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5章:最后的疯狂

具装重步兵和具装陌刀手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单纯的具装重步兵并不需要多强的攻击力,需要的是他们顶住一条阵线,那就真的能够牢牢地钉在原地,甭管是面对什么都不会后退一步,想要破开阵线只能是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陌刀手的装备比普通的具装步兵在甲胄上面要求更多,甲胄不止是要有足够的防御型,还得能够保持一定的灵活性,防御箭矢只能说是最初步的一面,对上刀、枪、剑、戟得有一种不管怎么砍都破不了防的力度,再来就是有了足够的防御力还不能碍事,得让他们舞着那柄三尖两页刀舞得顺势和舒服。
任何一种具装重步兵都对体型有着十足十的要求,不能是一个矮个子来穿上那身厚重的甲胄,也不能是瘦杆子来硬抗起至少六十斤往上的甲胄,身高不低于一米九,体重不能少于两百斤,光有身高和体重还不行,更需要足够的体力和耐力。
汉军只有三千的陌刀兵,每一人身高绝对不会低于两米,他们连带兵器和甲胄的负重是百斤以上,不提长途奔跑那种根本办不到的事,临战至少得能扛着那身重量撑住半个时辰以上,特殊情况就是累死也该顶住。
并不虚伪的说,陌刀兵真的比甲骑具装的骑士更难挑选,具装重骑兵的骑士在体格上没有硬性的要求,什么身高什么体重基本都可以,一般是选择体格小、力气大、耐力足的骑士。对于战马的选择才是重中之重,首先得有能够承担那个负重的优秀战马,才是选择优秀的人作为骑士。
陌刀兵训练的难度摆在那里,他们不像具装重骑兵上阵之后至少还能有一定的自由发挥度,是需要时时刻刻保持阵型不乱,该往前的时候前方不管是什么,都要有那种搅碎了一往无前的心态。
甲骑具装和具装陌刀兵孰强孰弱很难分清楚,同一个兵种的强弱是在那些士兵,不是单纯的武器装备。耗费上,与之具装陌刀兵相比起来肯定是甲骑具装高一些。
定襄的汉军陌刀兵一出场就取得了该有的效果,咱不会表演,只会拿出令人生畏的强势,要么冲上来成为碎尸,要么是挡住再被变成碎尸,不然就滚犊子。
“他们……”刘准上一刻还觉得自己要完蛋,下一刻是看到敌人仓惶逃窜:“汉军来接应了。”
汉军的确是出现了,但不是陌刀兵,是一些身穿皮甲手持战刀和小圆盾、肩上背着有钩子的绳套的跳荡兵,他们就讲究一个灵活,干的就是在陌刀兵击溃敌军之后追杀的活。
刘氏就看到了那么一幕,一个汉军士卒眼见追不上溃兵,解下肩上的绳套来个一抛,准确地套住想要中的目标,过去一刀干净利索地弄死。
按照汉军的惯例,杀死敌军之后只要有时间必然会割取首级,将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往腰间一绑,再次追杀敌军的时候就是腰间晃着那颗还在滴血的头颅,一路追保证是一路血,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绝对冲击。
跳荡兵只是在追杀敌军溃兵,他们压根就没有刻意靠近刘氏这一批人的意思,后面出现的是汉军的一批扑刀兵,到来之后一个军侯很快找到刘准说明了来意。
接应刘氏等一批人的军事行动仅是一开始就结束,连带城区附近的石羯赵军也都没了影子,等待刘氏等人出了城,汉军也没有占据城区构筑防线的意思。
“奴家多谢将军搭救。”刘氏依然是一身的狼狈样,她以往并不是没有见过冉闵,只是见面的机会很少。她说着已经拉着石世在行礼,又是千恩万谢之后,犹豫了一下说道:“请将军安排。”
冉闵是饶有兴趣地盯着刘氏在看,那眼神让刘氏以为下一刻就该被安排进帐篷来一场**。
身份尊贵的女人,其实不管是长得美还是丑,她们都有被男人垂涎的理由,玩的不光是美丑,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知名度。
刘氏对自己的命运有很深的认知,她就是一个战败国君王的女人,期盼的只有被玩弄之后能被送到战胜国君王面前,介时奢望的就是还能入战胜国君王的眼,好有机会有那么一层身份保护自己的同时也照顾另外一些人。她现在深怕的就是冉闵来一场**,真要发生根本无法拒绝,能入战胜国君王眼的机率就会被无限降低。
“将小孩子好好打扮一下……”冉闵将目光移到石世身上,一点都没有掩饰眼中的兴奋:“从现在开始,他就是赵国的新王。”
冉闵不是大包大揽,他事先就与刘彦有过沟通,逮住任何一个石虎的子嗣都会推上王位,逮住不止一个就挑选更为合适的,为的就是在那层胡人几近不在乎的大义上做点文章,也是让石羯之中一些绝望的人稍微有些希望。
石世表现得比较木讷,被带着转身的那一刻眼眸里才出现一丝丝的惊恐。
刘氏后面也被带离,她是在一处帐篷内忐忑地等待着自己会有什么命运,一直是到深夜冉闵也没有出现,才让她撑不住进入梦乡。
定襄宫城。
石宣和石斌稍微分开点距离,于各自的武士高呼之下,站在高高的塔楼之上。他们扶着围桩看着处处废墟的城池,再看那些升向天空的灰黑色烟柱,又看那些目所能及的城墙之上飘扬着汉军的旌旗。
两人刚刚从石虎的寝宫出来,瞧模样是在观察,实际上都是一副眼眸没有焦距,脑子里面在思考的样子。
经过近十天的调养之后,石虎已经恢复了一些些,也就是手指之类的能动,嘴巴依然无法讲话,提笔写字也办不到。还没有人跟他说汉军已经杀到定襄城下的事,甚至是压根没人与他讲话,有的就是当个背景墙。
汉军过来的总人数就是七八万,分得很散去控制城门,而定襄这边原来的驻军是超过十八万,还没有算上那些随时能够凑起来当士兵用的各族青壮。
不管是石宣还是石斌,他们都没有想过冉闵会那么快出现在定襄,都以为自己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他们会这么想的理由相当简单,自个儿都自相残杀,汉军待在远处坐收渔翁之利才是普遍的做法。
按照石宣和石斌本来的打算,集中力量给自己兄弟突然来那么一下子,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分出胜负,随后就该是不管不顾地撇丫子跑路,偏偏是冉闵根本没有犹豫直接来了。他们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是不信,确定之后只觉得那是何等的握草。
夜幕已然降临,夜色之下的定襄并不平静,一处处燃烧的建筑,前一刻还显得安静的街道或是建筑就会在很突然间爆发出厮杀声。
“城外的部队大多联系不上……”石宣是一个平时看着就很阴戾的长相,心情差劲的时候阴戾中带着无法掩饰的狰狞:“守卫宫城的龙腾卫士拒绝听从指挥。”
石斌的长相多多少少也是带着一些阴戾的影子,那是石虎一家子长相的特色,与石宣有差别的是长期待在军中多少是带着桀骜和英气。
龙腾卫士是石虎手中的王牌部队,石虎出事之后回到定襄,龙腾卫士就承担起守卫宫城的责任。他们从来都只是听命于石虎一人,压根就不管什么太子什么皇子或是谁,不参与皇子之间的战斗,不去管汉军怎么把控城墙和城门,没有得到同意谁敢冲击宫城,杀就是一个字。
“傅遘这个老家伙!”石斌口中的老家伙真的岁数挺大,是石虎的太常。他带着十足的怒意:“光是守卫宫城有个屁用!”
三公九卿中的太常,是九卿之首的同时,还是一个掌管祭祀、文化和教育的官职。石羯赵国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给个官职不一定是干官职本份之内的事,只要石虎愿意的话,不在其位也能谋其政干其事。
傅遘就是目前能让龙腾卫士听命的人,他是傅伷的儿子,历来得到石虎的信任。危机出现后,他就将自己还在定襄的亲人接到宫城,对龙腾卫士的第一道军令是守卫宫城,第二道军令则是下令逮捕吴进和佛图澄、封放以及相关有牵扯的人。
封放、吴进、佛图澄都是一些宗1教人士,他们在石羯赵国历来活跃,其中以吴进最喜欢跳腾,另外的两人其实还是很低调。
现在石羯赵国没有人能够控制全局,不管是太子石宣还是皇子石斌也就是控制着相当的军队,文政系统则是全面瘫痪。
“孤已经派人前去朔州。”石宣带着十足的狰狞:“那些叛徒有一个算一个,任何与之扯上关系的都要死。哪怕是一条狗都不放过!”
定襄还是有城门控制在石羯赵军手里,冉闵派人攻了几次没能攻下也没多费劲,城内的人能出去,至于出去后会是什么样,那些汉军的骑兵能够给出答案。
石斌看着脸色狰狞的石宣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觉得都什么时候了还去整那些,该想的是怎么来面对目前的危局。
白天的时候,两人配合着做了一个局,故意放刘氏那一批人足够接近汉军控制的城门,第一个方案是让汉军进来拼杀,意图强势消灭。很显然第一个方案没有成功。第二个方案是放空那一部分城区吸引汉军进入驻防,只要汉军真的入驻就会拿出足够的人命去拼,可汉军并没有入驻。
汉军仅是要控制城门和城墙进行围困对于石宣和石斌才是最棘手的事情,他们派出任何多少部队与汉军交战,汉军都能利用城墙优势进行防御,不是双方在足够复杂的地形拿人命去拼。
但凡知晓军事常识的人都清楚一点,地形越复杂精锐的效用就越会打折扣,那是一种再卑微的人物都能有机会给予敌人一击重创,再骁勇的人只要脚下被那么一绊也会憋屈地没了生命。
“该拿出章程了。”石宣目光炯炯地盯视石斌,说道:“燕国那边得到消息最快也是半个月之后,他们什么举动对我们的助益都不会大。”
石斌沉默着没有回应。
前一天还拼死拼活的两个人,他们是在被迫中进行联合,要说信任对方根本就办不到,实际上都有种下一刻对方会突然翻脸弄死自己的提防感。
石羯赵国被玩成这样子,石虎之前有什么打算都成了过去式,几个皇子没有能够干掉有利竞争对手来个唯我独尊,造成的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对方的分裂,可以想象危局之中会是什么样子。
“分为两个方向……”石斌毫不示弱地回视石宣:“谁也别指望谁。”
石宣笑了,笑得无比狰狞,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他们要突围了,是丢下任何一个没用的人或物,其中就包括石虎,要趁还能跑的时候跑,跑出去之后是什么样子再说。
突围当然不是说干就干,越大的事情就该做好最充足的准备。
石宣下了决定之后,他是当夜就表现出足够的疯狂,想杀谁就杀谁,结果就是那些本来以为自己没事的家伙在意外中成为尸体。
石斌在做类似的举动,以前有仇没仇的只要觉得该死就杀。
冉闵是接到消息才再一次上城楼张望,看到的是城内的一片混乱,听到的是远处传来的凄厉惨叫,就是猜不透城内的这情况是怎么回事。
“他们已经完全无视举城大火了……”谢安特意指了指那些绝对会蔓延的火场:“这么不管不顾只有一个可能。”
“突围?”冉闵多少是对谢安的猜测惊讶了那么一下下,略微思考就赞同:“那是没有任何亲情的家族。”
石虎弄死不少自己的儿子,那些儿子不止一次或者一个想要弄死他,说存在亲情什么的没有任何人相信。
“难办了!”冉闵眉头皱得很深:“我们手头的兵力加上降兵也就十三四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