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1章:草菅人命

sY������"�#�4jp�ʟz_5�,�v�8�������$�pٮ�j�):�y7���应该是并州数一数二的大河之一,它的起源是在雁门郡东北部,河段呈现一种弯钩形状,雁门郡、定襄郡、中山郡、常山郡、博陵郡、河间郡、渤海郡都是在它的途径范围之内,一直是通往渤海。
汉军不但是在大海纵横,对大陆之内的河系利用一点也不差,冉闵所率部队就是利用滹沱河进行水路并进,步军的行军速度没有拖慢骑军。
石羯赵国的新都定襄就坐落在滹沱河边上不远,汉军第一批出现的就是舰队。
汉军舰队出现在定襄滹沱河段时,石虎派出大量的弓箭手抵近河岸边,将近三万的弓箭手虽然没有组织箭阵,但那种万箭齐发的场面真的是做到了一度遮蔽了阳光。
李匡是站在旗舰之上看着岸边那声势浩大的场面,石羯赵军不会排列什么阵势,就是那么歪七扭八地凑成堆,但三万弓箭手同一时间射箭还是足够震撼,比较搞笑的是压根没有箭矢命中汉军的哪怕一块船板。
石羯赵国现在已经没有水军,他们的水军在冀州一役全面覆灭,而对于现如今技术和生产力想要造船的周期并不短。哪怕是石虎掳走了相当一批工匠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压根没有能够再造出一支舰队,战船少了则纯粹是给汉军舰队送菜。
“王上已经同意骠骑将军的战策。”魏骏驰目视岸边不断射箭的石羯赵军,看不出是什么情绪:“我们现在是在骠骑将军幕府编制了。”
冉闵的骠骑将军幕府建立,李坛的征北幕府第一时间就取消,中枢那边将原来的征北幕府安置到骠骑将军幕府只是第一步,已经确定征东幕府也会被纳入骠骑将军幕府序列之下。
骠骑将军冉闵毫无疑问就是幕府主帅,李坛作为第一副帅,行军长史由紧急从关中抽调的谢安担任,行军司马则是分配给了谢艾。
中枢的举动让北线战场的所有人有更直接的直观概念,谢安以征西中郎将的军职兼任骠骑将军幕府行军长史一职,谢艾是以御史中丞的文官身份兼任行军司马,等于是骠骑将军幕府规格符合实际,也是中枢表现出的重视。
做出逼近机动的汉军主力,是由冉闵亲率驻扎在距离定襄五十里之外的滹沱河南岸。这里距离广牧七十余里,建立常山郡边界将近百里,西南方不到两百里外是李坛原本的征北将军幕府序列。
目前李坛所率的部队依然是在围攻晋阳和曲阳,相较之前有点不温不火有区别的是,负责攻城的部队已经展开登城之战。
“征北将军用抛石车大量抛射沙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集中在南城墙段堆起了可以让士卒冲锋而上的土堆。”魏骏驰很是崇拜地说:“仅是一个冲锋就杀上城墙,很快杀进城内。”
实际上李坛派出的部队杀进城内并没有意味晋阳失守,作为晋阳城守的李菟很顽强地组织阻击,晋阳的南城全面变成战场,城内建筑物众多和街道复杂,两军的拼杀是以每一栋房屋的争夺开始,双方伤亡并不低。
滹沱河之上的汉军舰队就在准备远程打击,那是每艘战船上的床弩上弦安置粗大得比长枪更凶猛的弩箭,一段急促的战鼓被敲响之后,操作床弩的士卒拿木槌重重地敲向扳机,巨大一声“唆”之后就是床弩弓弦的嘣动声,无数道刺耳的破空声呼啸,被发射出去的弩箭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跃失去动能落下去,带起殷红的鲜血以及凄厉的惨叫。
三万石羯赵军拢共也就进行两轮齐射,六万支箭矢全部都还在河面飘着,数量之多汇集起来遮掩了一些河段,浮在水面的箭矢已经有汉军战船放下去的小舟在做回收。
石虎是亲自来到现场,只不过是没有打出旗号,己方弓箭手够不到汉军战船令他万分恼火,很没有道理地当场处死了三名万夫长,一些身处附近的人也是倒了血霉。
“最远射程二百八十步。”张茂很是小心翼翼地说:“数量该是在六十左右,每艘敌军战船大约是两座床弩。”
张茂原本是幽州刺史,石虎将幽州送给慕容燕国,他幽州刺史的官职没有被解除,然后又被安了一个参军的职衔。
“比晋军的床弩射程多了近六十步!”石虎脸上满满都是阴沉,撇了一眼浑身发抖在给扇风的宫女,眯起眼睛看向已经在做调头机动的汉军舰队:“比我们的床弩多了近一百步的射程。”
石羯赵国当然会制造床弩,那是统治中原带来的福利之一,造型上面是仿照晋军的八骏弩,一些工艺的差距和零件的不同导致质量上的落后,最远射程普遍是在一百八十步到两百步之间。
不但是床弩,强弩这种玩意石羯赵国也能造得出来,不过质量一样是落后,长久以来石羯赵军很少去装备床弩或强弩,不但是质量落后的关系,还有国力不强的因素。
看着河面那些在捞起箭矢的汉军小舟,石虎已经后悔了,齐射之前的试射早就确认够不着,后面两轮的齐射纯粹就是为了展现气势,可一下子就没有六万支箭矢说不心疼绝对是假的。
现在的石羯赵国已经不是统治中原的那个国家,是撤退到并州与朔州这种相对鸟不拉屎的地方,财力什么的对胡人来说很虚,取材之类的才是关键,六万支箭矢是多少合格的箭杆和箭头啊!
汉军的床弩骑射再一次发出,一轮六十支的规模对于三万人来讲少得有些过份,仅是能够造成数百人的死伤,但动静上面太大,对只能挨打而无法反击的石羯赵军也是会无比窝火。
床弩从来都不是单纯为了造成多少死伤,大多数时间更多是来打击敌军士气,而很少的时候能够聚集数百床弩,上千床弩集中于一处使用则在历史上压根没有发生过。
李匡带着舰队过来,就是耀武扬威来了,他们在完成调头动作之后,是在阵阵的战鼓声中缓缓地降低速度。
“组织盾墙,保护陛下!”
一阵急促的梆子声在河面的舰队中响起,二十来艘战船中密密麻麻的黑点升向天空,那是强弩兵发射出弩箭。
汉军强弩最远射程可是有四百五十步,早期与石羯赵军交战的时候,那时的汉军每次规模都远远少于石羯赵军,汉军是用强弩、强弓、连弩来构成一道死亡箭阵,一次又一次地教导石羯骑兵应该怎么做人。
石虎一把推开要过来做出挡箭状的张曷柱、张茂、申扁等人,他们的位置距离汉军战船足有六百步以上,怎么可能会被射到。他不但是推开了要表忠心的臣子,还抽出腰间的战剑一阵劈砍,很是顺势地劈死几个宫女,对着几个大臣就是一阵脚踹,可见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河面汉军的每次齐射也就是一千杆左右的弩箭,覆盖的面积太大肯定是松松散散,不过造成的死伤可要远超床弩,弄得河岸边的石羯弓箭手损失不小的同时是鸡飞狗跳。
几个被劈死的宫女摆在那里,被石虎踹的石羯臣子连嚎都不敢,他们长期待在中枢,万分了解石虎的残暴,近几年石羯赵国从堂堂的中原霸主变成被逼得偏居一隅的小国,虽说是石虎有意避开汉军锋芒,可心里那种滋味真的无法述说。
石虎也老了,长期在女色上的放纵早就身体垮掉,不再是那个能上马舞枪的霸主,性格上的一些原因在身体垮掉之后也是雪上加霜,按照现代的医学常识就是长期血压高,身体的衰弱再加上脑子时常疼痛,还会时不时的有昏厥的症状,强烈的虚弱感和对权力恋栈,使得这个人的残暴更是变得无以复加。
目前按照西元历是公元三四七年,历史上的石虎是在公元三四九年死掉,享年五十四岁。
“陛下!!!”
一阵的惊呼是以石虎踹人却自己摔倒而爆发,重重摔在地上的石虎很明显是又晕又懵,甚至出现了翻白眼的症状,吓得周边的人是手足无措。
李匡很恰巧地捕捉到岸上某处的混乱,他对魏骏驰说:“我们的射程没有那么远。”
很明显的事情,汉军的强弩射程是目前世界上最远,但是没有夸张到六百步以上,那么肯定是发生了汉军不知情的事情。
魏骏驰是看着有序撤出岸边的石羯赵军,要说没有赞叹不愧是强劲对手就是矫情。他顺着李匡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混乱非常明显,没有什么旗号的前提下怎么都猜不到是石虎出事。
岸边只能被动挨射的石羯赵军原本已经在有序撤退,河面上的汉军舰队也开始做杨帆起航的动作,比较突然的是一阵阵嚎叫声先是频率比较低的出现,后面撤退中的石羯赵军停顿下来,不知道是在谁的指使下又重新向岸边靠近。
李匡相对茫然地看着去而复返的石羯赵军。
返回的石羯赵军大概是两三千人,他们嚎叫着冲到河边,没有停留地冲进水里,一道道身影在河水里扑腾,都是卖命地要游泳接近汉军战船。
“瞧瞧,那些家伙是彻底疯了。”魏骏驰其实也是无比困惑,就看着那些在水里扑腾的石羯赵军很多游到一半直接沉下去:“咱们该不会是射死什么重要人物吧?”
尽管石虎只是有昏厥迹象而没有真的昏过去,石羯那边的高官还真的就是彻底疯了,一切只因为被抬上马车的石虎竟然是面部扭曲还无法说话,简单的说就是石虎中风了。
血压高的人容易中风,情绪激动外加怒火攻心则是绝对会中风,之前是石虎运气好才没有发作。
“应该是吧?”李匡情绪完全被调动了起来:“让那些家伙靠近一些些,好好刺激刺激岸上的胡虏。”
两三千下水的石羯赵军,没靠近到汉军战船百步之内就剩下不足一千五百个扑腾的身影。他们的速度一开始还可以,游了一百步左右就形成很大的脱节,保持在第一梯队的不超过五十人。
战船上的汉军不存在什么紧张感,有了上司的允许,大多数士卒是嘻嘻哈哈地对那些在水里扑腾的身影品头论足,甚至是故意闹出很大的动静来取笑。
现场至少是三万双以上的眼睛在注视,这个时候没人去多想汉军为什么不射箭,开始有石羯士兵游到汉军战船十步之内,岸上的石羯赵军已经开始在发出欢呼。而战船上的汉军士卒其实也在欢呼。
胡人统治中原数十年,只要肯学就能学会游泳,差别就是水性怎么样而已,能够作为第一梯次抵近汉军战船的石羯士兵不但要水性好,还得是那种有足够骁勇的彪悍,他们不怕死也敢死,对汉军小瞧自己不放箭是压着怒火,存着哪怕是死了也要咬一口汉军的意志。
“别,别射,我去拿鱼叉。”李米是一个长相无比憨厚的中年人,他还真的就是跑去拿来一杆折叠起来的鱼叉在袍泽的帮忙下撑直:“捅死比射死要好玩多了。”
第一个靠近到汉军战船五步之内的那个石羯士兵其实已经撑不住了,游起来就是那种沉沉浮浮的姿态,速度还慢到比乌龟爬起来快不了多少的地步。他沉下去最长的时间都超过十来个呼吸,重新浮起来的时候是大口喘着粗气,那张脸白得比雪还白,眼眸满满都是血丝,嘴唇青得都快发紫。
汉军战船甲板搞出水面普遍是在一丈半以上,其实就是石羯士兵游到了,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的兵器已经沉到河底,基本都是赤手空拳,顶多只能是锤船板,咬什么的太滑。
派出士兵的石羯高官是暴怒和惶恐之下的脑残行为,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泄愤。
李米发现自己一个人玩不动长达接近四丈的鱼叉,也就呼喊袍泽帮忙,他们是几人协力才操控鱼叉向下倾斜,喊着号子声嘻嘻哈哈对着那个看去无比凄惨的石羯士兵刺过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