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91章:强大既是真理

不管是早有预谋,还是仓促反击,双方刚才都是仓促射箭,被命中的人很少,丧命的人也不多。
徐正当然没有死,不过他的身上还真的插了两杆箭矢,要不是身上将军级别的甲胄防御力足够好,可真的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战场之上已经爆发出震天的吼叫之声,晋军听到“汉军主将已死”的呼声,且不管汉军主将是不是真的死了,他们就是瞬间进入狂暴状态。
汉军这边依然沉静,将士们听到敌军的喊声并没有发生骚乱,不是说士卒没有被谣言冲击到,是不管己方主将有没有死,反正主将死了还有战场副将会接任指挥,就是副将死了也还有行军长史,甚至是行军长史也死了不也还有一层层以下可以替补的将领吗?
说到底,刘彦在建设汉军的时候就一直在杜绝军队成为某人私军的可能性,军方将领没有可能长期统率同一支部队太久,基本就是谁得到什么任务前往某个地方接收哪支部队,真正长久不被抽调走的只有那些中低层的军官,中低层的军官形成了一支军队的指挥链,他们听从军令来有所行动也就是了。
刘彦的建军理念造成一种现象,那就是汉军会显得很教条和刻板,不过这样对于汉军没有坏处就是了,毕竟那些将领只有极少数出身有文化底蕴的家族,没有足够文化底蕴的将领想玩计谋什么的,可不要玩得太难看或是弄巧成拙才好。
沉默中的汉军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不为外物所动,不因不知真假的消息而乱,接受的教条就是有什么军令就执行,刻板到近乎于是深入骨髓。
晋军真的就是全军出击,所导致的就是方圆一二十里到处都有晋军活动的身影。他们在呐喊在奔跑,步伐有快有慢之下很快就自行脱节,跑得最快的晋军士卒都能看到对面汉军的五官。
不止一个晋军士卒在看到汉军士卒的表情后会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明明汉军的主将都被杀死了,可为什么汉军士卒看着却是无比的冷漠,半点没有惊慌失措该有的样子?
沉默有时候比呐喊更有力量,至少是在当下汉军的沉默就给予冲锋中的晋军带来无与伦比的压力,那些跑得飞快的晋军士卒会下意识地放慢奔跑的脚步,内心也是每随着一次迈步而增添一丝的忐忑。
晋军杂乱的喊杀声中,汉军首次发声,那是由鼓声先行带动,随后五万左右的士卒在同一时间高喝“汉军!”,顿一顿之后,五万左右的士卒再次齐声高喊“威武!”。
汉军整齐的呐喊声瞬间压下了晋军所发出杂乱的声音,对于晋军士卒来讲就好像是天上突然压下一片无形的威压,迫使他们情不自禁停顿脚步。
回到本阵的谢石已经调整好战马,他发现前方的己方将士被汉军的气势压迫得停止冲锋,急促声吼:“擂鼓,擂鼓,擂鼓!”
不知道多少面的牛皮鼓被擂动,一片“咚咚咚”的鼓声大作,那些被震慑住的晋军士卒才算是回过神来再次迈开双腿。
竭尽所能要为己方取得至少是内心优势的谢石,他看到汉军的表现后心里其实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
“汉军……着实强大。”孙绰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丧气:“是他们没有思想,还是我们所有的图谋都事先被预料,早就将可能发生的事情通告全军?”
历史上再精锐的部队,只要是主将完蛋都会出现混乱,更别说晋军这边打了一套“组合拳”,但汉军真的像是由无心无肺的士兵所组成的军队,他们所有的图谋可以说根本没有影响到汉军,倒是己方的士卒的士气有鼓舞到。
“不可能的……”谢石才不愿意相信汉军真的不为所动,他用着坚定的表情说:“哪怕是事先有做准备,汉军的军心士气也必然遭受影响,只是我们目前的推力还不够大,再加把劲就好了。”
对于东晋小朝廷的将领来讲,战争中使用什么手段都是谋略中的一部分,狡诈等于聪明,无耻等于心忧韬略,越狡诈越无耻其实才算是合格的统帅。
事实上,华夏文明的战争史里面,不折手段和各种阴暗才是主流,也就是狡诈、阴暗、狡猾等等只要能够达成目标的手段才被当成智慧,差别就是阵营站在哪一边,上当了会骂,成功了会赞扬。相反是秉承君子之风的守约和守信才是愚蠢,并且是无比的愚蠢。
并不开玩笑的讲,不管是真实还是虚幻,千年第一妖的诸葛亮就是华夏智慧的化身,发明地动仪的张衡、整合并成功弄出造纸术的蔡伦、等等一批发明家并不代表智慧。在西方……那些会发明和改进技术的人……算了,不说也罢。
谢石已经决定要将智慧发扬到底,很快晋军又得到通知,友军在寿春和当涂已经取得大胜。
更大的欢呼声从晋军的士卒嘴巴里被喊出,一再被刺激到差点癫狂的晋军士卒投入百般的热情,刹那间腰不酸、腿不疼、跑起来更飞快,谁都想要在注定取得胜利的战争中立下些许的功劳。
汉军那边只是一阵齐声的高吼就没有了声息,处于前沿的汉军各兵种士卒是在军官的口令声中做出反应。
破天荒的,汉军的军阵前沿不是塔盾兵,是一排又一排的长矛手,五排的长矛手已经将长矛平放而出。处于第二阵列的是强弓手、强弩手、连弩手,一声又一声的口令声中做出预备发射的姿态。在更后面的位置是静立不动的各个兵种。
在冲锋的晋军士卒进入到汉军远程武器的覆盖范围时,急促而又密集的梆子声被敲响,刹那间先是不知道多少弓弦发出的嘣动声,随后平地升起了一朵又一朵的乌云,空气里响彻着尖锐的破空声,等待箭矢到了一定的高空则是因为箭杆的晃动变成连片的“嗡嗡”声响。
回到山地的徐正没有将身上的箭给拔下,他是这么对条攸说:“这个教训必须牢记。”
身为半路才加入汉军的条攸,他对于老牌汉军将校的那种刻板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因为出身的关系不好过多的说些什么。他和很多冉闵军半路加入汉军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很想告诉那些刻板的将校,这一片土地的战争讲计谋,每一次想要证明这个道理却被现实打击得有些不轻,原因是汉军就是用平推的方式一次又一次获胜,怎么有机会开那个口。
“同为汉家后裔,原以为会讲究……,好吧,本将是粗心大意了。”徐正被条攸用怪异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得劲,嘴硬地说:“哪知道谢石无耻起来连胡人都不如。”
“……”条攸直接将视线移开。
战场之上,跑得最快的晋军已经在挨箭,他们面对汉军密集的箭阵覆盖,有盾的只能举盾,没有盾的直接闭目等死。
汉军布置下的箭阵规模颇大,军阵前方三百五十步之内处处可以覆盖,远的就是强弩,近一些是强弓,再近就是连弩。而这个是汉军还没有搬出更大的杀器,比如床弩、车弩、投石车之类的器械。
晋军在横渡淮水的时候倒是搬运了一些八骏弩,不过因为八骏弩体积庞大不好运输,步兵冲锋之后它们还在后面慢慢地挪,不知道什么时候八骏弩才能投入战场。
面对汉军密集且波次迅速的箭阵,晋军的冲锋直接被打断,跑得快又没来得及逃回来的士卒,不是在那密集得仿佛是丛林的箭枝战场成为尸体,就是受伤留在原地哀嚎或是呻吟。
以汉军箭阵可覆盖的距离为界,晋军士卒停止下来不再向前,一些晋军的将校发挥作用,像是刘建就在尽力集中拥有盾牌的士兵,打算组织盾阵再接着上。
谢石很快也向前方传达命令,以刘建所部为选锋,命令刘建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都要冲锋抵近汉军展开肉搏。
整个战场并不是在一马平川的平原,其实是分割为平地和山地,两军开打之后形成多个局部。其实哪怕是在一马平川的地方,双方参战将士超过十数万的话,战场也是分割为多个局部,可不是所有人就挤在一个地方。
刘建所部都是后面谢石为其补充的兵源,就指挥链上面都没有形成磨合,军械上面与本来的部队也存在差别,但他就是有一颗敢于征战的心,也是抱着要为本部报仇的意志,在其它友军大部分裹步不前的时候依然尝试突击。
得到来自谢石的命令,甚至是得到八百骑兵的补充,刘建知道现在就是还债的时候,给自己多套了一层的甲胄,明示自己将会冲锋在前,他没有死之前谁都不许退,谁退就杀他全家。
谢尚率领的部队很快就来到刘建所部的后面,他带来了一万可称之为精锐的晋军,其中甚至有晋军很缺乏的骑兵,占了一万中的一千五百。
“将军且先稍待,某必将为将军打开一条通道。”刘建看去没有半点忐忑,以一种坦然的语态对谢尚说完,面对自己的部曲和麾下将士,拍马窜出去留下一句吼声:“冲锋,冲锋,冲锋!”
五千像极了敢死队的晋军被紧急补充了盾牌,身为鹰扬将军的刘建带头冲锋,后面是两百多的刘家部曲,一大片的晋军士卒一咬牙也跟着往前冲。
刘建一直都在默数秒数,嘴是用牙咬着缰绳,左手抬着一面圆盾,右手持着马槊,提高万分的警惕等待天空落下密集的箭矢。他等啊等的,箭矢迟迟没有落下,耳朵里传来的是对面汉军的齐声高喝。
“汉军,出击!”
位处刘建发起冲锋的对面,是斗阿的本部。
斗阿得到的命令是,直接互冲而上,仅在必要的时候后方的箭阵等远程攻击部队才会给予支援,要不然就该是让晋军见识一下汉军并不止会射箭。
一阵齐声高喝的“汉军威武”军号中,率先踏步而出的是处于第一排的长矛手,他们都是将手里的长矛平放而下,于半沉腰的姿势中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冲锋。第二排的长矛手是在第一排的袍泽跑出去约五步,才又是齐声“嗬”的吼出继续跟上,随后就是第三排、第四排、第五排,整个军阵就像是波涛那样,一浪又一浪地向前滚滚而进。
骑乘战马冲锋的刘建很明显地一愣,随后控制不住地露出狂喜的表情。
就和拿汉军箭阵没办法的胡人一样,晋军对汉军那种箭矢不要钱的覆盖其实是感到发怵,比胡人相对要好一些的是晋军至少有足够的盾牌,可是受制上面也真的很头疼。
“汉军自信如斯?”谢尚看到战场的一幕是深皱眉头,汉军不但没有再箭阵覆盖,甚至是没有看到汉军骑兵的出场。他心情沉重地对左右心腹说:“汉军是真的抱着堂皇大势,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彻底打服我们。”
要是没有石碣赵国被汉国打得只剩下两个州,举世皆敌的汉国也没有在各个国家的敌意和征战中呈现出弱态,谢尚会觉得汉军抱着堂皇大势是笑话,问题是汉军好像真的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以这样的姿态来与晋军交战。
整个大战场,晋军是真的发现汉军自己抛弃了远程的绝对优势,他们之中仅有少数像是谢尚察觉到了汉军的用意,更多是秉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岛的心理,或许还打从心底嘲笑汉军的愚蠢。
“擂鼓,继续擂鼓!”谢石狂吼完却低下了头,他不能让自己的苦笑被人发现。他重新抬头之后又是一脸的自信,满是轻松对对左右讲:“汉将的脑子坏了,他们的败亡已经注定。”
处于山头纵观战场全局的徐正,他在摸身上插着箭矢的尾羽,像是讲述真理那样地说:“摧毁其信心,征服之战不外如是。”,有些没讲的是,内战真不可能是杀杀杀的全杀光,那只能是表现出最强的一面直接将对方打崩。
这一刻,条攸要是可以的话,脸上应该满是黑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