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86章:搞什么幺蛾子

庾翼的真实心情是:老子才不要帮你。
庾氏门阀并不是王氏门阀,在被抽了右脸之后还能将左脸凑上去,为的就是留下后路好重新崛起。
没有错,王氏门阀的作为是让长江以南的世家得到了好印象,不到二十年之后王氏门阀再次崛起,更是出了一个被所有世家所赞扬的王羲之。
王氏门阀的作风才是当时世家的风格,能保证家族不灭就不会全力反扑,是会牺牲一些利益来保存家族继续存在下去。王导去世后的王氏门阀是从军中退让,导致的代价是王氏门阀再没有熟知兵事的人,仅是在一些文事和文化上占有绝对高度。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氏门阀退出军事领域挺容易,哪怕是以王氏门阀的实力想要再次进去也是千难万难。
庾翼所在的庾氏门阀的崛起过程很短暂,是在庾琛那一代踏入军中才有崛起的契机,随后的庾亮、庾冰、庾翼都表现出绝强的军事能力和治理地方的才能,等待庾氏门阀成为外戚之后才迎来全面崛起。
庾氏门阀缺少王氏门阀那样的底蕴,他们一旦离开军中就等于是失去爪牙的老虎,下一辈没有杰出的人物更是庾氏门阀的硬伤,庾翼深知在二十年之内庾氏门阀是别想有再次崛起的机会。
天下情势风云激荡,与之王氏门阀没落时期完全不同,庾翼的判断是庾氏门阀根本就等不了二十年那么久,再来是二十年的时间内那些友好家族还不知道能不能存在,甚至是那些有仇的家族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性格和脾气决定了庾翼的选择,再有家族长老的支持后,庾翼决定走一条相对稳健的道路,尤其是他亲自到天下各处走了一圈之后,对于判断更加坚信。
谢石送走了庾翼和派去送信的人,对于庾翼矫情一番之后拒绝帮忙送信,是一种满是阴戾的心情。
“传闻徐正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之所以能够占据高位不过是在刘彦微末之时跟随。”刘建是一个看上去很爽朗的青年,相貌英武且有着很明显的武将气质,出身于传统武将世家,官拜东晋小朝廷的鹰杨将军。他笑着说:“汉国大部分占据高位的人皆是如此。”
那是肯定的事情,任何一个集团的核心无一不是跟随领袖崛起于微末的人。这个是因为生死相较和彼此熟悉,有些人可能比他们还有能力,可什么都比不过君王对他们的信任,说明白点就是亲疏有别。
刘建有一个儿子叫刘牢之,不过刘牢之现在可还没有出生。
谢石能够听出刘建并不看得起汉国的将校,却不打算多说些什么。临战时,军中将校有自信是好事,他自己保持最高的警惕和谨慎,下面的将校对于战事的前景越有信心越好。
“中原的种族仇杀还在继续,北线的石碣依然与汉军在鏖战,辽东有燕军时刻威逼汉国……”谢石一连串的说下来,表情坚定地说:“只要徐正上当,此战得胜必然打破汉国战无不胜的神话,致使崩盘。”
刘建听后连连点头,看他的表情像是对此深信不疑。
讲实在话,汉国的崛起时间还真的太短,要说内部团结一致和稳定属于没有可能。
再来是,汉国的敌人太多,汉军节节胜利自然可以压下任何的矛盾,一旦失败肯定会让矛盾爆发。
“汉国之内分为南派和北派……”谢石声音很缓,说道:“南派又有两个派系,分为吕议为首的南方世家派和桓温为首的归附派。北派也有多个派系,桑虞的世家派,纪昌的寒门派,崔氏等等的后宫派。”
谢石说那么多只想表达一个意思,刘彦统治下的国家并非铁板一块,只要有派别区分就会有利益冲突,只要他们能够在淝水一战获胜,那就是利用汉国派系矛盾的开始。
刘建笑呵呵地补充:“还有一个胡虏的派别,是刘彦胡人妃子为首。”
“哦,对。”谢石也笑了,满是开怀地说:“现在我们所欠缺的就是一场胜利。获得胜利之后,必然可以顺势将伪汉埋葬。”
一阵爽朗的笑声在山头响彻,下方的晋军将士基本是将目光转上去,或许还会因为统帅一副满是信心的模样而被激励到士气。
位于淮水北岸的汉军营寨,徐正是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困惑中接见了庾翼,等待得知谢石派来送信的人是与庾翼通行,不免是更加莫名其妙。
庾翼在汉国的名气并不小,甚至是比大书法家王羲之还有名,主要原因是刘彦对庾翼表现出来的欣赏,导致汉国的高层多少都会研究一下庾翼是个什么样的人。
要说起来,战时军营根本不会随便招待谁,徐正会招待庾翼不免是带着一丝丝的期盼情绪,毕竟再怎么说庾氏在南方是个门阀,说不准能够带来什么惊喜。
“相邀会猎?”徐正刚看完谢石写来的信件,一大串辞藻很美的长篇只有一个核心意思。他诡异地看着送信的人,说:“晋军要北上,请我们让出一片空间?”
送信的人不是什么小角色,看着非常年轻,却是东晋小朝廷名臣王述的儿子,叫王坦之。他微微昂着脖子,一脸的高傲,说道:“难道将军害怕与王师堂堂而战?”
军帐之内的汉军将校基本是在面面相觑,对于晋军是个什么战斗力,汉军与晋军一连串的交战下来已经有基本的判断。
汉军并不完全是精锐,有强有弱才算合理。晋军同样也存在强弱之分,可是大体上晋军比汉军肯定是要弱一些。现在比较弱的晋军主动邀请汉军会猎,还是晋军放弃有利地形要两军摆开阵势打一场堂堂正正的野战,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只能说汉军乐意奉陪。
在这一片区域,能够容纳下几十万大军摆开阵势交战的地方并不多。淮水南岸因为有八公山和涂山等等的山地(大别山支脉),自然是摆不开那么多的部队。淮水北岸虽然也有不少的山地,但是相比起南岸来讲,北岸摆下数十万大军还真的能够摆下。
年少的王坦之在环视帐内的汉军将校,十分刻意地摆出一脸的不屑,就好像是在嘲讽汉军是无胆之辈。
坐在次位的谢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甚至是做出闭目养神的模样。
汉军与晋军当前各自占据的地形能够分出明显的优劣,作为防御方的晋军所处位置有那么多山地当然便于防御,作为进攻方的汉军其实比较头疼密集的山地。
“小家伙,你可以先出去等一等。”徐正就是拿王坦之当小屁孩看待,一点都不为王坦之刻意的表演而有什么恼火的情绪。等待王坦之出去,他转头看向闭目养神的谢安,问道:“副将有什么看法?”
谢安这才睁开眼睛,口齿清晰而又简短地说:“有诈。”
谢安和谢石是两兄弟,目前分别效力于不同的阵营,以世家的规则来讲是只谈阵营而不考虑亲情,至于是不是能真的秉承节操则很不好说。
实际上,谢安在一个月前就接到了来自谢石的信件,一直没有回复不是出于什么顾虑,也不是真的要秉承世家分流的各支脉需要讲节操,是他对于谢石的那些问题自己也没有明确答案。
汉军是南下了,究竟是不是要一战灭亡东晋小朝廷,真心不是汉国想要干就能办到,还要看东晋小朝廷有没有那么弱小。以这一次东晋小朝廷的表现来看,至少大部分门阀和世家的抵抗决心很强,应该是能够爆发出不小的力量,偏偏南侵的汉军只是二十万。
要知道汉国与石碣赵国的屡次较量中,只要是会战级别就没有低于二十万参战部队的数量,数量最为庞大的时候汉军逼近七十万。当然,说七十万,真正参战的部队肯定没有那么多。
东晋小朝廷人口并不少,生产力与经济实力更是不差,尤其是疆域之内大部分地方是多山多林地带,水网的密布程度也是远超想象,谢安真不觉得汉国以二十万的数量就能够灭掉东晋小朝廷。
谢安关于谢石询问刘彦是怎么看待世家倒是能够答得出来,其实刘彦对世家并没有绝对的态度,硬要有个答案就是刘彦只讲是不是自己人,对于认可为自己人的可以使之发展,对于并不认为是自己人的则是削弱或是干脆灭掉。
东晋小朝廷之内的那些世家会被刘彦看成是自己人吗?答案再明显不过了,或许是会有一些世家将被接纳,但是想要完完整整地将实力保存属于绝对不可能。现在的问题是,汉军真要灭掉东晋小朝廷,刘彦会在南方清洗到什么地步而已。
“晋军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就粮秣而言也是不缺。”谢安不带任何情绪,仅是讲述事实:“大汉北面与石碣征战不断,西边刚刚灭掉成国需要消化,东北有慕容鲜卑的威胁,关中也是不稳。对于大汉时间才算紧迫,大战拖得越久对防御一方的晋国更加有利。”
徐正在不断点头,他要说什么突然记得庾翼还在帐中,将原本要说的话咽回去。
庾翼被徐正的目光扫过来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他的选择是行礼之后告辞,临走之前很刻意地对谢安笑了笑。
等待帐中没有外人,徐正才说:“晋军确实没有速战速决的必要,本将才会讶异为什么要相邀会猎。”
“不排除晋军对自己含有信心,认为拥有能够堂堂正正击败我们的实力。”谢石还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仅是在讲述可能性:“晋军的征讨大都督麾下的确有不少晋军精锐,再加上目前掌控国政的是褚太后,她的父亲前不久才被我们释放回去。”
徐正听明白了,谢石会这么干可能是受到了建康那边的压力,可能是褚太后急切要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干涉了谢石的选择。
谢安说完该说的话就继续闭目养神,他的睫毛在不断的颤动,可见脑海里面是在不断地进行思考。
“庾公是专门来找安石的?”徐正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说了一句与商谈无关的话,后面更是说:“要不安石出去见见庾公,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谢安再次睁开眼睛,十分平静地行礼,随后稳健地走出军大帐。他出了大帐看见的是显得悠闲自在的庾翼,邀请庾翼到自己的大帐,有什么话也能边走边聊。
徐正不是不信任谢安,要真的不信任也不会做得那么明显。
目前汉国还是很希望庾氏门阀能够跳反,要是庾氏门阀真的能够站在汉国这一阵营,汉军攻伐长江以南的难度至少会下降起码三分,甚至是有利于在灭掉东晋小朝廷之后治理地方。
徐正是汉国的核心高层之一,除开公务上面会与刘彦进行交流之外,私下里其实也是有信件在不断往来,很是清楚作为君王的刘彦有什么考虑。
条攸是南征幕府的行军长史,他在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话:“总体而言,现在又不是古典时代,哪有大军退后让出空间让敌军摆下阵势的道理。”
所谓的古典时代是春秋时期,那个时候各国交战都是互相告知时间和地点,甚至是两军交战的时候也是等待对方将阵型摆出来,开战之前双方主将还会在两军阵前谈好胜败的条件。这个时期的交战并不以杀死多少敌军为目标,讲的是打服敌人,战争只是为了收多少保护费而打,所以交战基本上也是野战,以杀人为目标和攻城掠地为追求是发生在战国。
徐正还是不断点头,至于条攸说的什么古典时代是有听没有懂,谁让知识在这个年代就是那么稀有。
“现在应该搞清楚的是,谢石为什么要邀请会猎,是他自己的选择,还是受到建康方面的逼迫。”条攸说着却是眉头皱了起来,带着疑惑说:“伪晋是门阀与世家分治,哪怕是太后……也无法指挥谢石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