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27章:不使传承丢失

冉闵和桓温等人还真的就打起来了!
“几位大臣身穿褒裤,袒胸露肚在街上……”荀羡咽了一口的口水,用着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听闻围观者甚多。”
刘彦知道为什么是穿褒裤,那些家伙下朝之后根本就没有回家,是穿朝服就跑去酒肆,至于为什么会打起来则是不知道。
“不像话!”徐正话是那么说,脸上却没有什么怒气,甚至还一边啃着羊肉串,略略含糊不清地说:“一定要法办了他们。”
国之重臣有矛盾不是什么稀奇事,直接扭打对于风气不好,但好过私下各种阴暗不断。
先汉贵族之间经常开大武行的好戏,最严重的时候是起码上百个贵族呼朋唤友直接开干,场面就和发生了暴乱似得,文景两帝对贵族喜欢斗殴并没有阻止,是到了武帝时期才逐渐禁止。
很明显的事情,当街开打的那些人绝对是喝多了,有谁要显示一下武勇,然后冉闵是要彰显自己能打,就那么一对多直接开干。
“朝会结束,许多大臣并未回归家中,是与同僚相约吃酒……”荀羡见刘彦眼珠子突然瞪大,硬着头皮继续说:“美阳侯等人所在的街道正是风化坊,现在那里当街切磋的……的武将很多。”
美阳是关中的一个县,冉闵得到的就是一个县侯的爵位。美阳侯这个侯爵历史上当过的人不少,最有名的还当属郭汜。有鉴于郭汜的名声并不好,美阳侯这个侯爵自东汉之后很少人愿意当。得幸亏冉闵的封地是自己选择又向刘彦求得,要不然还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
每年的冬季是汉国地方官到中枢述职的季节,到一定级别的文武官员都是需要述职,刘彦在哪官员就到哪,接受查勘与重新任命,分为留在原职位或是进行调动。
襄国这座城池很大,规划上则乱七八糟,有鉴于刘彦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会暂留襄国,田朔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九卿总算是找到了一些事干。
田朔身为太仆,而太仆在汉国并不止是管理马政,牵扯到一些城市建设职权。他与治粟内史蔡优共同来重新规划襄国。
按照汉家的习惯,城池的规划是讲究“井井有序”,也就是说城池里面是像农田一样,然后分为数量众多的坊,每个坊有自己的作用,还专门分出各种级别的居住区。除了坊之外,会有“市”的存在,而“市”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集”字,就是用来进行买卖的区域,买卖又细分为生活用品、饮食餐馆、牲口贩卖、等等的许多种。
蔡优和田朔最先规划的是百官的居住区,百官进驻之后对一些生活物品会有追求,城池内的“市”就成了第二个建设序列,其中就有专门开设酒肆之类的餐饮街。
“寡人还真不知道众卿是那么活力充沛。”刘彦缓缓地站起来,拍着手掌却不是在鼓励,纯粹就是拍掉一些脏污,又说:“诸卿与寡人一块去长长见识?”
徐正立刻就蹦起来,口呼:“长长见识。”
纪昌和庾翼先观察一下刘彦的脸色,见刘彦没动肝火,异口同声应了声:“诺。”
宫城离城里的“市”并不近,刘彦出宫之前还得换衣物,连带还身穿朝服的纪昌、徐正、庾翼都得换身衣服,折腾了大概是两三刻钟才在约定的地点重新会合。
他们接近目的地,人没到就先听到热闹的声音,离得越近就看到聚拢的人群越多,稍微听一下能够听到他们都是在谈论前方的武力切磋。
刘彦当然不是白鱼龙服又不带护卫力量出宫,标配就是出宫至少一百护卫随身,倒是纪昌、徐正、庾翼仅仅是带着少数的随从。
一大票人活动,动静自然是小不了,遇到的人就算不知道刘彦是什么身份,也会下意识让开。
系统不止是给刘彦一个庞大的战力和生产力,因为有地图的存在他随时能够查看地图分辨敌我,那么也就是说除非是他刻意制造陷阱,否则根本不会出现被刺杀的事情。
自身武力值高,有地图能够分辨敌我,刘彦还时刻带着护卫不是在摆什么架子,是身为君王的一种无奈于责任,要不时常孤身一人乱跑乱逛,众臣和百姓该觉得这样的君王有多不靠谱?
街道确实吵杂,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围观,那些切磋的人有两人单挑,亦是存在群战,打得是好不热闹。
刘彦不用刻意观察,街道上已经出现了廷尉署的衙役,看着数量还不算少。他不知道廷尉署的出动是庾翼下令又或者是怎么样,对廷尉署反应迅速还算感到满意。
庾翼不断苦笑:“王上,臣的授意是围观百姓离去,或是朝廷官员进入屋内再行抓捕……”
当街开干不管是你情我愿的切磋还是什么,总之真的就是触犯到了汉律,尤其是身为官员不顾形象的打斗,追究起来还有一个让朝廷颜面尽失的罪名,要着重处理丢官罢爵也不算冤枉。
刘彦猜想新的封赏下去,得爵升官的那些文武是高兴过头,那股兴奋劲再被酒精一刺激完全忘了汉律。
一时间,跟随刘彦身侧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朝廷颜面还是挺重要,不单纯是面子问题,还是对百姓的震慑力度,一旦百姓不再敬畏朝廷,国家离动乱也就不远了。
因为没有掩藏行踪,刘彦出现没有多久就被一队正在打斗的武将发现,他们发现刘彦在场之后立刻停下激战,估计是酒也立刻被吓醒了,站在原地脸上神情变换不断。
庾翼身为廷尉,有廷尉署的衙役早早到来却没有立刻动手抓人,有给朝廷保住颜面的原因,另一层还是不愿意一次性得罪那么多人,尤其是里面还有骠骑将军和四个“征”字级别的将军。
纪昌对庾翼的圆滑并不欣赏,廷尉说到底就是用来干得罪百官和贵族的职位。
从西汉开始廷尉就理所当然应该是君王的头号鹰犬,一个圆滑的廷尉不是一个好廷尉,上无法为君王震慑百官,下也没有可能让百官觉得亲近,最后只会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其实,庾翼又何尝不知道廷尉就是干专门得罪百官的活?他倒是有心得罪百官,可一次性将军方得罪通透,真的是小心脏承受不住。
“寡人散朝之后已经吩咐今日襄国全城饮胜。”刘彦观察了一下,仅是这一条街道都有那么多官员,其它没有看到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他转头看向庾翼,说:“把衙役撤下吧。”
庾翼很明显地一愣,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地应:“诺!”
刘彦有没有下过那样的命令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表达出来的态度。
事先有令就不算放荡的百官触犯律法,那当然是有了不用追究的理由,一个大度的君王不代表是好君王,但是一个不偶尔表现出一点人情味的君王注定是会众叛亲离。
身为君王的刘彦知道什么时候该松一松手,尤其是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进行施恩是一个君王必须有的手段。
既然是不打算追究,又补充了全城狂欢的命令,刘彦也就让荀羡找个地方,就不去妨碍那群家伙继续挥洒汗水了。
发现君王在场之后,消息传得挺快,渐渐街道上的切磋也就停了下来,少不得是有人诚惶诚恐要去找刘彦请罪,他们中的大多数却是被荀羡挡了下来,还提示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换来一片对君王的感激。
襄国城内的普通居民很少,现如今居住在城内的大多是百官的家人或是一众仆人,已经开设的店铺中少量是百姓,大多是还是与百官有关系的人,例如百官家族所在的旁支之类。
荀羡给刘彦找到的是一栋两层高的酒肆,位置是处于可以观看整条街道的正对面。
“大汉长年处于战争状态,一切以军事为重,确实少有盛大活动。”刘彦已经就坐,正面就是重新恢复热闹的街道,他看了看分坐成两排的众臣,说:“寡人已经决议只保留小规模的战事,让百姓可以好好修生养息数年,先辈的一些节日若有断层,该摸索后进行推广。”
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节日,一个民族更是应该存在自己的节日,合适的节日不但会使人产生快乐,还有凝聚国家和民族的作用,更能释放压抑和压力。
止于目前为止,汉家的节日其实不算少,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便是冬至节。冬至节在现如今与现代的春节一样重要,冬至节一到等于是新年的到来,人们多了一岁,日月也是换了新朝。
除了冬至节之外,自然是还有很多的节日,例如纪念大诗人屈原的端午节,战国就流行的重阳节,妇女欢乐的乞巧节,天下痴男怨女喜欢的七夕。
(话说七夕……一个放牛娃偷看仙女洗澡,还偷仙女衣服,逼迫仙女嫁给自己,痴男怨女爱这个节日是怎么个回事,难道是鼓励学放牛娃?西方的情人节几乎也是如出一辙,就是一个小子勾引豪门女孩,因为后果凄惨而被广泛流传,形成了节日。无一例外的就是,两个女方的家长在其中都扮演坏人角色,天下女方家长怎么就这么倒霉。)
中原被胡人肆虐数十载,人连活下去都困难,节日什么的哪有功夫去过。动荡不断的中原,因为人们朝不保夕,文化断层的现象非常普遍,毕竟要是没有长辈来提,小辈们怎么会知道哪天是什么节日,时间一久那个节日也就消失了。
比较明显的有一个例子,西汉之初有一个专门吃馄饨的习俗,那是北方匈奴经常骚扰边疆,百姓不得安宁。当时匈奴部落中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十分凶残。百姓对其恨之入骨,于是用肉馅包成角儿,取“浑”与“屯”之音,呼作“馄饨”。恨以食之,并求平息战乱,能过上太平日子。因最初制成馄饨是在冬至这一天,所以在冬至这天家家户户吃馄饨。
现如今的人们在冬至节依然会吃馄饨,可是馄饨的来历和为什么吃馄饨,知道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刘彦正与纪昌在讲汉家都有什么节日,楼梯那边传来“咚咚咚”的踩踏声,却是荀羡上来禀告,说骠骑将军与四位四征级别的将军求见。
得到刘彦的同意,荀羡下去之后,很快楼梯又是一阵“咚咚咚”的响声,最先上来的是冉闵,其身后是吕泰、桓温和李坛。
几乎是来人刚刚见礼,荀羡又上来,禀告说桑虞、蔡优等九卿级别,另有中郎将骞建同、李匡、谢安等人,反正就是一大帮子人请求谒见。
“幸亏是这地方够大。”徐正嘴欠地问:“是谁的产业?”
君王到来,酒肆的人成了闲杂人等,换上的是宫城里面的厨子、宫女来进行伺候,自然是没有人可以回答徐正。
现下的建筑布局很有讲究,只要是开门服务的店铺一定存在专门留给特殊人士的场所,刘彦等人所在的位置就是这么一个所在。
先后求见的人上来,各自见礼之后落座,他们衣着端正的会用怪怪的眼神打量袒胸露肚者,而袒胸露肚自然是刚才与人切磋时脱掉朝服没有穿上。
“嘿嘿。”冉闵有那么点红光满面,骄傲地说:“方才闵一对三,三位将军不敌闵。”
就坐在冉闵下座的吕泰、桓温、李坛立刻就是怒视过去,他们三人围攻冉闵,还真就是打不过,说出来多少是丢份,但冉闵没必要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吧?
冉闵的话引来一阵笑声,刘彦当然也是笑了出来。
话说起来,冉闵霸王再世可不是说笑,论单挑能赢的几乎是没有。他还有过单骑冲阵的经历,单人匹马于敌阵中左冲右突了几个来来回回,就是发生在石羯赵国入侵东晋小朝廷的扬州战事中。
“没想到诸卿都在此处。”刘彦举起酒盏,比划了一下,示意:“共饮。”
一片应声之中,能够坐下的都是举起酒盏一饮而尽,就是吃酒的心情可能存在不同,尤其是得知纪昌和徐正在下朝立刻被刘彦传唤过去的桑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