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85章:可会猎于淝水西岸

汉军南下的声势并不显得浩大,至少是比前些年间石碣赵国南下的动静相比要小非常多。
今一次汉国决定入侵东晋小朝廷有着诸多的原因,主要是汉国在与石碣赵国交战时,东晋小朝廷多次作为主导四处奔走联系诸胡联合,甚至是趁汉军与石碣赵国决战之际偷袭后方,更多的时候是汉军每进攻石碣赵国某个州都会有晋军出来捡便宜,甚至是严重到东晋小朝廷利用舆论优势不断挑拨汉境安稳。
世人眼中,汉军之所以南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关于正朔地位的争夺,哪怕是东晋小朝廷之内的各门阀和世家都是那么想,并不认为会是一场灭国之战。
汉军分为三路逼近动静小朝廷的国界,东面以江都为中心威逼扬州,中部部分是以汝阴郡为屯兵点逼近寿春,西边则是以南郡为屯兵点摆出进逼江州的架势。
其中以汝阴郡的汉军数量最多,徐正亲率十一万已经连克数城距离寿春仅是二十里,先后攻克涡口、平阿、下蔡和马头,他们是隔着淝水与防御寿春的晋军隔江相望。
江都部分的汉军不算舰队只有四万陆军,以谢艾为主将,他们多次进攻之下已经摧毁晋军水师在长江的驻地京口,尝试多次登陆作战暂时被多达三十余里的纵深拦住。
汝阴郡的主将是桓温,后面从草原归来的谢艾被委任为副将。这一部分的汉军仅有三万,他们目前阶段是已经打到云梦泽,下一阶段该是进军南平郡。
因为建康那边有三十里纵深的防御链,还是东晋小朝廷同差不多四年时间建立起来的防御链,再加上这一边可登陆作战的汉军数量仅是四万,小朝廷并不认为会是汉军的主攻方向。
南郡那边的汉军数量更少,仅是三万的样子,再来是南郡距离东晋小朝廷的都城有些远,那么这一路的汉军一看就是属于偏师。
倒是汝阴郡的汉军数量众多,率领大军的还是汉国的征南将军徐正,导致世人普遍认为汉军的主攻方向就在这边。
经过一两年的全力备战,东晋小朝廷的正规军编制从二十万增加到了三十六万。
东晋小朝廷在三十里纵深那边摆下了十万,会有这么多是这边是建康的门户,哪怕汉军在这边摆下的部队不多,可着实不能再少。
剩下的二十六万,有十五万是让谢石作为统帅屯驻寿春以及周边,剩下的主要是分布在扬州,小部分是散布在江州。对于东晋小朝廷来讲,国土之大却精华不多,荆州本是精华部分,可是与扬州相比起来就显得次要。
因为不觉得汉国的入侵是一场灭国之战,东晋小朝廷的主流观念是只要将扬州牢牢守住就可以了。要是能够在扬州这边挡住汉军的兵锋,其余沦陷的疆域迟早是能再多回去,一旦扬州完蛋其余各州也根本就不用守了。
谢石的防御手段很现实,隔着淝水在南岸周边的有利地形构筑防线,其中又以八公山这一道防线最为重视。在淮南部分则是散出一些兵力利用舟船机动,有可能的话就袭扰一下汉军,倒是现在这一边战事相对激烈的位置就是在淮水、颍水、淝水的众多支流边上。
东晋小朝廷已经发现扬州东面的海面上经常会出现汉国的船只,他们能够想象得到汉军是打算登陆作战,可是讲真话是未必有多么重视,原因是他们认为海岸线的汉军哪怕登陆也只能是袭扰和破坏,压根就无法起到更大的作用。
从寿春城头看向北面,群山拦住视野无法看到汉军的营寨,夜间却是能够看到云层被火光照映,可见汉军的营盘是有多大。
谢石将庾翼邀请到八公山。他还没有从庾翼嘴巴里得到答案,庾氏一族究竟是静观或是跳反,庾翼被问及时总是微笑而不讲话。
八公山是由众多的大小峰峦组成,它是大别山的余脉之一,山脉南北走向延伸,山峰的海拔大多在一百米到两百米左右,有人数过是有四十来座峰峦,最高海拔为二百四十一米的山峰叫白鄂山。
事实上八公山的占地范围非常广,导致看去到处都有晋军构筑的工事。站在前沿的峰峦向北面看,可以借由地势的高度优势看到汉军大体的营房分布,离得较远的关系也就只能看到营盘,人看起来都是一些小黑点。
“这一面的汉军有一万余,由一个叫司宏壮的汉军俾将统率。”谢石抬手指着汉军的营寨,后面又指了指稍微靠近一些的位置,说道:“汉军多次尝试攻击,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能打,我军前沿的防御工事已经所剩无几。”
八公山是位于寿春东北侧,它并不是属于淝水一线的位置,该是淮河的周边。
汉军早就渡过淮河,作为背景是晋军在淮河已经没有水军,被摧毁了一部分,没被打沉的是撤退到芍陂。
远远地,以庾翼的眼神可以看到淮河之上的动静,那里的河面并不缺少汉军的舟船,有几个地方能够看到似乎是在运输着什么。
“是啊……”谢石满是愁容地说:“汉国的水战不行,可是数量真的太多了。他们利用足够多的优势逼迫我们不得不将水军后退,充分利用各条水系不断运输物资。”
以往不是没有军队来入侵过东晋小朝廷,像是石碣赵国就多次南下,可胡人并不擅长水战,晋军总是能够在水网密布的地方与之纠缠,哪怕是有多座城池被石碣赵军攻克,但晋军总是利用袭击石碣赵军粮道的技巧逼迫其撤退,再轻轻松松地重新夺回那些沦陷了的城池。
这一次晋军面对的是水战技巧不怎么样,问题是数量多到可怕的汉军。双方在水战上面是晋军战损比占优,真要讲数据是汉军至少损失三艘战船才能换晋军水师一艘,结果是晋军水师在不断的胜利中走向难以再战的地步。
“应该说汉军的战船很犀利,就是作战技巧几近于无。”谢石觉得憋屈的就是这个,他苦笑着说:“我们完全就是被数量给堆得无法再打的。”
“汉国现在多处交战,南下汉军有二十余万,与石碣交战的汉军多达四十万,巴蜀留有接近五万的汉军,关中驻防三万,辽东与燕军交战的有七万汉军,……”庾翼想表达的就一个意思:“若是以拼消耗而言,汉军的陆地军队依然可以用数量堆。再言之,失去水网的优势后,翼很怀疑汉军根本不需要用数量来堆。”
谢石很想问“这就是庾氏门阀旁观或是准备跳反的理由?”,但是那些话根本就不合适问出来,他说:“交战已经有过多次,石很清楚汉军的战斗力。”
以往的不算,就算汉军正式南侵之后,各条战线上汉军与晋军的战损比该是,晋军折损两人才能拼掉一名汉军。而这个战损比是晋军作为防守一方,利用各种天时、地利、人和给打出来的。
汉军真的剽悍,可问题是晋军能不打吗?面对汉军的强势入侵,就是知道打不过晋军也要打,甚至是东晋小朝廷这边应该竭尽全力地抵抗,一切只因为门阀和世家不想被纳入汉国统治。
谢石就在怀疑汉王刘彦究竟是给庾氏门阀开出了什么条件,导致庾翼会在两边爆发战争之后有这样的态度。要是刘彦愿意保存庾氏门阀的实力,那么谢石表示谢氏门阀也愿意跳反,毕竟只要利益保证下来,头顶上谁是统治者都一样。
“翼根本就没有见过汉王。”庾翼一副不管你信不信的模样,看着很是随意地说:“是被卸磨杀驴,觉得拼命没价值。”
谢石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庾氏门阀被打压属于惯例,就好像是王导逝世后王氏门阀也被打压一样,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当代主角的舞台,旧的主角不衰落……至少是表面看上去衰弱,让后来者怎么崭露头角?
谢石皱眉,是庾氏门阀比王氏门阀展现出来的风度更差,想当初王氏门阀被打压就显得很洒脱,因为这样也才有王氏新一辈人物的重新崛起,像是王羲之就被吹上了天……,当然了,王羲之在书法上也真的可以称圣。
庾翼的做法完全就要不留情面的一次性做绝,令人怀疑庾氏门阀根本就不相信东晋小朝廷会继续存在下去。
说是庾氏门阀而不是说庾翼,是门阀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做主,家主有绝对话语权,但是大事要开宗族大会,由众多的长老来议事并投票,并非是家主一个人的一言堂。
对于庾翼说没有见过汉王刘彦,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反正谢石是不信的。
谢石近期发现汉军入侵之坚决,打破了世家间的默契与规则向谢安写去书信,信中问了谢安很多的问题,言明谢安哪怕是分出去自行发展,可是谢安依然是谢氏的一份子,应该对谢氏起到应有的义务。
谢安就在寿春战场,谢石并不知道谢安是负责哪一方面,信是已经发了出去,可是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得到回复。
谢石带着庾翼在各条防线上走动,期间还碰上了汉军的进攻,他们离得很远进行观看,一场山地的攻防战仅是进行很短的时间就以汉军主动退去而结束。
进攻的汉军只有一千,看士卒都是一些轻步兵,他们进攻的一个山头的晋军,双方是由山脚下打到半山腰。这一次汉军并没有在事先进行长久的箭阵覆盖,晋军这边射了几波也是停止,近身肉搏的身影遍布山腰,只打了不到一刻钟汉军那边就响起了鸣金声。
“汉军退得很有序。只是……”庾翼脸色有些奇怪:“只是看样子不是老牌部队?”
对战争不陌生的人可以从部队的动作上看出很多,那是关于一支军队的精神,说通白点就是军魂什么的。
“汉军近期的试探更为频繁,他们对山地战也越来越熟悉……”谢石一副有些没听懂的样子,对庾翼说:“频繁的试探,代表汉军很快就会发动真正的攻势。”
庾翼只是一笑了之,他在等待谢石的下文。
“庾公要前往汉军的军营,可否帮石一个忙?”谢石根本不等庾翼回应,直接说:“石写给徐正一封信,将邀请会猎于淝水西岸,想必他们是很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可以说庾翼是听愣了,谁都知道汉军剽悍,晋军却是想要来一场堂堂正正的阵战,怎么都会觉得不对劲。
东晋小朝廷这边占着绝对的地理优势,完全没有理由去放弃那些优势,那么谢石的用意就会显得很奇怪。
庾翼用着怀疑的目光打量谢石,却见谢石继续一副苦笑的样子。他问:“有什么用?”
要是谢石打算带寿春方面的十五万晋军与汉军阵战,徐正又同意的话,等于是汉军应该拆掉营盘后退至少十五里,好让出足够的空间让十五万晋军摆开阵势。
看淝水西岸的地形,那里同样也是大小山地遍处,可不是一马平川的地形,完全无法让十五万晋军和十余万汉军都摆出阵型,这样一来会猎依然是在山地展开。
“庾公帮是不帮?”谢石尽量表现得比较随意,又说:“只是一封信罢了……”
以谢氏与庾氏之前的交情,顺路帮忙带封信根本就是手顺的事情。
目前谢氏与庾氏的关系并不好,谁让谢氏与褚氏合起来打压庾氏。庾翼过来寿春会找谢石肯定有用意,只是时机不到没有说出来。
谢石转身背对庾翼,他脸上的轻松转为紧张。
关于会猎什么的,不是谢石思考了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派人过去转交信件是一回事,由庾翼带过去又不一样,因此他认为庾翼愿不愿意帮忙是关键,是决定这一场战争的转折点。
“唔……”庾翼沉吟了一下,等待谢石转身看过来,他一阵“哈哈”大笑,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呢喃:“帮,还是不帮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