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97章:火烧连营

又一个新的夜幕降临,白天历经大败的晋军营盘却不是一片衰败的寂静,是营中到处充满了歌谣之声。
歌谣是长江以南的民歌,用着吴侬软语吟唱着悠长的语调,大多数是一些情歌之类的歌曲。
曾经被十面埋伏的霸王楚军,他们也是在夜幕中歌唱,各种歌曲只有一个中心的意思,除了思念家乡之外就是思念父母妻儿。
“军心士气彻底完了。”
谢石没有派人制止唱歌,士卒唱那些歌曲会近一步动摇士气,可是制止的话极可能会演变成为哗变,曾经西楚霸王项籍遇到的难题也落在了他的手上。他没有像是西楚霸王借酒消愁,更没有美姬在册上演霸王别姬,只有孙绰、谢尚等一批同样愁眉苦脸的将校沉闷地待在中军大帐。
白天一战没有挽回出现动摇的军心士气,相反是因为失败让士气以更快的速度下降,出战的两万幕府亲军只逃回六七千人,后面出击的奋武和奋威两个军府丢了四千多人,其余战线汇报上来的情况也是损失惨重。
晋军渡过淮水来到北岸仅是两天,前前后后折损进去的部队已经超过三万,剩下的五万不到中还有三四千的伤员。
晋军折损的部队并不是全部身死,包括刘建、谢万、王谦等一批将军在内,被俘该是有个两万左右。被俘的将军是个什么情况不好进行猜测,那些被俘的晋军士卒则是被汉军监督并驱赶到晋军营寨周边唱歌,与之晋军营盘内的歌声形成呼应。
关于“四面楚歌”的典故,有读过书的晋军将校其实都熟知,汉军驱赶被俘晋军将士过来唱歌是什么意图,包括谢石在内虽然清楚却没有好的对应措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军心士气不断地被瓦解。
“汉军……今晚肯定会夜袭。”孙绰还在努力做一个随军文人该尽的责任,说道:“或许可以利用起来,拯救一下士气。”
谢尚颔首说道:“设下陷阱,能歼灭自然是可以让将士们的士气提振一下。”
谢石自然同意,振作一下精神就走到沙盘旁边,点了几个汉军最有可能来袭的位置,说道:“便由从兄来作为指挥。”
晋军现在还有坚决作战欲望的部队其实是不多了,凑一凑也就只能是凑出三四千人,比较诡异的是这些人大多数是从中原南逃,要是了解一下会清楚基本出身于中原豪强家族,与之汉军可以说是有深仇大恨。
汉军横扫中原,清理和剿灭的豪强不可计数。逃出汉军清缴的那些豪强,他们要看所处的地理位置,靠北的是逃到石碣赵国治下,靠南则是逃到东晋小朝廷这边。
东晋小朝廷将南逃的青壮强迫参军入伍,原本是要集中南逃青壮组建一支北府军,再挑选世家子充任军官,但是汉军突然南侵打断了小朝廷的动作,最后是将那些青壮打散了分配到各个军府。
逃到东晋小朝廷治下的那些人,他们天然上就仇恨汉军,与汉军交战的时候无比卖力,但要说的是他们卖力并不一定可以得到回报,那是东晋小朝廷的政治格局所决定了的铁则,努力奋斗不如投个好胎。
谢石将人集中起来,他公开允诺,说是这一场战争就是决定他们命运的机会,不说立功会飞黄腾达,讲的是各个世家会接纳立功者,使有功者可以被门阀或是世家庇护其门下。
要是了解东晋小朝廷的政治格局,听到会被门阀或世家庇护,远比听到朝廷会赏赐高官厚禄更加有可信度,本就决定要拼死一战的那些南逃之人,有了新的盼头自然是精神一振。
接下来就是谢尚统筹,将汉军可能来夜袭的几个区域原本的驻军清空,收集来柴火等可以助长火势的东西,再弄来一些火油,让被激发更强求战欲望的那批将士进驻,就等待汉军真的来袭营。
“怎么办?”
“没有可能进行通报……”
赵千表面上是众多南逃之人其中之一,实际上他却是汉军的一名屯长,混进了南逃人群中到了东晋小朝廷治下,一样是被充军为兵。与他对话的人同样是来自于汉军一员,两人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会合。他们的任务很复杂,总得来讲可以称作为间谍,与之有相同任务的不知道多少。
很自然的事情,国家层面上会做的动作非常多,派人混进某支队伍,前往敌对势力那里潜伏,有些潜伏者是身怀破坏任务,也必然是会有潜伏者带着任务在敌对势力发展。汉国派出的潜伏者并不单单针对东晋小朝廷,像是石碣赵国和慕容燕国就是主要的渗透目标,氐族苻氏、拓跋代国和张氏凉国也有布置。
“营内布置很多可以助长火势的易燃物!”张力蹙着眉头,说道:“一旦冲进来,真的就出不去。”
说起来也是谢尚心够大,根本就是抱着让夜袭汉军有来无回的决心在进行布置,决心之大甚至都愿意承担火势可能蔓延到其余营区的风险,一切只因为一场胜利对晋军来讲真的无比重要。
赵千和张力无法继续说下去了,刚才能够交谈是因为同一伍的其余人被抽调走,人都回来哪能再谈。
谢尚布置的时候,为了不引起汉军的怀疑并不是将营区弄成空无一人的模样,营中该点燃的篝火肯定要点燃,巡逻队伍更是不能减少,就是该围在篝火旁边的士卒也没有忘记,就是一些可以躲人的营帐肯定是藏着更多的士兵。
晋军这边做好准备就等汉军来夜袭,他们等啊等啊,营中的歌声是一遍又一遍的唱响,可是到了临近寅时,周边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生。
站在箭塔之上的谢尚是很努力地进行观察,随着时间的流逝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夜袭存在讲究的地方,一般是会发生在子时之后,尤其是寅时这一时间段最有可能发生,毕竟深夜三点到五点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
“风……变大了。”谢尚身后的披风在随风飘荡,箭楼上的旌旗已经被风吹得发出猎猎声响。他眯着眼睛看向远处,那里的草丛和树枝在不断地摇晃,更远地方汉军弄起的篝火被风吹着火势不断摇摆:“东南风!”
原先的风向是西北风,风向突然有变化与气候有关。南方要是起了东南风一般就是要下雨的前奏,空气也会随着下雨变得潮湿。
起了东南风对晋军是坏消息也是好消息。坏消息是这样的风势一旦放火,风会让火势向东南蔓延,那么火就不能轻易放。好消息是东南风会带来下雨天气,雨天的时候军队基本是会躲雨不是冒雨作战,那样的话汉军趁晋军士气低落进攻的时机就将失去。
旷野之上,草丛真的是在不断地进行摇摆,一些没有被砍伐的树木枝叶也是不断地摆动,风声之中带着各类植物摩擦发出的声音。
风势越变越大,那些歌声已经暂停下来,处于晋军营盘外围的士卒,他们看向旷野的频率越来越高,能从士卒的眼眸里看到惊疑不定,好像是那些不断摇摆的植物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不断逼近的汉军士卒。
谢尚自己都有些疑神疑鬼,他注意到军营的歌声停止,走到边沿看向下方,发现在下面站岗的亲兵数量增加了一倍,一个又一个是做出最高的警戒姿态,可以想象营盘里的将士又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一段凄厉的喊声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位处中军大帐的谢石听到后是霍地站起来。
“尽量让营中有充足光线!”谢石是甲胄和兵器都不离身,快步走出军帐向四周张望,对紧随而出的众将校下令:“诸君各回各处,务必约束士卒。”
凄厉的喊声已经不止从一处发出,每一声都是带着十足的惊恐和慌张,随后是该处地方的士卒不断呼喊和乱跑。
受命率军隐藏于晋军营盘之外的钟会,他其实是比较烦那些不断摇晃刮到脸上的草叶,隐隐地能感觉脸上火辣辣又痒痒。
徐正还真的是安排部队准备夜袭,不过给予率队将校有很灵活的空间,事不可为当然是隐而不发,要有机会也不能放过。
准备夜袭的汉军将士,他们是用匍匐的姿势借用密集的草丛靠近到晋军营盘之外两三里处,安安静静地趴在草丛堆里。
风势突然变大之后,秋季夜晚本来就低的温度又降了一些,实际上趴在草丛里是会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真要是趴在草丛一整夜,凉风不断地吹再加上会有露水,身体强壮都会在隔天感觉浑身的骨头发酸,身体素质差一些肯定是要染上风寒。所以说,埋伏啊什么的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得出来。
晋军营盘有营啸迹象,是由那些突然出现的凄厉叫声被埋伏在草丛的汉军将士发觉,他们听到晋军营寨那边的动静后都是精神一振,士卒会下意识看向周边的军官,军官则会寻找顶头上司的身影。
一声凄厉的叫声总是能够引起晋军营盘某处产生骚乱,随后整个晋军营盘都像是被惊慌所笼罩,钟会是当机立断站起来,大吼:“众将士,随我高喊,杀!”
刹那间是草丛里突然站起大片的汉军士卒,他们放开嗓子不断高吼“杀”,双脚却是没有向前迈动的迹象。
旷野突然出现的喊杀声让本来就惊恐的晋军产生更大的恐惧,可以发现晋军营盘的营啸已经开始由营盘边缘向内蔓延,连谢石紧急安排的几项措施,不管是处死乱跑者,或是由军官约束,实际上恐慌蔓延之后效果已经有限。
率领敢战者要做埋伏的谢尚,他已经放弃埋伏,是调动着部队向中军而去,一路上受到乱兵冲击是直接弄死,等于是杀着一条血路才抵达中军。
谢石所在的中军情况要比其它位置好一些,幕府亲军说到底就是谢氏的私兵,尽管是刚刚历经一场大败可建制并没有散,再来是他们所处的位置也不会像军营边缘会有过多疑神疑鬼的空间。
“都督,都督何在?”谢尚推开一众谢氏亲卫,看到谢石立刻走过去,说道:“恐惧已经蔓延到全军,士卒看到任何的风吹草动皆以为是汉军,混乱已经无法制止。”
因为谢尚的一句话,草木皆兵可算是出现,就是与历史上该出现的背景不是一个样。
实际上谢石已经得到回报,汉军那边敲响了战鼓,大批的汉军举起火把出了营寨,左右两翼的夜战已经爆发,陷入营啸的己方部队无法进行有效抵抗,很快左右两翼就该失守。
“都督,事不可为了。”谢尚看上去还算冷静,用着很是能说服人的表情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是先退回南岸?”
风还在继续呼啸,各种吵杂的声音汇集起来再被风那么一卷,听着简直就像是万鬼在嚎叫那样。
谢石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他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汉军没有理由会放弃晋军发生营啸的绝佳时机,必然是会趁机连夜发动猛攻。而晋军已经陷入混乱,想要进行有效抵抗基本是不可能,战事还真的是发展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是要留下来与全军一块赴难,还是尽可能地带更多的部队撤离,成了一项艰难的选择。
汉军的的确确是不会放过这绝佳时机,徐正在发现晋军营啸之后,花了点时间进行动员,最先出动的是骑兵。而骑兵是与原先埋伏准备夜袭的伏兵一块协同发动攻击,他们冲锋的那一瞬间,当面的晋军营寨竟是火光大作,那是谢尚准备的易燃物在混乱中被点燃,本来就有相当多的易燃物,再有狂风一鼓很快就蔓延开来。
燃烧的大火阻断了汉军的进攻路线,不管是有多少汉军到来都只能气急败坏地站在原地干瞪眼。
要是从高空向下俯视,可以看到大火是由北在向东南方向席卷而去,不知道多少晋军将士陷入火场,被烧死的不算,成为火人还在凄惨叫着乱跑的到处皆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