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40章:石羯的反应

“刘彦狗贼!”石宣那张绕腮胡的脸上满满都是憋屈和愤怒:“欺人太甚!”
并州中部的冰雪还没有开市融化,甚至是近几天又下了一场小雪,按理说冬季还没有过去,各国是不会展开什么军事行动。
不过,要是翻一番刘彦所建立的汉国,军队的行动似乎从来不看季节性,只是看有没有需要?
石宣是待在晋阳,而晋阳的重要性是在石虎决定撤往塞北之后才凸显出来,它是作为石羯赵国新都城定襄的前卫城池,后面经过几次的城墙加高加厚,人口也因为各个胡种的进驻增多。
冰雪还没有开始融化,汉国却是没打算等冬季过去才重新开战,李菟向石宣进行汇报,说是京陵那边的汉军数量一直在持续增加,箕城的汉军又开始在攻打阳邑。
汉军攻打阳邑对于石宣来说还算觉得正常,双方对峙之后哪怕是在冰天雪地的冬季也会时常交锋一下,就是这一次兵临阳邑城下的汉军规模比之前掠夺一些罢了。
李菟向石宣汇报最重要的信息是,石羯赵军有侦骑发现九泽北岸大股行军的痕迹,但侦骑找了很久却是没有找到汉军。他是老行伍,猜测汉军利用九泽湖面的冰没有融化,去了并州西北部。
阳邑还没有失守,晋阳有重兵把守,中阳那边也有苻洪率领大军严阵以待,石宣之所以憋屈外加愤怒的理由很简单,战争都还没有开打,汉军却是做出了防止他们逃窜的举动。
“不管是想要从侧翼突袭,还是防止我们撤退,他们太目中无人了!”石宣遗传了石虎的性格基因,脾气暴躁易怒不说了,残暴似乎也是本能,脑回路基本也是奇特,上一刻还在商议军务,下一刻就说:“宰掉两个汉家女,蒸了吃!”
其实以前石羯是称呼汉家女子两脚羊,等待与汉军交锋中屡战屡败后不再称呼两脚羊,是更加报复性地直接称呼汉家女。
石虎率众北撤,除开带离大量的各族胡虏之外,晋人带的也不少,晋人男子是作为奴隶或劳动或是凌虐,晋人女子则是奸1淫与宰杀吃掉。
就是晋人没错了,也就是从来都没有在汉国待过的一些汉家苗裔。不过现在已经没人去称呼什么晋人,汉国这边是为了提高自豪感叫汉人,胡虏那边是为了报复汉国也开始重新喊那些晋人为汉人。
“冰雪没有融化就有汉军开启战事……”李菟满是忧虑地说:“可见天气转暖之后,北上汉军的规模会很大。”
石羯赵国并不打算一城又一城的坚守,与保卫城池相比是更重视有生力量的保存。
石虎已经公开声明,不要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要发挥胡虏的骑兵优势,在旷野像是曾经的匈奴那样与汉军交战,叫嚣要再来一次百年战争。
说白了就是,胡虏学聪明了,知道自己不擅长城池攻防战,要寻找回胡虏的老本行,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拍拍马屁股逃就是了。
胡虏转变交战策略之后,汉军与胡虏的交锋中再也没有大批量的斩获,不再像以前动辄歼灭几万十数万的胡虏。每次都是胡虏见机不对就撤,双方都是以骑兵交战,相对而言胡虏的轻骑兵速度还更快一些,汉军的斩获自然也就有限。
石宣就问李菟:“大将军有什么好意见?”
石羯赵国并不止一个大将军,各种前缀的大将军多到惊人的地步,李菟就是一个加了冠军的大将军,官职全称叫冠军大将军。在石羯赵国当过冠军大将军的人就有李农一个。
李菟似乎早就有定策,直接说:“陛下并不在乎城池得失,我们在与汉军打城池攻防战也是历来吃亏,不如早早转移。”
石宣也不迟疑,就说:“那就上报父皇。”
“陛下肯定会同意。”李菟笃定地说完,建议道:“太子可以先下令做撤离准备。”
说白了,石羯赵国这边也不全然都是傻子,汉国希望石羯赵军有城必守,为的不就是消灭石羯赵军的有生力量吗?石羯赵国的核心战略就是要在广袤的草原与汉军长久作战,他们觉得不在乎城池得失是有效的针对策略。
“既是要撤退,通过九泽北上的那支汉军,踪迹必须要找到。”石宣恶狠狠地说:“他们知道我们会撤,却猜不出我们会毫不忧虑立刻撤,找到那支北上的汉军,抓住机会吃掉!”
“如此一来,阳邑需要换防,以杂胡和奴隶兵为主力,能坚持多久算是多久。”李菟想了想,近一步建议:“车骑大将军那边,太子应该下令让他们做出南下交战佯动。”
李菟说的车骑大将军就是苻洪,而苻洪目前是归于石宣指挥体系下。
“那个老狐狸虽然归孤指挥,可是历来倚老卖老不听指挥。”石宣不喜欢苻洪,不止是苻洪上次公开反叛,还因为苻洪手头的实力太强:“那老家伙连父皇的命令都敢阴奉阳违。”
“只是佯动,车骑大将军不会拒绝。”李菟见石宣还要废话,苦笑说:“苻洪若是连佯动都不做,太子恐怕是不但无法消灭那支北上的汉军,是该极力避开了。”
石宣不再纠缠于苻洪是否听命,恰巧让宰杀汉家女的蒸食也被送上来,邀请李菟一块美餐被拒绝。
吃人啊,哪怕是羯族也不是每个人都爱吃,李菟其实觉得吃人挺恶心,有些时候是被石虎一家子逼到不得不吃,甚至可以说羯族喜好吃人也是上有所好下面效仿的原因。
并州这边的石羯最高指挥官是太子石宣,可真正干事的人其实是李菟和苻洪。李菟是负责并州东面,苻洪是负责并州西面。
大约是在两天后,苻洪接到了石宣的命令。
“那小子要我们南下?虽是佯攻,却没有告知有汉军已经北上。”苻侯脸色略略狰狞:“这是什么道理!”
就不说冰天雪地要怎么南下,石羯赵国现在面对汉军是守势,更有石虎明白说并州中部不需要坚守。这种背景之下,身在并州中部的将校谁都没打算去与汉军拼老命,要是南下被汉军咬住……似乎还真的会被咬住,谁现在去与汉军纠缠谁傻。
苻安问道:“难道是石虎迫不及待要再次削弱我们?”
苻洪就那么安静地看着两个弟弟有一茬没一茬地发泄着。
在很多人看来,石羯赵国会从堂堂中原霸主世界强国演变成如今模样,那完全就是石虎的自作自受。他们的看法似乎也没有什么错,是石虎错误地判断刘彦,再来是太明显要削弱羌族和氐族这两个羯族最大的打手种族,才换来石羯赵国的衰败如斯。
平心而论,不光是石虎对刘彦的崛起判断错误,应该是除了刘彦自己之外,有一个算一个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所以不能说是石虎傻,只不过是刘彦的崛起太不讲理了一些。
石虎要削弱羌族和氐族,是两族的数量太惊人了一些,同时李农和苻洪的威望也着实太高,为了羯族的霸主地位不动摇,削弱羌族和氐族本身算不上有什么错。
李农被汉军俘虏之后的羌族已经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石羯想要消除羌族潜在威胁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要是没有汉国的崛起可以说就是完美。
氐族这边的领袖苻洪运气好一些,他们与汉军交战虽说是战败,但是苻洪手头的精锐损失并不是太严重,再则是领袖健在也让氐族至少还能团结,只不过这样一来氐族算是彻底看清了石虎和羯族,后面苻洪虽然再次投靠石虎,但双方的裂痕已经无法弥补。
“大哥,要我说,直接退往高原之下的盆地得了。”苻侯其实是反对再次归附石羯旗下,无奈于苻洪态度坚决。他说:“石虎让我们到并州,肯定是抱着消耗我们的目的,已经得不到信任,还待着做什么?”
“等。”苻洪总算是开口:“我们需要足够多的匠人,书籍等等也要更多。”
氐族和羯族不同,羯族虽然统治中原却对汉家文化和技术不在意,处于半汉家阶段的氐族却明白文化和技术意味着什么。
苻洪虽然是氐族人,但是他其实对汉家文化十分熟悉。这一次他会再次投靠石虎,不是对石虎有多么的忠心不二,要不然上次也不会背弃石虎转战关中,是想要再次靠在石羯身上吸血,弄走石羯不在意的匠人和收集更多的书籍。
因为石羯的不在意,苻洪率军进入并州之后并没有进行太大的掩饰,是在一连串的劫掠中大肆掳掠人口尤其是是寻找各种匠人,每到一地更是竭尽全力收集书籍,得到的人口和资源皆是送往北地。
强如曾经的中原实际统治者羯族面对汉国的崛起都是退避三舍,苻洪并不觉得自己带着氐族可以与汉国交锋。
苻洪想得比石虎要透彻,看的史书也绝对比石虎多得多。要是翻越历史典籍,可以发现中原的本土势力崛起并且有兴盛迹象的时候,非“中国人”的一些族裔就到了该趴窝的时间,也就是被中原本土王朝虐得死去活来。
汉国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强势的国家,弱小的时候尚且敢于举世皆敌,甚至是没有历经过大败,苻洪觉得汉国的崛起已经不可阻挡,再待在汉国周边纯粹是犯傻,已经想好大大捞一票就该远走,连该去什么地方都思考好了。
苻洪想要去的地方是在高原下方的盆地,那里历来就是羌族的栖息地,目前羌族陷入四分五裂的现状,氐族与羌族历来有渊源,他认为自己可以借着渊源的便利成为诸羌的统帅,等于是可以轻易在盆地那边站稳脚跟。
高原之下的盆地是个不错的地方,除了羌族和少量的氐族之外,另一个大族群是吐谷浑。而吐谷浑这个大族其实是明确分出数十个部落,再过个几百年的兼并将剩下六个(也就是后面的六诏),并且建立了南诏国。
既然是想要捞一票就走,苻洪就没有可能去与汉军拼命,不但多次违抗石宣的命令,甚至没少对石虎的旨意阴奉阳违。他现在在思考的是,汉军的行动比想象中早,似乎动作也超乎想象中的大,氐族要不要再次撇下羯族自己跑路。
“向太子回复……”苻洪故意停顿了一下,后面笑着说:“就说,会遵从命令南下。”
苻侯和苻安立刻满是惊讶齐声问:“大哥不会真的要南下吧!?”
“不是南下……”苻洪平静地说:“做好准备,我们先撤往北地,与部众会合后,去盆地。”
这一下不止苻侯和苻安振奋,连带苻洪那些儿子也是开朗地笑了起来。
“石宣想用我们拖住汉军自己跑,咱们就假意听命,反过来让他帮咱们拖住汉军。”苻健仅是在关中与汉军有过三次交战,可是对汉军的印象十分深刻:“最好是石宣死在汉军手中,让石虎南下去与汉军拼命。”
知道石虎与石宣实际关系的苻洪只是笑笑不说话,石虎这对父子一样残暴和无情,压根就没有什么父子之情。苻洪觉得要是石宣死在汉军手里,石虎最多就是怒骂,南下报仇什么的还是省省吧。
身在京陵的李坛一直在调兵遣将,他知道敌方也会做出反应,可是情报一再汇集过来却是石宣和苻洪都有大动静。
“石宣一直在向阳邑增兵,目前阳邑的敌军已经达到七万。”条攸感到困惑,带着不确定问:“骞郎将北上应该是被发现,石宣才向阳邑增兵?”
李坛也没有指望骞建同北上的动静能保密,但是被察觉和被找到就是两回事。
石羯那边发现已经有汉军北上,没有找到那支北上汉军之前必然是会忌惮,而征北幕府想要的也就是石羯感到忌惮。
“盯住东宫高力,他们在哪,石宣就会在哪。”李坛又说到了中阳:“苻洪闹得动静太大,却是不得不防。”
汉军关于中阳的信息是,苻洪不断派出侦骑南下,有点要向南进军的意思,却是没有想到苻洪要带人跑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