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31章:急不可耐

朝令夕改是行政大忌,会使运转国家行政体系的官员不知所措,更会让民间刚刚进行或是进行到一半的事项被迫中断。
一件事情做到一半突然不做了,先前的付出就会成为浪费,甚至可能会引发恶劣的后果,国家工程尤其是这样,
关于修生养息的国策中枢仅仅是刚刚商议要执行,并没有向各州郡发去相关的公文或是指令。这点是发觉草原方向有意外,能够给予已经制定修生养息策略却没有公布的中枢一块遮羞布。
后面从北方传回的消息更多,证实草原的白灾异常严重。
“从漠北方向朝南边迁徙的部落数量不断增多,我们也发现石羯正在调动兵力向北。”徐正这个太尉近期非常忙碌,整理各个方向汇集到中枢的战报和情报,整合之后还要进行证实,后面又得做出相关的计划:“雪季还没有完全停止,太尉署的意见是暂时不向石羯进兵,做出继续猫冬的举动,看石羯会不会继续调兵北上。”
石羯赵国以前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退却到并州和朔州之后依然如此,甚至是石羯经过一连串的打击之后兵力并没有变的匮乏,由于石虎携带太多的青壮北撤,按照汉国这边的猜测石虎随时都能动员出七十万的兵力。
羯族占据中原期间,掠夺式和破坏式的发展让中原陷入倒退,但是并不意味着羯族全然没有发展,他们的发展是体现在军需器械的进化上面。
目前汉国与石羯赵国的边境是在并州境内,元朔四年汉军推进到中都附近,后续又攻克邬县、京陵和介休,东北侧已经进军到并州首府晋阳城百里之外的箕城,是在箕城与驻守阳邑的石羯赵军进行对峙。
除开箕城和阳邑的僵持之外,其余几个方向双边是不断使用骑兵进行交战,规模上面普遍不大,汉军不再以争夺疆土作为主要目标,是以消耗石羯赵军为目的。
“坐镇晋阳的是石羯太子石宣,由李菟进行辅佐。”徐正是站在巨大的沙盘旁边,手里的木棍点了点晋阳,移动到西河郡的中阳,说道:“苻洪再次投奔石羯之后,被石虎安排在中阳。他手头的兵力不比石宣少,皆是羌氐的精锐。”
西河郡其实就是在河朔边上,极度地靠近北地。河朔在石虎重新关注之前,匈奴诸部和羌、氐一直是在进行争夺,等待石虎挥军河朔之后,匈奴诸部最先进行跪舔,倒是羌族和氐族还有进行过抵抗。
“有两个传闻,一是石虎亲自率军北上,二是石羯北方的统军大将是尹弼。”徐正不太确定地说:“石虎在中原享乐数十载,以之前的秉性进行推断,很可能是吃不了苦头,石羯的北方大将该是尹弼。”
石虎携众退往并州和朔州之后,将定襄选为新的都城,元朔三年期间汉国这边得到的消息是,石虎将定襄选为新的都城就开始在建设新的宫阙,那么推断石虎享乐成为习惯不再能吃苦似乎说得过去。
“羯胡调兵北上,该是多少才算是调?”冉闵近期闲得快要发霉,没少关注石羯那边的动静,说道:“边境多少胡虏,才算是少?”
根据情报,石宣手头的兵力该是有十五万左右,以东宫高力作为精锐核心,又有四万左右的羯人本族士兵,搭配羌、氐和杂胡。
石羯赵国的地盘仅是剩下了那么点,疆域小有小的好处,调兵上面的路程减少,遥相呼应起来更加迅速。
先前冉闵不是没有想过将晋阳拿下,北伐兵团先后攻了四次,一次又一次都是被挡在城下,为了避免久攻不下被包围才选择退兵。
说来也是奇怪,石羯赵国没有退却到并州和朔州之前,汉军与之对阵的胜率高得惊人。可是等待石羯赵国进行龟缩之后,汉军却突然发现石羯赵军变得坚毅许多,很多时候哪怕是汉军能够取胜,伤亡上面也会比之前在中原的交战多出不少。
中央的苻洪兵力上面要比石宣更多,汉军这边一再探查得出苻洪手头兵力超过二十万的数字,几次交锋下来有近一步的情报,苻洪的麾下部队军事器械上面不如石羯本部,不过苻洪的部队坚韧性并不比石羯本部差多少。
其实是一件能够明白的事情,一直输,输到连底裤都要输掉,危机感会迫使每一个民族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至少是会变得坚毅和坚持,毕竟再软弱下去可要全族完蛋。
“多少才算是少?”徐正就看向了刘彦,见刘彦没有什么表示,略略不满地看着冉闵,说道:“骠骑将军想说什么?”
“石羯已经被大汉打怕了!”冉闵无比肯定地说:“对于石羯而言,南迁的丁零人威胁并不会比大汉更大。”
“骠骑将军之言……有些根据。”李坛还没有前往边境,肯定了冉闵的说法,又说:“若是期望石羯会将南线兵力调动枯竭,显然不太现实。”
两个一直在北线指挥作战的将军都那么说,不但是徐正要重视,连带刘彦也必须进行一定的思量。
漠北发生白灾,汉国这边只是知道非常严重,具体白灾是严重到什么地步很难确定。
受到白灾影响的各丁零部落在南迁,究竟是少数部落的自发行为,又或者是高车联盟部落高层的指示,这个也没有相关的情报。
“丁零人南迁对石羯是威胁,或许也会是一个机遇。”冉闵到底是在石羯混了不少年头,按照自己的理解说:“早年间不少在高车混不下去的部落南迁,他们得到石虎的收容。”
汉国只是知道丁零人的部落在不断南迁,更加具体的事情基本是靠猜,以华夏民族的秉性认为既然是丁零人南迁必然会对石羯造成冲击,近一步猜测石虎是会以兵拒之,还真的不太确定作为胡人的石虎是会怎么做。
徐正讶异地问:“骠骑将军的意思是,石虎能够收服南迁的丁零人,使之融入(石羯)赵国?”
“闵可没有那么肯定,仅是在说一种可能性。”冉闵不断摇着头,说道:“而这个可能性不低啊……”
一时间,偏殿陷入安静。
受于信息的限制,汉国这边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西高车到底是自发还是有计划地南迁根本就不知道,东高车又是什么情况就更不知道。
不止是不知道东西高车是个什么情况,汉国对于那个存在感不怎么样的柔然也同样不知情。
太多的不知道让制定策略没有真实根据,而胡乱制定出来的策略要是没有情报基础,可以想象能够有多少可行性。
东高车自然也是受到白灾的影响想要南迁,可是他们遭遇到了柔然人的趁火打劫。
盘踞在后世内1蒙1古区域的柔然部落联盟,按照历史的发展现阶段就是雄起的时刻。柔然人发觉白灾使东高车陷入困境的时候,是冒着冰天雪地的气候出兵,连续不断地洗劫不少东高车的部落,累积足够的物资和奴隶继续向北,都快要进军到狼居胥山附近。
历史要是没有出现偏差,柔然部落联盟是趁着小冰河时期东西高车陷入衰弱不断扩张,花了数十年将偌大的东西高车打得奄奄一息,最后只留下小部分丁零人建立的高车国,成为草原新一代霸主之后不断侵略北魏。
“是不是可以这样?”徐正打破了偏殿的安静,说道:“无视掉具体发生什么事,只按照石羯赵国会被迫应付北线,大汉集中优势军力,毕其功于一役……或,最小限度也是全面收复并州?”
一直在旁听的纪昌适度地插口说了“粮秣”两个字。
不是粮秣紧张才让汉国不得不修生养息上几年吗?要是不缺粮的话,就不会要什么修生养息。
想要针对石羯开启灭国之战,参考曾经的中原王朝与草原游牧民族的战争往事,没有个数年乃至于是数十年很难办到,会时间不确定是后面的战事发生在草原的阶段,游牧民族不想决战,中原王朝除了追就没别的办法。
刘彦却是在思考其它的事情,现如今北匈奴应该是在阿提拉的率领下将罗马打到分裂,阿提拉的匈奴帝国又进入到极盛时期?他忘记阿提拉建立的匈奴帝国是在什么时候灭亡,原本是想着有了阿提拉率先从东一直打到西边,汉国是不是能再驱赶一个游牧民族过去肆虐欧罗巴。
羯族当然不是刘彦理想中的驱赶对象,他要的是将羯族完完全全地消灭。早先时期没有全力对付苻洪,是他将苻洪率领下的羌氐联盟作为挑选对象,想要让苻洪成为“阿提拉第二”,但苻洪却是再一次投奔石虎去了。
汉国全面解决东方的威胁,按照刘彦的计划是五年之内,完全解除东方的威胁就可以展开西征之路,收复西域之后的第一个交战对象会是被苻洪肆虐过的悦般和匈尼特,然后就该遭遇萨珊王朝。
“粮秣问题,等待一个月就会有结论。”刘彦将思绪拉回来,说道:“第一批入侵西南半岛的舰队已经出发,最慢会在二十天之后登陆。”
刘彦从来不觉得入侵西南半岛会有什么难度,要是有也是自然环境这个障碍。
这一次汉国入侵西南半岛不是抱着灭国的姿态前去,先期入侵阶段是沿海区域,不会贸贸然地深入腹地,主要也是以劫掠资源为主。
知道内情的人不会去问粮秣运输问题,不知道的人见没人问也不会去问。
“王上的意思是……”徐正多少是感到喜悦:“开启攻灭石羯的战役?”
“不。”刘彦需要更正一点:“寡人的意思是,出动征北幕府与禁卫军,视需要再进行下一步动作。”
徐正虽然失望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也知道能够这样已经非常不错,毕竟还不知道西南半岛能够劫掠多少粮秣。
“只出动征北幕府与禁卫军啊?”冉闵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急切说:“臣请战。”
骠骑将军位比三公,可是并没有直属部队,冉闵要是出中枢到地方,顶多也就是带着一部分中枢的军队会合地方野战军团。
“仅是第一阶段,不用出动骠骑将军吧?”李坛不顾冉闵完全急眼,说道:“臣以为,骠骑将军理当在最后阶段加入。”
开的什么玩笑嘛,李坛才刚上任征北将军,第一战就是表现能力的时候,冉闵要是去了前线,李坛就还是接受指挥,也会显得李坛太无能了一些。
“不能去北线,臣去东线可以了吧?”冉闵看都不看脸色变了的吕泰,很是讲道理地说:“东线是以冀州和辽东两个方向与慕容鲜卑开战,征东将军可以在辽东,由臣在冀州。”
“等等。”徐正怪异地看着冉闵,说道:“今天只是谈起要对石羯交战,并没有牵扯慕容鲜卑。”
“一回事啊!”冉闵理所当然地说:“既然打石羯,慕容鲜卑才不会坐视,不该是连他们一块打吗?”
徐正当然知道慕容鲜卑不会坐视汉国攻打石羯,可是战场从来都是分主战场与附属战场,粮秣的原因都迫使攻打石羯无法动用太庞大的兵力,怎么可能是北线和东线都视为主战场的投入力度。
“那闵就更应该去冀州坐镇了。”冉闵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闵多少算是名将,坐镇冀州必然会使慕容鲜卑哪怕想要动手也会忌惮。如果粮秣充足,大汉完全可以顺势也攻打慕容鲜卑,就更需要闵在冀州了。”
吕泰已经多次张口欲言,一次又一次刚要说话冉闵就开始滔滔不绝。他个性有些内敛,换做是李坛才不管冉闵有没有在说话。
“这样的话……”徐正注意吕泰很久了,见吕泰长久没有说话,低低叹息了一下,对刘彦说:“骠骑将军的话有些道理。”
刘彦看向吕泰,示意有话赶紧说。
吕泰想要说话,却又再一次被冉闵给截去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