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66章:柔然部落联盟

柔然部落联盟的疆域大概就是后世的外蒙古和部分俄国,他们的族裔成份非常混杂,最高统治部落郁久闾氏本部其实是鲜卑别部的一支。
郁久闾氏本部的人口并不占柔然部落联盟的多数,人口最多的其实是没有形成统一民族的杂胡,再来就是丁零人。这个部落联盟的总人口数量该有多少谁也不清楚,打仗的时候是柔然可汗向各部落首领下达命令,由各部落首领召集牧民前往指定地点集结。
现如今的柔然可汗叫吐贺真,是吴提的儿子。而吴提是在公元四四四年死了,吴提死后由吐贺真继位。
吐贺真在继位之后一直立志南下,公元四四五年秋季的时候,他征召十万大军出天山(柔然人的狼居胥山)向南,可是行军半途却又突然返回,原来是北面的东高车突然入侵,逼得他不得不回军应战。
柔然部落联盟在草原上与东高车部落联盟大战的消息并不被人重视,对于其他国家来讲柔然部落联盟就是一个局外人,很多时候没人会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势力的存在。
东高车部落联盟被柔然部落联盟击败,但东高车部落联盟似乎并不放弃继续南下,导致的是吐贺真想要南下的意图未能实现,倒是因为这样和拓跋代国、慕容燕国没有了什么冲突。
越是北边,气候是变得越来越冷,恰恰是因为气候的关系才让东高车部落联盟前仆后继地南下,吐贺真烦不胜烦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草原白灾对任何一个部落都是致命的,气候的因素又让柔然部落联盟哪怕是一再击败东高车部落联盟也仅是获得缴获与俘虏,是无法近一步夺取东高车部落联盟的草场。战争常态化对柔然部落联盟来讲是一种很不划算的消耗,寒流则是一直在向南边推,不止是东高车部落联盟境内遭殃,连带柔然部落联盟疆域也开始出现问题。
慕容皝派了使节团前往狼山(各国对狼居胥山的称呼),邀请柔然部落联盟加入征讨汉国的同盟,吐贺真是快乐中并着痛苦。
吐贺真想要南下,无非就是觉得不想南下的胡人势力上不得台面,后面更有了气候变冷需要迁徙的需要,但他的南下可没想过是跨境去打什么汉国。
对于柔然部落联盟来讲,没多少人听过汉这个国家,他们所知的就是周边的西高车、东高车、拓跋代国、慕容燕国、张氏凉国,中原什么的就是一个传说。而传说中的中原不是被一个原来是匈奴的奴隶族给占去了吗?
突然有人来普及知识,吐贺真进行了良好的款待,在燕使阳裕有意的渲染下,吐贺真才算是逐渐了解柔然南边的局势。
羯族的赵国快亡了对吐贺真的触动并不大,他的理解中羯族石氏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崛起,暴发户一样的羯族从奴隶种族变成霸主,再由霸主地位走向衰灭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对吐贺真触动最大的是,他眼中很强大的慕容燕国竟然视那个突然崛起的汉国为大敌,似乎慕容燕国还有些怕那个汉国,令他觉得意外的同时也是迷糊。
慕容燕国给人的印象是挺强的,尤其是对鲜卑各部来说更是这样,吐贺真的全名是郁久闾.吐贺真,郁久闾是鲜卑的一个别部,等于是柔然可汗现在是郁久闾氏,可以不知道天下有几个强国,却必须承认慕容燕国的强大。
事实上慕容燕国也真的是强大,那是建立在慕容鲜卑灭掉宇文鲜卑,彻底打残段氏鲜卑,像狗一样撵着拓跋鲜卑乱窜,等等一系列铁一般的事实之上。宇文鲜卑和段氏鲜卑曾经其实并不弱小,拓跋鲜卑也算得上强大,其中的任何一个在以前欺负郁久闾鲜卑别部绝对不会有什么难度,但他们现在灭的灭、残的残、躲的躲。
一个能“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慕容燕国,竟然会害怕另外一个建国也就是五年的国家,对于吐贺真来说真的无法理解得过来。
当然了,汉国什么的离柔然部落联盟太远,中间还隔着一个拓跋代国,吐贺真才不管汉国是不是真的强,他答应参与攻汉同盟只有一个原因,是想要借这一次机会可以大摇大摆地南下,摸清楚南边是个什么山川地势,又看一看拓跋代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实力。
诸国商定会盟地点定在狼居胥山旧址,吐贺真很是爽快地答应当这个东道主。在他的理解当中,各国应该是知道柔然的强大,才会选天山作为会盟地点,那么身为东道主的自己,算不算是被承认为这一次会盟的盟主?
怎么来说柔然这个部落联盟呢?他们是一种游牧民族的生活状态,但是对于比匈奴、鲜卑等等草原胡人来说,应该是处于完全的未开化。
历史上有那么一个事件,就是拓跋一族经过一连串的磨难之后发达了,拓跋氏建立了魏国(北魏),而北魏与柔然是长期处于军事摩擦的关系。北魏太武帝拓跋焘认为柔然智力低下,打仗只靠武力,不用计谋,败多胜少,所以嘲讽他们是不会思考的虫子,并下令全国军民对柔然侮辱性的改称“蠕蠕”。
有没有接受汉文明的知识,大概就是用来判断胡人有没有开化的依据,通常是有接受汉文明知识的胡人会看不起另外的胡人,不得不说歧视无处不在。
吐贺真当然不知道自己……或者说柔然部落联盟在其余同样是胡人的势力眼里是怎么样,他是带着很大的热情先迎来了拓跋代国的国王拓跋什翼健,第二个到的国王是张氏凉国的张重华,慕容皝则因为病重的关系让太子慕容俊代替而来。
诸王来柔然部落联盟境内,张重华连带步兵、骑兵、随从、侍女有两万出头,苻洪也是带了两万人过来,最夸张的是拓跋什翼健带的是五万骑兵,倒是慕容俊仅是带了五千骑兵。不过,慕容俊带来的骑兵当中有两千貂豹骑兵。
换做脑子稍微正常一些……或者说不是愚昧的王者,面对他国势力带着部队入境,肯定不会允许超过多少数量,可吐贺真就是完全没意见。
也不能说是吐贺真愚昧,该是说他的认知才是游牧民族的“本性”,只要不是为了争夺草场而来,也没有攻击沿途的部落,他们不会有太明显的疆土所属思想。
该来的都来了之后,吐贺真并没有第一时间举办会盟,他还有意地隔开三方势力,命麾下脑子聪明一些的头人多多去与三王接触,了解各国现在都是个什么情况,比较重视的是对拓跋代国的情报收集。
会盟是慕容俊觉得不耐烦了,吐贺真才进行场地布置。
慕容俊是慕容燕国的太子,在慕容皝病重的时刻,他是真心不想在外面待太久,想的是赶紧将事情给办了,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龙城,可别人不在龙城的时候慕容皝死了,那燕王之位是不是由他来坐还是个未知数。
很有意思的是,吐贺真让布置会盟场地,他让人费尽心思想要搞十二个金人立在会盟地点,但柔然部落联盟可没有冶炼技术,就是有也没有足够的铜料,最后是不伦不类地搞了十二个木头雕刻的巨人像摆着。
柔然部落联盟的天山以前是匈奴的狼居胥山嘛,而匈奴人曾经是在这里祭祀自己的祖先,一直到霍去病千里奔袭弄走匈奴人祭祀用的十二金人之前,这里可是常年竖立着十二个用铜料制成的巨人像,算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象征。
要说各胡人种族承认那个一个族群的话,他们哪怕嘴上不愿意也会在心里认可曾经的匈奴最有资格被崇拜,越是未开化的胡人种群对匈奴就越认可,以至于吐贺真在接待来客的时候想的就是模仿匈奴。
张重华很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和环境,说好的诸王会盟来了个慕容太子,觉得被小觑了的同时是后悔怎么要亲自过来。
一望无垠的草,蓝到令人觉得纯粹的天,初来乍到会觉得很舒心,看久了则会一阵阵的晕。
别说,张重华待得越久还真的感觉自己发晕的次数越多,甚至是偶尔还会感觉呼吸有些不顺畅。他不知道这个是一种高原反应,仅是下意识不想多待,都已经下决定要留下重臣代替会盟,却是得到通知说会盟举行。
吐贺真除了搞十二个木雕巨人像之外,是弄了一个轱辘台,还搞来了五颜六色的布料,围着轱辘台弄起了彩带。他这个还是问了萨满,从萨满嘴里得知曾经的匈奴人就是这么搞,才依样画葫芦弄的。
“花花绿绿,杂杂碎碎……”张重华离得远远的就看到那么一副光景,扶了一下额头:“寡人感觉更晕了。”
轱辘台的范围并不小,周边更是挤得人山人海,靠近轱辘台的周边有一些姑娘正围着篝火堆在载歌载舞,篝火则是架着牛或羊在烤,那喧哗声光是听起来就让耳朵觉得异常不舒服。
“王上,再忍忍。”张悛其实也觉得到了这里之后满满地格格不入:“第一天出席,之后可由大臣替代。”
张悛是张重华喜爱的臣子,东面最重要的重镇金城就是指派张悛为太守。这一次张重华参与会盟,指定张悛率军护持。
张氏凉国是汉家苗裔,从思想到文化,再讲生活习俗,可以说就是真的与胡人不相同。他们这么一群人在狼居胥山这个旧址是真显得很特别,那是别人都穿皮毛,他们却是一身布料,他们束发而冠,别人披头散发,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绝对的不同。
而似乎,张氏凉国到来之后享受到了比慕容燕国、拓跋代国、苻洪氐族更多的“优待”,不是别的,是柔然姑娘发现与张氏凉国的人睡觉可以得到一些稀奇物,导致柔然的姑娘对张氏凉国那边的人有超乎想象的热情,偏偏其余的柔然男人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甚至是有柔然男人鼓励自己的媳妇或女儿多多去钻张氏凉国那边的帐篷。
那不是柔然人奔放什么的,草原上本来就有一种习俗,那就是来了客人之后会有女人陪睡,为的是种族拥有更多的新鲜血脉,也是为了增加非近亲的人口,简单点的说就是对贞洁什么的不在乎,甚至是对子孙是否流自家血脉也不在意。
“寡人几乎是忍无可忍了。”张重华在苦笑:“这一趟出远门,几乎是要了寡人的小命啊!”
张悛直接无语,他也很难受好吧,其余从凉州过来的人差不多也是这样,再有柔然的女人热情到没边,已经有随行的人一命呜呼死在女人肚皮上了,着实是令人哭笑不得。
这一趟张重华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比如与吐贺真的交流中确定了联姻,双方又敲定了战马的贸易。对张氏凉国来讲联姻什么的后面是异常纠结,原因是柔然女人没贞洁观念,真不晓得会不会娶了个人尽可夫的货色。战马贸易方面,张氏凉国是会用布匹来交换,第一次的交易量就是两万战马,对于目前的张氏凉国来说无比重要。
“亲家却是来得比较慢。”吐贺真不会汉语,张重华不会阿尔泰语,双方的交流需要翻译。吐贺真很是热情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迎张重华,下一句就说:“亲家的身体却是差了一些,太虚了啊!”,停了一小会嘀咕:“可不要无法满足我妹妹……”
听了翻译的张重华先是愕然,随后都不知道该发怒还是苦笑。
张重华过来之后才发现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已经在场,忍着连身带心的不适,比较有气度地一一打招呼,坐下之后环视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那边吐贺真就击掌,掌声刚落奔出一大群只在腰间围着兽皮裙的柔然少女。
柔然少女出来之后,是直接就在场上的空地跳了起来,肢体动作有着很明显的魅惑,时不时还会两人一组做一些**的姿势,简直是令张重华有些想要掩面,他要是知道自己要娶的女人也露出胸部在跳,绝对是要退婚。
然而,对于柔然部落联盟来讲,做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什么不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