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4章:无可披靡

这年头女子成婚一般都早,家族背景越是优秀的女子,她们成婚就是在及笄的十三岁,大部分女子甚至还会提前成婚,鲜少会有女子拖到二十岁以上。
刘氏是刘耀的幼女,她被俘获献给还是中山王的石虎时非常年轻,二十岁不到就生下石世,现如今也就是二十六岁。
二十六岁要是在后世还没有结婚的人是大把,以现如今十三岁成婚十五六岁之前生子,都差不多到了该做奶奶的岁数,但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是满脸皱纹的女人,保养好一些的甚至还是美人一个。
但凡皇族长相都不会太差,那是身为统治者一代又一代广纳美女改善基因的成果,刘氏本身的相貌怎么样现在先不提,大乱突发又是经过突围逃窜,她衣服凌乱、发饰乱掉,怎么看都能发现处于绝对的狼狈阶段。
“快顶不住了!”刘准身上的那套甲胄有多处的破损,身上的血迹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敌人的,手握战刀咬着牙:“若是事不可为,还请皇女自刎。”
刘准历经过匈奴汉国和石羯赵国,要是算起来与刘氏还有点血缘关系,只是那层血缘关系非常薄。他建议刘氏自杀,不是刘氏单纯作为女性被俘之后会遭遇到性别上的凌辱,是除了作为女性的凌辱之外,必然是要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不如早早死掉以求解脱。
“奴家省得。”
刘氏手里就拿着一支匕首,乱世中每一个大族家中的贵女都会有这么一把匕首,不是让她们用以杀敌,是在最后时刻自杀用的。
现场的声音非常吵杂,嘶吼与惨叫、呻吟无时无刻地出现,箭矢在半空中来来回回地激射,只要鼻子没毛病闻的就是满满的血腥味。
小孩子石世看去不太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脸上会看到茫然,却是看不到害怕,手里拿的是一支缩小版的剑,剑身显得镗亮。
他们一再突围,一次又一次地被堵住,原先是有接近三千人的护卫力量,突围到接近城门三里的时候仅是剩下四百人不到,而围住他们的至少有五千人。
远处的城楼之上飘扬着汉军旌旗,眼力要是不错还能看到城墙上汉军士卒的身影,那边每时每刻都在向城内射箭,各种语言喊出的“杀”声亦是一阵接着一阵,可见战事也是激烈。
匈奴现在已经虚弱到几近没有存在感的地步,该有的底蕴却是在刘氏需要的时候爆发出来,他们是被困住,外围却时不时会有小队伍冒出来袭击那些围困他们的部队,但起到的作用只能说是没有。
“会来的。”刘准不知道是在给众人打气,还是一心的笃定:“汉军知道我们的存在,必定会来的。”
石羯赵国固然是要被埋进土里,但那会有一个过程,没有比控制住石羯赵国一些重要人物,再来逐步瓦解石羯赵国的抵抗,类似更好又更能减少损失的战略。
刘氏心里的准备很充足,他们现在投降汉国然后被利用至少还有活路,除此之外都是死路一条,那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向着汉军控制的城门方向进行突围。
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是事实,刘氏过去就对刘彦非常好奇,现如今好奇转为好感,那是一种身处险境不断给自己暗示下来的结果。她对刘彦的好奇是基于传闻中匈奴人的身份,建立的国号是选择“汉”,尽管比较清楚匈奴身份什么的绝对是假的,可就是心里向着一些。
硬要解释刘氏的心理,就是女人极度危机之下给自己寻找的希望,男人不会出现类似的想法。
刘准的想法更现实,不管刘彦是匈奴人,或是传闻中前汉后裔,刘渊那一支与之都会有牵扯,要刘彦真的是前汉后裔,刘氏就是与刘彦有明确的血缘关系。有这一层关系的前提下,刘氏到了汉国哪怕没有什么好日子也差不到哪去,然后是他们这批人也能有所保障。
有需要的前提下,假的都能变成真的,其中还有些假假真真的证据存在,被逼到绝境的一群人至少是还有一些盼头。
汉军这边没有让刘氏、刘准等人失望,一阵急促的战鼓在城墙那边响起,不知道是多少人整齐呼喝而出的那一声“汉军威武”几乎可以使全城听到。
谢艾亲自率领部队入城,先用远程武器一阵密集的覆盖,哪怕无法射死所有敌军也会逼着躲避,作为前锋的是一群一手小圆盾一手朴刀的汉军开路,紧随其后的是一看就是编成小组的作战人员。
麻秋在这一场动乱中是选择站在石斌这一边,就是由他代表石斌这个势力来追杀石世这股残余。
石宣那边派出的人是石虎的另一个样子石堪。
合起来五千的围剿兵力已经将石世这股残余逼到街道死角,双方不但是进行激烈的近身搏杀,远程的攻击也是一刻都没有停过。
突围与围剿的现场距离城门真心不远,左近就是另外的部队在攻击汉军控制的城门,其中甚至有两千的东宫高力,主持者是梁犊。
东宫高力作战风格异常剽悍,之前因为石虎的压制,他们并没有精良的甲胄和武器,等待石虎无法理事,石宣连动手杀死自己的亲兄弟都做了,怎么可能再去遵从石虎压制,打开武库狠狠地武装起了自己的精锐部队,结果是他们现在一个个身上套甲,手中也绝对有精良的武器。
石宣在挑选东宫高力的时候不看出身种族,看的是个头高不高,身材壮不壮,还有就是人凶不凶狠,没有被全面武装的东宫高力就已经是十足十的精锐,配上相应的武装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汉军出现的损失基本就是由他们造成。
有甲胄有盾牌,梁犊在汉军大肆用箭阵覆盖的时候还是避其锋芒,等待城门洞涌出汉军,东宫高力才从各处钻了出来。
进城准备接应刘氏等人的汉军并不是太多,仅是两千左右。他们刚刚进城向前不足一里,很快看到从各处冒出来的东宫高力,而围剿刘氏的那些敌军也开始抽调出人手朝自己的方向围过来。
定襄城内到处都是废墟和死尸,地面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则就更多,骑兵在这种环境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谢艾带的都是步兵。
冲锋在最前面的汉军士卒很快就与东宫高力发生交战,双方在杂乱的场地里很难摆出阵型,厮杀伊始讲的就是士卒的个人武勇。
汉军的主战部队,士卒不敢说百里挑一,身体素质绝对没得说,可是被称为扑刀兵的汉军士卒与东宫高力相比起来,身高平均在一米八的汉军对上身高平均在一米九的东宫高力竟是显得弱势一些。
交战的弱势不是讲谁的装备好坏,也不是身体差距,是汉军扑刀兵作战勇猛,东宫高力则是一种不要命的凶悍,导致的是厮杀场上汉军扑刀兵多次进行冲击没突破,相反是汉军扑刀兵被东宫高力压制着后退。
谢艾很快就发觉扑刀兵不是东宫高力的对手,他让弓弩手组成箭阵,使用覆盖切断东宫高力的后续部队,后面几乎是咬着牙:“让具装步兵上!”
作为前锋的汉军扑刀兵败了,是硬碰硬的极短时间内,汉军这边上去三百人阵亡了两百多,不太确定干掉多少东宫高力,反正就是幸存下来的汉军扑刀兵再不甘也是撤退。
沉重的脚步声在战场踏响,分裂开的汉军中出现一批身上穿着鱼鳞重甲的重步兵,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厚实,随后不得不注意到这批重步兵的身高没一个是两米以下。他们不断迈步向前,每一步都能发出沉重的踏步声,没有人手持盾牌,全部是拿着一柄三尖两页刀(又可称呼陌刀或斩马剑)。
汉国这边的重步兵有很多种类,全身厚甲只是持盾的防御型叫塔盾兵,进攻型的重步兵有搭配长枪、长矛、陌刀,不同的种类是被用到不一样的战场,每一种都有相当强的针对性。
身材高大再加上一看就相当厚的甲胄,手里的那柄武器也属于“非主流”,他们的出场仅仅是整齐踏步向前,给人的压力却是无限大。
“陌刀兵!”梁犊在濮阳战役有过与之交手的经历,脸上是既严肃又是带着犹豫,骂了句:“王八羔子的!要不要为了那个贱货下这样的血本?”
曾经的濮阳战场,汉军陌刀兵排成阵势如墙而进,不管是面对什么都能斩碎一切,给任何看过的人都留下极深的印象,距离多久都无法忘记。
梁犊多少算是石羯赵军的高层,据他所知汉军的陌刀兵全员比那支名气更大的虎贲军数量还少,似乎也就只有三千不到的样子。他得到的消息称,陌刀兵比具装重骑兵更难挑选和更难训练。而现在他看到了什么?出场的陌刀兵不会低于六百!
汉军陌刀兵前进的速度很慢,他们的推进场面足够彪悍,是迎面对着不断射来的箭矢,被射中之后的金属磕碰声,展现出完全无视箭矢的气势,缓慢而坚定地踏步向前。
或许是冉闵收到什么消息,他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城楼之上,脸部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城下。
涌出城门洞的汉军已经铺开,换成了陌刀兵作为前锋,紧随其后的是各个蓄势待发的近战兵种,而弓弩手的发射就没有停止过。
战场上的士气升也快降也速,付出一百左右代价取得两百以上斩获的东宫高力,他们上一刻还意气风发信心十足,下一刻汉军的陌刀兵出场,先是被突兀出场的场面震慑了一下,随后看着“铜墙铁壁”缓缓地向自己推进,没有及时得到近一步命令,欢呼声停下开始喘着粗气。
梁犊要思考很多事情,一万出头的东宫高力经过一再的损失仅是剩下七千不到,石宣手中的部队众多却只有东宫高力称得上是绝对的精锐,能攻下被汉军控制的城门损失当然是有价值,其它场面的战斗到底值不值。
“联系麻秋。”梁犊满脸狰狞:“由他们打头阵!”
另一边的麻秋很快就有动作,他分出两千人发动冲锋,战场只是安静不足半刻钟又满满都是嚎叫声与喊杀声。
服色杂七杂八的石羯赵军很快就撞上汉军,其它场面的厮杀激烈,陌刀兵战场则是……
推进中的陌刀兵面对敌军的冲锋只有一个动作,他们停顿下来双手前后握住陌刀的刀柄,刀柄末端跨在自己的腰间,全部是稍微侧着身躯。
“起!!!”
“呼!!!”
五百人,他们向前每踏一步,身前就是闪过一片金属的寒光。这动作不是单纯的上劈、下劈、左劈、右劈,是那种像极了舞蹈的前侧回旋兵器,该是称之为绞。
军官每一声的“起”,陌刀士卒向前一步必然会回应一声“呼”,冲击而来的石羯赵军面对的是闪瞎双眼的利芒,然后身躯被切成至少两片。
看到那场面的梁犊下意识吞咽口水,喉咙中的那声“呼噜”不是响在耳膜,是在脑海中直接出现。
麻秋的模样更不堪,他是感觉双脚一软坐到地上,哆嗦着嘴唇,没等反应过来耳朵里已经是传来哗然声,左右看了看是己方的士兵满脸惊恐在逃散。
惨,太惨,异常地惨,被陌刀兵干掉的人就别想有个全尸,那些从腰间被绞成两段却没死的士兵,他们将自己的跨步以下留在原地,一个个口中呕着鲜血,双手扣着地面在爬,身后是青的、红的、灰白的肠子以及脏器流得满地。最顽强的是爬出五步左右。
战场上肯定是要死人,但要分是个什么样的死法,再心坚如铁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心理底线,比如心理底线比较高的东宫高力看到那惨样虽然害怕却不会立刻转身逃窜,他们是看到陌刀兵被兵力砍中完全没事,被长枪掷中也仅是晃了晃,心里完全没有了与之对阵的念头。
【对上这样的敌兵,除了放倒再杀,真没有太好的办法……】梁犊很稀奇自己还能有判断,下一刻见除了东宫高力都跑得差不多了,扯开嗓子吼:“撤,撤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