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24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关于取消左右丞相的事情桑虞事先并不知晓,委任御使大夫的事刘彦更是没有与他事先沟通,可以说是刘彦……可能还有纪昌参与,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诏书的形式形成既定事实。
右丞相是专门管民政,国家所有关于“民”的政事都能参与或插手。在这么一个职位上,要是真的有心中饱私囊或是为家族牟利,只要在行政文书上稍微动一下手脚就能办到。哪怕是动手脚有下面的人察觉,他们敢得罪一个掌握重权的右丞相吗?很显然只有二愣子才敢,但官场不会有那么多二愣子。
刘彦可以观察到桑虞额头在往地板滴汗。
这么冷的天还能流汗流到滴在地上,桑虞是真的被吓到了。他现在的注意力不在身躯,不然能够感觉到浑身湿透透,内衣已经完全黏在肌肤。他现在所有的意志都是在支撑意识清明,脑海中的警钟大作,要不是全力支撑着,眼前一黑一黑外加金星狂冒,昏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大朝会在诏书念完之后,散朝声被喊出,刘彦步入后殿,大部分人依然是保持跪拜的姿势,站起来的人满脸怪异也没有离去。
是等刘彦离开大概一刻钟后,大殿里的人才好像从震惊或是喜悦中回过神来,先是一声声的道贺出现,自觉是好事的人会满脸带笑地回应,觉得受损的人则是带着僵硬的笑容。
桑虞是整整调整了一刻钟才恢复正常,他要寻找纪昌的身影,在一片同僚的身影中找了许久,期间还要应付各种善意或是恶意,一圈下来却是没有找到纪昌。
“恭喜啊,右丞相……,啊,不,该称呼御使大夫了。”冉闵一脸乐呵地专门在殿外堵桑虞,堵到人之后就是以看似没心没肺的姿态,全然不顾桑虞压根就不想搭理,又接着说:“以公的才能,定能为大汉官场清明廉洁出大力,就是……”
桑虞刚才已经礼节性地行礼过,郁闷冉闵堂堂位比三公的骠骑将军竟然能干出这事,迈出的脚步没有停下来,只给冉闵留下一个背影。
“还御使大夫呢,一点礼貌都没有。”冉闵说话的对象是正好路过的桓温,他是直接伸手扯住桓温,又在桓温一脸错愕的表情说:“等肃孝、恒安、睿才几个够格的出来,找个地方一块畅饮。”
肃孝是徐正的表字,以冉闵的武将职位其实不能称呼太尉的表字,不过冉闵显然是根本没在意。
桓温稍微一想也就知道冉闵是什么意思了。
徐正是太尉,冉闵是骠骑将军,吕泰是征东将军,桓温是征南将军,李坛是征北将军。其中以李坛的年龄最轻,徐正和吕泰的资格最老,桓温和冉闵都是半路加入刘彦麾下,现在他们都是军方的巨头。
汉国目前已经出现了武将第一人的太尉,连带位比三公的骠骑将军也有人担任,四征则是最早出现的高级别将军号,那么四镇将军、四平将军、四抚将军肯定也必然出现,就是不太清楚会不会有杂号将军。
对于冉闵来讲,除开四征将军,以下的中郎将都不算够资格能够并立,他的话让旁边的人听到就是一阵侧目,不过他却依然我行我素,真的是等觉得够格的人出来,有一个拉一个,就是没有等到徐正。
后面冉闵一问,由吕泰提供答案,说是纪昌和徐正先后被刘彦召唤过去了。
议事大殿的后方是后殿,后殿就是一个休闲的室内场所,比如君王主持完朝会想要开宴,一般就是临时在后殿举行,正式一些的国宴级别则是要前往专门的宫阙。
刘彦不是在后殿见的纪昌和徐正,是在一处林苑。
石虎修建宫城的时候,宫殿、章台、楼阁修了不少,却是以林苑的数量最多,然后又仿照南方的一些林园进行模仿建设。
襄国这边宫城中的林苑有分规格,最大的是王室宗族的狩猎苑,里面放养着许多的动物和猛兽,石虎要是有空就会带着臣子进行围猎。
有传言称,襄国这边的林苑是意外多发地,原因是林苑里面的猛兽着实太多,不但是数量多也是种类多,它们是按照野生的模式生活,猎杀动物就成了平常事,导致宫城的一些宫女、宦官甚至是侍卫也会被猛兽袭击,经常会发生猛兽吃人的惨事,然而石虎并不引以为意,石虎甚至会对宫女、宦官、侍卫被猛兽袭击吃掉感到开心。
石虎的爱好成了刘彦的难题,刘彦没进住之前林苑基本上是被封锁的状态,决定进住之后军方用了大批人手对猛兽进行抓捕和猎杀,但林苑的范围着实太大,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确认是不是有遗漏掉猛兽,结果是王室成员只能猫在后宫不能闲逛。
刘彦自身的武力值很可观,时刻也有甲士随身禁卫,是一点都不担心会遭遇猛兽。他住进了宫城之后,已经有多次亲身干掉猛兽,不过却是瞒着文武百官。
徐正和纪昌来林苑的路上都看到有禁卫还在抓捕和猎杀猛兽,他们一致认为这座宫城真心不像话,像是危险的动物园多过于像是一国君王该住的地方。
“至今为止是还没有发生猛兽袭人的事件,但太尉理当恳请王上加派士卒进行全面检查。”纪昌深蹙眉头,万分严肃:“王上安慰关乎社稷,王室成员亦是不容有失。”
按照规格丞相和太尉只能说是地位相等,只不过军和政之间的区别。纪昌曾经的左丞相是管军务,专职丞相又有太尉之后,军务理所当然是该归于太尉管辖。
身份高的人不会随意乱说话,徐正听出了纪昌的意思,真的关心安危,何尝不是纪昌在表达今后不会再插手军务。
徐正面对纪昌的善意感到非常高兴,咧着嘴笑道:“老纪,咱两是老相识了,何必像外人那般客套。你知我知即可,太生分是看不起老徐啊。”
“……”纪昌怎么都觉得徐正是有些乐过了头,沉默走了一小会,提点道:“古往今来,身为人臣应当恪守本份,忠于君王,不愧于国家。”
“是是是,你脑袋瓜子好使,说的都对。”徐正依然还是乐呵呵的模样:“老徐是心里高兴,不想学你明明乐得很,却是非要摆出一副死人脸。”
纪昌脸颊抽搐了几下,内心里却是无比感动。
这人和人要是熟悉,粗鲁的人不会假装彬彬有礼,那是真的当成知交,有些时候口无遮拦是因为信得过对方,愿意以性命相托。要不都是位高权重的人,被抓住一个小把柄就有可能会弄得家破人亡外加族灭,谁还不知道该戴上面具做人。
早期跟随刘彦长广郡奋起的人并不少,可是能够活下来的就不多,活下来而又有足够才能挤上高位的就更少,徐正和吕泰是为数不多中的两个,纪昌是在不其城之战才被俘。纪昌的人似乎还是被徐正亲手俘虏的?
不其城之战后,徐正与纪昌就没少接触,另一个接触最多的人是吕泰,再来就是李氏妇香(阿香),然后又加入了李匡、骞建同等等的一些人。
如果汉国高层真的要分派别,追随刘彦崛起于微末的那一批人天然就成为一派。而现在纪昌和徐正分别成为军政的第一人,不但纪昌分为没那么简单,看上去徐正也肯定是猜测到了什么。
纪昌和徐正见到刘彦时,刘彦刚刚完成翻身上马的动作。
“自己挑选一匹。”刘彦已经换掉了冕服,穿的是一身武士服(传说中的胡服骑射那种),他调整了一下坐姿,有随行禁卫将骑弓、箭囊、战刀等等的兵器一一放置在该在的位置。他扭头看向已经挑选并骑在战马上的徐正和纪昌,说道:“陪寡人散散心。”
现成的丞相和太尉都是刚刚参与朝会就过来,两人都还是身穿大礼服(朝服)。由于事先没有心理准备,自然也不存在携带猎装而来,似乎刘彦也没有让两人一块狩猎的意思,两人都是一身大礼服骑马而行。
刘彦骑跨的战马非常雄峻,马背高度该是有个一米七左右,算上马尾体长至少二米四左右,浑身的肌肉看着发达,毛色显火红。
这匹马是个什么名堂解释起来很复杂,应该是西域更西的地方传过来?(事实上是顿河马)要是以华夏习俗喜欢给雄峻战马起外号的特性,怎么也该又是一匹赤兔。
很多人总以为战马体积庞大、马背高、肌肉发达就是一匹绝世宝马,但其实并不是这样。马也有相当多的种类,其中就有一种重型马,而重型马就是看着好看而已,耐力、冲击力、瞬间发力十分堪忧,压根就不适合作为战马。(苏1联重型马被人工培育出来只适合作为挽马)
汉国现如今并不缺马,马的品种应该说还十分的丰富,那是与石羯赵国交战四五年中的不断缴获,也是胡人统治下的中原并不缺牧畜。
马多了就不难挑选出一些特别优秀的马种,尤其是早期匈奴人不断在西域周边劫掠,而羯族是继承了匈奴的遗产。
极其优秀的马都成了刘彦的收藏,连带汉国也能挑选出足够的马来组建一万具装骑兵,其余的各种类骑兵也能找到合适的战马。
“王上。”纪昌问出了憋了许久的问题:“若是商议要务,御使大夫是够需要传唤?”
刘彦撇了纪昌一眼没有回答。
这一次借封赏重新安排官职,就是针对时政做出的特别安排,警告桑虞的成份可以说非常大。
桑虞选择成为世家领袖本身并没有什么,但他做的事情就很有问题。
世家也是国家的一份子,早期的世家也就不说了,但是现在的世家基本就是国家的蛀虫,他们隐藏人口,大肆侵占国家和百姓的土地,包括隐税等等行为也是常事,甚至在国家遭遇危机的时候还会成为祸害,不是蛀虫又是什么。
可以说世家一日没有改变作风,那么就是一日都与国家形成对立,桑虞成为世家领袖之后,没有如同刘彦所希望的去改变世家,相反桑虞很明显地做出了“一切照旧”的行为,刘彦没有直接革职仅仅是警告,就看桑虞能不能醒悟过来。
徐正等待刘彦控马驰骋而出,控制坐骑来到纪昌身边,说道:“泰安,今日王上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能别找不自在吗?”
众多骑马禁卫驱马跟上刘彦,马蹄声滚滚之中尘烟泛起,又有徒步的禁卫跑步而过。
一片烟尘之中,纪昌弟弟叹息了一声,说道:“子深是为家族拖累了。”
徐正咧嘴一笑,说:“那可不一定是家族拖累,看看言之、德才等人,他们亦有家族,为何不像子深?”
吕议和蔡优的确也都是有着一大帮家族成员,庇护于羽翼之下的人不少,似乎还真的没有听过明显公器私用的烂事?
“王后的娘家崔氏一族最应该来当那个什么破领袖吧?”徐正在拿捏马鞭,有话说话:“自先汉以来,外戚才是理所当然的世家领袖,为什么崔氏一族不那么干?老徐可不相信是子深过于厉害或是霸道,又或是崔氏一族愚蠢。”
那一边,刘彦已经在张弓搭箭,对准的是五十步开外的一头野猪,利箭离弦之后准确无误地命中野猪的眼睛,一箭直接让瞧着该有七八百斤的野猪毙命。
纪昌还在思考徐正那些话的时候,徐正已经拍马过去刘彦那边。
“王上神箭法啊!”徐正满脸在述说着手痒,用一种腼着脸的表情说:“臣虽然是身穿朝服,却不妨碍射箭,要不也让臣猎些,好带回去当下酒肉?”
刘彦知道徐正说的下酒肉是真的,他听说徐正仅仅是到襄国不足一个月却每天都带着家将和部曲出城狩猎,打猎回来还会四处拿野味送人,连宫城都时常收到猎物。当时他就感慨,也就徐正敢送食物到宫城,其余人就是一粒米都不敢送到宫城。
话说,送君王食物,要不是胆子大到没边,那就是脑子坏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