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7章:就是要斩尽杀绝

守土有责只对农耕民族有用,再来是文化一直的根植,对于胡人来讲,数千年养成的天性已经深入骨髓,打不过从来都不会死磕,逃跑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一时的狼狈不算什么,逃窜之后像是孤狼那样地躲避起来,等待重新变得强壮总有报仇之日。
石宣再一次的大杀特杀同样是天性使然,按他的说法是让麾下儿郎用足够的血刺激一下,更是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冉闵能够得到。他甚至想过要亲自干掉自己的父亲,不是什么不想石虎一世英名近丧的那种想法,有长久以来的恨意,有冒顿的珠玉在前,胡人的子杀父其实不是什么罪过,是够不够强,但一想到龙腾卫士守卫宫城立刻就焉了。
到了黎明到来的前半个时辰,石宣已经做好了突围的准备,他在突围前下令袭击石斌的队伍,不奢望能够杀死多少人,要的是打乱石斌的突围准备。
无独有偶,石斌太清楚自己的那个兄弟是什么德性,他一方面做好遇袭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安排人袭击石宣的队伍。
两兄弟都是抱着相同的想法,既然已经决定突围那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时候,大规模的突围不可能瞒住汉军,谁都想对方成为汉军攻击的对象,好让自己有更多突围的机会。
定襄城内的一整夜厮杀没有停止的时候,甚至比一开始选择站队再厮杀的时候更乱,造成的现象是无时无刻都有人向各个城门而去。
被石羯赵军控制的城门是敞开了让进出,太多的队伍出城让负责截击的汉军疲于奔命,不知道多少人死去,也不知道多少人成功借着夜色进入黑漆漆的旷野。
汉军控制的城门也是迎来了新一波的投降高峰,每时每刻都有大股小股的队伍过来,他们接近了就是丢下任何能够造成威胁的武器跪地请降,少不了一些带着攻击性而来的队伍,很多时候是汉军这边还没有动静,城门内部周边那些人自己杀了起来。
乱就一个字,是比之前阵营分明的时候更乱,弄得汉军无法招降纳叛,只因为谁都无法确定是来投降还是来袭击。
“受降只能往后延迟了。”谢安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的矫情,他风轻云淡地站在城楼之上看着下方乱糟糟的拼杀:“只能怪他们命不好。”
汉军是真的冷眼在看那些胡虏的再一次自相残杀,谁死了于他们而言都是少一个祸害,没人内心里出现哪怕是一丝丝的吝惜。
此时此刻看着可怜的胡虏,他们在石羯得势的时候谁不是对晋人肆意妄为,对汉军士卒来说是死的越多越好,唯一有些可惜的不是死在自己手中成为军功。
冉闵和谢艾都不在,定襄这边成了谢安坐镇。
谢安只有一个命令,不管是抱着什么目的前来,谁都不能靠近城墙,驻守汉军坚守之余不用战至最后一人。
要是定襄的所有进出口都控制在汉军手里,谢安的选择会不一样,该是不管代价地堵死所有进出口,问题是定襄的城门有几个是控制在敌军那边。
“长史!”李洪靠近之后行礼,说道:“石宣和石斌的武装在进行最后的收缩。”
谢安“唔”了一声算是回应。
对于石宣和石斌会突围是早有判断,汉军这边也做出了相应的准备,冉闵和谢艾不在定襄城防这边,是去了该去的地方。
目前的情势很诡异,汉军来的兵力不多,无法对彻底乱起来的局势进行全局控制,招降纳叛之下收拢了太多的降兵,导致汉军既要应对正面交战也要防备降兵再叛,要说捉襟见肘是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包括冉闵在内的高层,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在不利中寻找平衡,再去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针对,谁对任何安排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一切都是在赌自己的事先布置正确。
李洪说完话没有立刻离去,能调走的兵力都被冉闵和谢艾带走,剩下来兵力又要固守城防又要监视降兵,对于主持者来说是稍有差池不但会全局崩盘,小命丢在这里的机率也是无限大。他能够判断出谢安的风轻云淡不是伪装,是那种不带任何做作的处之泰然,看着看着目光中出现了佩服。
谢安是在等,他也等到了,城中局部先是出现一些明显的亮光,随后光亮形成一条又一条的长龙,那是太多的队伍向着一个地方汇集,然后形成局部有如白昼的光亮,那里震天的马蹄声无法使人忽视。他目光炯炯地看着火龙,看到是向着北城门而去眯了一下眼睛。
“果然是向北而去!”李洪激动地一拍大腿:“长史果然妙算!”
火龙当然是太多人组成的拉长队伍,马蹄声在说明是一支骑兵,从火龙的长度进行判断,人数不会少于两万。
“查。”谢安的声线没有提高,脸上依然是平淡:“务必探知是石宣还是石斌的队伍。”
李洪拱手抱拳应了一声“诺!”,转身之后奔跑离去。
如果是真的是只能选择阻击一个目标,毫无疑问会是石宣而不是石斌。毕竟石宣怎么说都是石羯的太子,石斌哪怕实力再强也只是皇子,政治价值上肯定是石宣最大。
以那支骑兵的突围为一个新的转折点,原本就够乱的定襄城立刻就“炸”了,谢安目所能及的地方,自相残杀的敌军爆发出更激烈的拼杀,维持不到一刻钟之后渐渐停止,要是靠近了根本不用特意观察,看到的就是一张张绝望和麻木的脸。
“依骠骑将军的命令,逐步让那批降兵入城。”谢安这个时候有了一些表情,是一种打从心里的厌恶和抗拒,嘴中的指令却是没停:“降兵斩杀一颗首级赎命,斩获两颗首级免除奴隶身份,随后每一颗首级可为一个亲人赎命,溢出可以凭借获得赏赐。”
自然会有人将谢安的话传达下去,他之所以会是那样的心态,不是矫情于那些命令本身,是已经知道到最后,除了极少有利用价值的羯人之外,其余羯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要死。而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骨子里就带着华夏的一种思想,敌人投降了再杀掉会触犯上天,是真心不愿意去干杀降的事。
【冉闵要杀,那就亲自主持。】谢安耳朵里满满都是嚎叫声,那是收编的降兵入城开始了为自己挣命的杀戮:【某不干这等遗臭万年之事。】
杀俘不祥是一层,任何杀降的将领最后都没好下场又是另一层,再来就是没人愿意在历史上留下那种不光彩的一笔。
想想武安君白起,他作为一名武将屡战屡胜,动辄是杀敌多少万、十数万,杀了多少是本国视为荣耀,敌国骂声之中是带着恐惧和佩服,一切只因为战场厮杀谁都怨不得谁,要怨只能怨自己为什么不是胜利的那个。他在长平之战后,明明是被秦王逼得杀俘,很不情愿地真的杀俘了,秦王甩黑锅,本国也不认同,举世就视作是一个大魔王,后面更是被秦王逼得自杀,死了之后除了极少数人同情之外就是一片欢呼之声。
白起那样的战神例子摆在那里,没有谁狂妄到认为自己比白起牛逼,往后的历史里多的是战将宁愿抗拒君王的明示或是暗示,有再惨的下场能比白起最后的下场悲凉和凄惨吗?身为君王的项羽同样干了杀降的事,恰恰就是项羽最后的下场也给了一个警醒,给出的答案就是甭管为了什么杀降,没人能有一个好下场。
城中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杀戮,各个城门涌进去的降兵,他们在肩膀上绑了白布条,遇到没有绑白布条的就是杀,谁都想要获得更多的脑袋,为自己赎命赎身,为家人赎命赎身,多了还能获得赏赐,不杀死更多的人就是与自己过不去。
“降兵皆尽进城之后,堵死城门。”谢安瞧了瞧天色,又说:“城门堵死之后,争夺敌军控制的城门。”
刚回来禀告率先突围是石斌队伍的李洪,他不得不再次拱手行礼应“诺”,再一次利索地转身跑步离开。
【定襄……几年之内必然是鬼蜮了。】谢安一直是昂头看着天空,那上面一轮新月没有遮蔽其余的星光,繁星点点之余,今晚的流星好像多得有些不正常:【该预防瘟疫爆发的蔓延……】
率先突围的石斌选择的是北面,而北面实际上是有着三处城门点,其中的一个是掌握在石羯这一方。
三万多人想要从城门洞出去,再快也仅是一次能够容纳十个左右徒步的人并肩而行,要是骑兵撑死一次也就五六骑。
掌握在石羯手里的城门也就是那么几个,汉军绝对会有相应的布置,一溜串的骑兵从城门洞涌出去面对的是泼雨一样的箭矢,而在他们出现之前地面早就堆了不少的尸体,战马的马蹄根本就是踩着人肉在前行,不少还会变成其它骑兵踩踏的真正垫脚物。
一死再死,人和马的尸体多了,空间就被堵住,后面石斌的人马无法冲了,骑兵下马清理尸体,一些清理者反而自己是变成那一堆尸体上的另一具尸体。
“箭矢有些不够了!”吴道安这么个斯文人此时此刻是满脸的狰狞:“运来,立刻运来!”
石斌突围的这处城门,前方是搭起来又被破坏,被破坏之后又再搭,反反复复搞出来的一层没什么美感的障碍物。
杂物堆起来的工事有着相当多的尸体,那是石斌突围之前驻守城门的敌军反复冲击留下来的。在这一道工事后方,一些盾兵和长矛兵排列成为直线,在他们后面是轮替发射箭矢或弩箭的弓弩手。
负责阻击的汉军有个将近四千人,他们不但要针对城门,还得应付其余方向杀过来的敌军,来攻的敌军数量之多让他们仿佛是身处破涛汹涌的大海,却是仿佛礁石一般地伫立着。
谢安在石碣控制的每一个城门都有相似的安排,有区别的是认为敌军会在哪里突围,安排的部队就会多一些,准备上也会显得比较充足。
没办法的事情,冉闵和谢艾带着部队离开对城内或许能稍微隐瞒,对于城外则不是什么秘密,没人能够在众目睽睽下做到什么悄声无息。明知道周边的汉军减少,外围的石羯赵军只要不想投降,他们就会尝试来接应城内的友军。
“参军,看城墙!”
吴道安以前是谢安的私人幕僚,后面有了个参军的身份。
参军这位置可大可小,得到大任务的时候显得无比重要,没有什么任务则是显得可有可无。
现场有足够多的火光,城墙之上也没有掩饰,不知道多少绳套从城墙上被丢下,一个又一个人头出现在女墙之后,他们爬了上去,甭管是带着什么心情就是利用绳套要下城墙,有顺溜直接抵达地面的,更有一个不慎失手带着惨叫摔下去的,只要下了城墙还能活动都是嚎叫着向汉军那边冲过去。
吴道安看得眼角直抽,敌人在城门被堵用其它方式出城早在预料之中,但是看到那一副场面的时候还是多少会感到紧张,尤其是敌人根本就无视掉意外产生的伤亡,摔死一个下来两个的事情都没有畏惧,慢慢地城墙脚下就是密密麻麻死了的没死的人堆成一堆。
城墙脚下的“垫子”足够厚了之后,汉军见识到了石羯赵军的凶悍,那是第一个跳下去滚一圈没事还能跑,越来越多的人有样学样。
见识过不是一个两个,是数百上千一脸狰狞咆哮直接从接近七米的高处往下纵的画面吗?尤其是那些人跳下之后,下一刻甭管有伤没伤就是满脸既绝望又狰狞地发动冲锋。
有人靠近,汉军自然不可能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远程部队再也无法只顾着城门处,城门迟早是会被清理出空间,而事实也证明一旦一支军队不管不顾就是想要办成什么事情之后,爆发出来的能量永远不可小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