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41章:好整以暇

这一次由李坛指挥的北伐之战,汉军的规模并不会比以前多,甚至可以说相对起以前的兵力已经算是很少。
征北幕府建制下只会有六个军,其余不管是郡县兵还是仆从军虽然都会参与,可是郡县兵和仆从军仅是保障部队的一种,后两者的指挥权是在中枢,而不在征北幕府。
骞建同带着羽林军和第三骑兵军、第四骑兵军经九泽北上,他们已经越过平陶进入广袤的草原地带,处于文水中游附近。那个地方刚好是在晋阳和中阳的中间,想要向哪个目标发起进攻耗费时间都差不多,再则是有利于拦截可能逃跑的石宣本部。
李坛将第一骑兵军、和第三步兵军、第五步兵军调动到了箕城,已经开始对阳邑展开攻势。中阳方向留下第二骑兵军,李坛让他们以汾水为屏障,只要防止苻洪所部越过汾水南下即可。
虽说是阳邑战事再次开启,但是冰天雪地真的不好进行交战。
第一骑兵军是突到阳邑北侧,他们是以切断阳邑与晋阳的互相依靠为作战目标,已经多次拦截到从晋阳要到阳邑的石羯赵军,取得一定战果后,晋阳似乎是为了避免损失不再向阳邑增援。
第三和第五步兵军,他们连同从后方调来上来的郡县兵一同将阳邑围了个水泄不通。开始之初仅仅是进行几次小规模的冲锋试探,探清楚阳邑城防有多少守城器械或是手段之后,不再派遣士兵尝试攻上城墙,是摆下密密麻麻的抛石车和弩车、床弩进行远程打击。
晴朗的天气之下,阳光却是并不晒人,令人牙酸的声音随着士卒操作器械频繁发出,各种口令有批次地被吼和喊,每每一声“放”的指令就是一样东西被器械之力弄到阳邑这座城池。
“继续轰,城墙已经出现龟裂,撑不了多久了!”司宏壮也是闲的,部队不冲城,只是以远程攻击器械没完没了地轰,就讨了个指挥抛石车的临时职位:“尽量打准一些,哪一台率先轰塌城墙,记首功!”
汉军的抛石车有两种,一种是系统出产,另一种是军队的工匠自行打造,不过在款式上其实都差不多,有点区别的就是工匠打造的抛石车弄了绞盘,而系统出产的抛石车没有。
司宏壮还是第一次足够距离地靠近抛石车,他现在就在奇怪一点,怎么都想不明白禁卫军操作的抛石车没有绞盘,可为什么发射速度与有安装绞盘的差不多?
阳邑四面被围,每一面都有远程攻击器械在打击,前几天阳邑守军还会打开城门涌出士兵似乎破坏汉军的器械,但他们面对的是严阵以待的汉军箭阵,几次反复冲锋都是倒在汉军器械百步之外,阳邑守军认清现实不再做无畏的伤亡。
阳邑的城墙看去其实有些怪,下面的两丈左右看去又灰又脏,往上的半丈左右看去则是比较新,显然是被紧急加高过。
此时此刻的阳邑城墙,城墙的女墙和箭垛被砸得不成样子,下面满满都是各种形状不规则的石块,墙面上则是插满了一看就是床弩发射的弩箭。
阳邑守军面对汉军没完没了的远程攻击,城墙上根本就不敢摆下太多的人,仅仅是安排一些瞭望手躲在女墙后面警戒,要是运气不好是会连人带女墙被石块砸中,那肯定是必死无疑没跑了。
城墙上面不敢摆下部队,可是阳邑城守又怕汉军直接登城,只要将部队安排在城墙后背,结果是挤成一团的守军看着不断越过城墙砸在城内的石块和弩箭阵阵发抖,被吓得直接尿了的守军并不在少数。
城池之内,靠近城墙五十步以内满是城外汉军射进来的各种宫城武器,成片成片的建筑物亦是被砸毁砸坏成为废墟。
城外没有停止过发射石块和床弩,有时候汉军兴致来了还会用强弩来几波覆盖,可以说靠近城墙五十步以内随时可能被石块砸成肉泥,或是被床弩射得钉在地上。谁都不知道汉军的强弩部队什么时候会发射,所以五十步以外也不是那么安全,安全距离是远离城墙至少一百七十步往后。
“太嚣张了啊……”徐光的火气已经在过去的几天被砸到没了:“太子那边可有传来?”
杜广愁眉不展地应:“路线被汉军切断,两天没有收到晋阳的消息了。”
别看是有徐姓和杜姓,其实作为阳邑正副城守的两人,徐光是正牌的羯族人,杜广是羌族人。他们在石勒那一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到了石虎当政的时候消沉过一段时期,投靠了石宣才算是有所振奋,只不过是一直不上不下,现在更倒霉的是成了阳邑的正副城守。
“两天了啊……”徐光有着非常不好的感觉,也没有隐瞒:“我们恐怕是会被放弃。”
“太子下令堵死除北面之外城门的时候,某就已经发觉。”杜广苦笑着说:“不说,那是因为咱们的确不像汉人善于守城。”
汉人擅长守城吗?西汉与东汉,也就是西汉初期才是守势,西汉中期、后期和东汉对外一直是攻势,战争是以攻代守居多。到了刘彦建立的汉国,不管是微末时期还是崛起之后,好像也没有正儿八经在中原打过什么守城之战,一直是采取攻势,就仅是在辽东半岛那边依托“辽东长城”在与慕容燕国开战的前期打防御战。
胡人对中原王朝善于守城是一种假说,其实是根据春秋战国的印象作为依据,后面各族的胡人轻而易举就在中原击败了西晋王朝,石羯赵国继续南下攻打东晋小朝廷克城其实非常频繁,东晋小朝廷是利用水网来抵御石羯赵军的入侵。
汉人善于守城,那是南北朝之后的事情了,再则哪怕是隋唐其实也是以攻代守居多,真正被动挨打是从北宋开始。而北宋和南宋之所以守,是太缺马难以与胡人在旷野交锋,不是两宋愿意一直守。
所以咯,以公元四四七年的如今,来讲汉人善守不善攻,那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汉人善于守城,也擅长攻城。”杜广做出侧耳倾听的姿势,其实城主府是在城中心,听不到石头被砸落的动静,理所当然也听不到床弩或是劲弩发射的声音,他却是说:“听听,每时每刻响起的重物落地声,士卒的哀嚎声……”
“若是劝某投降汉军,那是没有可能!”徐光用着森冷的目光盯着杜广的脖子,说道:“汉军射来弩箭,有些绑着劝降书,别以为某不知道你有偷偷命人哪来观阅。”
杜广却是以坦荡的眼眸看着徐光,依然苦笑:“却不止是某看过,看过的人不少。某拿来观看,是需要了解诱惑有多大。”
石羯赵国现在已经不再重用血管里流着汉家血液的人,对于各个官员的家眷也是掌控严密,石虎随时随地带着百官的家眷,然后是发生里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那就是百官的妻女被石虎看上了直接召来侍寝,侍寝之后偶尔会被杀掉食用。
石虎多少还是存在一些理智,他玩的那些很少有同样是胡虏的妻女,结果是更多非胡虏的妻女倒了血霉。
要清楚的知道一点,石羯赵国曾经是作为中原的实际统治者,山河破碎神州陆沉之后投靠石羯的晋人真心不要太多,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大儒,所以就有了“儒士卖国争先恐后,寡妇守节义无反顾”这么一句话。
当然了,不管是先秦,昂或是西汉和东汉,甚至是三国、西晋、东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乃至于是到北宋和南宋,实际上从来都没有要求寡妇一定要守节不再嫁,甚至可以说上述朝代还是比较鼓励寡妇再嫁。
有些朝代对不再另择嫁人的寡妇会罚款,毕竟重要中枢不是蠢货肯定知道人口的重要性,为了能够达到人口增涨的目的,连带男子多少岁女子多少岁必须结婚都有明确律法规定。
寡妇必须守节是在朱程理学成为主流之后,也就是从明清开始,为了鼓励都搞出由官府大张旗鼓送贞节牌坊的事。
徐光和杜广和其余还在石羯赵国当官的人没什么区别,他们的家眷都在定襄当人质。
能够狠下心来让父母妻儿都去死的人,实际上真心不能再称之为人,杜广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狠,哪怕是真的被石宣抛弃,哪怕阳邑会失守,他想的是坚持到死,以自己的死来换取家人的活。
“既然路线被切断……,哪怕是路线没有被切断也很难奢望援军来解围……”杜广深深地看着徐光,一字一顿地说:“将北门也给堵死吧。”
两人有几次冒险去了东、西、南、北四面查看围城的汉军,像是之前的石羯赵军那些将校一样,因为汉军中的战兵、辅兵、郡县兵战袍一样,仅是一些臂章和领章有区别,而那些区别太远又看不清楚,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围城的汉军是什么构成,不会知道战兵仅是六万不到,余下的是北方各地的郡县兵,只判断出汉军的数量不会低于十三万。
阳邑城内的守军有七万,按照攻城之军需要多出守城之军至少三倍的定论,徐光和杜广其实应该对守城充满信心,可是事情从来都没有定论那么一说,有十几倍兵力久攻不下的例子,也有十几个人偷城成功的例子,战争从来就没有什么理所当然。
作为阳邑的正副城守,徐光和杜广之所以会持悲观态度,那是明摆着的事情,汉军还没有正式冲城只是用远程攻击器械,短短八天之内守军就出现四千左右的伤亡,一直被没完没了轰也导致军心士气低落。
对于徐光和杜广来说最要命的地方,阳邑城内的羯族士兵仅是三千不到,羌族士兵和氐族士兵合起来就只有两万,余下都是杂胡和晋人的奴隶兵。仅是绝对靠得住的三千羯族,略略靠不住的两万羌和氐,剩下的全是靠不住的,还有很多很多的劣势,对两人来讲那该是何等的握草。
“汉军攻城历来是四面围死。”徐光叹息了一声,才继续说:“他们不再尊重自己的传统,留下北门没有什么用,堵死吧。”
华夏的传统挺多的,军事上面最突出的该是围三阙一,演变下来就衍生出更多奇奇怪怪的传统,例如在修建城墙的时候必需留下一个弱点,管那个叫害怕太过完美导致老天惩罚。
源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汉军攻城从来不会去干围三阙一的事情,只要是城池被汉军围起来,除非是敌军能够守住,或是守不住有足够的突破能力突围,要不然就是一个被尽数歼灭的下场。
“堵死!”杜广咬了咬牙根,却是忍不住又苦笑:“战死阳邑便是归宿,却是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
也许世界上真的有乌鸦嘴那么一说,杜广刚说要战死在阳邑,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后,一连串的吵杂声远远地传来。
突然传来的动静让徐光愣了愣神,反应过来霍地跳起来:“城墙被轰塌了!”
没错,是有城墙被汉军给轰塌了,此时此刻司宏壮就看着前方布满的烟尘,他咧着嘴不断地傻笑。
给予倒塌城墙最后一击的是司宏壮狠狠地落下扣板让石块轰过去,他完全没料到自己会搞出这么一个杰作,只光傻乐去了。
倒塌的城墙该是有个一丈左右的宽度,因为城墙是夯土结构,塌了之后蔓起了浓浓的烟尘,也不知道是压了多少人,又该是弄伤多少人,阵阵的吵杂声中不会缺少呻吟声。
阳邑城墙被轰塌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主持攻城的钟兴这里,他却是一脸的平静,对着雀雀欲试的一众将校说:“不急,一点都不急,仅仅是轰塌一个豁口罢了,远远不够。”
已经有第一个豁口,那离轰开第二个豁口不会太久,其实钟兴还真的一点都不急,哪怕是豁口再多,他都打算继续轰下去,直至用远程攻击将敌军轰得一点士气也无,再去收割成熟的果实。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 手机版网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