在的世家基本上着实是强不到哪去,一般是能够在帝都站稳脚跟的世家才会显得有实力。
“朝廷的主事者现在是国丈与谢都督。”张良从来没有拿自己与留侯相比较过,会有这个名字该是家族长辈满怀期盼什么的。他是一个长相平庸的人,身为一个家族的家主倒是有着不错的气质,含笑说:“若是子伟所说为真,良自然是要进行引荐。”
真正的事实是张良其实无法亲自去找褚裒或谢石,那是身份和家世存在差距,只能是寻找一些定品更高实力更好的家族,一层又一层地通气,至于褚裒和谢石要不要见龚壮就是另外一回事。
龚壮可没有一开口就说要将李氏成汉像一块肥肉直接交给东晋小朝廷,是按照与常璩等人的商定,先提起李氏成汉要当东晋小朝廷藩属国来试探态度。
东晋小朝廷现在压根就没有什么藩属国,国家面临强有力挑战,说不准这一关过不去就要玩完,李氏成汉称臣为藩怎么也是一道强心剂,可以让东晋小朝廷寻找到一丝丝“我还是很强大”的感觉。
有了张良的存在,龚壮在长沙认识了不少同样是率领家族私兵过来的各世家家主。这些家主每一个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官职,缘由是东晋小朝廷近期在进行“官职大放送”的活动,但凡是有出力的家族都得到封官和许愿。
不明缘由的龚壮得知只要是个家主都是个官其实很吃惊,他只当这是东晋小朝廷治下世家的福利,不由想:【蜀地各家投靠晋室,算是投靠对了。】
后面是张良亲自带着龚壮赶往建康,他们从长沙出发,打算走江州路线进入扬州,最终抵达建康。
一行人赶路并不急,甚至是张良都还有空带着龚壮前往洞庭湖那边游玩一下,风景自然是不错,就是沿途所闻所见让龚壮更加感受到东晋小朝廷的备战力度。
张良是需要先向建康那边通气,好使小朝廷有个心理准备,之所以会带着龚壮慢慢赶路,自然是要等到建康那边的强力人物有回应。
“想必子伟对伪汉军力强盛是有印象?”张良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一些事情,站在船头回身看向龚壮,背景是一片洞庭湖的芦苇海。他说:“伪汉挥兵四十余万众,由不得朝廷不重视。”
龚壮点头,他现在觉得找到了汉国只是挥兵六万入侵李氏成汉的原因了,原来大军是陈兵在东晋小朝廷边境。
然而,事实上陈兵在东晋小朝廷边境的汉军根本没有四十万那么多,算上辅助人员和必要的民伕也就不到三十万的样子,入侵的参战部队是二十万。
“伪汉崛起时间不长,军事实力却是极为强大。四年之间偌大的赵国被打得步步后退,仅是存留并州与朔州……”张良之所以解释这些,是东晋小朝廷动员力度太大,似乎在动员上面也做到了无所不用其极。他含笑说:“强盛如赵国都无力招架,朝廷不得不谨慎,才会招来诸越与诸蛮。”
龚壮还是点头,他是从西南那边过来,对诸越和诸蛮大肆出现在东晋小朝廷境内游逛有很深的印象。
“用得上诸越和诸蛮,一些事情上就不好约束了。”张良说的是越人和蛮人在民间肆虐,说的时候根本没当回事,反而是比较得意地说:“诸越和诸蛮到了北方,朝廷会进行武装。”
张良是要炫耀东晋小朝廷的国力,让龚壮认为李氏成汉来投靠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根本忘记就是晋室武装胡人才导致中原沦陷,也不怕再来一次重蹈覆辙。
龚壮有想到永嘉之乱时的事情,就是没有想过那些被牺牲的百姓。
世家嘛,他们眼中只有同等身份的存在才能视之为人,百姓于他们眼中只能是工具。因此百姓没有被世家的目光注视到其实才算幸运,一旦百姓进入世家的视野,那么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不是被利用就是被牺牲。
夏季的洞庭湖蚊虫多到难以想象,画舫不得不用纱帐来进行阻隔,它漂流在湖泊之上,阵阵的声乐在响,有女姬在音乐声中跳着婀娜多姿的舞蹈。
画舫是一条巨船,以料为单位起码有一千料,按照现代吨位就是三百二十五吨。它分为五层,船舱之内有两层,位于水平面之上是三层。下面的两层,舱底最底层是堆积一些物资来作为让船只保持平衡的压舱底货色,第二层是水手居住区。上面的首层是随从、女姬之类的休息层和厨房等房间,第二层是贵人的休息房间以及娱乐场所,第三层是半露天。
按照对楼船的划分,实际上画舫就只是一条两楼船,龚壮可以透过纱帐向外看,舟的数量当然是最多,小船的数量也不少,二楼船和三楼船时不时能够看到一条,不由得不想到东晋小朝廷的造船能力不俗。
事实上东晋小朝廷的造船能力也真的相当不错,每年造出可以称作为船的船只起码有数百,那是长江以南有着太多的水系,出远门坐船的人远比走陆路的要多。会这样是走陆路的山地和山区太多,经常需要爬山就不说了,山区大多是荒无人烟可算不上什么安全,相反是人迹较多的各条水路反而安全一些。
东晋小朝廷现在能够看出很明显的两极化,越是往南和西南的区域因为诸越和诸蛮的肆虐让民间显得苦难众多,可是掌握着大多数资源的世家却依然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甚至是少不得风花雪月以及歌舞相伴。
招待张良和龚壮的是当地有名望的一个家族,画舫就是属于罗氏一族的家产,专门用来拉着客人游逛洞庭湖。声乐班子和女姬也是家养,这些人平时不会干什么活,就是练一练音乐和舞蹈,也就是所谓的不事生产。而以现如今的生产水平来讲,普通家庭养一个不事生产的人都显得吃力,哪怕是地主豪强的家族成员都该下地干活,养一套接近二十人声乐班子和近三十人的女姬队伍也不是普通世家能承受得起,由此看得出罗氏一族的财力不同一般。
“不多,真的不多,就是给朝廷供上十万石的稻米。”罗源看着很富态,不止是因为太胖,身上那身的丝绸衣服再正常不过,少不了作为佩饰的美玉、玛瑙、翡翠和金、银。他说十万石稻米的时候很随意,就如同是十斤一样,那随意绝对不是假装,轻轻松松地补上了一句:“朝廷若是有需要,后面可要用买的了。”
十万石的粮食可以提供五万大军用上起码一年,省一些吃个两年也能办到。仅是罗氏一族就无偿提供了十万石粮食,其余的世家肯定多少也会拿出一些,以此可见东晋小朝廷的军队该是不用发愁?
龚壮刚才还对罗源有些不重视,一个愣神之后哪怕是再有文人的清高也不得不高看罗源一眼。
“罗氏是荆州大族,仅是名下田亩就有数万顷,更有来往涨海(南海)行走于林邑和扶南等国的船队。”张良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林邑与扶南盛产粮食。”
龚壮想知道的是:“那罗氏出了多少军士?”
“按世家定品,出了三千。”张良的家族也就是出了一千,还不包括兵器和甲胄。他说:“这是一场举国之战……”
什么样的家族该出多少兵力是国丈褚裒强力要求,由皇太后褚蒜子最后强硬拍板决定。会这样也是真的被逼得不行了,长江以南不缺少要极力抵抗汉国入侵的世家,可是更不缺等汉军杀来就要投靠的世家,蛇鼠两端的世家就更多。
战争都还没有开始,只要是有能力有门路的家族,有一个算一个都有分支前往汉国,褚氏一族和司马皇室真的是被吓怕了,少有强硬地搞出一套不管各世家愿不愿意都要按照定品出兵或出物资的套路出来,要不众多世家有退路,新鲜的外戚褚氏一族也不是没退路,就是司马皇室退无可退了。
蜀地太封闭,龚壮出了蜀地之后时间基本用在赶路上,没来得及真正地了解东晋小朝廷现如今的局势,只当长江以南的世家真的是众志成城,感概地对张良说:“万众一心何愁不胜?不像蜀地,汉军入侵不足三月,临阵倒戈的兵士不谈,高官众将多有从贼,战事糜烂不可收拾。”
“……”张良要不是见龚壮一脸的认真,绝对会以为龚壮是在嘲讽。与众多人一样,他的家族也有分支前往汉国,现实情况当然不能对龚壮讲,想要掩饰尴尬说点别的,突然回过神来问:“战事糜烂到不可收拾?”
龚壮也是一时感概才说漏了嘴,赶紧岔开话题。
张良却是留心了,他觉得有必要搞清楚李氏成汉现如今的情势究竟怎么样。
东晋小朝廷早两年可是有计划要入侵李氏成汉,不是被汉国逼迫着,也不是只有桓温在主导,是有那么一股力量真的想要灭掉李氏成汉。后面国家面临的情势一变再变,只想着能够把汉国挡在长江以北,哪有什么余力再去攻打李氏成汉。
又是过了一个多月,龚壮总算是抵达了建康,他在来的路上没有少被款待,充分认识到了东晋小朝廷这边的世家可比蜀地世家会玩,生活质量上面也是接近所能地奢华。
入了建康的龚壮当然是没有立刻见到足够份量的人物,他甚至已经有三个月都没有听到蜀地那边的消息。
恰时是谢石回到建康,他是亲自来皇宫找褚蒜子催促援军。
“仅是寿春正面就有十来万汉军,他们已经开始在磨刀霍霍!”谢石该是心理压力太大和足够忙碌,看着变得非常消瘦,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褚裒,目光转到了纱帐后面的褚蒜子,说道:“淮水之上亦是布满了汉军水师!”
褚裒正满脸愁容,谢石负责的寿春战线暂时没有开打,前一段时间汉军摧枯拉朽地占了巴东,荆州北部到南郡一线也是满地战火,甚至是扬州东部的海面都开始不断出现汉军的舰队。
褚蒜子声音比较轻地说:“南边的部队在不断集结,很快就会有援军开进寿春的。”
谢石还是一再催促,更谈了一些关于军械的要求,例如晋军的大杀器八骏弩就要求越多越好。
“有另外的事情。”褚裒听谢石要援军、要军械、要军粮,听得头有些大,转话题说道:“蜀地世家共举龚壮为代表,他现在正在建康,已经得知称臣称藩为假,是蜀地世家要全面回归朝廷。”
“早些年……哪怕是早一年都是好事。”谢石蹙着眉头说:“现在朝廷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大战,哪有功夫去理会?”
一阵轻咳声从纱帐那边传出来,褚蒜子手里拿着一份刚刚有人送来的情报,她看了的时候是呆住了,并不太清楚刚才谢石和褚裒在说什么,是失声道:“李势请降,桓温灭掉成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