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0章:事可期待

~2�9Fj����I�[�_��?�����QPUv�,Ϩ�(CK�H"s��%���o�ݝ�冉闵的痛恨毋庸置疑。
冉氏一族是西晋末期的众多领袖之一,冉瞻(又称冉良)与李农同属乞活军。而乞活军说白了就是一支为了在乱世求活抱团的武装,他们与相当多的势力有过交战,后面逐渐转为抵抗胡人在中原统治的力量。
西晋全面崩溃,各地一开始的胡乱并不严重,是拥有私家武装的那批世家和豪强互相征伐,等待刘渊崛起的时候大多被各个击破。
刘渊建立了匈奴汉国,自称皇汉,对于地方上的私家武装当然是要剿灭,乞活军当时并不是那么有名或者说强大。
乞活军的壮大是在匈奴汉国崩溃时期,当时的羯族正在全面崛起,石勒从奴隶到皇帝的过程快而惊人,估计是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匈奴汉国已经在李耀的手中完蛋。
相比起匈奴人来讲,羯族的残暴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但羯族一开始的残暴并不单独针对晋人,是对每一个族裔都同样残暴。
羯族崛起之初,他们的主要打击对象当然是匈奴人,连带羌人、氐人、晋人、杂胡都没有放过。在那一段你杀我、我杀你的岁月中,晋人的反抗最为无力,而每一个民族的武力都是自身生存的保障,没有足够的力量就越会被轻视,逐渐演变成羯族可以稍微平等对待匈奴、羌人、敌人,对晋人和杂胡则是视为下等人。
羯族减弱对匈奴人、羌人、氐人的迫害后,作为曾经中原的实际拥有者,也就是晋人成了针对的对象。
后面,石勒登基为帝,他接受了一些投靠的晋人大儒的建议,喊出了曾经老上单于的口号,差别就在于老上单于喊的是“胡汉并立”,石勒要的是“胡人至上”。
老上单于在华夏文明中并不出名,他是冒顿单于的儿子,大概也是首个喊出“天下胡人为一家”的匈奴人。要是真的让老上单于的理念被成功执行,除汉家之外的所有族裔极为可能形成一个民族,就没有什么匈奴、鲜卑、月氏、西域、扶余、靺鞨、搂邑、沃沮……等等包括杂胡的区别。这样的结果对于汉家苗裔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幸亏在老上单于之后的军臣单于根本不想搞什么“天下胡人为一家”。
石勒讲“胡人至上”团结了匈奴人、羌人和氐人,确认了羯族统治中原的基础。在石勒死了之后,石虎叛乱篡位成为新的统治者。
石虎某些方面来执行石勒的政策,但并不是全面执行。比如石勒时期多少还是有些尊重晋人,到了石虎时期杂胡的地位被拔高,针对的只有晋人,甚至搞出了不准称胡,要称国人,凡是有胡字就都要改,一些蔬菜水果被重新命名,胡瓜不是胡瓜叫黄瓜之类的。
石虎成为中原的统治者之后,羯族当然就是第一民族,羌族和氐族因为实力强大成为并列的第二民族,杂胡尊贵于晋人,晋人理所当然成为最下等的民族。
当时的晋人地位低下到什么地步呢?比如有一个在中枢当官的大儒,他在上朝的路上被胡人给抢劫了,他很是狼狈地上了朝堂,被问及为什么会这么狼狈,下意识说出“被胡人抢了”这么一句话都是原罪。
没有错的,羯族统治下的中原,胡人抢劫晋人无罪,晋人称呼胡人为“胡”是死罪;晋人杀死杀伤胡人将会被全族皆诛,连带晋人杀死杀伤野兽也会被处以极刑,而胡人侮辱晋人是日常,胡人杀死晋人只需赔偿很少的财物。
长久以来,羯族统治下的中原,晋人连猪狗的地位都不如,冉闵的父亲冉瞻在战败之后投降石勒,石勒收冉瞻为义子,冉瞻改姓为石瞻,到了石虎时期冉闵已经成长起来。
相对于另外的一些晋人,改姓为石的冉氏一族竟遇上其实要好非常多,因为有“养父”那一层的关系,冉氏一族其实是被羯族的大多数人视为自己人。
事实上,冉闵为石羯赵国干的事情也多到无法细数,这个要从乞活军被羯族收编之后说起。
乞活军战败投降之后,石羯赵国进行收编,随后乞活军就活跃在各个镇压和平叛的战场,只要是反抗羯族统治的人都是交战对象,杀羯族、杀匈奴、杀羌、杀氐、杀杂胡……杀最多的是同样血脉的晋人。
冉闵是被视为“编外王族”,他多次统军对外交战,与慕容鲜卑厮杀,与东晋小朝廷厮杀。他在与慕容鲜卑交战的时候大放异彩,最为出名的一次就是石虎亲征战败,包括石虎亲自统率的部队全乱了,独独他的部队能够有序撤退还组织反击。攻打东晋小朝廷的时候也是锋芒毕露,他杀起晋军来比杀慕容鲜卑可更凶悍和更多,甚至有过晋军将领投降依然被斩的例子。
作为一个石羯赵国的猛将,冉闵在很多时候不止是合格那么简单,优秀到无法掩饰的前提下,石虎自然是要更加笼络,理所当然也被东晋小朝廷恨到骨子里。
历史上东晋小朝廷对冉闵的恨意到了什么地步?是冉闵瓦解掉羯族对中原的统治,当时羌人领袖姚弋仲和氐人领袖苻洪没敢想着接替羯族来统治中原,姚弋仲和苻洪在石羯赵国垮掉之后再次承认自己是东晋小朝廷的臣子,冉闵则是向东晋小朝廷邀请北上光复中原,那么是不是说只要晋军北上就能重新获得对中原的统治,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那个时候,也许是东晋小朝廷陷于内部倾轧无法自拔,可能是他们真的无力北上,更加可能是发现慕容燕国崛起之势无法阻止,总之他们不但拒绝冉闵的北上邀请,还明确指出冉闵是一个乱臣贼子,结果是冉闵一怒之下自己称帝建立冉魏政权,然后全世界开始联合起来征讨这个冉氏魏国。
冉闵作为一名战将优秀到任何人都嫉妒的程度,何尝不是说他骁勇善战到想不承认都难的地步。他有多么优秀就获得石虎多大的喜爱,喜爱的同时也是防备。
总归来说,鉴于冉闵优秀到一定程度,石虎很多时候是视这个养子有如己出,甚至石虎对冉闵的好是胜过了自己的那些儿子,连石虎自己死后要传位给冉闵的话都能说出来。
在这个历史版本中,石虎有没有对冉闵自己死后要传位的事情,其实除了两个当事人,谁都不知情。石虎喜爱冉闵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多么喜爱在遭遇背叛的时候就有多么的痛恨,冉闵说以自己为饵能够吸引石虎率军来战是有基础根据。
身在襄国的刘彦是在三天之后接到来自冉闵的千里加急。他看到奏章的第一时间是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可见在他调遣冉闵率军逼近定襄时就有先见猜测。
“军方的那些家伙,一个又一个从来都不消停,谁都想要领兵征战,谁都恨不得时时刻刻搞出一场大事。”刘彦对冉闵的举动有事先猜测,不代表就是赞同:“这下可好,预案中的中等战事要被突破,一场旷世大战会在定襄周围爆发。”
崔婉很少会去刻意打听什么,她停下刺绣的动作,说道:“王上是君,骠骑将军是臣。”
襄国这边已经进入春暖花开的时节,得益于石虎修建襄国宫城的极尽奢侈,美轮美奂的地方到处都有,比较有特色的是一处特意仿照南方林园的花园。
刘彦、王后崔婉以及一些妃子是在一处庭榭,周围是由名贵花草构建起来的花海,一眼看去什么颜色都有,身处其中也能随时随地闻到花香。
拓跋秀对一些花香过敏并没有在现场,她说是带着孩子到后山林苑踏青,实际上是自己骑马狩猎,孩子则是交由一些宫女照看。
汉家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一套,不过现如今只有一些家底渊源传承深厚的家族才讲究,底蕴不足的一些家族其实已经是被半胡化了。
崔氏一族的底蕴怎么样很难说清楚,自从家里出现了一名归为王后的成员之后,他们有着一种向堂皇外戚发展的改变,任何时候哪怕是装都会装出一个千年世家该有的模样,连带崔婉也被一再提醒该是什么什么样之类。
刘彦也就是有感而发,不是要让自己的那些后宫来发表什么意见。他站了起来,说道:“却是无法多陪你们了。”
崔婉率先说道:“王上自然该是以国事为重。”
其余妃子不管内心里怎么想,也都是表现出与崔婉同样的态度。
要说的是,不管是崔婉还是谢道韫等妃子,她们在自称的时候都是称自己的相应品阶,比如崔婉自称“后”,谢道韫会称之“贤妃”,任何时候可不是自称什么“臣妾”。而实际上压根就没有自称“臣妾”那么一个称呼,那是电视剧的一种误导,臣是臣,妾是妾,不能混为一谈。
臣妾是西周、春秋时对奴隶的称谓,男奴叫臣,女奴叫妾。到后面某些朝代的妃子会自称“妾”,但从来就没有“臣妾”这个自称,皇帝后宫就更不会没文化到那个地步,哪怕是没文化也该有相应的规矩。不过,没人去较真就是了。
在外征战的主将向中枢发去公文,单独给君王的叫奏章,给予中枢的则是公文。一般情况下没有人只会单独给刘彦发去奏章,再重要也会是一式两份。
刘彦很清楚冉闵的事会闹多大,事实上也不出他的所料,没有多久太尉徐正、丞相纪昌、御使大夫桑虞,包括其余的九卿都是相续入宫求见。
特地过来的臣工是被安排在山腰处的章台,刘彦是等了一小会才抵达,人没有进去就已经听到桑虞在非难冉闵的自作主张,说是要在刘彦面前狠狠地弹劾。
“哟呵,哟呵!”徐正对桑虞没有什么偏见或意见,是站在军方第一人的角度,像是揶揄也是提醒:“子深呐,御史府无法参务军事,怎么就确认骠骑将军是在自作主张呢?”
桑虞与冉闵的不对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前者立刻炸毛:“如果认为虞是在公报私仇就大错特错,虞是不想日后有人学骠骑将军!”
徐正之前要说是在揶揄,等待桑虞说完就该端正态度,说道:“御使大夫,骠骑将军此番作为在太尉署有过备案,是众多作战计划中的其中一个。”
“如此,本官无话可说。”桑虞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不会有什么道歉,礼貌性地行了一礼,不得不提醒徐正:“御史府本就有监督百官职责,还请太尉下次莫要如此。”
徐正该回礼还是回礼,内心里却少不得是要撇嘴。
变法的事情只是在进行当中,没有完成变法之前,各个部门该是什么职责还是那样,目前身为御使大夫的桑虞不但能呛声冉闵,就是君王也能吆五喝六,谁也说不出有什么错误。
刘彦很特意地逗留门外听了一小会。太尉署那边的态度明确,就是站在军方使力。丞相府和御史府则是站在统一阵线,丞相府以准备可能不足责怪战事的扩大化,御史府老样重谈讲为臣根本。
或许是听够了,刘彦示意通报,一声“王上临”之后,迈步走进室内。
室内的人不少,除了各部门的主官之外,相应的重要属僚也是在场,他们之前不管是在干什么都是按照所属部门站成一排,一起恭敬地向刘彦行礼问候,不过绝对没有跪拜就是了。
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座位安排上面分出主位,再分列成为两排,中间留下一个大大的过道,等待刘彦在主位坐下,其余人是在他举手安抚下各自就坐。
“王上。”徐正当仁不让地再次站起来,不是朝会也没有必要离开自己的座位,说道:“骠骑将军闵发来文牍,臣以为所奏之事成功性极大,乃是不可多得之良机。”
刘彦笑了笑看向其余人。
纪昌第二个站起来,说道:“大汉长久以来有消灭石羯有生力量期盼,臣以为太尉所言有理。”
后面能说话的人都是站起来表态,哪怕是桑虞都认为的确能够吸引石虎来战,私底下的那些吵闹则是压根没提,让刘彦有着由衷的欣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