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95章:难有全尸

汉军的南侵之战打的就是一场关乎信心的战争,不能过多的投机取巧,是要在方方面面让东晋小朝廷的那些人明白两边的差距,摧毁那些人的自信心,使之内部瓦解失去抵抗意志。
类似的战略在很多战争中都有出现,摧垮敌人的自信心才是最好的交战目标,好过使敌人时刻拥有信心地抵抗让战争演变成消耗战。一旦战争是消耗战,就算是次次能够打赢,怎么也该伤筋动骨。这个也就是兵书所说的“其上伐谋”中的一部分。
谢石的幕府亲军一场上就是击退汉军,气势上面因为开场顺利被激发出来。
由谢万亲率的那一部分,他们先击退约五千左右的汉军,面对汉军组织箭阵阻击,才算是拖慢了推进的速度,却是没有致使后撤。
汉军展现出犀利的箭阵之后,晋军抓住每时每刻一直在打造盾车、盾牌等可以挡箭的工具,幕府亲军上阵时就被带上。
战场就出现那么一幕,进攻中的晋军,阵列前方是用盾车作为掩护,配上抬盾的士卒,一片仿佛是在下雨一样的密集箭雨之下,他们尽管推进缓慢却没有停止前进。
谢万已经没有处在最前列,是带着两千左右的骑兵暂时待在后方,看着天空掉落的箭矢不输于下雨时的密集,己方将士哪怕是有盾车和盾牌也依然出现较大的伤亡。
“地形查探得如何?”谢万是穿着一套扎甲,类似的甲胄在东晋小朝廷那边是主流。他语速比较急地说:“让斥候快一些!”
淮水北岸的地形虽说相对开阔,可是小山包的数量也依然不少,晋军的正面推进路线并不是笔直向前,一些地方的视线其实是被隆起的山包阻挡。
正在冒着汉军箭雨推进的晋军原先是有三千左右,仅是推进不到一百步就剩下两千五百不到,可见汉军的箭阵布置是多密集,导致有盾车和盾牌也出现这样的伤亡。
跟随盾车的晋军士卒是尽量躲避在盾车木板后面,每一辆盾车的后方基本是不少于二十人,结果是一些士卒走着走着出了盾车正前方的左右被射翻,更少不了一些被垂直而下的箭矢从脑袋贯穿到身体阵亡。
手持盾牌的晋军士卒是用侧身靠肩的方式抬起盾牌,上身能够护住,下身却是有了空档,经常是一些士卒腿部中箭先倒下,盾牌翻开之后再身中数箭身亡。
慢慢的,推进中的晋军停了下来,看顾盾车的士卒在将盾车排成连接的直线,手持盾牌的士卒则是将盾牌搭成墙面支撑向上。
“将八骏弩推上来!”
晋军的八骏弩体积很庞大,分为单射款式和三射款式,人力抬动至少需要十六人,装载在马车也需要两匹马或是八个人来拉动。
八骏弩的射程最远可达二百二十五步之外,准头什么的则是想都别想,可发射标配弩箭,也能发射长枪,发射一轮需要耗时半刻钟左右进行重新上弦。
“现场制造甬道?”斗阿是站在一个小山包上面,他的部队并没有处于第一线,身侧站的是部队参战的钟兴。他发现了什么似得抬手一指:“床弩?”
汉军的箭阵攻势并没有停下,晋军现场制造盾墙和甬道,汉军是利用己方强弩的射程优势越过那些工事攻击晋军的后方。
钟兴顺着斗阿指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晋军之中出现一些用人力或是畜力拉动的车辆,上面还用布给盖着。他对旁边的旗手下令:“向后方通报发现晋军出动床弩。”
汉军早就有旗语,可以用来远程进行信息汇报或是互换。
得到情报的箭阵很快调整覆盖位置,随后车弩和床弩也加入到漫射行列。
汉军的床弩和车弩并不是第一次出动,只能说是需要动用的机会比较少。像是床弩和车弩用来射成散兵线的敌军其实很浪费,一般是用来针对排列密集的敌军方阵,或是在攻城时使用。
强弩箭阵是射晋军后方,床弩和车弩则是在射晋军搭建的工事,作为被射击的一方时时刻刻都有人倒下。
先是震天的战鼓声被敲响,令战场上的汉军士卒情不自禁会看向将旗所在的位置,发现没有什么新的指令下达心里出现迷惑。
鼓声是在掩护骑兵的出动,距离远的人听马蹄声和鼓声很难分辨得出来,离得较近的钟会和斗阿则是被一阵密集的轰鸣声吸引了注意力,他们利用所处的地理高度扭头向后看去,一片骑兵的海洋正在山包后面汇集,瞧着数量绝对不会低于五千。
冒着箭雨将八骏弩抬到合适距离的晋军,他们掀开了盖布,露出来的是一架看着庞大的机械,它们早就已经完成上弦,一杆杆拥有戟形状的箭镞冒着深寒的芒光。
“射!”
巨大的弓弦嘣动声中,搭载八骏弩的车驾一震,弩箭离弦之后车驾还在不断地颤动,周边的晋军被军官呼喝着赶紧重新上弦。
操控八骏弩的晋军士卒并不是在安全环境做业,所出现的情况就是上弦过程中不时有人被汉军射来的弩箭命中,导致合力拉动的弓弦突然失去一人而前功尽弃,甚至是会发生人被弓弦带着抛出去的情况。
八骏弩射出的弩箭分布得很散,他们的目标是位于两百步之外列成直线的汉军,射出大概一百杆左右,落在汉军阵中的不到三十,每落下一杆却是能够带起一片惨叫之声。
明知道有床弩射来汉军为什么不躲?很显白的道理摆在那里,上阵之后士卒该怎么走是受到约束,很多时候明知道会死依然是要一动不动,不动死的就是那么些人,乱动则会让军阵出现混乱死更多的人。通俗说法就是一旦当兵哪怕前方是有刀山火海也要趟过去,该走什么样的路已经不是士兵自己能够决定。
不但对于汉军来说哪怕挨射也要硬挺,对于晋军来说随时可能要挨箭也要待在战场,身在沙场从来都是身不由己,要说可能挨箭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天空突然出现一颗又一颗圆滚滚的玩意带着呼啸的风声砸下,它落地之后砸中人就是将人体砸成肉泥,随后又滚动着横扫人的双腿,这样的场景则是显得异常恐怖了。
汉军突然动用投石车对于晋军来说是大恐怖,可汉军发射滚石的坐标却是错了,该射的是用盾车和盾牌组织起来的工事。
遭受了石弹袭击的晋军,被命中的不止是人,一些八骏弩也是被砸得散架,惨叫声和惊惧的喊叫就没有停止,导致晋军首次出现了混乱。
“还没有找到可以让骑兵进行迂回的路线吗?!”谢万看前方的惨样是看得睚眦欲裂:“一刻钟,一刻钟之后还没有找到,斥候全斩!”
汉军的箭阵太过犀利,又布置了车弩、床弩、抛石车,晋军的骑兵根本就没办法直接冲,要真的硬冲谢万的两千骑兵,能有五百冲到汉军阵前就算是幸运了。
重新调整之后,汉军的抛石车装弹再次发射,圆滚滚的石弹是经过半空的飞跃才落下,砸中晋军工事的石弹是砸出一片飞溅的木屑。木屑溅出去后少不得是要带起一片惨叫,不知道多少晋军在那一刻是全身血流如注地倒在地上,瞬间死了倒算是解脱,没一刹那死去则要受到难以想象的疼痛和折磨才失血而死。
位处更后方的谢石,他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不妙的感觉升起。
“汉军突然敲响震天的战鼓……”孙绰迷惘地说:“是和众多器械的动用有关?”
一丝的灵感在谢石的脑海中出现,他是脸色大变地狂吼:“让谢万小心汉军骑兵!”
晋军这边并没有旗语,只能是用鼓号声来向前方报警,不过战场早就响彻战鼓声,连带人和马的各种声音也是充斥。
谢石警告谢万是鼓号和派出人手,鼓号无用之下,派出的人一时半会肯定是无法通知到位。
身在前线指挥的谢万,他当然也感觉到意思的不对劲,汉军的床弩、车弩、抛石车攻击目标很有针对性,像是要给反攻创造条件。他已经下令一些部队严密戒备,小心汉军出阵进行反冲,对于前面那些在挨射的部队则是没有什么新指令。
不用过多的观察,实际上处于战线前方的晋军已经出现向后跑的溃兵。这些溃兵逃跑,后方督战队先是射箭警告,警告无效直接射死,没射死的也是等待溃兵离得近了扑上去结果掉。
谢万不是没有注意到士气崩盘的情况,他却是不能撤下士气临近崩盘的部队。这片区域的地形很像是谷地,差别就是两边的山只是小山包,要是临战让前方的部队后撤,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为崩溃,但凡有出现会冲击到后方友军的可能性都是他需要制止的。
一阵苍凉的号角声突兀地出现在战场,成片的烟尘也被风卷着升向天空,第一名汉军骑兵出现在谢万的视线,随后就是一大片的汉军骑兵从滚滚的烟尘中出现。
苍凉的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汉军的远程攻击武器已经停止射击,早被射懵了的晋军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轻松,突然出现的汉军骑兵是在一片马蹄的轰鸣和地面微微的震动中上场,让最先看到汉军骑兵的晋军将士呆了呆立刻发出惊恐的喊叫,前方的动静影响到后方,早就撑不住的那批人率先撇开脚丫子逃窜,带动了更多的人,成为不可收拾的溃退。
“也算是意志坚定了。”钟会砸吧着嘴唇,单纯地评价:“他们死伤三成以上还能坚持到骑兵上场才溃退。”
斗阿认可地点头:“能坚持到死伤三成,怎么都能算是精锐部队。”
身在随时可能丧命的地方没有被吓得全身发软已经算是很有胆量。时时刻刻都能看到熟悉或不熟悉的人上,一刻还活蹦乱跳,下一刻却成为一具尸体,不管是对视觉还是心灵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强烈冲击,没有按照本能的驱动逃到觉得安全的地方,实际上怎么都能算是勇者。
无论英雄杀敌,还是极力忍受恐惧,敢于上战场的都是好汉。由众多人汇集而成的军队,发现袍泽大批战死还能坚持不溃,真心可以称道一句精锐。毕竟军队中的精锐,讲的不是武技有多高或多好,讲的是集体的配合和对伤亡的忍受力。
“射箭!”谢万在狂吼:“不论敌我,箭雨覆盖!”
长久挨各种射的晋军前方部队,还能向后跑的大概是七八百,他们是一个个脸上带着绝对的惊恐在卖力地奔跑,满脑子都是赶紧回到友军那里,跑着跑着友军的箭矢射到,死之前还带着对活下去的渴望。
轰鸣的马蹄声还在继续滚滚向前,他们的背后不但有滚滚的烟尘,还踩出了一条泥泞的血路,那是至少两千人的骨肉和鲜血被马蹄子踩成和泥土混在一块的泥泞。
谢万在发现汉军出动骑兵时早就带着本部两千左右骑兵活动起来,来自后方谢石的警告到这个时候还没有送抵,就算是送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鸟用了。
汉军骑兵已经加速到了最快速度,策马狂奔于最前方的骑兵,他们看着该是板甲突骑兵,掩藏在面甲后面的一双双眼神盯视着前方,那里有晋军的弓箭手在不断放箭,更后面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长矛或是长枪阵列。
轰鸣的马蹄声中响起一阵阵的号角,那是在命令进行漫射。
不是汉军后方的远程部队要射,是冲锋中的汉军骑兵在驰骋中拿起悬挂在战马一侧的骑弩,号角声落下的瞬间就扣动扳机,射完之后直接丢掉有绳套连接的骑弩,一手抬起了那杆骑枪,另一手用小圆盾护住要害。
晋军这边的弓弩手是在一片慌张中射出箭矢,随后向着两侧跑去。
要是能够侧耳倾听,会发现沉重的喘息成为布阵静待晋军的主流,他们视线中的汉军骑兵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