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46章:因何变法?

一个部门同时拥有监督权和执法权将会导致权柄过重,要是公正廉明倒是一件好事,比如处理事务的效率会非常快,但要是腐化之后可就要无比的糟糕。
御史府在几乎历朝历代都存在,大概是从有宋一朝才去掉执法权只有监督权,两宋是将执法权交到了大理寺这个部门。
目前汉国的执法部门有御史府、廷尉署和各地的衙门,职权上面只是在面对的阶级有区别,比如贵族、官员、百姓上面的区分,其余的权力没有不同,都能执行监督、取证、办案、判刑这一系列能决人生死的公务。
汉国创建仅是五年,还处于开拓期,开国的君臣暂时还没有腐化……或者说是腐化到一定程度,再来是尽管分出派别却倾轧现象不火热,倒是还没有出现严重的以权柄为党争工具的事情。
桑虞当然能够发现自己被君王所疏远,他知道是因为什么,却不认为自己做错。
事实上,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又是站在何等的角度,思想上就会有存在什么偏见,例如世家就是要站在世家这一边,成了世家领袖理所当然也要为世家谋福利,要真的大公无私才是真正的不合格。
屁股坐在哪,为哪的人干什么活,小到持家,再则持族,大到治国,利益当然是要划拉到自己这一边,要说有什么错的话就只在于主次关系出现了颠倒,比如身为国之重臣窃取国家利益到自己的家族,或是私人在集体干活却摸东西回自己的家,简单的说就是公私不分的贪渎之罪。
到目前为止,桑虞都不认为自己身为世家领袖顾着世家集团的利益有什么错,但他分清楚了公私的主次问题。他后来一直在思考,世家怎么发展,又怎么在发展的过程中不与国家利益产生冲突,是在发展中与国家的利益契合。
本来桑虞是想不到自己觉得完美的方案,刘彦将西南半岛划为“冒险乐园”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思想大门。
以家族形式地向外开拓,于开拓中付出再获得利益,符合有所劳有所得的理念,再则是自己得到利益国家也有好处,是一种看上去几乎完美的共生利益。
认为看明白了的桑虞不再消沉,是想要重拾君王对自己的信任,那就应该有拿得出手的治国策略。
御使大夫看着位高权重,可也就只有监督和处置触犯律法的百官职权,无法对内政和战争指手画脚,桑虞只能绞尽脑汁地思索自己职权范围内的改良。
“也就是说,大汉应当将监督权与执法权分开来,有专门监督的部门和执法的部门?”刘彦没有掩饰脸上的惊讶:“子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刘彦是后世而来的人,哪怕不是学律法出身,但因为后世接触信息简单,有些信息哪怕是不想学也会时常看到,虽说不是专精但至少不会陌生。
其实后世的很多国家,其中就包括天1朝,很多部门是集监督与执法为一身,但宣判权却是被独立出去,只是律法规定是那么一回事,能不能真的遵循规章制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纪昌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汉国也没有发生什么太大或者轰动的渎职行为,甚至可以说官员犯事也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身为御使大夫的桑虞却丢出这么一个重磅的改革议题,纪昌几乎一瞬间就猜出桑虞是想要干什么了。
刘彦其实也是在回忆近期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思索下来并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能够引出桑虞来谈改革。他却不像纪昌想那么多,以君王的立场作为出发点,自然是希望国家的律法体系越是健全越好。
“臣只是未雨绸缪罢了。”桑虞开心啊,刘彦已经很久没有直接称呼他的表字。他觉得自己这一步走对了:“大汉秉持以法治国理念,秦法过于苛刻,大汉一直在改良律法。律法可以改良,执法部门自然也能改良。臣以为,不如一步到位。”
刘彦也没有掩饰喜悦,含笑问:“那子深可有章程?”
“臣有初步思虑,还需王上斧正。”桑虞越加觉得自己在这一件事情上的正确性,不止可以挽回君臣情谊,或许还能将名声流传于后世万代,越是这样就越谨慎,说道:“类如御史府,可在府衙之内划出几个所属部门,如转诸监督、掌执法、检索取证、主持宣判。或对国体进行改革,分所属职权专门设立的监督、执法、取证和宣判之府、署。”
刘彦当然是倾向于后面那个提议,要是前面那个只是内部的分权,实际上该部门的主官还是一手全抓。
有鉴于天1朝的一种普遍现象,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然后是不管哪只手都随便乱伸,导致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现象,要是能够从根本上来进行制约,那当然是再好不过。
纪昌在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插话了,再则说起来丞相府有权插手一切内政事务,说道:“大汉目前有御史府和廷尉署,御使大夫是要针对这两个部门进行改变?”
说起来,桑虞其实还是要先和纪昌这个丞相至少是通通气,不应该是直接捅到君王这里。纪昌理应是表达出不满,属于合情合理。
“仅是初步探讨……”桑虞自然知道自己理亏,往大了说还是蔑视丞相。他不与纪昌事先沟通,其实还是内心有怨言,只以为上一次之所以被警告有纪昌搬弄是非的嫌疑。他不得不补充一句:“若有所作为必然是要汇报于丞相。”
刘彦现在的关注点不在于丞相与御使大夫的龌蹉,径直对桑虞说:“子深细细道来。”
桑虞显然是有做过很深的思考,对于微小改革与大动作改变提出自己的见解,但又不表现出倾向于哪个,很谨慎地表达出一切取决于君王的意志。
在隋唐初期的时候,御使大夫所属就开始从拥有执法权转变到只有风言奏事的权力,到了两宋才算是真正地以国策方式确定下来,不过得说的是两宋的御史一般就是个副职,但凡是位高权重的官员都会有一个御史的头衔。而宋朝官员一般情况下是身负多职,实权官以及一系列头衔多到吓人,一般情况下除了实权官之外,另外的官职只是领俸禄的附属品。
御史完全靠嘴巴吃饭是到了有明一朝,鉴于儒文化发展到明朝已经差不多烂到底,御史其实已经失去了本来的职责,变成博取名声的工具,甚至是演变成党争的利器。
刘彦一边喝茶一边做出思考状,他比较好奇桑虞的改革是个什么方式,直属的御史府在这一次改革中会被定位在什么角度。
御使大夫从三公九卿制定型之后就设立,御史府一直以来的存在感却不是太强,大多数时候是作为丞相府的附庸存在,相反是廷尉署可谓是凶名赫赫,但廷尉署更多的时候是皇帝用来对付百官和贵族的利器,才有廷尉是皇帝头号鹰犬的说法。
在刘彦看来,由御使大夫亲自提出的改革,恐怕不会让御史府变成一个只有动嘴巴不能动手的部门?
果然,后面桑虞渐渐探出一些理念,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御史府可以转变成为一个转诸审判和定刑的部门,通俗说法就是转变成为一个法院,中枢这个自然是最高法院,然后各州郡的下属部门则转化为地方法院。
那一刻刘彦其实是无比的吃惊,他很确定自己根本没有向桑虞谈及过类似的话题,可桑虞就把经过数千年酝酿和改革的“成果”给搬了出来。
刘彦确认自己没有理解错误,桑虞的说法可能有些不同,理念上却与后世的法院一样,可不是到了两宋或是明的那种“中央断定天下重犯刑名”,就是法院只管依照律法和取证、罪行进行宣判。
“王上,或许应当将廷尉请来。”纪昌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已经不是小小的改革,是关乎到了国家的体制。
桑虞还没有讲到廷尉署方面,对于纪昌的敏感只是看了一眼。
廷尉署在地方其实是没有下属部门,仅是属于中枢的执法机关,地方上的衙门也不是隶属御史府,各州、郡、县的衙门实际上是隶属丞相府,然后是军方也有自己的律法机构,所以说能够管得上律法的部门真的不要太多。
君臣三人暂时将话题扯开,想要深谈自然是要等待庾翼到来之后。
庾翼下朝也没什么耽搁直接回家,他目前最在意的是在南方的入侵,由庾氏主导的队伍已经正式杀入林邑国境之内,进展和收获上面颇丰。
在西南半岛入侵的武装已经划分,军方依然是将重心放在对粮食的掠夺上面,各家族却是什么都抢。家族武装不同于军方的是,一边劫掠和占领土地,另一边发了疯似得探勘资源,每发现什么资源立刻上报。
各家族上报其实也是迫于无奈,藏着掖着要是被别人上报,那官方的记录里只会是属于上报所属家族。而官府记载属于谁,谁就有多少年限的所有权。
林邑国对于被大举入侵是一种懵逼的状态,他们前一刻还以为东晋小朝廷完蛋了,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攻夺无力顾忌的东晋小朝廷疆土。然后是林邑的入侵还没有开始准备,下一刻汉军到来开始入侵。
“林邑国王已经派出使臣,一路走内陆,另一路走沿海,已经在来襄国的路上。”庾条是庾翼的兄长,但他的名气比起诸多兄弟很是不如。他略略皱眉地说:“若是林邑使臣来称臣朝贡,西南局面可会出现变化?”
庾翼立刻就笑了,说道:“西南局面为王上钦定。”
好像刘彦也从没有掩饰自己的民族态度,一开始就摆明汉民族至上,虽说这种至上不是完全排斥异族,可由汉人主导融合是不变的。他对胡人或许还感到重视,对蛮与夷则是一种赤裸裸的蔑视态度,很不幸的是不管林邑还是扶南都属于“蛮”的一部分。
“也是……”庾条还不太适应汉国的国情,感概道:“大汉虽有藩属,却不重视。”
想当初的东晋小朝廷,因为得位不正外加国家堪忧,对任何一个藩属国都恨不得当祖宗来对待,完全就是一种本末倒置,庾条对比汉国之后才会有那样的感慨。
两兄弟谈事情谈到一半,家老急匆匆来汇报,说是秘书郎荀羡前来。
庾翼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见了荀羡也仅是得知君王召唤,他当然是答应召唤,却不是与荀羡一块前往。
“没有听说发生什么大事,王上怎么会派人召唤?”庾条想到了什么似得,说:“莫不是北伐战局有变,或是南方……”
庾翼不知道的前提下无法回答,想的却与庾条差不多,不敢耽搁赶紧更衣。
等待庾翼入宫之后,见到刘彦、纪昌、桑虞三人皆在,没有看到军方武将。没有武将那就不是北伐出现变局,他那一颗提起来的心稍微放下,却又想到是不是南方有变又重新提了起来。
对于西南半岛被划为各家族攻掠区域朝中不是没有反对意见,只能说是反对意见很少,但官场从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前一刻尽占上风,下一刻满盘皆输,类似的例子简直多不胜数。
庾翼到来之后没有贸贸然开口,稍微听了一小会总算是回过味来,不是北方战线和南方半岛的事,但事情却比前两样要严重千万倍。
“针对律法相关进行改革?”庾翼其实是理解为一种变法,还是能够影响千秋万代的变法,既是愕然也是愣神,反应过来之后用着万分诡异的目光看向桑虞:“体制事关国家,御使大夫此次变法因何而起?”
如果说包括刘彦在内那一批崛起于微末的人算是锐进派,还是那种根本不管什么旧例和惯例的激进派,汉国其实并不缺乏一些保守派。
激进派和保守派不一定有对错,只是对待事物态度上的不同,庾翼直接问桑虞想要变法的原因,桑虞总不能说是围了挽回君王信任吧?
来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恒言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