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67章:加快进程

“进入那个山坡后面的盆地,休整半日再行军。”
“诺!”
谢艾目前的位置是在拓跋代国与柔然部落联盟的边界,他受命率领一万两千骑兵北上,随行的还有上千系统的农民,他们一路上是尽力走着荒无人烟的区域。
拓跋代国目前正被冉闵亲率的汉军入侵南部,由拓跋孤统率拓跋代军应对冉闵,大半的拓跋代军是被拖在南部区域的草原。
谢艾是先进入河套,从九原方向走阴山山脉,再穿插向北去峻稷山,期间经过夫羊句山狭,峻稷山的北侧就是柔然山脉,随后才拐路向东。
今一次谢艾孤军深入也没想干点别的,就是学习曾经的冠军侯,差别是霍去病的千里奔袭是对着匈奴的空虚而去,谢艾则是奔着诸王会盟。
诸王在狼居胥山旧址会盟,柔然可汗必定是会在那里集结重兵用以炫耀武力,各个去会盟的诸王必然也是带着精锐的护随部队,可以想象狼居胥山那边该是多么难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有足够的底气,谢艾的底气是冉闵的配合,还有刘彦承诺中的援军。
拿主意要进行这一次千里奔袭的人是冉闵,按照他的说法,事情干成了就是俘获或杀死多个王者的伟业,要是搞砸了无法也就是略略损失一些部队,收益太大的前提下风险可以无视。
当然了,冉闵可不会将那些话对谁都说,谢艾率军出发时的誓师上,冉闵亲自赶到河套很是鼓舞了一番士气,讲古说今地提起了那些将事情干成了的人,更直接说参与千里奔袭的每一人都将名留青史,除了名声之外出发前还将优渥的实惠拿到了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乎现在正是汉人在经过一连串悲惨之后的重新崛起阶段,不会缺少胆肥敢于冒险之人,他们被告知要是能够完成任务就将奠定大汉的帝国基业,历史将由他们亲手来造成既定史实。
谢艾驻马于边,目光烁烁地看着骑兵不断从身侧走过。
每一名骑兵都是三马,两匹战马一匹驮马,除开必备的军事器械外,携带可用于七天的口粮。
那些口粮仅是防止有人走散重新寻找部队的需要,每五天部队还会重新再分发七天的口粮,士卒感叹军方准备充足,能够了解内情的将校则是对自己那位王上越加敬畏。
部队进入盆地,先前放出去的游骑兵则是回来换班,他们周围不管昼夜都有游骑兵和斥候游弋。
脱离大部队执行军务前,骑兵会从袍泽那里交接一种碎绿色的斗篷(类迷彩),这种斗篷能够有效增强隐蔽性。
没有伪装成为胡人是因为伪装不了,这么大规模的部队,里面没有老弱妇孺,怎么都不能伪装成为迁徙中的部落,能够躲避的前提下不会去找事,实在没办法只能来个不留口活。
草原非常广阔,胡人的逐水草而居注定不会像农耕民族那种扎堆,每一个部落都是相距很远生活,互通消息最快也要花个两三天,平时没什么事也不会互相窜门,那个就是为什么曾经的霍去病能够千里奔袭而没有被发现,是除了侦查做得好之外,灭掉沿途部落还没被及时发现,等被发现早就溜远了。
谢艾率军北上期间,进入到柔然山脉之前并没有发生交战,按照匈奴向导的说法,过了柔然山脉则是有些说不定了,毕竟匈奴早就不是西汉时期的匈奴,匈奴人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到过柔然山脉以北的区域。
没有错了,汉军之中是有匈奴向导,有早就投靠汉国进行规划的,也有刘氏帮助寻来的向导,止于汉军突进到柔然山脉之前,事实证明向导还是非常可靠的。
拓跋代军从雁门撤军,冉闵率军杀入拓跋代国南部,但是拓跋代国南部的战事只是一种袭扰战,真正在爆发大战的区域是朔州。
朔州战事是由李坛主持,而定襄那边还是处于围困状态,这个被围了两个月的城池是一片恶臭,二十余万人不是突围时被杀就是在城内挣扎,该是还有个六七万的活人,其中宫城那边就占了两三万。
石虎具体是恢复得怎么样没人清楚,龙腾卫士一直坚守宫城是事实,汉国这边对定襄宫城是个什么模样不是很感兴趣,汉军只要牢牢地将定襄围死,就是围个十年也愿意干。
负责主持围困定襄的主将换成了张温,他曾经是石虎的臣子,后面当过冉氏秦国的左将军,现在是汉国的一员郎将。他指挥两个常备军和十七万郡县兵围困定襄,还真的就只是围困,为了保险起见是在城外挖壕沟和修土墙,摆出的就是“老子就是不进去,你们也别想出来”。
李坛率军杀入朔州,汉军还没有到之前,匈奴七部中的三部宣布骑兵响应,另外有三部选择继续站在石羯那一边,剩下的一部远窜西北进入张氏凉国的国境。
挺进朔州的汉军是两个禁卫军、三个常备军和接近八万的郡县兵,李坛的攻势非常迅猛,一开始就是按照刘彦的直接指示投入禁卫军,不计损失和代价就是进攻。
禁卫军发起狠来谁也挡不住,他们就是一直不畏惧死亡的军队,情势再恶劣也会战至最后一人,绝无可能出现逃兵。
李坛其实挺讶异为什么要让这么精锐的部队不计损失去征战,要是好好计划一番分明能够减少损失,可刘彦那边要的就是横扫,不计代价地横扫,像极打慢点会发生什么不可测的风险。
事实上刘彦要不计代价横扫朔州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部队需要消耗掉才能重新征召。他之前比较少投入禁卫军,是要让那些非系统的汉军在血与火中成长起来,要真的屡次作战就拿禁卫军作为主力,缺少拼杀的非系统汉军永远成长不起来。
国家要强大,绝不能只靠系统军队,这个刘彦心里明白。
而在李坛接替进攻朔州之前,石宣是已经逃到云中与石羯残余会合。
另外一个石羯皇子石斌没能成功逃走,是玩了接近一个月的躲迷藏,后面被羌族和氐族将领捆绑着送到李匡面前。
石斌被俘之前,拓跋什翼健退兵,麾下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身边的人不超过两百,半数以上还是羌人和氐人。他是要坚持到底,但手底下的人可不愿意,也没见李匡有什么承诺,羌人和氐人为了求活自己办了。
慕容燕国方面,刘彦亲自抵达幽州前线,作为交战主力也是投入禁卫军,其余部队成了打下手。
还是那句话,只要刘彦肯投入禁卫军没人挡得住,禁卫军不存在感情也没有畏惧之心,只知道接受刘彦的指令办事,要是有足够的时间让刘彦来反复征召,刘彦想要攻克哪个地方最终还是能够攻下。
刘彦一发狠,只花了三天就攻下常备军打了半个月没攻破的涿县,随后又挥军广阳、良乡、长乡、安次等城,花了七天的时间扫平了范阳郡。
幽州这边,刘彦亲自指挥禁卫军扫平范阳郡,常备兵和部分郡县兵是突入代郡。
慕容燕国事先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他们自己的认为是,集结重兵的范阳郡怎么也该能够固守小半年,真就没有想过七天之内能够被横扫。
范阳郡是幽州与汉军摩擦的前沿,之前慕容燕国很是用心的经营,十四万驻军七天之内没了,消息都还没有传回龙城,代郡又被入侵。
亲征嘛,总该是要能够拿得出一些成绩,刘彦用七天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强大,问题是手里的禁卫军也近乎消耗见底,攻下范阳郡之后仅是让常备军继续向北推进,趁慕容燕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平推到蓟城的城下,随后就该是稳住战线。
幽州在大战的时候,吕泰也是带着多国联军攻击慕容燕国的东侧。
多国联军兵力合计八万,会这么少是上一次的马皆水之战损失太多,高句丽实在是没青壮补充兵源,百济和新罗则是心里踹踹要留余地,仅有倭列岛的那些藩属国尽心尽力在补充兵源。
说起来挺奇怪,不管是高句丽、百济还是新罗,他们受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臣服了汉国,可是绝无可能言听计从和事事配合,倒是倭列岛上面的那些国家很有意思。
倭列岛上的国家,他们臣服汉国之后就一直在进行竞赛,发了狂地汲取汉国的文化就不说了,对待汉国这个宗主心里怎么样无所谓,表现出来的就是完完全全的跪舔,还是那种汉国爱理不理,倭列岛诸国死都要贴上去的跪舔,搞得很多汉国官员都不好意思去欺负。
因为刘彦的“不再藏拙”,也是出于真正的需要,汉国对外的国战非但没有因为各国想要联合而陷入颓势,相反是因为连续向外推进使军队和百姓皆是陷入激昂状态。
汉军杀入朔州,像是很快就要将石羯赵国抹去。
刘彦亲征幽州拿下一个郡,很快代郡也要攻下,耗费的时间之短令人震惊和不相信。
慕容燕国不止是南部崩盘,东部也在与多国联军大战,双方依然是在马皆水附近拼杀,只不过这一次吕泰还带来了庞大的舰队,陆地兵种与舰队互相配合之下,有战神之名的慕容格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战事从一开始就是陷入僵持与消耗。
在这种局势之下,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开始犹豫,另外一些已经施行实际暴动的人则是心里发苦。他们怎么都搞不懂啊,不该是汉国陷入困境,到了他们能蹦跶得欢快的时间吗?怎么现实与想象的差距那么大!
已经深入草原的谢艾所部并不知道太多的消息,他们出了柔然山脉继续向东进发,部队刚刚准备好出发,外出斥候汇报说前方出现了一个正在向山脉接近的柔然部落。
柔然山脉往东是一片平原,谢艾要是选择绕路,怎么都该绕个百里以上,一切只因为平原没有视线遮挡,肉眼可以观察到数十里。
那个部落该是有个近千人,从模样看去是在迁徙途中,驱赶着大批的马、牛、羊,车驾排成了长龙。
绕,那是没地方可以绕,待在原地也是等着被发现,谢艾最后的指令是全军尽出,将那个柔然部落歼灭在此地。
此时此刻,谢艾是骑马游逛在交战之后的战场,入眼之地处处尸体。
根据俘获的俘虏交代,这还真的就是一支正在迁徙的柔然部落,他们是从安侯河(鄂尔浑河)那边向南迁徙,后面还有多个也是在迁徙的部落。
千里奔袭当然不可能带什么俘虏,谢艾下令杀死所有柔然人,也没有太耗费时间收拾战场,仅仅是宰杀一些牛羊携肉而走,马匹倒是全数接收。
“再往东就是龙城旧址,龙城以东是安侯河的一条支流(土拉河)。以目前的季节,河流的水位并不会太高。”
龙城是鲜卑人在匈奴人的一座旧城遗址上修建,后面鲜卑人南下被柔然人接收,目前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上来。
到了目前这个地步,谢艾很清楚别说是会碰上迁徙途中的柔然部落,自己等人就是前面有刀山火海也该继续前行,能够隐蔽地来到接近狼居胥山旧址的千里之外而没有被发现,事实上已经是运气逆天。
【再往前,该是隔三差五就会打上一场……】谢艾内心里其实很紧张和犯虚:【还是应该尽力规避?王上所说的援军,究竟是在哪?】
深入敌境嘛,心里不虚绝对是假的,就是会不会被害怕所侵蚀得失去方寸,还是意志坚韧地执行军务。
谢艾这支部队继续向东,没接近狼居胥山旧址之前,遭遇了七个大大小小的部落,他们不清楚自己的行踪有没有被柔然的王庭知晓,唯一清楚的是并没有柔然部落在前方有组织地堵截。
【是故意让前行,设置陷阱在等待?】谢艾快速驰骋之下能够感觉到强风,心思也开始飘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怎么都回不了头了啊!】
他们……已经接近到狼居胥山三百里之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