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59章:怂什么,就是干

“哈哈哈哈!!!”
几乎是张狂的笑声回荡在宫城之内,那笑声里面尽是无畏和豪迈,敢在宫城之内大声喧哗,除刘彦之外绝无他人。
刘彦是真的在放声狂笑,他刚刚接到消息,那个张重华竟然未宣而战,还是与苻洪结成盟友,实际兵力十四万,号称三十万入侵汉国控制的关中。
张氏凉国的上一任君王张骏在去年(公元346年)逝世,汉国当时还派出使节团前往参与葬礼,后面也参加了张重华的登位大殿。
“臣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张石此时此刻是满头大汗,跪在地上将脑袋垂着:“请王上治罪。”
当时作为使节前往张氏凉国的就是张石,他与张重华有过多次会面,回国之后向刘彦汇报,说张重华是一个性情宽和、善美端重、沉毅少语的新王,又说张重华一再保证会与汉国和睦友善。
向君王说话,无论说什么都要担负责任,因为说了什么都会直接或是间接误导君王的判断,之前张氏凉国对汉国是什么态度已经不重要,张石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在张氏凉国不宣而战之后,不是欺君也变成了欺君。
纪昌稍微看一眼张石,对着依然嘴角含笑的刘彦说:“王上,臣以为张石已经不再适合作为中尉。”
中尉,执掌宫城卫士的官职,属于九卿之一,是君王可信赖之臣,又是国家之重臣。
张石颤着身躯缓缓直起腰来,他伸手将脑袋上的冠纱摘了下来,再次俯拜下去。
刘彦目光扫了一下张石,语气很平稳:“处安,稍微歇息时日。”
张石起身,随后再拜,口呼:“谢吾王!”
罢官不可怕,只要君王没有介怀随时都能再被任用,既罢官又丢爵才是被丢进深渊,刘彦仅是让张石休息一些日子,已经暗示还会继续重用,爵位也没有进行剥夺。
说白了,张氏凉国与氐族苻洪的联合非常突然,汉国在事先没有收到消息,等待联军入侵陇西郡才得到前方的汇报。这样的失误肯定是要有人负责,不会是前线在酣战的人,太尉署需要担待责任,但是现在国家正处于大战时期,哪怕是要处理太尉署的谁,也是等待战事缓下来,之前私下或是公开都表现出对张氏凉国有好感的张石则是要站出来扛锅了。
徐正就在现场,他既是难堪也是尴尬地看着张石驼着背离去,几次张嘴想要说什么,又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恒安在马皆水一战打得不错。”刘彦一阵就事论事的赞扬,没有固定坐在哪或是站定在哪,看着是比较轻松的渡步走动:“让恒安多注意那些藩属国,但凡有异动……寡人不介意搂草打兔子一并收拾了。”
恒安是吕泰的表字,君王不称呼官职也不称呼姓名,以表字来称呼,任谁都能看得出是一种赞扬和喜爱。
马皆水一战,高句丽的损失最惨重,他们几年之内已经被消灭十五万以上的军队,对于一个人口大概也就过百万的国家,十五万的士兵战死差不多就是让这个国家没了一代青壮。
“呵呵……”纪昌笑起来很难看,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诡异感:“听闻高句丽的姑娘非常热情,我们的儿郎在高句丽境内夜夜新郎?”
“男人差不多死光了,活着的不是太小就是太老,高句丽的姑娘是女人,也有需要。”刘彦就是一副很乐呵的表情,甚至还有一种君王不该表现出来的猥琐:“大汉的儿郎不但在战场能以一当五,床榻之上亦当雄风尽显。”
汉国现在已经在遭受所有大国的围攻,有消息称慕容皝还发出诸王会盟的邀请,张重华、拓跋什翼健、苻洪和柔然部落王已经接受邀请,为的就是组成一个牢固的联盟,要团结合作共同征讨汉国。
已经在开打地方,更多……
陇西郡、南安郡、陇东郡是关中汉军与凉、氐联军在交战,汉军在关中驻扎的兵力不多,征西中郎将谢安还被抽调到骠骑幕府,主持战争的是秦州都尉钟兴。汉军放弃了陇东郡和陇西郡,集中兵力位于渭水上游地段。
并州战场,李坛攻克晋阳与曲阳,与谢安本部会师于定襄,对定襄的围困战一直是在进行,按照冉闵的意思就是汉军不深入城区,但定襄谁都别想出城,困到定襄没一个活人;冉闵和谢艾率军一直在分别追击石宣和石斌。石宣先向被逃窜又转道西北,冉闵几次逮住石宣,几次交战下来石宣的部队从七万降到不足两万。谢艾也是逮着石斌一阵追,不过石斌是直接一路向北,从刚突围的五万到接近雁门郡的不足一万,谢艾目前在做的是不让石斌与拓跋代军合流。
冀州战场和辽东战场归于一系,慕容燕军在辽东没有达到战略目标,冀州的交战持续着不温不火。可以看成慕容燕国是在蓄力,再一次有动作就肯定是大规模。
汉国的敌国够多,战线就更多,还不算重新闹腾起来的蜀地和南方那些被刺激得兴奋起来的世家,种种情况都表示汉国的情况有些堪忧,身为汉国君王的刘彦却还有闲工夫,又是大笑,又是讲黄1色1笑话。
刘彦的状态有些假装,却真没紧张到连笑一下都做不到,他要给众臣的是,不管局势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多少敌国,多少战场,老子完全接了,就是不要怂,反正就是干。
君王没有忧心忡忡,表现出来的是绝对的自信,从属看了多多少少是会稍微放松一些。
实际上情况糟透了,就是再怒再忧虑也无法改变事实,自己先慌了只会让事情变得更严重,稳下来去想着怎么应对才是硬道理。
“给恒安发去消息,让儿郎们在高句丽那边多讨些婆娘,能上手几个就是几个,没钱就由中枢来支援,最好是把高句丽的适龄娘们全给变成汉家媳妇。”刘彦对于这件事情是认真的:“不止是高句丽,百济、新罗和列岛,儿郎们尽管全力施为,多纳算是有功!”
众人多少是能猜出刘彦现在的态度是因为什么,他们哪怕是装,也要装着来凑趣。一众人也就嘻嘻哈哈配合刘彦,荤话有一阵没一阵地往外冒,最后搞得不止是东北那边,商定汉家儿郎找异族的女人全给加入到中枢另类辅助之内。
君臣那么一阵胡搞,心态平缓下去,开玩笑似得一项政策却是实打实的历史大事件,从今往后就变成汉家儿郎走到哪就是鬼混到哪,真要接纳回家是好事,玩玩就算了也平常,反正就是将“种子”洒在走过的任何一处。
夜幕还没有降临,下午时分刘彦就下令摆宴,原先就在的还没开场就先过去乐呵,中枢上了品阶的官员和大夫爵位以上的贵族,刘彦不会刻意邀请,爱来就报备一下过来。
事情太多,基本上也都是大事,有条件的人多多少少是听到了风声,每个人在听到那些消息的时候第一瞬间就是感到心情沉重,毕竟汉国强归强,真要面对举世围攻,光是声势上就感觉被压了一头。
宫城摆宴的消息是有意被放出去,听到消息的人一开始根本就不信,觉得君王现在光是忙都忙不过来,国家面临强有力挑战怎么可能会摆宴,然而事实就真的是刘彦要与众人乐呵一下,身份足够的人不管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都想着去参加一下。
一场宴会,下午开始,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参加的超过千人。不管是带着什么心情而去,君王和三公九卿的那些人就在明处的高台,君王没半点事情大条该有的忧愁,各个高官显爵的人该干么干么,让太多的人怀疑那些坏消息是不是真的。
“不是……”盖聂不是战国时期的那个剑神,他是刘彦在长广郡的时候就加入这个集体,几年下来大功没立小功劳不少,官职不显赫,爵位也只是第五级的一个大夫,堪堪够资格参加宫城大宴:“那个……我们听到的风声是假的?”
类似盖聂有相同困惑的人太多了,还是那种不管官职还是爵位都有点尴尬,属于高没高到哪去,与一些真正的普通人相比又好像很牛逼,一种不高不低的阶层。越是这种人,他们不会缺少听闻一些大小事的机会,基本就是听个有头没尾的模模糊糊,连自己都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
“我刚过来也是懵了。”马愿,曾经做过冉氏秦国的长水校尉,现在是汉国的一名偏将,军职不是参加大宴的依仗,他也是一名大夫爵:“一圈打听下来,坊间传的都是真事,但王上和各位侯爷压根就不当回事。”
宫城大宴,座位摆设起来就是那种圆圈相连的一排排,留下必要的走道,左右的案几相隔不远,仅是前后留出足够的空间。每一个人坐下之后,不用太大声说话也能与左右的人进行交流。
觉得自己身份和地位够的,可以往前面凑,坐下之后立刻就有宫女端来任何该端上的东西。要是身份不够非得往前凑,服侍的宫女该怎样还是怎样,就是能不能顶得住旁人用看傻子的目光来看自己。
人多,就是每个人压低声音,说话的人多了也会形成一种“嗡嗡嗡”的吵杂声。
刘彦和三公九卿是真的在一处高台,还是处在作为圆圈的正中央,他们的一举一动可以让到来的人看清楚认仔细。
“那些位置……”盖聂抬手指向高台半腰的一些座位:“特意给谁留的?”
没人去回答盖聂,他们这里距离高台算是外围,要是能够事先知道答案也就不会是坐这里了。
高台的面积其实很大,职业一些的称呼应该用“坛”,却没有祭祀时的规模,亦是没什么太花俏的装饰。面积大不光是为了让座位足够,看那留出来的空间,再看一直在准备的乐师,稍微猜想一下也知道是留作表演场所。
先来有位置,后面再来的人,他们除非是地位高到需要特意安排,要不然只能是临时加座给凑在外围。
刘彦扫视了一下现场,从高处向下看去真的有种到处是人的热闹。他向荀羡吩咐了一些什么,扭头之后又重新与不远处的徐正聊了起来。
不一会儿,司马聃最先出现在众人视野。这个小孩穿着一身很常见的便服,被奶妈捂嘴紧紧地抱着,还能看到在不断挣扎,眼泪更是“哗啦啦”地流。
司马聃之后是李势,后者也是一身便服,走路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那双手还会时不时捏一捏自己的大腿。
现场渐渐地安静下去,那是发现动静人的一个个传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两个亡国之君的后面,包括李农、姚弋仲、褚裒等等一些远近驰名的人,一个又一个像是遛串似得,出来之后走向高台,一步一跪地上去,每个都是以“罪人谁谁谁”作为开头,呼名拜见之后再去半腰的位置,宫女安排着坐下,却是没有端上什么东西。
“原来……大汉俘获那么多王侯将相啊?”盖聂能够感觉自己的兴奋,是那种恨不得狼嚎几声的兴奋指数:“瞧那些家伙,一个个垂头丧气,不知道等一下会不会表演什么节目?”
做了多少事,取得多少成就,光是听攻下哪,俘获谁,真没有一连串原来身份尊贵的人被拉出来炫耀来得直观,光是看那些人的一举一动,站在胜利者的角度,内心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感到开怀。
现场重新喧哗起来,只要不乱跑就没人去制止什么,该怎么乐还是怎么乐,乐呵的时候瞧着那些曾经的敌人如坐针毡的模样,甭提是何等程度的享受。
宫城大宴的消息越传越远,扩散出去之后,听到消息的人,他们不管是什么身份,说出嘴的,心里想的,大概就是:哦,咱们的王上就没把那些挑战当回事,可见那些家伙就是跳梁小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