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3章:紧张之余

汉军喜欢走精兵路线,一再甄选下来士兵素质并不差,再来是汉军的兵甲器械精良,不管是从精神面貌,还是临战的意志,再到那一身华丽丽的戎装,给人的印象除了华贵之外就是剽悍。
定襄城外出现了红衣、黑裤、黑甲的汉军骑兵,他们与那些服色混杂的石羯赵军一对比,不管是气势还是心态一下子就有了优越的气息。
胡人的武装,不管是正规军还是临时凑出来的部队,一直以来就没有做到过服色统一,不止是曾经的中原霸主石羯赵国,迅猛崛起的慕容燕国和存在感不强的拓跋代国都是如此,其余什么东高车、西高车、柔然之类的就更别说,真使人纳闷一旦开战该怎么来区别敌我。
要真真切切地明白一点,士兵在厮杀场是一种精神极度紧张和紧绷的现状,任何一个瞬间都能决定生死的前提下,哪怕仅是一个呼吸的犹豫都会将自己的小命报销。这样一来的话,下意识挥出武器的士兵才会是一名合格的士兵,能不能在哪零点零几秒判断出是不是自己人就尤其重要。
军队本身就是一个集体,能够有统一的戎装会产生更大的集体感和归属感,哪怕是在战场上厮杀也能避免误伤误杀的情况,更加会出现一种明显的对比,我方服色统一有范,敌方乱七八糟丢人,刹那间双方的士兵内心里就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想法。
汉军到来,有投诚者无数,开始攻击定襄城外没有归顺的敌军,任何非汉军服色的武装在面对汉军的时候,不管是投诚者还是交战对象都呈现出相同的特质,那就是自卑。
张豺是一个很能干的人,至少在这么一个特定的场合里面起到的作用很大。他对汉国的投降归附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首先是石世和石韬、石冲反应过来被骗了的手足无措,然后是石宣和石斌那种疯狂的滔天怒火。
经过石虎之前的清理和打压,原先投靠石羯赵国的那批晋人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实力,他们能够起到最用最大的是那张嘴巴。
张豺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依靠自己的人脉再用自己的口才进行导演,有些不美满的是剧本明明已经写好却有演员不配合先自己开场。
类似张豺这样的人在情势一片不妙的石羯赵国相当多,他们浑身上下就那张嘴巴有些用处,竭尽全力地想要在即将埋土下葬的石羯赵国身上压榨出一点点能够为自己未来有用的好处。
冉闵每时每刻都在接收新的讯息,他率军抵达定襄城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争先恐后打开城门就等进入。他却是在干收编降军的事情,用降军去与那些抵抗的敌军交战。
“务必将定襄全城像是铁桶那样围起来!”冉闵没有情商却不是傻缺,相反他在军事上的才能很是惊艳:“既然想要逮住的都没跑,不差那么一时半会。”
石羯赵国的内乱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导火索当然是石虎连开口说话的能力都丧失,诸多皇子不管不顾地火拼一瞬间就将所有人给卷了进去,大乱之下不是没人逃跑,一些是在逃跑路上被乱军干掉,不少是刚逃又立刻龟缩回自己觉得安全的家中,汉国想要逮住的那些人都还在城内。
定襄没有多少纯粹意义上的居民,石虎早先已经在转移人口,但凡是觉得没用的都迁往朔州,石羯的文武家眷也已经先一步转移,内乱爆发之后少了家眷的拖累,谁杀起来都没有什么顾忌,才是内斗一开始就白热化的主因。
此时此刻的定襄已经变成一个大战场,城内不会少于十万的各路兵马拼杀,城外各个派系的军队也是不断混战,杀红眼了的人不会存在什么理智,哪怕是已经有汉军兵临城下也没有让内战完全停下来。
“张豺府邸被突破,府内七百三十七人无一幸免,尸体被合衣抛入大锅烹煮。”
这个消息被汇报过来的时候,张豺就在场。他的嫡系家眷没有在定襄,一些旁系血亲和部曲、门客、护院、仆从成了石宣和石斌麾下士兵肚子里的食物,还是让他脸上立刻出现了狰狞。
冉闵没有任何安慰张豺的举动,干什么事情就该有承担什么风险的心理准备。而张豺府邸绝对不会是单一例子,后面肯定还会继续发生。他在意的是,石宣和石斌竟然合作攻击张豺的府邸,是不是意味着石羯的内斗要转变成为一致对敌?
后面陆陆续续有情报回馈,定襄城内拼杀得最凶的石宣和石斌两方逐渐停止,城外属于石宣和石斌的部队合流,城内像是约好了那样扑向石韬、石世、石冲、石琨的势力,城外则是开始向汉军迫近。
“看来还没有傻到骨子里……”冉闵满脸的嗤笑:“不过,是不是醒悟得太晚了?”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性格,不管是好是坏很多民族的性格十分的鲜明和有特色,比如华夏这个族裔给人的印象就是善于内斗。
华夏民族喜欢内斗?里面有着很复杂的历史因素,比较明显的就是长期处于举世无敌的霸主国地位,没有外敌就自己内部搞事情,遭遇到外敌入侵绝大多数还是能够团结对外。要说那些什么什么奸之类的只能说是吹毛求疵和没事找事,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有这样的奸,没有任何一个例外。
羯族的特色是什么?只有一个残暴,是不管对谁都一样的残暴,最佳体现就是智慧生物绝对会厌恶的吃同类,但凡智慧生物都会有一种从基因到思想上的排斥,羯族人却觉得那是一种极度的享受。
皇子内斗就存在羯族本身民族思维的一种体现,他们的脑回路里面就是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想,抓住机会干死谁才是正经事,等待发觉干不死再来说其它的事情。
历史上羯族几乎全被消灭的前提下,有一支残余被东晋收留,他们稍微找到机会又开始折腾,那场动乱爆发之后数个郡的人被吃完,一度差点吃掉整个州。所以说,残暴不需要理由,彪悍的人生解释一句都是多余,羯族就是那么能折腾,然后折腾到一个民族直接消失。
石宣和石斌合起来,派出掉石虎之外,他们本身的实力就是定襄的第一和第二,很快就对石韬、石世、石冲、石琨联盟形成绝对的压制。
石韬、石世、石冲、石琨的多方联盟因为有张豺的反叛其实已经是内部瓦解,演变谁对谁都不信任。
这一场内战是以石宣和石斌被迫下的联合起到转折,不但是两人合起来的力量形成优势,还有的就是一些人面临的悲惨人生。
“张氏、王氏、郭氏、崔氏……超过十四个家族被攻破,由上至下皆被煮食吃掉。”
冉闵从某些方面来讲并不是石羯赵国的外人,他在这个政权生活了几十年,对那些权贵并不陌生,什么家族有多少实力或是影响力多多少少有印象。
“石宣和石斌在全面清洗,但凡有汉家血脉的家族都是被攻击的对象。”
定襄的几个城门周围一直在爆发激战,有属于石宣和石斌的部队要夺取城门的控制权,更有一些家族要拼死出城,战斗是一波接着一波,激烈到街道都堆积起了尸山的地步。
汉军过来之后,冉闵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控制更多的城门,他想要的是将里面的人堵住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进进不去。
先期过来的两万汉军被冉闵冒险分割,相当一部分骑兵舍弃战马变成步兵,幸亏的是汉军的骑兵步战也不差,只不过是用骑兵来进行步战损失起来令人心疼,但现在都到了什么阶段,心疼归心疼还是必须做。
汉军兵甲器械可以说是当今之世最为精良和种类繁多,冉闵带过来的骑兵光是弓和弩就有骑弓、强弓、软弓、骑弩、强弩、连弩,每人标配是携带一百杆箭矢和八十弩箭,可以用少量的人数组成箭阵,任何想要杀到近身的敌军都不容易。
除开远程部队的犀利,近身上面汉军也有做充足准备,兵器方面就不说了,由驮马携带的塔盾、圆盾、巨盾是一样没少。
因为本身准备充足,再有收编了不少降兵,更有汉军能以少数镇住多数降兵的能力,冉闵发现自己在创造的不是奇迹,定襄十二个城门控制其中的九个完全属于正常,没有控制的那些是由骑兵进行灵活作战。
后面谢艾带着两万步军抵达,冉闵二话没说是让步军接替防御城门。
“仅仅两个时辰不到,丢进去了七千多人。”冉闵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脸颊一抽一抽,七千多人的损失中汉军士卒占了十分之二,其余是作为炮灰的降兵,可那一千四百多的汉军士卒损失不是损失在骑战:“稳住,我们现在完全要稳住,敌军的疯狂持续不了多久。”
谢艾知道冉闵不是责怪来得太慢,还是需要解释:“我们接近定襄二十里之内,处处都有军队,遭遇到多次拦截。”
现在这个年头消息传递不会太快,混乱之下传递信息更是麻烦,定襄城外属于石宣和石斌那边的石羯赵军,他们有的还在自相残杀,有的却是得到消息进行联合,多方交战呈现的就是乱糟糟的场面。
冉闵不想听太多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他问:“主战部队已经入场,那些郡县兵过来之后有没有用?”
谢艾的理解是,冉闵能够入眼的也就是常备军,各州郡的郡县兵则是持怀疑态度,不太相信郡县兵能够在这种程度的战场上有太大的发挥。
“大汉以战功为贵。”谢艾在实话实说:“实力上郡县兵比主战兵有很大差距,对军功的渴望却是更高。”
汉国的军制确定下来之后,不是所有军种都能上战场,甚至可以说郡县兵就是承担打杂的角色,一样都是征战,可是立功的机会肯定是常备军要多。
定襄这边很乱,乱到冉闵亲自过来之后虽说是极力在掌控节奏,但是他发觉难度很大。
半个月之内冉闵能够抱希望的只有四万主战部队,另外的四万不抱任何信心,大批投降的降兵是助力也是潜在威胁,甚至可以说那些降兵的威胁比真正交战的敌军要大,他不允许己方露出任何虚弱,要不然就该陷在这里。
想到这里,冉闵就不由自主地看向表现得非常平静的谢安,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总之心里就是不太痛快。
定襄城内对城门的争夺越变越激烈,汉军这边收到了几个可以确认的消息,石韬撑不住之后投降被石宣下令活剐,石冲所在的建筑由内发生大火,石世和刘氏是在一帮“前赵余孽”的人保护下拼死向城门突围。
消息太多太杂,冉闵不是一个可以全面消化掉的人,这个时候谢安站出来承担自己行军长史的责任。
“可以有选择性地派出一些部队入城,至少接应一些有心归降的人出来,或是增添他们抵抗的信心。”谢安依然是风轻云淡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因为冉闵的脸色有什么转变。他沉吟了一下,接着说:“作为前赵皇室后裔的刘氏,她对大汉有用,理当全力接应救出来。”
汉军这边对刘氏和石世的消息是,他们被堵在靠近南城门大约四里之外的城区,要是没有任何外援不出一个时辰就该完蛋。
不知道为什么,冉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褚太后,他情不自禁嘴角勾了一下,说道:“是该救。”
褚蒜子在建康易主之后就被送到临淄,后面是转到襄国,去了襄国是被安排在宫城,刘彦有没有与她发生点什么没官方消息证实,有小道消息称刘彦多次进行临幸。
君王有点什么特殊爱好很正常,身为武将对于自家君王喜欢临幸战败国的后宫女人是一种喜闻乐见的态度,算是他们在建功立业之余一项不好公开说出来的成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