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60章:这算众志成城吗?

欢宴有终时,特意被搞起来的气氛,没有面对危如累卵的紧张,有的只是对以往胜利的回顾,除开太小的司马聃之外,其余俘虏无不是被安排了一场表演,他们可以是滑稽和好笑,也能是胆小不知所措,只是被用来彰显汉国曾经的胜利。
中原王朝战胜敌国,有了众多俘虏,那些身份足够尊贵的就是被软禁起来,每逢有什么节日,或者是君王干脆想要找个乐子,俘虏都会被拉出来进行展览,用以炫耀武功。
刘彦做得相当干脆,在那些俘虏的羞愤之中尽情逗乐,期间还逼得觉得苟活无用的李农从高台之上跳下去。
差不多两丈高的高台没将李农摔死,他是断了双腿和拐了一条胳膊,有人哄然大笑,不缺一些是乞活军出身的人心有不忍。
不管是怎么样,刘彦的目的达到了,他消除了中枢百官对面临险境的恐惧,给予一些不明就里的人更多的信心。
虽说是大宴,中枢高层却没真的喝得酩酊大醉,深夜之后很多人没有回家,是留在宫城与刘彦连夜商讨应对之策。
征兵成为第一个必须做的事情,该怎么征兵,哪些州郡占了大头,训练点是在哪,集合点又该放在什么位置,很快就商量出一个可行的计划。
汉国目前登记在册的人口有一千三百余万,详细到年龄层的登记方式可以有效计算拥有多少兵源,丞相府和太尉署一阵核实下来,他们被数据惊得目瞪口呆。
“真要不顾一切征集兵源,可以征召四百三十万人的规模!”徐正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急不可耐地说:“丞相加把力,算算三个月之内可征集的极限兵源。”
一千三百余万人却能征召出四百三十万,这个与处于乱世有绝对关系。在战乱的年代,青壮因为身体素质的关系存活率比较高,等于是经过了一连串的残酷淘汰之余,一些适应的生存者熬了过来,那些老弱妇孺和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哪怕不是饿死也是被病魔夺去生命。
纪昌很不愿意打击徐正的亢奋,却不得不说:“以当前的条件,至多再征召三十万人,再多……”
“没粮食?”徐正有那么点不管不顾地吼:“抢,抢林邑和扶南,抢敌国,再向属国征集!”
“就是已经将能做的都算进去。”纪昌摇着头:“四万禁卫军、八千虎贲军、两万羽林军、二十万常备军、四十万郡县兵、十五万民伕,再加上三十万新征军,甚至是需要再增加的民伕……无法再多了。”
徐正听得呆了呆,他虽然是身为太尉,可是因为性格的关系还真没有去正儿八经地计算过属于军方的人员总数,不算还没有征召的三十万和更多的民伕,恍然间知道原来已经是八十多万人。
“还没有算那些改编了的屯田兵。臣的意见是,旧有屯田兵整编为参战部队,新征部队代替屯田兵一边操练一边生产。”纪昌几乎是用恳求的表情在面对刘彦:“若是无粮,恐怕该是崩溃局面。”
接下来的战事会与之前有差别,之前参战的是常备军作为主力,郡县兵虽然是接近战场任务却不重,军务不一样消耗也会不一样,比如时常游动肯定是要比长期驻扎某处消耗更多,那不止是运输的额外消耗,其实还有一些意外损失掉的。
“能够支撑这等规模的战事,已经是……”纪昌犹豫了一下,顿了顿还是说:“是王上能够减少路途消耗。”
目前的战争局势很明显,关中、西北、北疆、东北都会有连串的大战,仅是二十万常备军显得太稀少,需要郡县兵作为参战部队加入,那就是至少拿出六十万的大军用于各条战线,越往后参战的人员只会增多而不是减少。
大批量征召士兵,多一个士兵就等于是民间失去一份劳动力,一增一减可不是一加一或一减一那么简单,还会有其它的附属效应,比如用来武装士兵的军事器械和阵亡之后的抚恤。
“近期各地一些不安分的家伙跳腾得很厉害……”徐正狞笑着说:“他们想死,就让他们去死。”
在场的人都能听懂徐正的话,甚至是一些额外的意思都察觉到,无非就是什么不够就盯上那些家里有的,软的可以当然最好,不行直接来硬的。
“不妥!”桑虞本来不想说话的,他愤怒地抬手指向徐正:“太尉,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徐正斜眼看向桑虞,哼唧了几声,说道:“御使大夫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有罪必诛,无罪则不能莫须有!”桑虞直接向刘彦行礼,声音非常大:“王上啊,再困难也不能枉顾汉律。今次能够以困难之名大肆破家灭族获取粮食与财富,下次是否也能随便找个理由如此作为?大汉一旦是这样的大汉,那大汉还是大汉吗!?”
“的确。”纪昌不是选择站队,说道:“太尉莫再戏言。”
徐正砸吧砸吧嘴唇,看到刘彦是用看严厉的眼神在看自己,就是“嘿嘿嘿”一阵尴尬的笑声。
土豪什么的,灭掉是能够一瞬间获取大批物资,但绝不能土豪没有犯错的时候去干,那是在逼更多的人起来反抗,搞成人心背向的烽烟四起,哪怕是没有在内忧外患中亡国,今后谁敢去创造财富,难道辛辛苦苦是为了被头顶上的统治者肆意的掠夺?
也就是身为武将代表的徐正说那些话仅被严厉批评,换做任何一个行政人员讲那些,丢官为必然的事情,被弄死也不算冤枉。
刘彦倒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历史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的确确是有统治者干过肆意掠夺国中富人的事,抢了富人之后连中产阶级也继续抢,造成国家稍微有点财产的人都是争先恐后地逃亡,然后是国家在天怒人怨中灭亡,极短时间内被另外的统治者取代。
诸多国家要联合起来征讨汉国,刘彦很清楚这种局势下内部该是以稳为主,内部再自己搞得天怒人怨,内外交攻起来就是他有系统这个金手指也绝对顶不住。
“诸卿。”刘彦一出声,所有人都闭上嘴巴做出聆听状:“今天便是大汉能够屹立于世的时间,是经受住考验,此后一帆风顺横扫诸国,还是堪堪守住使日后变成长期交战,昂或是失败陷入困局乃至于是亡国,皆看诸卿今日与寡人的一番商议。”
没别的意思,刘彦就是告诉所有人,收起内心里的那些小心思,都这样了还想着互相找难堪,他并不是仁慈到不杀熟人。
“臣……将会督察百官,但有行差踏错之官员,必将以律严惩。”桑虞说完自己的份内之事,稍微停顿一下才又接着说:“臣,代表桑氏,献粮秣三十万石,各类财帛合计二十万金。臣还请求一事,请王上允许臣四处走动进行筹措。”
“臣,献粮秣三万石,财帛合计一万金。”纪昌可没半点因为数量少而羞愧或是尴尬。
随后包括徐正在内都是做类似的捐献,有多有少的情况下,基本都是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
按理说刘彦该觉得高兴,可他却是升起了一种恼怒的情绪,不是因为那些捐献的人,是单纯地觉得自己并不够强。
监御史总署崔悦有足够的资格在场,他是博陵崔氏的一员,捐献开始之后脸色不断变换,最后一咬牙:“臣,代表博陵崔氏,献粮秣七十万石,财帛总计八十万金。”
说代表博陵崔氏,不是代表王后崔婉,崔悦会迟疑主要是自己好像没那个资格去代表整个家族,可是现场的气氛都这样了,难道王后的娘家就安静闭嘴不言?
荀羡作为秘书郎本来不该主动说话,他却是在崔悦之后开口:“臣,有事启奏。”
大家的目光本来是在崔悦身上,听到荀羡说话就都看过去。
荀羡得到刘彦的允许,以非常平稳的声线说:“臣,代表颍川荀氏、颍川陈氏、颍川钟氏、泰山羊氏、临川王氏、范阳卢氏、弘农杨氏,合计献粮秣三百二十一万石,一百四十万金。”
刘彦被那一串什么氏弄得有些愣神,听到数额之后才略略反应过来,没有因为数量庞大而震惊或欣喜,反倒是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荀羡所说的那些姓氏,没一个都有着各自辉煌的过去,有一些还是十足十的千年世家,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衣冠南渡”之后去了长江以南。
纪昌眼神带着深意在看荀羡,他嘴角缓缓地勾了起来,笑得有些玩味。
没人去开口问荀羡,说哪个家族分别是多少,他们想到的是,那些家族是在事先就做出决断,可能是拿出全力,也可能是留有捐献的余地,这样的一个动作为的是在赌汉国能够撑过这一次,也是在为自己的家族重新踏上广阔的舞台缴纳费用。
所有人都在思考的时候,刚刚学会走路不久的刘慎小跑着出现,他甚至在跨门槛的时候摔了一跤,“哇哇”哭着爬起来继续走,来到刘彦身边直接扑过去。
刘彦的出现让包括刘彦在内都是看向门外,那里站立着谢道韫,一些敏锐的人甚至都发现刘彦小手里握着卷起来的纸条。
小孩子只顾着哭和闹,不管之前有谁教他什么反正是顾不得了,刘彦安抚下去之后拿过那卷纸条,也没有看是让宫女将刘慎抱下去。
“泰安,你来念。”刘彦说完自是有人会将纸条转呈到纪昌手里。他是看着谢道韫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将目光重新转回来。
纪昌撑开纸张先看过一遍,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是面无表情地说:“阳夏谢氏、琅邪王氏、龙亢桓氏、吴郡陆氏、潘阳梁氏、江夏陈氏,计献粮秣三百七十万石,两百三十万金。”
庾翼刚才就已经开过口,张嘴说出的是庾氏捐献八十万石的粮秣和二十七万金。他很清楚那张纸条上的都是一些什么家族,其中就包括未能在场的桓温和谢安所在家族,连王安石的家族也给带了进去,剩下的那些是南方本土世家。
至今为止,以单一捐献额度来算,粮秣最多的是庾翼所在的家族,财帛最多的是博陵崔氏。看捐献其实就能够分辨得出来,南方的家族拥有的粮食真心是多,北方的家族因为胡人一再肆虐无法安心生产比较少。
刘彦问纪昌:“多少?”
“粮秣合计一千零二十一万石,金合计五百七十三。”纪昌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下一句冒出谁都能吓出一身冷汗的话:“世家果然是世家。”
“呵呵。”刘彦点着头:“的确无愧于世家之名。”
一句话让一些人差点就晕了过去,要不是极力控制,就该破口大骂舍家为国竟然被忌惮。
“这才是世家!”刘彦必须表态,要不然一场好事就会变成坏事:“多数世家传承数百上千年之久,姓氏不止是简单的姓氏,是作为先辈为族裔开拓和流血。寡人时常深思,上古世家能为族群流血开拓,理所当然应当接受敬意,亦是自然而然应该享受尊贵。若世家可效仿上古先辈,寡人何愁?是国家之幸、世家之幸、万民黔首之幸!”
桑虞几乎是用能杀人的目光狠狠瞪了一眼纪昌,率先站起来向刘彦行礼:“更是王上之幸!”
纪昌很难得地“呵呵”笑了几声,不发言一眼跟着行礼。
徐正则是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嘴巴里念叨着什么荤话也是行礼。
三公带头,九卿随后,之后全部都是向刘彦行礼。
哪个王朝没有一些特殊群体,人生在世拼搏奋斗不止是为自己,其实更多是为了子孙后代,要能够安享荣华富贵谁也不会拒绝。他们会行礼,是因为刘彦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不能接受世家的存在,这一点对太多人着实是重要到了没边。
刘彦表达得相当清楚,于国有利的世家才是好的世家,这样的态度绝对会引起接下来的捐献狂潮,毕竟每个家族都要思考一下汉国在这一波撑过去,他们没有捐献会不会被算账。
而事实上……刘彦真心不想搞这一套,后面肯定是会给予补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