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19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了办案的方向,黄霑主持办案的进度顺利到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
任何事情只要有了真相,再复杂的阴谋解开面纱之后都会显得简单,木子一家被害是几乎所有与葛家有契约牵扯的百姓合谋,目的当然是要将土地归自己所有变成事实。
木子一家被害,是木子一家人口仅有三人,再来是他们自从葛家获得自由之后极少参与社交,仅是木子本人会与大黑时常相邀进山狩猎。
王猛在观看黄霑破案公文后进入了很久的长思。
虽说葛家按照与百姓的约定是整件事情的诱因,但何尝不是百姓对土地有着深深的渴望?正常渠道无法获得土地,有了可以真正获得土地的机会,百姓铤而走险并不显得奇怪。再来是,法不责众一直是华夏的主流,百姓想的是参与的人一多,官府恐怕是会不好处理,期盼哪怕事发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县尊?”黄霑是一脸的为难:“涉案百姓多达二百余人。”
葛家在汉军来之前遣散了大部分的家奴,汉国进行土地丈量和人口登记,百姓在哪持有土地就是安置在哪个地方,也就让从葛家获得自由的百姓普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
此案如何定夺关乎大汉今后民间走向。”王猛蹙眉说:“一旦加害同乡就能获得土地,乡里之间命案必定频发。”
可不是只有葛家暗中分田,应该说这样的现象非常普遍,官府顺应百姓意愿将葛家定案为罪犯,与葛家暗中有纠葛的百姓是能高高兴兴了,却是死了木子一家三口,没有杀人的葛家也蒙受冤屈。
“依汉律,杀人偿命,涉案徒之。”黄霑不得不重复:“可是有两百余人涉案,其中老弱妇孺不在少数。再则……类似葛家,恐怕是咎由自取。”
“汉律并无咎由自取一条。”王猛万分严肃地说:“你我皆为大汉官员,教化与管束一方百姓,当以秉持汉律为重,不可带有个人感情。”
黄霑一个愣神,他知道汉国的国策,也知道民间私分土地是暗暗放纵的结果,目的是在正常渠道之外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拥有私田,也算是开国后遇到的特殊情况。现在只要定葛家有罪,收拾葛家就能实现至少两百个百姓拥有私人田地,符合汉国现今的国策,他没料到的是王猛会有这样的态度。
“调动郡县兵,捉拿涉案人员,由府衙进行审讯。”王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已经开始着手书写公文:“此例不可开,此案须得大白于天下。”
“县尊,如此的话,百姓如何看待县尊,上面如何看待县尊?”黄霑多少是急了:“县尊自中枢而下地方,不该不明大汉国策。”
王猛下了决定之后像是放下了一些什么,轻松地笑着说:“吾只知汉律神圣。”
一个县的地方公职人员有限,负责缉拿罪犯的游缴更是少,涉及到人员众多时,地方官能够求援的就是郡县兵。
南皮县是渤海郡的首府,恰好就是郡县兵的驻地,有两千郡县兵驻守,由都尉统率。统率郡县兵的都尉官职在郡守之下,不过都尉并不属于郡守管理,是独立于地方官府之外,分作军与政两个系统,比如都尉直辖于中枢的太尉署,郡守归于丞相府。
当然了,目前的汉国没有太尉,太尉署也就不存在,负责驻扎于各地方的武将被归于左丞相府管理,地方文官则是归于右丞相府管理。
汉国的郡县兵,他们虽然是军方系统的一员,但是与野战兵团有明显的区分。地方上的郡县兵,兵源是来自于本郡各县纳赋的青壮,也就是所谓的更卒体系,每一家的成年男子都在更卒体系范围之内,每年为官府当至少三个月的兵就算完成该纳的赋。
因为是纳赋,算是国民义务之一,郡县兵并不会像是野战兵团的士卒可以获取土地,不过在出战后立下战功依然可以获得爵位或是土地、财物等等的赏赐。
赋包含多种,更卒体系只是其一,还有被指派前往某地进行徭役,近的徭役就是在当地修路、大桥、水利的一些基础建设,远的徭役则是到边疆修建城墙之类,帮君王修建宫阙也是徭役之一。
要说明的是,赋是一回事,税又是一回事。税就是每年该缴纳多少的粮食,也可以用铜钱或布匹来代替。赋与税就是一个国家的基本运作基础,可谓缺一不可。
王猛请调郡县兵十分顺利,却不是直接找都尉,是先上报郡丞,由郡丞转报郡守,再由郡守向郡尉通明是王猛这个县令的请求。
郡县兵在不受征调前往某处前线,是几乎没有什么事干,很难得可以出动一次,导致的是平常日子里除了操练就是吃、喝、睡。
都尉不能随意干涉地方的事情,哪怕是被地方官请求了也可以拒绝,一般情况下能够出动是求之不得,只因为出动之后有可能立下军功为履历增添一笔,要是剿匪之类的事情就更好,下面的士卒也能凭此立下功勋。
王猛何许人也?要只是一个县的县令,都尉觉得能活动一下答应后基本就不理睬了,可王猛的官职上有君王贴身秘书郎的履历,都尉在答应之后会最大限量地给予配合,都尉本人更是会出动。
结果是只抓捕两百余人,渤海郡的郡县兵却是出动一千人,连带堂堂的一郡都尉也是到了王猛所在的府衙亲自坐镇。所以说呗,特权那个叫无处不在,古往今来难以杜绝,只是特权会不会用在破坏国家上面。
渤海郡南皮县出动郡县兵包围并捉拿两百多百姓的消息以飞快的速度向周边扩展,郡县兵出动不是什么稀奇事,汉国初定各地对地方大族和豪强的剿灭时有发生,但军方的出动也仅是对付大族和豪强,针对百姓的出动则是几乎没有。
王猛身份特殊,由他请求出动郡县兵,而郡县兵还是去对付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一不是立刻愣神,分是什么身份而有什么样的想法。
百姓如果不是有心人告知,他们根本不会知道君王贴身秘书让意味着什么,知道之后当然是不知道秘书郎是多大的官,只会知道那是时时刻刻伴随君王左右的大人物。
大人物调兵捉拿百姓会传成无数种的版本,只是捉拿可能谣传成为调兵大肆杀戮百姓,更夸张的谣言也不是没有,于民间造成的影响要看是什么谣言而是什么效应。
大族和豪强得知之后,他们愣神之后还是继续发怔,要知道王猛可是一个能够“上达天听”的特殊地方官,做什么时候哪怕是出自自己的本意也必将被多方联想。
一个官职履历有君王贴身秘书郎的县令,因为一个地方家族状告百姓诬陷而出动郡县兵,地方大族和豪强想的是,难道汉国的国策发生转变?
汉国目前的国策可以说对大族、豪强、世家非常不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带着深深的恶意。如果不是难以反抗,或者说反抗的人都被铁血镇压,大族、豪强和世家绝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国家来统治自己。
不知道多少大族、豪强、世家盼着汉国被灭,盼着石羯、慕容鲜卑等等国家打进来的也不算少,暗中勾结石羯、慕容鲜卑、张氏幕府更是不知道有几人,汉国民间那些原本掌握利益却失去的群体可谓是暗中破涛汹涌。
王猛的行为让百姓恐慌,让大族、豪强、世家有诸多联想。他后面断案是秉持汉律的执法判案,直接杀人者秋后问斩,涉案其余人劳役、放逐和贬为奴隶,涉及人员二百一十七人仅有大黑一家因为没有触犯汉律没事。另外是牵扯到葛家案情,后面还有其余审判。
葛家在这一事件中亦是被王猛判决,却不是涉及杀人案,是隐匿土地以及意图聚众谋反罪,家族主要嫡系押解中枢进行近一步查审,旁支等人留在县里吃牢饭。
因为造成的影响太大太广,仅仅是南皮县布告公示显然不够,中枢不得不插手,包含渤海郡在内,甚至是冀州和其余州郡也都进行告示。
葛家被判意图聚众谋反可是震惊了无数人,王猛判决的根据是葛家与数量众多的百姓暗中私自签订契约,聚众的罪名核实。葛家意图造反什么的纯粹就是欲加之罪,会不会被判定意图造反要看中枢怎么裁定。
一个民间杀人案最后搞成了意图造反,剧情的延伸令无数人都快将眼珠子掉到地上,该惶恐的百姓继续惶恐,原本猜测汉国的国策要转变的那些群体从笑演变到哭。
王猛在冬季上旬接到命令,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抵达襄国,会这么久是路途中间有几次暴雪。一路上他并没有与刺史或郡守通行,内心难免是心怀忐忑,只因为闹得动静真的是太大,还不知道中枢是什么看待,更不知道君王会是什么想法。
此刻的襄国因为大雪不断已经被笼罩成为一片雪白,道路之上很难看到走动的闲人,倒是一些战乱留下的废墟被清洗干净,让城市看去不再那么杂乱。
今年冬季汉国的北方普遍大雪,局部地区更是接连暴雪,可以想象石羯赵国以及慕容鲜卑这些更靠北的区域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大雪和暴雪不断,直接导致的就是北方的军事行动受于气候的影响暂停下来,让汉国与石羯赵国、慕容燕国三国之间进入难得的平静期。
北方的冬季气候恶劣,南方虽然比往年寒冷,可是南方的雨季却没有向往年那般准时到来。结果是北方的烽烟停了,南方因为需要剿灭还在抵抗的世家显得烽烟处处。
王猛来到襄国,得知因为大雪的原因王驾移往宫城,随行百官亦是进住。这个消息多少是让他愣了愣神,等于是刘彦打破惯例,巡视地方不再是一直居住军帐。
被命令来到襄国的不止王猛一人,不过以县令职位却得到命令的还真只有他,其余是各州郡的刺史与郡守,自然是少不了那些军方武将。
王猛是先到右丞相府报到备案,碰上的人几乎都会用怪异的眼神进行打量。他被一众郡守以及刺史用怪异的目光看多少是会有些压力,幸亏的是没人多说什么。
一众来到中枢的刺史和郡守还没见到右丞相桑虞前,王猛优先得到召唤,是幸运还是不幸则就真的不太好说。
“景略来了啊?”桑虞其实是知道王猛站在一侧已经很久,只是一直当做没有看见,处理完手头的公务才像是刚发现:“怎么不就坐?”
王猛被晾了有一会,要说内心没有不安绝对是假的,不止一次思考中枢会怎么看待“南皮事件”。他恭恭敬敬地向桑虞行礼,就坐什么的则是没干,堂堂右丞相让坐,也许只是出于客套呢?
“坐、坐!”桑虞明显不是客套,等待王猛正襟危坐,才说:“景略干了一件大事啊。”
“……”王猛看不出桑虞是什么态度,略略拘束地行礼说道:“下官不知道右丞相所指是……”
“好了,又不是外人。”桑虞爱笑,时常保持一脸的微笑,因为近期派别倾轧不少,现如今已经有人私底下称作笑面虎。他就是微笑着对王猛说:“未到述职流程,今次唤景略来,景略只当是叔侄间的见面罢。”
王猛表面放轻松,内心里却是更加紧张,被桑虞问了不少地方上的事情,一一是按照自己的处理道来。
“景略应当知晓大汉面临的时局,为什么会那么处理呢?”桑虞还在笑,看不出有什么责备,像是纯粹的好奇:“各州郡百姓惶恐皆因景略调兵捉拿,麻烦可是不小。再则是牵扯到国朝首次造反案,那些葛家人到了襄国是一再哭冤,葛家家主更是在牢中自尽……”,他停下来看着额头冒汗的王猛,重复道:“葛家的家主自尽了哟,是不是畏罪自杀呢?”
大冷天的,王猛不止是额头布满汗水,应该说身上能冒汗的地方都出汗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